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玩转官场 > 第三十一章 碰撞

第三十一章 碰撞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清华最终没有真正意义上揭开那块盖在兰镇长身上的浴巾。  没有真正意义上揭开,并不等于完全没有揭开。揭开的过程是十分繁缛的,就像要拆开一个魔法盒子一样,拆开一个,里面套一个,再拆开一个,里面还套一个,层层包围,让你永远保持一种好奇心,永远想知道浴巾下面到底是什么,有什么内容在里面,到最后却现只是盒子在作怪,盒子里面还是盒子,盒子里面又是盒子,直到最后一个依然是一个盒子。

    王清华不想做这样的蠢事,却难以经得起好奇和冲动的诱惑,拆了一个盒子。当他拆完一个盒子的时候,就现自己已经上当了,已经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不得不再柴一个盒子。当他就要最后一个盒子的时候,他停止了,因为盒子提出了一个要求让他不得不停止。盒子要他永远藏在盒子里,永远不要出来。这是一件让男人感到非常苦恼又悲惨的事情。男人只想领教盒子的魅力,却不愿意长久地呆在盒子里面。

    兰镇长的手细长细长的、白白净净的,一看就知道从来没有干过体力过,甚至没有下过厨房的那种。不像王清华的手。王清华的手很粗大,那是每年放暑假跟父亲做生意,搬箱子、整理货、打扫卫生的结果。

    兰镇长说她喜欢王清华的手,王清华的手给人一种厚实的安全感。

    顺着浴巾,顺流而动。只能是顺流而动,不能是顺流而上。顺流而动是曲折的,反复的,一会进,一会退,一会前,一会后,一会停留,一会抚摸,一会如小桥流水,一会如万马奔腾,因为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曲径通幽的过程,不能太急躁,也不能太直接,太直接了会像吃快餐一样,狼吞虎咽结束战斗,肚子是饱了,却容易生病,容易得肠胃炎,容易把打乱多彩的生活。要细嚼慢咽,要像吃中餐一样,最好是吃中餐的席面,一道菜一道菜的来,一个口味一个口味的品。席面很简单,一律的白色,间或有点黑色或粉色点缀,让人马上激动不已。不过白色也是好的,白色是细腻的代名词,白色是纯洁的另一种叫法,只有是白色才能体现出来干净。

    “你的皮肤真白!”王清华拉着兰镇长的手柔声道。

    “难道不滑吗?”兰镇长娇媚道。

    兰镇长属于那种张狂但不失细致的女人,对什么要求都很严格,很聪明,但不是能那种能聪明到大智若愚的女人,很嚣张,很自负。她认为自己能配得上任何一个男人。她喜欢王清华,是因为她看到王清华的第一眼,就被王清华的娴静折服了。

    男人不是女人,眼睛里总是浑浊的,充满了血腥和杀气,让女人感觉很不安全,好像时刻都要准备战斗,时刻都要准备共赴黄泉。把一个多姿多彩的生活搞的像战场一样。王清华不是,王清华的眼睛是清澈的,清澈的如泉水一般,没有血腥的味道,更没有杀气。

    这才应该是男人!兰镇长不止一次地在心里这样夸王清华。

    “这里为什么湿湿的?”王清华触摸到了什么东西。

    “讨厌!”兰镇长抡起拳头,在王清华肩膀上轻捶了一下,又羞怯钻进了王清华的怀里。

    内容很丰富,王清华撩起浴巾看了一眼。兰镇长慌忙夹紧双腿,却没有把浴巾从王清华手里夺过来。浴巾还在王清华手里,王清华依然有主动权。兰镇长只是反抗,是处于一种本能的,或者干脆说是条件反射的反抗,心理上并没有反抗的意愿。

    今天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曲径通幽!径是主角,很漫长,也希望尽量的漫长,漫长才有意思,才有味道,才能达到最后的巅峰。幽只是目的,就像人生一样,每个人的目的的都是死亡,但过程却不一样,所以它并不重要,只是配角,只是一个道具而已。

    “能问你个问题吗?”王清华放下手中的浴巾道。

    “说吧。”兰镇长甩了一下头,一脸纯真,眼睛中闪烁着期待,好像又回到了十七八岁的少女时代。

    期待,是的期待,期待太美好了,特别是料定所期待事情一定能够实现,或者已经抓住了所期待的尾巴,只是想享受一下期待的过程的时候,期待就会变得更美好。兰镇长期待的正是这种期待,她期待王清华的一句“你爱我吗?”或者是“你为什么喜欢我?”之类的问题。

    王清华最容易问的也就是这些问题。一个跟优秀两个字根本还沾不上边的男孩子,被兰书记如花似玉的女儿倒挂,这难道不值得被挂者的惊讶吗?

    这可是兰镇长心里藏的秘密。但是兰镇长并不打算把它包裹的严严实实,兰镇长想把它说出来,甚至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

    “在乡镇上,我除了管武装部之外,还有别的工作吗?”

    晕!狂晕!晕的兰镇长几乎想从王清华的怀里跳起来。闹了半天就是这么个问题啊。害我期待了半天。

    王清华早看出了兰镇长的期待,虽然王清华也很疑惑,但王清华偏偏不想问那样的问题。

    “你真坏、你真坏、你真坏……”兰镇长的小拳头如雨点般向王清华肩头扎落。

    随着兰镇长双拳的挥舞,身上的浴巾也开始滑落,滑落的很慢,兰镇长几乎没有觉察出来,一对桃形馒头就露了出来,馒头不算很大,不是农村大妈蒸的过年花馍,大妈蒸的过年花馍总是很实在,很肥厚,一个壮年劳动力吃一个半,顶多两个就吃的饱饱的了。兰镇长的馒头可不够一个壮年劳动力吃一顿,如果要吃饱,起码要三个、四个,或者更多。那是没有开垦过的缘故,开垦过了就会膨胀,而且膨胀的很快,小半年,顶多一年,就会疯长,长的跟大妈的花馍一样。就会呈现出一种特有的性感和诱人。

    兰镇长的桃形馒头有几分诱人,却不性感,只是精致的工艺品,不是让人用来解饥充餐的馍馍,是用来观赏、把玩。

    王清华不由碰了一下,心跟着砰砰乱跳。那是自己没有感受过的感觉,兰镇长急忙像触电一样往回缩。缩的度极快,如果用度计算的话,往回缩的一刹那,绝对达到了每秒一百公里,几乎就是一次闪电。

    “对不起。”王清华看了一下兰镇长,以为那是不可触摸的萍。不可触摸,却很美妙。

    “你真坏。”兰镇长羞怯的低下头,用浴巾重新将馒头裹起来。她不是真相裹起来,是王清华只碰了一下,就再没有任何动作了。寡寡地将一双馒头晾在那里,有种暴殄天物的感觉。

    裹好了,兰镇长重新将王清华的脖子搂起来,搂的很紧,一双馒头压在王清华胸口。胸口是没有感觉的,至少感觉不够灵敏。王清华只觉有种被压的喘不过气的难受。

    “你爱我吗?”

    既然你不问,就让我问你吧。兰镇长开口问道。这是女人对男人永远问不完的话题。即便是离婚的时候,女人也会问男人一句,你爱过我吗?

    男人压根不懂得什么是爱。男人从小就有爱,爱过幼稚班穿粉红色裙子的小朋友,爱过扎两个小辫子的中学同学,爱过一脸忧郁跟林黛玉有一拼的高中女生,到头来却被人告知,那只是喜欢不是爱。到大学依然没弄到什么是爱,干脆直接上床了。上床了总该叫爱了吧,却又被人告知,那只是生理育的需要。所以男人不懂得爱。或者说爱在男人眼里太渺茫,太神秘了,渺茫的感觉自己追求耐力不够,神秘的感觉那本身就是一种虚幻的泡影。只有上床是实在的,实在的可以大展报复,可以翻云覆雨,可以龙腾虎跃,可以不顾一切,可以倾情占有。

    王清华没有回答,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爱还是不爱。因为在他的心里还装着三个女孩:仇子颖、枣花和严秘书。

    “你是不是心里还装着别人?”兰镇长多聪明,一眼就从王清华的眼神中看出来了。

    王清华没有掩饰,点了点头。

    “那你是爱我多一点,还是爱他们多一点?”兰镇长想知道自己在王清华心目中的地位。这个虽然不是很重要,但能决定男人愿意放弃谁,留下谁。留到最后才是胜利者。

    “我很讨厌中国的一夫一妻制。”

    王清华没有直接回答,用自己一个观点表达了四个女孩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都很重要,一个也不愿意放弃。

    枣花温柔娴静听话,仇子颖纯洁漂亮,严秘书有文化有修养,兰镇长风骚性感有背景,如果能把这个四个女孩融为一个,那一定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孩。

    可惜那是不可能的。只能退而求其次。

    兰镇长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把王清华的脖子搂的更紧了。这是一种依赖,是女孩所谓的爱。

    交织和融合是美丽的,是快感的,是舒畅的,是痛快的,是淋漓尽致的。但把握却很难,很难,难的让你无法下手,难的让你不敢下手,难的让你下手后,立马会感到手足无措。也许只有沉默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反正王清华选择了沉默。事实上沉默也是一种玩,是一种另类的玩,是一种大隐隐于市的玩。这才是玩的最高境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玩转官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示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示申并收藏玩转官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