69书吧 > 天武圣主 > 第一章 叙“明日歌”

第一章 叙“明日歌”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很久很久以前,不知道是多久,是在黑夜中升起光明,清气与浊气分离,天地有蛮荒之时。≥≧

    蛮荒的天是红色的,上有天道:“万物本性为恶便是凶”如此便有蛮荒凶兽,妖魔,那时的树高可达天,却为红,鲜血淋漓,乃人血,人血祭木,通天建木,通天路,众妙之门。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有一日,天裂,横跨蛮荒,有一音如洪钟大吕“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道德经》出,众妙门开,天痕出道法,人族求神通,修仙术。

    一人,骑黄牛,持戒尺,封凶兽,杀魔王,屠妖祖,断通天建木!从此天蔚蓝,如水波。风清香,沐人心。

    人族崛起,修长生仙法,悟天地之道,繁衍无数,杀魔除妖,千百万年间驱妖于极北冰寒之地,驱魔于极南烈火之地,驱凶兽于洪荒凶残之地!

    北方之地“周朝”应天而生,修众妙之法,主战,镇守北地与妖相抗!

    南方之地“秦国”应地而生,修众妙之体,主战,镇守南地与魔厮杀!

    东方之地“大唐”应人而生,修人心之道,无战,与蛮荒凶兽以蛮荒之地为界,互不侵犯,盛世之地!

    ......

    很久很久以后,当一切似乎归于平静,当日夜分明,当大地不在颤抖时,当大唐人民在嬉笑之时,一声熟悉的巨响传荡蛮荒之地,惊天动地。

    这声巨响如此熟悉,撕裂一道裂痕,横跨蛮荒,愤怒的咆哮至蛮荒深处传荡,甚至夹杂惊恐,天痕中有血溢出,化作漫天烈火,燃烧起蛮荒之上那片无边无际,蛮荒之地的天再次变的血红。

    此火燃烧了整整七日,如同天鬼在嘶吼咆哮,如此诡异恐怖。

    一具尸体,大到万丈,至天痕中掉出,被黑芒笼罩,砸落在蛮荒中心,自此天痕恢复,但是大地轰鸣,整个蛮荒之地都在震动,再听不到任何凶兽咆哮,似乎一切都化作灰烬一般,死寂沉沉。

    蛮荒之地的边缘,一道白色所画的痕迹通往无边无际的远方,似一条白色的蛇,缠绕在蛮荒的边缘,如此普通却显得诡异,一眼看去让人不寒而粟。

    白线之外百米,一颗干枯的白杨树下站着三人,身穿青色儒袍的长须男子,一身黑甲不怒自威的将军,还有一位衣衫褴褛浑身脏兮兮的老和尚。

    “梦蝶庄周,庄周梦蝶,天裂吗?此番又是一念梦幻,倒是把你二人引来,有趣有趣。”儒袍男子轻抚柔顺的长须,似想笑,但又笑不出来,那神情如同戏台上正准备变脸的戏子,这样的表情从一大儒脸上表现出来却是显得有些恐怖,甚至看到一丝隐藏的狰狞。

    “何来梦幻!”将军嗤之以鼻,神情满是不屑“天若有劫那便捅了这天便可,战!我辈修道之人何惧一战!”

    老和尚合上手,干枯苍老的手似乎完成这合手动作都有些勉强,竟然有些颤抖,他道了声阿弥陀佛,伸起干枯的指头指指天,声音无喜无悲“我们抬头了。”

    儒袍男子,黑甲将军面色大变!

    “闭嘴!”

    两人同时叱喝,似想到什么恐怖的事情,神情惊恐,指着老和尚,再指着蛮荒,最终放下了手望向了天。

    他们的神情有些呆滞,但是往更深处去看却是有一丝明悟,那丝明悟的中心是一丝恐惧,如蛊虫爬在心头。

    人渺小得如同星辰中的沙砾,但是他们有思想,有思想便会成长,一万,十万,百万甚至千万人中他们总会抬头看看这世界,看看这世界的不同,看到了,成长了,但是也怕了,因为更加明白了自己的渺小。

    “我们看到了,怕了......”沉默被儒袍男子打破,他整理下衣衫想要心中杂乱如同衣衫一般被整理的平整。

    “看到了就怕了。”黑甲将军一双剑眉紧皱,双眸中泛起了一丝血色,一股莫名的威慑带着滚滚血腥朝着四周笼罩,似听见无数冤魂在其中吼叫,要从莫名的虚空中撕裂而出,男子再也没有将军气势,神色狰狞,光是一丝厮杀的念想竟然让这片天地空间不稳,这瞬间便要裂开。

    啪!

    一把戒尺,如此突然,但是却又来的刚好合适,打在黑甲将军肩上,打乱了黑甲将军的念想,打破了他的恐惧,镇压了这片即将混乱的空间。

    三人神色一惊,反应过来后,面带尊敬之情,望向一旁干枯白杨,拱手弯腰,行大礼“先生好!”

    一头黄牛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这白杨树下的,它打着响鼻,斜眼望着三人,似乎在回应,那不屑的眼神从一头黄牛眸中出现让人哭笑不得,但是三人却显得很尊敬,很严肃,倒是让这头老黄牛十分满意。

    啪!

    那莫名出现的戒尺莫名打在黄牛头上“你这畜生倒是一天学会狐假虎威狗仗人势,要是哪天我死了你就不怕这三人剥了你的皮,切薄你的黄牛肉用来涮肉吃?”

    “此法可行!”

    “牛肉壮体!”

    “和尚不食肉!”

    一个人影出现在黄牛之上,这个男子身影极为高大,单衣之外穿着一件黄色的罩衣,似乎就是为了要与这黄牛显得颜色搭配一些。

    “哈哈哈,大黄牛,你且听明白了?在这世间上除了我之外可又有两人惦记你这身老黄牛肉了!”

    老黄牛打了个响鼻,直接闭上了铜铃大小的眸子,根本不想理会这些人,正所谓眼不见,牛不烦大概便是这个意思。

    “你三人为何不跨越那条白线?”

    三人并未抬头望向先生,如同犯了错的学生,低头不言,应该说不敢言,做错的学生不正是这样,不敢面对,低头,沉默。

    不过这沉默是短暂的,因为强大如他们又怎愿意如此懦弱,懦弱的他们如何能站在这片天地的至高位置?

    “因不知明日!”

    “因不知何时战!”

    “因不知为何不知!”

    三人回答迥然不同,一人不知明日,一人不知何时战,一人不知为何不知,但是仔细一想却是大相径庭,只因二字“不知。”

    他们并没有得到回答,当他们直起身子看去的时候,那头黄牛驮着那位叫先生的男子正朝着白线而去。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世人若被明日累,春去秋来老将至。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坠。百年明日能几何?请君听我明日歌。”

    歌声远去,人亦远去,穿过白线,踏入蛮荒昏暗之山。

    三人沉默了只是片刻,儒袍男子似乎想到什么大笑道:“梦蝶庄周,庄周梦蝶。我庄周始终存与梦中,并未踏出,不语,不语,明日惧也。”

    “我孙武,乃人间战神!”黑甲将军怒声喝道,眉头皱成八字,哪里看得出战神雄威。

    “皆是一场梦而已,庄周是,孙武是,我释迦摩尼是!只有先生,他不是!”

    “阿弥陀佛,佛由心生,生死一念,明日歌,明日歌,明日未到,却怕明日。”

    老和尚叹口气,略微摇头,却是一步向西而去,他的行走慢似蜗牛,但是其身后却是骤然佛光万丈,整个人神圣庄严,一步一莲花,一花一世界。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儒者摇头,身子一动,化作万千星光,璀璨烂漫,穿越空间,化作星空蝴蝶,双翅抖动,斗转星移,天地变色!

    黑甲冷眼望着漫天佛光,落地莲花冷哼道:“邪魔!”指着星空蝴蝶,双眸闪过杀意“外道!”

    “下次相遇!一并杀之!”

    脚踏修罗海,杀意滔天去,黑甲将军踏天离去!

    明日歌......至始至终三人都明白明日歌,因为明白所以怒了,他们怕明日,所以火了,所以展现自己滔天力量,但是他们始终未能有勇气迎上明日,始终没有踏过那条如蛇般缠绕的白线。

    白线之内,那属于蛮荒的世界,本是凶残此时却透露着一股阴森,因为这蛮荒的天太黑,黑的让人厌恶。

    骑着黄牛的男子,从腰间取下黄色的酒葫芦,大口饮下葫芦中酒,大呼过瘾,看着这天皱着眉头道:“黑的让人讨厌。”

    讨厌二字一出这片天骤然变色,漆黑猛地被打破,一道光至黑夜中升起,如同生命之火瞬间点亮了这片世界,照耀了一切,驱逐了黑暗。

    黄牛停下脚步,寸步不进,光明路前方出现一道黑夜。

    准确来说是一道人影,那道身影所在之地便是一片黑夜,任由着光辉万丈,照明一切,那片黑色丝毫不动,黑的让这头黄牛心慌,呜呜的低鸣起来。

    骑着黄牛的男子大声吆喝道:“朋友,喝酒不?好酒!极北的冰寒之泉,极南的彼岸花果,炼制这一壶彼岸。”

    行走的黑夜停下了脚步,似乎是被男子的吆喝,不对,应该是被男子吆喝的酒所吸引了。

    “彼岸花开,能否忘怀?”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开酒一壶,梦醉梦醒,一念彼岸。”

    “哇哇......”一声婴儿的啼哭声莫名响起,似乎被两人谈话吵醒,哭的很厉害,哭得撕心裂肺,哭得痛苦,似乎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婴儿的啼哭勾引起了一丝悲伤,这丝悲伤让整片黑夜动荡不堪,最终破碎幻灭,温柔的光滑照耀而下,似乎因为光华的温柔,婴儿的啼哭渐渐小声,直到消失,最后只听到沉睡的呼吸声。

    “一壶彼岸,是否可尝?”

    “明日是否是彼岸?”

    “明日?谁知?彼岸?一壶而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天武圣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宸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宸心并收藏天武圣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