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变萌主的玫瑰梦 > 第153章 发烧

第153章 发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知道什么时候,杜非凡被一阵锅碗瓢盆一起上演的奏鸣曲给硬生生的从睡梦中吵醒了。杜非凡扶着自己依旧发烫的脑袋,挣扎的坐了起来,但是却发现一条毛巾从自己的头上滑落下来。

    “是谁来了?雪萌嘛。”杜非凡不记得谁有自己家的钥匙,好像除了雪萌以外没有一个人有,但是现在雪萌大概还在医院住着的吧,但到底会是谁呢,难道自己家进了贼了?但是贼怎么可能好心看自己发烧还给自己冷敷。

    甩了甩自己已经好多了的脑袋,杜非凡就往自己被吵醒的发源地望去。杜非凡家厨房和客厅中间并没有什么东西挡着,所以从客厅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厨房的场景。

    而杜非凡此时看到的却是一个身材曼妙的背影在自己家厨房不断窜动着,是不是的就有碗啊什么的在她的惊呼声中从高空往地上落去,然后在飞蛾扑火般的与地板亲吻的行为中化为碎片。

    说实话杜非凡从来没有见过手脚这么笨的人,简直和田雪萌那个二货有的一比。看到自己家厨房的地上已经满是碎片了,杜非凡一阵心疼,要是自己能够早点醒来那该有多好啊,那样自己就能多拯救一点自己可爱的碗和盘子了。

    杜非凡感觉自己全身无力,一点劲都提不起来,但是杜非凡还是坚持的想要从沙发上下来,因为既然他醒了,就不能在看到自己家碗惨遭迫害。

    但是也许真是杜非凡身体太过虚弱,原本撑着身体的手突然一滑,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就往沙发下摔去。感受着自己的鼻子和地板的亲密接触,杜非凡终于知道那些碗掉到地上的时候是什么滋味了。

    而此时厨房里的人也发现了杜非凡这边的动静,厨房里的人连忙丢下自己手上的已经被削的只剩下根的胡萝卜,就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你没事吧,生病了好好养病,爬起来干嘛。”那人温柔的把杜非凡从地上扶起来,然后放回到沙发上去。但是也许是因为杜非凡浑身无力的原因,软下来的身体远远更加承重。

    那个人手上突然觉得一松,杜非凡整个人就向沙发倒去,也许是出于对危险的感知,或是对这个打碎了自己家不知道多少个碗的人的报复,杜非凡原本软弱无力的手,突然如同回光返照一般爆发出强大的速度和力量,一把拽着那人的手就往沙发上倒去。

    落痕本来还在厨房研究怎么煮粥的事情,自从两个小时前接到杜非凡的电话之后,落痕就心急火燎的赶到杜非凡的家里,敲了半天门发现杜非凡没来开门,落痕实在没办法,他担心自己要是再不去看看杜非凡的情况的话,杜非凡都会死在自己家里,

    无奈的落痕只要用了一点小手段打开了杜非凡家的大门,起先落痕捻手捻脚如同做贼一般的偷瞄着杜非凡家的客厅,虽然落痕一直都知道杜非凡住哪,但是还从来没来过,今天可是第一次,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进来的。

    但是没一会,落痕就发现了躺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的杜非凡,看着杜非凡全身通红,嘴里不断喘着粗气,脸色纠结好像正在做噩梦一样,落痕心中就一阵心疼。

    摸摸了杜非凡的脸,滚烫滚烫的烧着落痕一下就把手缩了回来,落痕知道杜非凡现在正在发烧,在杜非凡家翻找了好久都没发现有退烧药啊消炎药什么的,只好出门去买了一点回来,但是看杜非凡现在的样子,想要让他吃药的难度无异于上天,

    所以落痕只好先准备点吃的,想来想去发烧的人一般都没有什么胃口,还是喝点粥好的很,所以落痕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点冰块然后包在已经在凉水里打湿过的毛巾里,就给杜非凡冷敷起来。

    然后自己一个人转头钻到厨房里去研究怎么煮粥了。

    就在落痕手中已经不知道牺牲了多少个碗和盘子之后,落痕突然听到自己身后的客厅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她连忙跑出来看,看到脸朝地摔下来的杜非凡落痕一阵无奈,这个男人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啊,都烧成这样了还要爬起来找死,

    但是谁叫落痕喜欢他呢,喜欢一个人,为那个人做任何事情都无怨无悔。落痕只好把杜非凡从地上给抱起来,之后就发生了刚刚那一幕。

    落痕被杜非凡突然抓住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就被整个人被拉入了倒向沙发的杜非凡的怀中,落痕的身体整个人就压在了杜非凡身上。

    两个人的姿势非常暧昧,落痕的身体被杜非凡拉的前倾的有点过,落痕的头都是悬在沙发外面的半空中,脖子以下的部分却全压在了杜非凡的身上,特别是感觉到自己饱满之上传来的杜非凡沉重的呼吸声,杜非凡整个脸都埋在了落痕的饱满上,落痕的脑袋一下子就蒙掉了。

    而此时原本就发着高烧,好不容易清醒了见证了自己家碗和盘子被祸害的场景,之后又被人摔在沙发上,还全身压在自己身上,并用某个丰满的东西捂着自己脸,让呼吸都变得困难的杜非凡,十分想把自己脸上压这得东西给挪开,但是杜非凡又感觉自己的脑袋又快要炸开了一般的晕。

    迷迷糊糊的就拿双手抓住蒙着自己脸的那两个丰满,但杜非凡此时又浑身无力,抓了半天也挪不开蒙在自己脸上的东西,人在危机时刻的求生意识使得杜非凡不知道哪来的灵感,好不容易才稍微侧过一点头来,杜非凡一口就咬在了蒙在自己脸上的那个东西之上。

    不过,毕竟是隔着衣服,而且发着高烧的杜非凡连咬都咬不出什么力来,感到自己没有达成心中预期目标的杜非凡并不放弃,嘴里咬着的某个凸起不断用牙齿磨来磨去,就好像吃肉的时候遇到了快老的要死的肉,只能不停的磨,一块一块的把肉给磨下来才能吃进肚子里去。

    杜非凡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落痕可清楚地很,刚刚整个人扑倒在杜非凡身上,特别还是落痕的胸蒙在杜非凡的脸上的时候,落痕可能一下子脑袋蒙掉了,但是当杜非凡张口咬落痕的时候,落痕可是马上就清醒了起来。

    本来想着杜非凡怎么跟狗一样,见到东西就咬,特别是还咬到这么重要的地方,落痕就想是不是一个巴掌把这个可能此时连自己在干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给扇醒,但是当杜非凡不愿认输般的用牙齿开始磨着自己的饱满上的某点的时候,落痕却感觉浑身无力,脸也开始发烫,

    就好像自己一瞬间就被杜非凡传染了高烧一般,虽然落痕的常识告诉落痕,高烧是不会传染的,但是落痕却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原本压在杜非凡的身体压的更紧了。

    而此时杜非凡晕眩的脑袋根本来不及思考和控制自己的行为,在杜非凡的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只有白痴才会有的想法,既然挪不开,也咬不动,那就边挪边咬,一个坚定的声音告诉杜非凡,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而在落痕看来,原本落痕只感觉自己的右边的饱满被杜非凡咬着,没想到杜非凡更加得寸进尺不知满足,又派出一只手攀上自己的左边的饱满,软弱无力的手不断的抓着自己的饱满,让落痕更加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

    落痕的鼻中不断的喷着热气喷在杜非凡的杂乱的头上,让杜非凡感觉到自己的头皮一阵痒,而杜非凡耳边传来的娇喘声,更加杜非凡相信,只要自己不断的努力,一定能够攻陷自己现在所面临的巨大困难。

    原本天气就热,落痕外面只是简单的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但是现在这件白色的衬衫的右边却有一块沾满了口水,透露出落痕里面的内衣的颜色。

    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某处已经有了变化的落痕,十分想要制止杜非凡现在的行为,但是落痕手上就是提不起劲来,落痕有一瞬间觉得用自己的饱满闷死杜非凡得了,但是落痕心中又是一阵不忍。

    落痕现在只能期望杜非凡能够良心发现,放过自己,要不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落痕真的不能预料,也许落痕内心之中也有点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只是她还没有发觉。

    不知怎么的,可能是杜非凡被落痕的衣服蒙的真的有点透不过气来了,杜非凡双手挣扎的不断在落痕身上摸索着,着又让落痕一阵娇喘不已。

    就当杜非凡还在落痕身上摸索的时候,真不知道该说杜非凡的艳福不浅呢,还是什么,杜非凡竟然摸到了落痕衬衫的扣子了,脑袋昏沉的杜非凡摸着扣子,遵循着自己的本能,杜非凡的手变得非常灵巧,两个手指一拨,扣子就乖巧的被解开来了,

    原本以为解开了扣子会让自己的处境变得好过一点的,但杜非凡就丝毫没有感觉自己脸上蒙的东西有什么改变,遵循着本能和仅有的常识,杜非凡的手开始向上延伸,当摸到第二个扣子的时候,杜非凡已经轻车熟路了,直接解开了扣子,

    感觉到解开了第二个扣子以后,自己的呼吸终于有了一丁点的改变之后,杜非凡开始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杜非凡软弱无力的手像攀爬高峰的登山运动员一样,不断的向上向上再向上,当杜非凡再也没有摸到扣子以后,杜非凡把蒙在自己脑袋上的衬衫一扯,没有了扣子的束缚的衬衫顺着落痕光洁的手臂缓缓滑落,

    感觉到一股清爽的空气夹着一点特殊的香味扑进自己的鼻腔,杜非凡感觉舒服多了,不过想想到这个偷袭自己的人,杜非凡显然不打算这么轻易就放过他,杜非凡张口就咬在自己刚才咬过的地方,

    一种要在了棉花上的感觉让杜非凡感觉非常不好,一点都没有报复得逞的快感。

    杜非凡张手就要把那个棉花质感的东西给扒下来,而脑袋还一片空白的落痕,突然感觉自己身上的某处凸起竟然感受到了凉凉的空气,原本懵了的脑袋一下就清醒了过来,看到自己身下的杜非凡所干的事情,

    落痕的力量好像一瞬间被充满,单手撑起自己的身体,甩起右手,一个巴掌就往杜非凡的脸上甩去。

    原本突然感觉到蒙在自己脸上的东西突然不见了,能够畅快呼吸的杜非凡还没吸两口新鲜的空气,就感觉自己的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而且杜非凡还感觉自己的喉咙一呛,原本畅快的呼吸顿时间就被打的停止了,杜非凡一下感觉供氧不足,华丽丽的就昏了过去。

    落痕捂着自己仅剩的内衣的身体,要不是刚才自己从空白中清醒过来,自己真的就要被杜非凡给那个啥那个啥了,落痕红着脸,眼神复杂的看着已经被自己打晕过去的杜非凡,不知道在想什么。

    与此同时,另一边,田雪萌和周晓峰坐在林荫的车上,林荫坐在前面,可能是对自己等会稳操胜券的证据信心十足,所以一路上林荫都心情不错,就好像胜利女神在前方向自己招手一样。

    林荫要让田雪萌知道,你被你的朋友是怎么出卖的,虽然说林荫感觉自己的这种心态有点不对,但是转念一想,为此能够再次得到田雪萌的信任的话,他林荫做什么都是值得的,而且能够亲自当着周晓峰的面拆穿他的谎言,林荫也觉得不是一般的爽快。

    而坐在后座的田雪萌和周晓峰也聊的很愉快,田雪萌根本不相信林荫所谓的证据所以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而周晓峰自己却知道,自己对田雪萌什么事都没干,而且田雪萌对他的信任让他就算有机会,他也不会这么做,

    反而是林荫,这个口口声声说着掌握着自己出卖田雪萌证据的男人,周晓峰心中却想,等会要是一步步的拆穿这个男人的谎言之后,田雪萌以后肯定都不会相信这个叫林荫的男人了。

    虽然周晓峰不愿意田雪萌这样对林荫,因为从林荫处处保护着田雪萌的角度上来看,林荫也不是一个会对田雪萌下狠手,耍阴谋的人。

    但是就好像林荫想要一步步拆穿他周晓峰,让他在田雪萌面前一点点直到全部露出他的马脚一样,周晓峰心中也想一步步破解林荫所谓的证据,让他在田雪萌面前丢脸。原因无他,周晓峰只是为了报复他林荫上次对他的非人待遇。

    坐在车里的几个人脸上都充满了自信,这不禁让开场的司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几位到底是怎么了,但是司机也知道,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不要说,有些事情还是永远埋在自己心里比较好。

    “林医生,我们现在回总裁那嘛。”看着嘴角微翘,自信满满的林荫,司机随口问道。本来这种问题都不要问的,因为在他来之前,瑞克就亲自打电话吩咐了他,田雪萌一出院就把她接到自己家里来。

    “什么,去瑞克那?不行,我不去,你赶快给我送回家。”田雪萌一天司机问林荫是不是要把自己送到瑞克那去,心中没由来的就有点抵触,嘴上更是连忙表明自己的态度。

    听到田雪萌的话,司机有点为难,因为总裁的命令他不能不听,但是要是惹到这位小姐不高兴的话,估计总裁还是不会轻易饶过自己,司机有点为难的看着坐在一旁的林荫。

    林荫知道司机在想什么,他也知道最近田雪萌不仅和自己的关系开始下滑,跟瑞克也不想原来那么亲热了,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正在嘟着嘴一副不乐意的田雪萌,林荫想了想,转头对司机说道。

    “你先把我们送到我的住处把,我的住处离总裁家不远,等我回去拿点东西,然后我在送雪萌去总裁那。”林荫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而且当面对质也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因为他林荫非常有自信,周晓峰看到了自己的证据以后一定会哑口无言,而田雪萌也不能在反对什么,只能乖乖的人情事实。

    “喂,林荫,你。。。”田雪萌显然对还是要去瑞克那非常不满,眼神威逼的瞪着林荫,但是看到林荫对着自己比了一个嘘的姿势,田雪萌只好闭上了自己的嘴,但是依旧没有给林荫任何好脸色看。本来他诬陷自己的朋友,就让田雪萌非常不爽了,现在还要把自己送到瑞克那去,田雪萌心中更是不舒服,不过看到林荫的样子,好像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田雪萌虽然压制住了自己对未知的好奇,但是出于对林荫的个人不满,田雪萌还是转过头不再看林荫,反而接着刚才自己和周晓峰聊的话题继续兴致勃勃的讲着这些那些的八卦。

    “林医生,我们到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就算不用司机提醒,林荫也看到了自己的家,但是司机出于对自己职业的尊敬,还是好言提醒着林荫。

    “怎么就到了呀,这才几分钟呀。”田雪萌沉浸在跟周晓峰愉快的谈资之中,丝毫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在她看来,自己才跟周晓峰聊了几分钟啊,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坐飞机也没有这么快的好不好,田雪萌不乐意的嘟嘟嘴,满眼埋怨的看着林荫。

    林荫却不去看田雪萌的眼睛,推开车门,直接下了车,然后走到田雪萌的一侧,非常绅士的帮田雪萌把车门打开,还伸出手在车檐上挡着,以免田雪萌撞到脑袋。

    田雪萌显然对林荫这个讨好的举动没有一点好感,她的脑袋里还想着刚才周晓峰说的八卦呢,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林荫,气呼呼的从车里钻出来,看也不看林荫,就往前走。

    而周晓峰看到田雪萌下车了,就想跟着田雪萌下车,看到林荫已经把田雪萌那边的车门打开了,周晓峰伏着身子也想从田雪萌那一边下车。

    但是没想到,林荫在看到田雪萌下车以后,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缓了两秒,好像就是在等周晓峰从这边下一样,看到周晓峰有了这个意图,林荫直接狠狠的把车门从外面一摔,原本已经露出三分之一个脑袋的周晓峰只来得及分辨一串风声,然后就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一个虽然挨上去软绵绵,但是实质上内部却十分坚硬的东西给顶到自己的天灵盖。

    “嗷呜。”周晓峰直接就被车门撞的翻在了车的后座上,捂着自己被车门撞的天灵盖,周晓峰都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像按了一个炸弹一样,而且这个炸弹现在已经爆炸了。

    “林荫,你干什么。”听到身后周晓峰的惨叫,原本一往直前气鼓鼓的田雪萌,连忙回头跑到车边,打开车门看起周晓峰的情况,看着周晓峰痛苦的表情,还有那原本尖尖的脑袋好像都被车门给撞扁了。

    田雪萌气愤的瞪着林荫,在田雪萌看来,他林荫就是和周晓峰过不去,而且刚才还搞出了这么危险的举动,万一周晓峰的脑袋脆弱了一点,直接被车门穿了个窟窿的话,从此变成白痴的话,

    他田雪萌可是回扒了他林荫的皮,抽了他林荫的筋,放干他林荫的血,虽然在田雪萌心里,周晓峰一直都是一个白痴。但是这丝毫不妨碍田雪萌现在对林荫冒失的行为而产生的怒火。

    “我说林荫,周晓峰跟你到底有什么仇,他是睡了你老婆了,还是杀了你爹了啊,你干嘛这样对他,你怎么这么恶毒阴险卑鄙不要脸啊,我看就你这样,还口口声声说抓着了周晓峰出卖我的证据,

    我看不会都是你为了报复周晓峰随便编出来的吧,我原来怎么就没看出来你的内心这么黑暗,为什么我觉得你现在的心里比我扭曲还要厉害,我呸,老娘心里哪有什么扭曲,你这个变态无耻下流小心眼生儿子没屁眼,生女儿满脸流脓的家伙,我会相信你才会有鬼。”

    田雪萌看到周晓峰痛苦的样子,转头就对林荫大骂,嘴上丝毫不留情,一股脑的把自己现在能想到的词全都用在了林荫的身上,听到田雪萌对自己的侮辱,林荫头上的黑线附加着脸上的怒火好像全都要慢慢具现化了一般。

    “你这个臭女人,给我闭上你的嘴。”林荫实在没有想到,田雪萌竟然这么维护周晓峰,而且林荫第一次认识到了田雪萌那张毒嘴,林荫在自己忍耐到极限的时候,单手按着田雪萌的肩膀,把田雪萌直接按在了车上,另外一只手直接捂上了田雪萌那张喋喋不休的毒嘴。

    “呜呜,呜呜。”耳边在没有听到田雪萌的毒嘴发出来的声音以后,林荫终于觉得世界还是清静一点的比较好,而田雪萌却被林荫的大手捂的呼吸困难,脸都开始憋红了。

    而坐在车里本来已经准备离开了的司机,看到车外发生的这一幕,他真是不知道自己走还是继续留在这里,况且车里还有一个人呢,看周晓峰痛苦的样子,司机在想是不是给他送到医院去比较好,万一死在了车上,自己可是要被警察请到局子里去好好喝会茶的呢,

    虽然司机知道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没事跑到句子里去喝茶,总是不好的不是,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司机,又不是社会上的混混,每天去句子里喝茶都喝习惯了。

    “啊,你这个臭女人,怎么跟狗一样,乱咬人啊。”田雪萌被林荫捂得实在难受的不行了,不知道哪来的劲,张开口就往林荫捂着自己的手咬去。

    “呸,呸,咳咳,你手上的味道怎么那么恶心,我都快吐了。”田雪萌捂着自己的胸口,扶着车窗不停的呕着,好像都要把自己的肺里所有的气体都呕出来一样。

    而就在这时,原本关上的车门,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打开了,田雪萌差点被突然开的车门给推到,踉跄了几步才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就见缓缓推开的车门,里突然伸出来一只手,然后是另外一只手,田雪萌看着这只有恐怖片里面才会出现的场景,背上不禁流满了冷汗,虽然现在是大白天的,但是看到这个场景,她生怕等会看到周晓峰流满鲜血的脸,还有那已经完全翻上去的眼珠,。

    “我死的好惨啊。”就在田雪萌刚刚还在祈祷不要出现这种情况,千万不要现场上演鬼片,但是世间的事情,不如意的十个里面有九个,显然田雪萌越不想看到的东西,他就越是出现。

    田雪萌听到周晓峰那嘶哑恐怖的声音,浑身上下好像被人点了穴一样,直愣愣的定在了原地,脸上的汗跟下雨一样的往下流,脸色惨白的跟死人一样。

    “晓峰,你,你,没事吧。”田雪萌颤抖的声音把他内心的恐惧完全暴露了出来,她现在一点都不想留在这里,她害怕看到车门后周晓峰那张如同恐怖片里的死人一样恐怖的脸。

    “大白天的装神弄鬼的干什么。”林荫根本不相信车门后面的周晓峰会像恐怖片里的死人一样从车里爬出来,他对周晓峰的小把戏非常戳之以鼻。

    其实是林荫看到了从前窗里的后视镜反射出来的周晓峰样子,周晓峰现在正扭曲着脸,拼命的忍着因为自己恶作剧的良好效果而充满的窃喜感。

    林荫直接两步跨到车门前,一把把遮挡着的车门给推开,露出了里面还在酝酿表情的周晓峰。

    周晓峰看着面色阴冷的林荫,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刚才他就已经把自己的脑袋给撞起了一个大包了,现在又一副居高临下轻蔑的看着自己,周晓峰突然没有这样讨厌一个人,但是这个林荫算是夺走了他的这个第一次。

    “啊,你干什么。”林荫一把抓过周晓峰的后领,然后就把周晓峰往外拖。

    周晓峰就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往地上一撞,原本才缓过劲来的脑袋又开始变得晕晕乎乎起来。

    “林荫,你疯了,放手。”田雪萌看到林荫竟然这么粗暴的就把周晓峰从车里脱了出来,连忙上去拽住林荫的手,田雪萌看到周晓峰接近完好无损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除了头上那个高高勃起的包,其他都还算完整。

    “田雪萌,你看这个家伙就是这么吓唬你,骗你的,你难道还看不清这个家伙的本来面目嘛。”林荫非常怀疑田雪萌的脑袋里装的到底是什么,这么明显的事情都看不出来,难道田雪萌的脑袋里真的像瑞克原来跟自己说的一样,装满了浆糊嘛。

    “你才有病,晓峰你没事吧。”田雪萌现在根本不想搭理林荫,向林荫甩了一个自己几天已经不知道对林荫甩过多少个过的眼神,田雪萌连忙蹲下来扶起周晓峰。

    “哎,雪萌,你怎么变的这么多了。”周晓峰现在就感觉自己眼前有无数个田雪萌在绕着自己脑袋转。

    “晓峰,你没事吧,让我看看。”田雪萌一把拉过周晓峰的脑袋就左右乱晃,好像想把周晓峰给晃醒一般。

    “停,停。”周晓峰感觉自己被田雪萌晃的脑袋更疼了额,连忙对田雪萌摆着手,他怕自己这样被田雪萌给摇下去的话,自己的脑袋早晚会被田雪萌给摇炸了。

    “好了,雪萌,你可以放开我了,你要是在嘞着我,我都会成为第一个死在你手里的男人。”周晓峰弯着腰,扶着自己的膝盖,好不容易终于缓解了一下脑袋的眩晕感,深吸几口气,终于能够自己站稳了,周晓峰示意田雪萌可以松手了,刚才可是把他给憋死了。

    “你没事就好,林荫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要杀了周晓峰嘛。”田雪萌瞪着这场意外的始作俑者林荫,好像林荫不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自己就吃了他一样。

    “雪萌,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只是随手带上门,没想到他就从那边钻出来,正好撞上。”林荫连忙为自己辩解,他知道这种事情要是承认了,田雪萌从刚才对周晓峰的关心的态度上,田雪萌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有些事情,就是要打死都不能承认,一旦承认了就全完了。

    “你那是不小心?你看都把晓峰的脑袋撞成什么样了,你还说不是故意的?”田雪萌根本不相信林荫的辩解,看着周晓峰那都快和他脸一样大的包包,田雪萌不禁一阵心疼,这样是落在他田雪萌身上,田雪萌估计自己都会马上不省人事,而周晓峰现在还能站起来,想必周晓峰现在一定忍受着非人的痛苦。

    “我想知道,我周晓峰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你这样处处为难我。”周晓峰一张手,示意田雪萌不要说了,忍着头上不断传来的疼痛,周晓峰艰难的质问着林荫。

    “哼,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清楚,不要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就算我是故意的,也是替田雪萌惩罚你的背叛。”林荫觉得自己做的并没有错,他是在帮田雪萌,他不想田雪萌再被这个满嘴谎言的男人欺骗下去了。

    “我想知道,就算我做了什么对不起雪萌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替她来惩罚我,你是她什么人,雪萌跟你有什么关系?”田雪萌听到林荫的话,更加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周晓峰摆摆手制止了田雪萌想要破口大骂的嘴。自己转过头来严肃的盯着林荫,好像他林荫不把事情说明白的话,周晓峰可不会善罢甘休。

    他周晓峰要让林荫知道,什么叫今日之仇,来日十倍奉还。他周晓峰可不是怕事的主,你要是惹到了我,我绝对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我是雪萌的朋友,出卖他的人,我当然不能放过。”被周晓峰这么一质问,林荫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虽然自己手上握有周晓峰出卖田雪萌的证据,但是好像仔细想一下,自己好像跟田雪萌真的没有什么太深的关系,自己又不是田雪萌什么人,只是出于田雪萌是瑞克女朋友的身份,林荫才对田雪萌的事情那么上心。

    但是林荫显然不能在周晓峰面前承认这一点,林荫咬着牙回答着周晓峰刚才的质问。

    “哼,我田雪萌没有你这样朋友。”田雪萌终于是忍不下去了,田雪萌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自己跟他没有很熟好不好,自己的事情还轮不到他来管,田雪萌虽然平常大大咧咧一副白痴样,但是他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很多事情上她可以不计较,但是关乎到自己在乎的事情的时候,谁也不能改变她的想法。

    而田雪萌的朋友就是他在乎的事情,所以田雪萌不根本允许任何人这样对他的朋友,而且刚才周晓峰说的也没错,要是周晓峰真的出卖了自己,田雪萌自然会亲自让周晓峰知道什么叫后悔,但是现在还轮不到林荫来帮自己出气。

    “田雪萌,难道真的没有一点挽回的余地嘛。”林荫神色复杂的问着田雪萌,说实话,田雪萌刚才那句话对他的打击很深,自己冒着各种危险收集到了出卖田雪萌的人的证据,但是现在确实田雪萌自己维护起那个出卖了她的人,而且还这样对自己,这样林荫的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没有,我说过了,我现在根本就不信任你,实话跟你说,就算你拿出了晓峰出卖我的证据,我也不会相信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田雪萌现在非常气愤,所以说出来的话也非常狠,其实本来他和林荫之间的矛盾还有缓和的余地的,但是处在气头上的田雪萌直接把这个余地都给消灭了。

    “好,你田雪萌的事情,我以后再也不会管,我林荫从此以后就消失在你田雪萌的眼中,我管你是被什么人背叛出卖,就算你死了,也不管我的事。”林荫现在的表情已经不能用咬牙切齿来形容了,完全就是要自己把自己给吞下去。

    “本来就没让你管,别厚着一副脸皮搞得跟个什么样一样。晓峰我们走。”田雪萌现在非常鄙视林荫,根本不在乎林荫话里的威胁。田雪萌扶着头还晕乎的周晓峰就往回走。他现在觉得看到林荫那张脸都觉得恶心。

    “哼,周晓峰,你给我记住。”看着田雪萌扶着周晓峰慢慢离开的林荫,眼神从来没有过的狠毒。看着周晓峰被田雪萌搀扶着走的样子,林荫就感觉周晓峰的背后有一个影子在不断的嘲笑自己,那意思就像是:怎么样,田雪萌还是相信我的,你不管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改变田雪萌的想法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最后的赢家一定是我。

    就在此时,林荫身上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喂,瑞克。”林荫一看到是瑞克的电话就知道瑞克找自己干什么,一个古怪的念头瞬间爬上了林荫的脑袋。

    “林荫,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田雪萌还没有回来,保镖说田雪萌已经出院了,是不是路上出了什么情况,田雪萌有没有事。”从瑞克急切的情绪护宗,林荫感觉到瑞克满满的都是对田雪萌的关心。

    “路上出了一点情况,不过你别多想,不是杀手什么的,田雪萌被周晓峰给接走了。”林荫不打算把真实的情况告诉瑞克,他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只好半真半假的回复着瑞克。

    “周晓峰?你怎么能让田雪萌被他接走呢,你现在赶快给我把田雪萌追回来,不,还是我自己亲自去。”瑞克想了想,还是不放心田雪萌,直接跟林荫说了一句就把电话挂了。

    听到瑞克话,林荫能感觉到瑞克心中很急切又担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百变萌主的玫瑰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喵小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喵小柒并收藏百变萌主的玫瑰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