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七根凶简 > 207|第15章

207|第15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帛书的最后写:见此书者,当知事危矣。须急招死士,取忠勇节高舍生取义者,慷然赴此大业,虽肝脑涂地,亦万死不辞。士五名,聚之,共启底匣。

    木代的目光落在匣底那两个鸢纹木格上。

    这一层的机关密钥,应该是“死士”两个字吧。

    师父让她做的事,原来是这件。

    不不不,师父其实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梅花九娘这一生,也没能知晓这个秘密。

    她忽然觉得好笑,事情滑稽而又巧合似的颠倒过来:原本的程序,应该是她开启了匣子、知晓了秘密,然后去召集死士,但是现在,她却是懵懵懂懂的,先蹚进这趟浑水,还带了这么多人,外加一只鸡。

    时代早就变了,世界观也早就不同:死士,自己都觉得陌生,怎么急招?登广告么?

    耳畔响起了曹严华磕磕绊绊的声音:“小……小罗哥,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死士’,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

    他讪笑,心跳的一下慌过一下。

    眼前这些字眼,什么“忠勇节高”、“舍生取义”、“肝脑涂地”等等,在他的感觉里,是一辈子都不会用在他身上的词儿。

    还有什么“慷然赴此大业”,这么热血的词儿,应该是那种执政者需要考虑的吧,他是谁?他原本是个贼呢,起初掺和进来,只是为了给小师父帮忙……

    他下意识往后缩了缩:自己没那么伟大,绝对没有,真要奔着死去,他可就不干了。

    见罗韧不回答,他求救似的看一万三,一万三干笑了两声,说:“我心里这感觉,也不太好。”

    一边说,一边从字版里捡出了“死”、“士”两个字:“要么咱打开看看?”

    炎红砂有点犹豫:“合适吗?”

    开匣子的五名死士,要“慷然赴此大业者”,她们五个,好像都没这打算。

    一万三说:“看小老板娘的意思呗,钥匙是送到她手上的,匣子也算是她的。”

    木代说:“看呗。都收了六根了,罪没少受。看看还不行啊。”

    罗韧差点笑出声来。

    又是辄辄的沉闷声响,最后一层底匣上升,停住。

    这一层的深度,大约也在10cm左右,中央是凸刻的凤、凰、鸾,三种神鸟首尾互衔接,围成了一个圆,圆周上有插槽,插立了五根字简,透明,材质跟观四牌楼的玻璃体几乎相同。

    简额上分写金、木、水、火、土,底下朱丹色写着名字,木代注意到,其中一根,写着梅花一赵。

    匣子里还有一块朱砂和另一块帛书。

    神棍打开帛书看,原来这朱砂是用来在字简上写名字的,也就是说,新的死士,打开这一层之后,会擦除字简上的字,用朱砂写上自己的名字。

    这份帛书里写的内容,有很多都是他们熟悉的了。

    开宗提到,凶简要附于有生命的形体之上,如果被附身的对象死亡,它们会很快离开——不错,从聘婷身上逼离凶简,他们就是用的这个法子。

    又说,金、木、水、火、土,都可以暂克凶简,但以水最为适用,因为随处可见,方便取用——一万三想起自己在小商河时,还拿火烧过凶简,细细一琢磨,觉得大家都还挺厉害,草台班子乌合之众,居然也在斗争中积累了不少实用经验。

    末了讲到凤凰鸾扣的力量。

    这一节颇为新鲜,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凶简和凤凰鸾扣,所谓的扣封,实际上是两种力量的对抗。

    封印百余年,即便凶简得脱,它的身上,还是带着凤凰鸾扣的力量的,这种力量不算强,但始终和凶简对立,虽然制止不了凶简作恶,但是亡羊补牢——就好像渔线人偶那一次,作恶的人死了,它还要行个可有可无的“刖足”,以彰显自己有所作为。

    有点蠢的可爱。

    而当真正和凶简作对的人出现后,凤凰鸾扣的力量会转移到具体的人身上。

    曹严华恍然:“所以小商河那一次之后,我们都能看到凤凰鸾扣的提示了,后来五珠村那一次,红砂妹妹加入了,红砂妹妹也可以了?”

    神棍懊恼:原来这凤凰鸾扣的力量,不是天赋异禀,早知道,小商河那一次,他就赶到现场了,真是功亏一篑,让炎红砂后来顶了最后一个缺。

    一万三嗤了一声:“这凤凰鸾扣,还真没什么作用。也没见让我脱胎换骨,就是偶尔给个提示,现个水影。”

    炎红砂嘀咕:“我觉得还蛮有用啊,我们收了六根凶简呢。”

    一万三驳她:“你也说了是‘我们’,是‘我们’,不是凤凰鸾扣收的。”

    炎红砂不服气:“那凤凰鸾扣的力量在我们身上啊,我们就是凤凰鸾扣啊。”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一万三正想瞪眼,脑子里忽然转过一个念头,再一细想,后背都发寒了。

    “慢着慢着,”他说,“会不会是,我们已经是凤凰鸾扣的一部分了?”

    他结结巴巴:“凤凰鸾扣只是普通的青铜制品啊,它的力量是哪里来的?凤凰鸾扣,不会是我们的化身吧?”

    从小到大,他真是看过太多这样的故事了,什么炼剑怎么也炼不成,以身投入炼剑炉殉剑的,什么封印某个邪祟封印不了,毅然拔剑自刎以血封印的……

    神棍清了清嗓子,又给他当头一棒。

    “我觉得特别有可能,”他文绉绉的,“在古代的时候,不分正邪,人祭都是存在的,这里,帛书上一直强调要忠勇的死士,不怕肝脑涂地,还事先在字简上朱砂留名,有点像签生死状……”

    曹严华听的一头冷汗:“往下看,看,后面怎么说的。”

    他凑过来,紧张地挨着神棍一起看。

    后面提到,拥有凤凰鸾扣力量的人,可以避免凶简的附体伤害,不受凶简的心念控制。

    也警示说,凶简“非人”,但在对人的一次次附身和高度融合中,不排除它会渐渐学会思考,也不能排除它们互相之间的互通讯息。

    封印之法,这里没有提,只是说,寻得凤凰鸾扣之后,自然知晓。

    全部看完,没有得知秘密之后的那种如释重负,反而分外怅然。

    神棍问:“你们要写名字吗?”

    没人点头。

    神棍掏出手机,仔仔细细拍下帛书,又拍凤凰鸾扣的圆雕,木代伸手想制止他:“哎。”

    “我就研究一下,怪有意思的。我知道是大秘密,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就在这里研究,出了有雾镇就删。”

    好吧,木代又把手缩回来。

    她看到神棍把帛书叠回去放好,最后按照帛书里提及的方法同时摁下凤凰鸾的鸟首,匣子发出闷响,这一层缓缓降至最底。

    第二层从四壁围出,“死”、“士”两个字模凸立其上,神棍把“七星杀局”的帛书叠好放入,字模取出之后,第一层出现,中央赫然立着“人”、“心”二字。

    一万三把这两个字模也捡了,低着头把所有字模装回字版上,外头,曹解放不安地走来走去,仔细听,隐隐有水声响起。

    木代说:“怕是天快亮了,河水要复流,师父说过,天亮前放回去,不要让水流把观四牌楼冲坏了。”

    匣子重新盖上,木代抱着匣子出去,罗韧取了个手电,陪她一起去。

    少了个手电,再加上一夜的消耗,帐篷里顿时就暗了不少,曹严华枕着脑袋躺下去,身下的地不平,即便隔了防潮垫,还是硌得他腰疼。

    他踹了下一万三:“三三兄,你说,成了星君,有成千上万的人听自己使唤,是什么感觉呢?”

    一万三回踹他:“怎么着,这才在哪呢,就心猿意马了?”

    说着也慢慢躺下来:“感觉一定是不错的。”

    耳边传来炎红砂没好气的声音:“什么素质!”

    外头哗啦啦的水流声越来越大了,木代他们回来的时候,曹解放也一头钻进来:它在大雾里踱步了一夜,满身的雾气露水,真像个落汤鸡。

    曹严华心疼:“哎呦解放,过来,睡这儿。”

    曹解放不理他,蹬蹬蹬跑到角落处,蜷缩着窝下去。

    罗韧看了看表:“先睡会吧,晚上要趁夜出去,别太累了。”

    内外间的帐篷,地方够敞,神棍兴奋的很,表示自己不用睡,要“研究研究”,跟曹解放分占了两个角落,其它人合盖一条毯子,罗韧睡中间,右首边是曹严华和一万三,左首边是木代和炎红砂。

    开始时,大概都睡不着,但讨论又无从谈起,鼻息声渐渐响起,罗韧听到曹严华嘀咕了句:“十九、十八,今晚出去,只剩下十七天了……”

    罗韧笑了笑,垂下眼,看到木代在看他。

    罗韧问:“你睡的舒服吗?”

    他把胳膊伸过去,木代靠过来,很自然地把头枕在他肩上,那一头,半睡半醒的炎红砂嘟嚷了句什么,翻身朝外。

    手电都关掉了,帐篷里昏暗着,匀长的呼吸声此起彼伏,神棍倒是个很顾及他人的人,怕手机的光亮影响了别人,用篷布把自己包成了个麻袋,缩在里头看。

    罗韧搂紧木代,够安静时,几乎能听到她心跳的声音。

    他们才刚睡下,这片山谷就已经复苏了,能听到清晨特有的声音,鸣虫、啾啾的鸟,有叶片打着旋儿落在帐篷顶上,映下清晰的影子,连边缘的锯齿都看的真切。

    木代在他怀里叹气。

    罗韧知道她叹什么。

    这里的每个人,都可以像曹严华那样,一听说事大,马上撂下句“不干了,老子不玩了”,唯独她不能,她对着梅花九娘做过承诺,接过一份担当,认认真真说过:“师父,我不能把话说死,但我保证,一定拼死去做到答应你的事。”

    梅花九娘确实没有挑错徒弟,木代是个重承诺的姑娘。

    她跟他咬耳朵:“罗小刀,如果最后真的要死,我是不能让你们死的。”

    罗韧失笑,垫在她脑后的胳膊环起,搂了搂她的肩,他一只手臂就能把她搂个满怀呢,青木总说“你的小绵羊风一吹就倒”,其实也没说错,她常年练武,为什么还这么纤细?是因为轻功,就要把自己练的很轻吗?

    梅花九娘把事情交给了她,她就忽然开始操心,这里的所有人,都成了她的责任,那么坚决的说“我是不能让你们死的”。

    那她自己呢?

    罗韧这么想,也这么问了:“那你呢?”

    她有点茫然,顿了顿说:“我会想办法的。”

    神棍说她是智慧之砖,她怕是真当夸她智慧呢。

    罗韧伸出手去,揉了揉她的头发,指腹忽然蹭到她发顶,心中一动,慢慢压下了一缕去看。

    有苍色的一点点白,也许是染发剂褪一点了,也许是发根长出些了。

    罗韧胸中忽然翻滚,说不出的情愫,胸口起伏的厉害,木代察觉到了,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伸手贴住他胸口,凑到他耳边低声说:“没事的,你不用担心啊,会有办法的。”

    她都不知道他难受的什么。

    罗韧眼眶一热,侧过脸吻她嘴唇,另一只手扳住她腰,把她身体贴向自己。

    其实动静不大,但木代吓的头皮都麻了,毕竟这帐篷里这么多人,还有一个是醒着的,罗韧这胆子也太大了。

    她下意识想缩,但后腰被他的手抵着,初始的慌乱之后,忽然有一丝冒险似的窃喜。

    因着遮掩和惊慌而刺激甜蜜。

    她小心地回应他,不发出声音,尽量抑制住喘息,罗韧眼睛里掠过挑衅似的惊喜。

    木代脑子里冒出两个词儿来。

    一拍即合,一丘之貉。

    罗韧的手滑进她衣下,略带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过她的皮肤,内衣不知道什么时候松了,他动作很轻,但就是这种若即若离式的爱抚让她特别受不了。

    罗韧的吻滑到她脖颈,她拼命咬住嘴唇,不发出声音,身子紧绷,头微微扬起……

    咦!

    曹解放,它什么时候来的?

    木代傻了。

    但见曹解放,夹着翅膀立在两人头侧不远,小眼睛瞪的跟黄豆似的,发现了新大陆般惊喜。

    木代的脑袋嗡嗡的,几乎是用口型求它:别,别叫……

    “呵……哆……啰……”

    声音如此嘹亮,在狭小的帐篷里久久回响。

    罗韧的动作奇快,瞬间把她往下一扯,伸手把她头摁进自己怀里,同时闭上眼睛,这样一来,只像是普通的相拥而眠。

    ***

    所有人都见识了曹严华被吵醒之后的起床气。

    什么宠物、爱鸡、一只好鸡,这一时刻,统统撇到脑后。

    他大吼:“曹解放,一屋子的人睡觉,你要死么!”

    他噌的一下从被窝里出来,一个虎扑抓住曹解放,越过一万三到帐篷边,像是铅球投掷,一把把曹解放扔了出去。

    扑腾声由近而远,夹杂着悲愤的啼鸣。

    炎红砂拽过毯子蒙住脸,哭一样抱怨:“曹解放怎么回事啊,我刚睡着……”

    木代也揉着眼睛半欠了身,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它怎么乱叫啊……”

    曹严华陪着小心点头哈腰:“红砂妹妹,小师父,你们睡,睡,我把它扔出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七根凶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尾鱼并收藏七根凶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