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玩转官场 > 第七十七章 冯龙

第七十七章 冯龙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点感想:这本书,已经稀稀拉拉写了好长时间了,有时候写着写着都忘了前面的内容,甚至忘了一些角色的名字,这些对于一个网络写手而言都很正常,我没有彷徨,也没有徘徊。 ≧ 只是偶尔写累了,停下来,把以前的内容拉出来看看,回顾一遍,尽量让自己写的东西完美一些,少犯一些低级错误。这样自己也就满足了。上架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想过,也不想想。

    这是我第一本书花心思写的书,虽然大部分章节,对我来说还算满意,但瑕疵还是不少。当然现在的网络文学良莠不齐,想上架并非是一件难事,只要凑够了字数,就可以申请,而且一般情况都能顺利上架。但是我不想这么做。我觉得就算是一个网络写手,也应该具备起码的职业道德,把那些粗制滥造,没有任何思想内涵,甚至存在言语缺陷的书,无论通过什么形式让读者付费,都是不道德的。

    再说难听一些吧,如果你的小说本身不是什么好小说,让别人读本身都是在浪费别人的时间,这一点已经构成了对别人的伤害,如果再用付费、上架这样的幌子来欺骗读者,那就更是罪上加罪了。所以我不想上架。

    再说一下我这本书更新的事情。之前已经有几个读者一再说到我的更新问题,有些人说的甚至很“尖锐”(这个词语不知道会不会伤害到读者的心)。不过令我欣慰的是,读者朋友都是非常善良的,并没有给我一个低的评分,我万分的感谢。

    我并非不想天天更新,只是机关里的工作实在没有个准头,有时候忙的晕头转向,晚上回家倒在床上脸都不想洗,虽然也知道需要更新,但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给在心里给敬爱的读者说声对不起了。不过请大家放心,我计划将这本书写到一百万字。这一点请大家放心!

    关于这本书中主人公王清华同志,在现实中确有原型。但有时候,为了避讳,还是不得不将一些真实的内容转换一个方式给大家叙述。比如水库溃坝事件,本来并不是水库溃坝,而是一件……这个还是不要说了,或者是大火,或者是雷击,也或者是风灾,总之,我采用了一个“事件变换”的办法,也是为了少给自己惹麻烦。

    另外我也是初学乍练,虽然在单位搞文字工作,但毕竟都写的都是一些狗屁八股文,左抄一句右编一个,胡乱凑一些让领导开心的事情完事,跟真正的小说根本没法比,深感这方面的文字功底还很欠缺,有些事情叙述的并不是特别的生动感人。不过请大家放心,我一定会不断改进,尽量写出更加精彩的片段。

    不好意思,耽误大家一会时间。言归正传吧。

    尉主任哼唧了半天,不知道从哪儿说起,就用眼睛在王清华脸上一眼一眼地踅摸,踅摸来踅摸去,王清华始终一言不,甚至脸上都没有做丝毫的表情的变换。

    王清华今天是存了心要好好整整这位滑头。

    尉主任实在没办法了,但也不能不说话。现在王清华的身份已经生了质的飞跃,已经不再是一个小小的武装部长了,而是x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相当于一个正处级干部。他这个副科在王清华跟前已经是低了两个等级,更何况王清华还是检察院副检察长,这以后要是返回来找自己的麻烦,那可是灭顶之灾。

    不过尉主任终究在官场混了多年了,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能看出来,王清华和冯书记的关系并不是特别融洽。因为,之前王清华是兰镇长的人,而且和兰镇长的关系不清不楚的。兰镇长又和冯书记不对路。王清华就肯定和冯书记也不对路了。这是逻辑学上的“三段论”。

    尉主任好歹是大专生,懂得这个道理。不过人情世故和逻辑学很多时候往往大相径庭。但用逻辑推理,总比不推理强。

    尉主任拿定主意,咽了一口唾沫,看着王清华笑眯眯道:“其实,冯龙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是咎由自取。那水库溃坝的事情老早就有人提了,是小王庄的几个农民。找了他几次,他总用镇上没钱为由,不给小王庄加固。”

    “还有……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尉主任说了半截停下来,看着王清华。

    王清华道:“你说吧,没事,不管你说的是不是事实,都可以作为一种参考嘛。”

    对付尉主任这种人小人,王清华早就想过很多遍了,不能给好脸色,给点好脸色,马上就蹬鼻子上眼,但是也不能太和他过不去。常言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尉主任就是那种专门咬人的兔子。而且稍微急了就会咬人。

    尉主任见王清华让说了,唉唉唉地应了几声,又故意压低声音接着道:“让我说,水库溃坝之所以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绝不是水库的问题。问题的关键在那一大摊的尾矿库上。”

    “那摊尾矿库原本应该倒在山背面,靠大王庄的沟岔里。那个沟岔既没有水库,也可能引山洪,倒在那里是最合适。可是要把尾矿倒在那里就要在矿厂再修一条通往那边的路。你也知道,在山上修一条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花钱没多少。”

    “唐氏集团就想把尾矿倒在小王庄的水库下面。说这样即加固了水库,而且给矿厂节省了开支。可是明白人一看就知道,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矿渣用来铺路还凑合能用,用来堵水那是绝对不行的。矿渣是大颗粒物质,而且没有粘性,倒在一堆就算是过上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也是不固定的一堆。除非用水泥浇灌。但是用水泥浇灌那么一大堆矿渣,花费比修路都要高了。”

    “唐氏集团又不是傻瓜,怎么会这么做。冯书记起初也是死活不答应,说这样做太危险。后来,唐氏集团不知从哪儿请来一个什么狗屁专家,说用几何堆积的原理能解决这个问题。还说,如果小王庄答应让矿厂把矿渣倒在水库下面的沟岔里,除了设计的万无一失之外,还答应给给村里通吃水管道,上自来水。这可是小王庄人梦寐以求的事情。这还不算,唐氏老板还给小王庄每户了五百元补助。这下就由不得小王庄的老百姓不动心了。”

    尉主任说到这里,顿了顿,看了一下王清华的脸色,见王清华没什么反应,接着说:“这里面的猫腻,老百姓看不出来情有可原,老百姓没文化,没见识,这个很正常。可是冯龙也不知道为什么,也答应了。”

    尉主任说到这里不再说了,停下来,看着王清华。王清华道:“这事我知道了,你提供的线索很重要。不过,我现在还没有上任,有些事情还不能介入调查。你先回去吧。如果你提供的线索对调查小王庄水库溃坝事件有帮助,我一定给市里反应,给你嘉奖。”

    尉主任一听说王清华要给市里反应给自己嘉奖,马上乐开了花,但嘴里还是要说些客套话的:“王检太客气了,这是分内的事情。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我提供的线索,我一定尽心竭力。”

    尉主任说完,又客气了几句,屁颠屁颠的走了。王清华望着尉主任的背影心中冷笑一声暗想:像你这样的小人,也就只能这样用了。

    尉主任离开没有多长时间,冯龙就来了。冯龙显得很憔悴,头也没有梳理,大背头变成了一边倒的顺头,胡子茬子露在外面,衣服也穿的极不像样子,好像刚从监狱出来的犯人。

    不过见了王清华还是很客气地打了声招呼。现在冯龙也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末日将至,之所以来见王清华也是想再寻找一丝希望,虽然这个希望是多么的渺茫,但起码在减轻罪行方面还是可以起到一定作用的。

    “冯书记坐吧。”

    看到冯龙这个样子,王清华心里不免产生了一丝的怜悯之心。

    “哦,坐、坐、坐……你也坐。”

    冯龙说完,屁股一歪坐在王清华已经收拾完的光板床上。床上还有些乱,放着几本书,冯龙也没有主意,就坐在了杂乱的书上。书虽然不是很厚,但也足以把屁股搁的难受。但是冯龙好像不太在意,只将屁股左右扭动了几次,又坐了下来。

    “你这次能上任市检察院的副检察长,是我们清水镇的荣幸啊。只是升官了,不要忘记咱们清水镇,常回来看看,和大家一起坐坐。”

    冯龙不好明说,只好用这种潜台词来敲边鼓,让王清华这位即将上任的副检察长,不要忘了自己是从清水镇走出去的,以后办什么事情的时候,要多想着清水镇。还有一层意思,冯龙没有讲。王清华现在这个升职的机会其实应该是自己的。

    作为清水镇的一把手,当然有比王清华更老的资历,但是现在出了这种事情,小命能不能保住还很难说,哪里还有心思和人争一个位置呢?

    “冯书记放心,无论到哪儿我都不会忘记清水镇的。水库溃坝事件本来就是谁都不能预料的意外。你也不要过于担心。据我说知,谭副省长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很明确,希望保护干部。当然,你必须做好心里准备。毕竟结果是什么样子的还很难预料。”

    王清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给冯龙说这些,或许是处于对冯龙的同情吧。但是冯龙这样的人难道还有什么值得让人同情的吗?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好了不说这些伤心的事情了。虽然现在是非常时期,也不能让你这样冷冷清清地走了。我刚才和几个班子成员商量了一下,打算给你办一个升职茶话会。地点……就定在镇政府的三楼会议室,参加人员现在还没有定。几个班子成员的意思是问问你的意思。是把机关里的人都叫上呢,还是就我们几个班子里的人参加一下?你拿个主意吧。”

    王清华想了想说:“清水镇正在危难之际,我却一个人溜掉了。虽然是工作需要和上级的安排,但是估计肯定有些人心里不舒服。到时候会场弄的不尴不尬就不好了。要不还是在二楼小会议室,举行一个简单的告别会吧。其实也不是什么告别会,就是临走前跟大家打个招呼。简单一些,也不要让过多的人知道。最好安排在晚上。冯书记,你看怎么样?”

    王清华很清楚,自己在这个时候走——无论在什么时候升迁,清水镇的干部都不会心里不舒服。要是不舒服,就只有像冯龙这些人了。

    冯龙之所以想让全体机关的人都参加进来,来一个送别茶话会,当然是想和王清华坐在一起,体现一下自己和这位即将上任的副检察长的曾经的上下级关系和现在的同志关系。以后王清华在调查小王庄水库溃坝事件的时候即便是不顾虑他冯龙的死活,也要顾及一下自己的面子。

    要不然别人会说他王清华无情无义,对曾经的领导都这么绝情,今后谁还敢用他呢?

    王清华也想到了这一点,可以说和冯龙想到一块了,当然王清华并没有想到冯龙会故意给自己设这个局。

    冯龙见计划落空,但也不能再说什么了,脑子略微沉默了一下,另一个计划又闪现在脑海里,接着说:“那好,完了我让尉主任准备一下。你看安排在什么时间呢?明天晚上怎么样?”

    王清华道:“这样不好吧,明天我就要回市里了。要不就今天晚上吧。”

    冯龙急忙道:“这次可由不得我,也由不得你了。因为兰镇长今天中午刚去市里汇报工作,估计到明天中午才能回来。这个事情,不让兰镇长参加恐怕不合适吧。”

    冯龙没有明说王清华和兰英的关系,只说了兰英作为镇长,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镇长举行对王清华的送别仪式,对一个镇长显得很不尊重。

    既然冯龙不说,王清华就更不能说了。王清华只好说:“那行,就按你的意思办。就明天晚上吧。”

    另外,王清华也想在临行前见见兰英。这样不明不白的走了,会让兰英误会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玩转官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示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示申并收藏玩转官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