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七根凶简 > 第95章 尾声

第95章 尾声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深了,罗韧一个人坐在医院走廊里的排椅上。

    很多事要做,每个人都在忙,炎红砂和一万三去了事发现场,曹严华回奁艳,试图找去找连殊,张叔一直向医生打听情况,又想尽各种方法去联系霍子红,郑伯应付交警和肇事方,带着一直嚷嚷着困的聘婷。

    只有罗韧什么都没做,他脑子里一团乱,重症监护病房不允许陪护,他只想在病房外等着,任何杂事都不想理,觉得很烦,每一个面孔每一张嘴都很烦。

    医生说,木代已经陷入昏迷,脑部有外伤,但是ct扫描没有大的脑挫伤和颅内血肿,暂不确定是否需要开颅,用药观察的同时,希望等待病人自行苏醒。

    给不了确切的消息,因为那是大脑,人类最无法理解最复杂的器官,有些人被轰掉了半个脑子还能生活如常,有些人稍稍撞了一下就永不苏醒。

    就好像有些女人生个孩子像下蛋一样容易,有些女人就能因为难产送命。

    科学发展到今日,上天入海,却还是解析不了人类自身。

    警方则怀疑是蓄意谋杀,因为木代体内有可以引致昏迷的药物残留,同时脖子上有很深的勒痕。

    但醉酒肇事者辩解说,这是自杀,他是喝了酒,反应迟钝,但不至于神志不清——那个女孩是自己出现在车前的。

    ……

    各有各的说法,一句句都在耳边飘。

    一个小时之前,张叔冲他发了很大脾气,问说:“罗韧,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木代跟着你,给你帮忙,出这么大的事?”

    其实事情不能怪罗韧,木代忙凤凰楼的事,也不能算给罗韧帮忙,但人就是这样,出了事,怒火不一定直接指向凶手,却往相关的人身上撒。

    ——如果不是做了你女朋友……

    ——如果不是一早去找你……

    追根溯源,连认识他都是错。

    罗韧一句辩解都没有,他只觉得烦,甚至记不清是谁把张叔劝走了的。

    他只记得医生的话:没脑挫伤,没血肿,等待病人自行苏醒,醒了问题不大,如果不醒,就很难说了。

    他只想在这等着。

    走廊里响起脚步声,间杂着聘婷不耐烦的嗯啊声。

    是郑伯。

    郑伯呵斥着聘婷,让她别耍脾气,然后在罗韧边上坐下来,张了几次嘴,无从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还是或多或少为自己撇清。

    “罗韧哪,我是真不知道那个连殊小姐会这样……”

    罗韧不想听:“交警那边怎么说?”

    郑伯定了定神:“好像说,做了事故现场还原什么模拟,说是,如果真像司机说的,木代是自己站起来,然后被撞飞的,那么大的冲力,当场死亡也是有可能的,他们觉得有点不对……”

    似乎有什么弦外之音,罗韧抬起头来:“什么意思?”

    “他们推测,木代当时,自己是有了一些防备……哪怕不是防备,也一定是做了缓冲……”

    但这种缓冲,类似于半空猱身,普通人是一定做不到的,郑伯当时听了,赶紧说木代从小练武,对方听的一阵唏嘘,说习武之人确实不一样,即便当时意识模糊,肌体反应也远远超过了常人。

    是吗?罗韧心里找回飘渺的一丝安慰。

    郑伯吞吞吐吐的,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要么,小刀,你先回去休息,这里有医护人员守着。我听说老张头跟你发火了,探视的话一定不会让你最先进去……”

    罗韧打断他:“我就想在这待着。”

    郑伯叹了口气,聘婷又开始闹了,带着哭音,想睡觉的厉害。

    罗韧说:“你先带聘婷回去吧。”

    ***

    快黎明的时候,罗韧收到曹严华的电话,铃声一声赛一声的响,十万火急。

    他居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出来的护士指着他的衣兜,他才醒悟到是电话来了。

    接起来,曹严华急吼吼的。

    “小罗哥,你快来,我们找到连殊了……”

    连殊?

    罗韧的眸光霍然一紧,整个人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

    曹严华截到连殊,多少有点撞大运。

    他想着,如果连殊是在当天早上拜访郑伯时感应到第三根凶简继而被影响神智的话,那么她的一系列谋算,都是仓促之间进行的。

    郑伯提过,木代去找连殊,距离连殊前脚离开,并不差很长时间。

    害人的人想逃亡,总得收拾一下,连殊的家业都还在,全盘抛却的可能性不大,尤其是她那标价十八万八的心头好,她舍得说扔就扔?

    她很可能会回店里。

    所以曹严华当机立断的,就在通往店里的几条小巷道里巡来荡去,凌晨之前,古城安静的了无人声,曹严华耐着性子等,直到连殊的身影出现在空无一人的巷道里。

    她像喝醉了酒,摇摇晃晃,曹严华心里紧张,摸了块砖头过去,一把就把她放倒了。

    连殊倒地的时候,一声闷响,曹严华吓的心都快跳出来,好在左近没人,他绕了远,把连殊从凤凰楼的后门拖了进去。

    门店还没有开张,四下散发着新装潢的味道,曹严华进了店才开始抖,他从前做贼,也只是“温和”地偷,伤人真的是头一遭。

    他觉得,自己处理不了这状况,警察一定很快也查到连殊的,那自己做的事算什么?干扰执法?私自囚禁?

    他打电话找来一万三、炎红砂,本想问出个端倪再找罗韧,谁知道……

    “不说吗?”

    “是。”曹严华抓着话筒,有点拿不稳,天快亮了,晨曦渐显,天越亮,他就越发慌,“她说她不记得了,我问了好多次了,也吓唬过她,她咬死就一句话。”

    罗韧冷笑了一下:“那我去帮她回忆。”

    这语气……

    曹严华自己先哆嗦了一下。

    ***

    罗韧来的很快,从前门进来,砰一声关上,伸手闩好。

    做这些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坐在椅子上的连殊。

    确切地说,她不是坐,算是被塑胶袋绑着的,但绑的相对温和,曹严华他们的确恐吓过她,不过是虚张声势,她也并不当一回事。

    罗韧过去,扯下她嘴上封口的胶带,动作很重,连殊疼的皱了下眉头。

    “罗韧,你们没权利这么做!要问我,也应该是警察问我,我会告你们的!”

    一万三有点紧张,透过百叶竹帘的缝隙看外头,生怕连殊的声音引来过路的甲乙丙丁。

    罗韧没理会她,伸手向她脖颈,连殊下意识想躲,但没躲开,罗韧牵着她脖子里那根丝绦,带出了那块胭脂琥珀。

    再然后,用力狠狠一拽。

    炎红砂猜到罗韧的用意了,赶紧拿了个盆去后厨接水,接了半盆出来端到跟前,罗韧随手一扔,那块琥珀就沉了底。

    他这时才开口问她:“你知道木代是我女朋友吧?”

    连殊说:“我说过很多次了,我真不记得了!”

    罗韧说:“那再回想回想。”

    他说的时候,语气温和,给人云淡风轻的假象,连殊没当回事:“罗韧,你别给自己惹麻烦,你们这是私设……”

    话没说完,罗韧忽然变脸,抬脚狠狠踹向座椅,椅子往后一翻,带着连殊先撞在墙上,然后翻在地上。

    曹严华和炎红砂她们都变了脸。

    曹严华之前的“吓唬”,无非就是“信不信我抽你,信不信我揍你”,真让他对着这年轻漂亮的脸下手,他是打不下去的,罗韧上来就动手,直接把他吓懵了。

    印象里,罗韧从来彬彬有礼,连粗话都没说过几句,对木代更是迁就的不行,曹严华一直觉得,他是那种绝不会对女人动手的谦和男人。

    他结结巴巴开口:“小罗哥,你你你……悠着点……”

    怎么说也是法治社会,私自把连殊抓来,他已经心头发毛了,生怕有什么后患,可经不住罗韧动手啊。

    罗韧像是没听见,缓缓走到连殊面前蹲下,伸手揪她的衣领,连人带椅子,拎起来。

    连殊脸色都白了。

    罗韧说:“我这辈子,最恨别人动我的人,我的兄弟,我的爱人,我最恨别人来动!”

    说到这里,脸色突然狰狞,手往前一握,就掐到了连殊的脖子上。

    一万三头皮发麻,和炎红砂一左一右上来去拉罗韧:“罗韧,慢慢来,慢慢来。”

    罗韧笑了一下,松开手,炎红砂和一万三把连殊连带着椅子扶正,她头发有点散,右脸不知道是不是刚被撞到,肿了一块。

    罗韧回头看了眼曹严华,也真是出鬼了,曹严华居然秒懂了,赶紧拖了张椅子过来。

    罗韧就在椅子上坐下来,正对着连殊,问她:“有印象了吗?”

    连殊开始怕了,一说话就带了哭音:“我真不大记得了罗韧。”

    罗韧笑了笑,说:“我信。”

    他往椅背上一靠,似乎有些疲惫,很久没有说话,久到炎红砂她们都有点惴惴不安。

    “我来问,你答,不要耍花招,也不要指望我对女人客气。”

    连殊见识到了,他对女人,还没有曹严华和一万三他们来的客气。

    “你老家,是不是黔桂一带,靠近四寨?”

    连殊蓦地睁大了眼睛,苍白的嘴唇微微翕动着,似乎想说什么。

    罗韧紧接着问:“你妈妈,是不是生过一个野人?”

    ***

    连殊沉默了一会,忽然间,又恢复了那种无所谓的架势。

    “都知道了啊,”她说,“是啊,就是。”

    “当年发生了什么事?”

    连殊咬了下嘴唇,表情有些惨然。

    “也没什么事,你们这么问,估计已经知道不少了。那个时候,都说山里有野人,但是谁也没真的见过,也不放在心上,直到有一天,我妈妈进山,被……”

    她笑笑:“就是那档子事呗。我爸在寨子里,很晚不见我妈回来,就带人上山去找,就找着了,那时候,野人早跑了。”

    罗韧不动声色:“后来,你爸找了猎人?”

    “是啊,跟你一样,谁不恨别人动自己老婆?何况还是个畜生。我爸带着人在山里堵,最终堵到了。”

    炎红砂插了句:“把他杀了?”

    连殊说:“是啊,连杀带剐,割了肉下锅,兴许还捞起来吃过两口——吃两口才解恨啊。”

    说这话的时候,她咬着牙,恨意似乎到今日还不解。

    罗韧问:“然后呢?”

    连殊苦笑:“本来,大家伙都希望,事情就这样过去。我爸挺爱我妈的,没嫌弃她,就希望日子还能好好的过,谁知道,后来我妈怀孕了。”

    “开始也没往坏处想,都希望是我爸的,不想再折腾。谁知道,孩子一落地……”

    她咯咯笑起来,笑的很惨:“那种做不了假的,一生下来身上就带着毛,一看就是那畜生的种。我爸受不了,跟我妈说,下不了手掐死的话,就扔掉,远远地扔山里去。”

    “我妈说,她自己扔。”

    她眼泪落下来。

    炎红砂叹了口气,女孩子毕竟心软,纸巾攥在手里,想帮连殊擦一下眼泪,忽然想到木代,手一攥,心又硬回来了。

    连殊吸了吸鼻子,努力做出无所谓的模样:“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她没舍得扔,她居然能偷偷地,把那个小野人藏在附近……”

    罗韧问:“你爸发现了?”

    “我先发现的。我那时候年纪小,爱黏着我妈,我妈估计也觉得我人小,不懂事,有时候,还带上我。”

    “小野人年纪比我小,但块头长的比我大,也不会讲话,我开始有点害怕,后来玩熟了就不怕了,经常跟着我妈去找她玩,和她一起采果子,教她画画儿……”

    听到这里,曹严华心里打了个突,下意识看了一眼一万三:所以那个野人对一万三好,并不是因为什么“艺术是无国界的”,或者赏识一万三的才华,根由居然是因为连殊吗?

    连殊教野人画画儿。

    “可是,世上的事,没有能瞒那么紧的,我爸渐渐发现不对了,他有一次套我的话,我就说了,说了之后……”

    她苦笑:“这个家,就从那时候开始散了,总在吵,可我爸在外人面前,还是会帮我妈瞒着……”

    “我觉得我爸挺可怜的,是的,我那时候小,五六岁,可是你们别以为小孩子就不懂事,条条道道,心里清楚的很。我越同情我爸,我就越恨我妈,恨那个小杂种。有好多次,我都想把事情嚷嚷出来,寨子里是老族长管事,老族长说一,别人不说二的,但是我妈吓唬我,我要是说了,她一定狠狠打我。”

    罗韧看她:“你最后还是想到了法子,是不是?”

    连殊冷笑:“我妈经常嘱咐那个小杂种,别到村里去,别见着人,不准露面儿,我听在耳朵里了。”

    “后来有一天,让我瞅了个机会,我妈去挖药材,放我和那个小杂种一起玩,我拈了个野蘑菇在嘴里嚼,然后……”

    一万三脑子忽然一炸,神经质似的跨前一步:“然后,你装着中毒,是不是?”

    连殊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像是纳闷他为什么会知道:“我装着肚子疼,我听村里人说过,有些野蘑菇不能吃,吃了会疼的满地打滚,吐白沫,还会死人。我就装着我要死了,我一直指村子,比比划划说我要回去。那小杂种吓坏了,一时间又找不到我妈,它就把我送回去了,又拖又拽又抱的……”

    “结果你也可以猜到的,它在村子里露面了,男人女人老人小孩都出来撵,它慌不择路的,跑掉了,谁都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

    她脸上露出得意的笑,现时现地,她依然得意。

    罗韧说:“那时候你才六岁。”

    连殊防御似的,脸色忽然狰狞:“六岁又怎么样?”

    “我现在都不后悔,我没有做错。错的是我妈!她有家庭、有老公、有孩子,她被一个畜生强*暴,她发的什么母性去管那个小杂种?我的家都要散了!我爸没用,不出手,就该我做点什么,把那个小杂种赶走,赶的远远的才好!”

    太阳升起来了,阳光透过竹帘的缝打在她的脸上,一横一横,一明一暗。

    她神经质似的念叨:“是她错,那个女人错!”

    “后来呢?”

    “后来我妈采药回来,听说了这件事,当时她没吭声,那天晚上,我爸喝了很多酒,睡死了。我记得……”

    她笑:“我记得,半夜的时候,下起雨了,我妈挎了个篮子,往里头放吃的,我从床上下来,盯着她看,她没看见我,收拾好了去开门闩,我一下子冲上去,抱了她腿,不让她去。”

    “我妈哄我,她说,最近山里来了队外人,一直在林子里挖什么东西,如果让他们看到小野人,一定会把它打死的。她不放心,要出去找……”

    “她让我在家里等着,说找着了,她就回来……”

    炎红砂瑟缩了一下,问她:“再也没回来是吗?”

    “再也没回来。”

    她沉默了很久,就在炎红砂以为这个故事已经戛然而止的时候,连殊又说话了。

    “后来过了几年,寨子里的人陆续往外搬,半是因为山里不好讨生活,半是因为又有关于野人的传闻。我们家算是最后一批,那一年,我生日的时候,早上开门,在门口看见有东西……”

    她的目光落在那块沉底的胭脂琥珀上。

    “是一个布头缝的,针脚拙劣的扫晴娘,还有一块琥珀。”

    “那个扫晴娘,我一看,就知道是我妈缝的。因为寨子里的扫晴娘,大多是用纸剪的,只有我妈,她布头活好,喜欢缝布娃娃扫晴娘什么的,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她的针线活退步的那么厉害,但是我一看,就知道是她。干嘛还回来呢?当初她抛下我们去跟那个小杂种过,还回来干嘛?”

    “我跟我爸说,我们也搬吧,这寨子,我再也不想待了。”

    “走的那天,我总觉得她就藏在林子里看,经过寨子中央那口水井的时候,我把那个扫晴娘给扔了,我想让她知道,我不稀罕。”

    罗韧说:“琥珀反而没扔?”

    连殊有些恍惚。

    “本来是想扔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带到脖子上,就一直带着了。就好像今天……鬼使神差的,我做了一些事,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七根凶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尾鱼并收藏七根凶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