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武圣主 > 第十七章 削皮,选择

第十七章 削皮,选择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俗话说沉默是金,不过此刻的沉默就显得特别压抑就好似喉咙中被塞满了鹅卵石,甚至都要堵塞到嘴中,难受的要命。

    沉默随着一阵清风拂过而消散,这道清风似乎是特意要来打破此时的平静,来的及时,如同干涸大地沐浴的春雨。

    “你想帮她?”

    苏默还是如同天山之上寂静的一潭水,如此平静,只不过他转过身子并没有继续离去,这也已经表达了一些事情,然而这事情便是转折点,所以他问自己在世间唯一的亲人。

    没等苏启开口他继续问道:“你知道帮助她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吗?”

    苏启来不及开口,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他不明白究竟洛禅依想要如何帮,自然不知道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但是这个代价必定不简单。

    “会死人。”

    天行的尊上说会死人,就是很危险,要付出生命,所以苏启沉默了,生命对于他来说是一种病,一种痛,所以他无比珍惜生命,所以涉及到生死他不知如何回答。

    当然,天行的尊上出手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天行出现在世间后他从未出过天行,此时会出?所以他说出会死人。

    很平静的一句话却诛心,让苏启无话可说,让所有人无话可说。

    “我愿意。”洛禅依很平静的说出,甚至嘴角带着微微的笑容。

    她不知道此时应该用什么的表情,失落?难过?或者愤怒?似乎这一切的情绪并不能表示或者达到什么,所以为何不微笑?所以他笑着说。

    “你呢?”此时望着苏启他的神色很平静,平静的根本不是一个父亲的眼神,他要苏启做出选择,以生死来做出选择。

    “你想要改变生死,改变自己的命运那么你就要面对生死,如果连选择你都做不到就待在桃山了。”

    作为一个父亲苏默说的很刻薄,作为天行的尊上他说的很严肃,这世间太多要选择的东西了,时间长了会要命。

    苏启沉默了很久,没有人打扰他,也没有人能打扰他,选择这种东西可以有外力推动不过在天行尊上面前若有外力必成飞灰,所以没有人出声。

    苏默变戏法的伸手从虚无中提出一篮桃子。

    那些桃子粉红鲜嫩,**饱满,泛着桃香味,看着便极为诱人。

    他从篮中取出一个桃子递到苏启面前,同时也递过去一把小刀。

    这件事情苏启做过很多次了,非常的熟悉,他很自然的接过小刀,开始认真的削皮。

    削皮并没有什么声音,这片院子很安静,没过多长时间,他削好了一个桃子礼貌的送到父亲身前。

    苏默看着如此仔细的他微微一笑,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接过,认真说道:“吃桃子削不削皮也是一种选择,这个选择你做了不下千次。”

    苏启拿着桃子的手僵了半天。

    “皮,不好吃,所以削皮比较合适。”

    这是他的解释,不过似乎显得有些坚强而且没有意义。

    “不论结果如何,你始终做出了选择,虽然简单,不过选择便是选择。”

    “父亲?”

    “甜或者酸,削皮或者不削皮,逃避或者面对,生存还是死亡,这些始终都是问题。”

    苏默看着自己的孩子,平静且认真的说道:“生命就是由无数道选择题构成的,谁能避开?更何况是你?”

    这个更何况也只有苏启明白这个更何况,是想说更何况是他这个从小被定义活不过双十年月的人。

    苏默指着洛禅依道:“这个小姑娘也是,她可以选择上桃山或者不上桃山,她可以选择与你们接触或者不接触。”

    “她做出了选择所以她改变了一丝固定的命运,然而这丝命运却在你身上。”

    苏启再次沉默了,苏默也给了他沉默思考的时间。

    片刻,苏启很认真的说道:“若是父亲会如何选择?”

    “我?”苏默神色有些戏谑,片刻后笑了起来,笑的很认真,说的也很认真“为何会有天行?”

    天行,人人说是与天同行之意,只有天行的人才明白最重要的乃是顺心而行,不顺心如何与天行?若不顺心与天同行又有何用?

    一定要做出选择,那么便做顺心的选择,这是父亲想要告诉儿子,苏默想要告诉苏启的。

    “孩儿明白了。”

    苏默叹了口气,神色有些淡然“选择是个极其艰难的东西,所以顺心便好,明白归明白,有些东西三思而后行总是不会错。”

    苏默走了,走的很果决,走的很淡然,也留下了一句话“从今天起你便是书院老六。”

    意思很简单,这是苏启的身份,从今天起苏启不能用天行尊上之子这个身份,他是书院老六,书院先生的第六位弟子,这就是他下桃山的身份!

    苏启的身前多了一个方正的黑色木盒,没有任何光华,没有丝毫娄金的花纹,黑的好似一片夜,夜的让人沉醉。

    苏启整理了一下衣衫,显得更庄重,他跪下,额头与这片桃山的黄土接触,三个响头乃是离别之情,几滴泪流下,被黄土吸收滋润着天行的土地。

    苏启很认真很小心的抱起盒子,盒子两端多出了黑色好似蟒皮的带子,他背在身后,深吸了口气,望着此时快要落山的似火夕阳想要怒吼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金不幻继续拿着锄头,低头看着书,根本没有多看苏启一眼。

    银若虚叹了口气,随手舀了一瓢水就这样泼了出去,平淡的水化作一面水镜,这便是镜花水月,水镜的另一面是山下。

    “公子爷慢走。”

    苏启沉默了片刻,揖手,躬身,很认真的行礼,随后转身不再回头,踏进了一方镜花,一方水月。

    白玉堂等人同是行礼,这是晚辈对长辈理应有的礼数。

    没有人再多问什么,就算想问也不是在此地。

    “记住自己说的话。”苏启踏入镜花水月金不幻就放下了书,他神色无比的认真,说的话也很真挚,真挚的如同一柄刀横在你的颈脖。

    洛禅依的身子顿了顿,再次回身,并未多说只是再次行礼,随后离去。

    人离去,镜花水月自然化作泡沫,苏默的身影顺着清风,顺着黑暗走出,如同一片夜,夜的漆黑,夜的寂静。

    他走到果篮之前,伸手拿起来削好皮的桃子,认真的咬了一口。

    可能因为天行的桃子的确很甜很水,所以苏默笑了,笑的很认真,吃的很认真,所以耗费了一些时间才吃完这个桃子。

    “他的确长大了。”

    苏默笑,因为孩子长大了,从一个婴儿到现在可以做出选择的男人,这是长大的表现,任谁见自己孩子长大不会高兴?天行的尊上也不例外。

    “你最后那句话倒是有些多余,不过也很好。”

    多余是因为没有人能对天行,能对他食言,很好是因为金不幻很关心苏启,这样很好。

    “尊上,那女子......”

    银若虚没有问出,也不敢再问,忙揖手,躬身,不敢说话。

    苏默望着银若虚,想了想最终还是说道:“我知道你关心启儿,不过有些事不可明,能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望着余辉,这片夜很黑,同时也很亮,因为光落下夜便笼罩天地所以便亮,苏默的眸子很黑,黑的似夜空,深邃:“选择......生死......”

    突然他笑了,笑的很不屑但是样子却很认真,这表情实在让人难懂,他一步踏出,迎着最后一抹光辉踏出,随即黑暗降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天武圣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宸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宸心并收藏天武圣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