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玩转官场 > 第二百一十三章 交锋(20)

第二百一十三章 交锋(2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百一十三章 交锋(2o)

    就在市里四套班子站在市委大楼门口,准备迎接中纪委调查组的时候,王清华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老胡的电话。王清华正准备的接电话的时候,竟然现裘学敏一直在旁边看自己,只好离开人群,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接了电话。老胡在电话里把匣子村的事情大致给王清华说了一下。

    这个消息,让王清华感到非常震惊,头皮不由紧了一下。

    “胡科长,谁把事情告诉你的?”

    “是赵全才。赵全才说这两天土地庙地窖里吃的东西吃完了,兰二刚叫他去村里去取。回来后尉仁义就已经烧死在了打麦场上。他奔向打麦场着了火,地窖了应该没事。不想地窖里烧的比打麦场烧的更严重。几乎是烧成了一片焦土。”

    “烧成了一片焦土?”王清华一下子警觉了起来,“照这么说,火应该是从地窖里烧起来的?”

    “根据赵全才反应的情况来看,应该是从地窖里烧起来的。”

    “但是我上次去的时候,现地窖里根本没有什么易燃物。这又是怎么回事?”

    王清华的疑问同时也提醒了老胡。这就是问题的疑点所在。如果说火是从地窖里烧起来的,而且地窖里根本没有什么易燃物品,那么肯定就是有人故意放火烧了地窖。放火的目的必然是将包括尉仁义在内的三个人一起烧死。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

    问题是谁放的这把火,那烧成两截木炭的尸体又是谁呢?是兰二刚和胡常青,还是茹孝贤和那位跟踪王清华的神秘人物?如果烧死的是兰二刚和胡常青,那么就可以肯定有除了这四个人之外的第五个人,进了地窖。如果是茹孝贤和那位跟踪王清华的人,那么兰二刚和胡常青又去了哪儿呢?难道是兰二刚和胡常青放的火?

    一连串的疑问,让这个案子一下子陷入僵局。

    “老胡,这样吧。我正在市委准备迎接中纪委调查组的同志,也脱不开身。要不这样,你先和吴豪强联系一下,你们两个先到匣子村看看。”接待中纪委调查组毕竟是市里的一件重要事情,王清华不能中途离开,暂时只能让老胡下去了解情况。

    “记着,去了之后,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只可向可靠的老百姓打听情况,千万不要跟公安局和派出所的人打听什么情况。”

    王清华交代完之后,挂了电话。

    这时赵金明的先导车已经能听见赵金明的先导车,吱吱啦啦地开进了市府路。谭明月向身后看了一眼,意思是让大家到市委门口迎接。中纪委调查组的车,先罗荣天一步到了市委。

    程大海从车里刚下来,就被满脸笑容的谭明月紧紧地拉住了手。

    “程大海同志,一路辛苦了。我代表河西省委、省政府,x市市委、市政府欢迎中纪委的同志,到x市视察工作。”

    论行政级别程大海只是一个正厅级干部,谭明月是副省级干部,比谭明月还要低一个级别。但在程大海毕竟是中央下来的同志,谭明月还是显得非常尊重。

    “辛苦大家了。”

    由于罗荣天不在,程大海也不能说太多的话,只是礼节性地给谭明月和市委一班人打了一个招呼。

    当然,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细节性问题。谭明月在跟程大海打招呼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竟然把中纪委本来的调查工作,说成了视察工作。这虽然只是一个细节性的词汇,内涵却大不一样。视察工作,就是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过来看看。而调查工作,是存在问题了,过来调查取证的。

    程大海没有过多的废话,在谭明月和兰沧海的带领下,直接上了市委大楼十层的大会议室,像宣读圣旨一样,一板一眼地宣读了中纪委关于对x市存在的**问题以及小王庄水库溃坝事件的调查文件。

    宣读完文件之后,程大海又照本宣科强调了几点:

    “由于这次调查组组长罗荣天同志的临时缺席,我就代表中纪委调查组简单说几点。第一点:为什么我们要对咱们x市进行调查。当然中纪委并不是空穴来风,想查哪儿就查哪儿。这有悖于中央关于以经济展为中心这个大纲。我们之所以要来x市进行调查,是因为我们收到了大量的干部和群众的举报信。举报的问题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型,一类是咱们x市存在严重的**问题,另一类是关于小王庄水库溃坝的调查问题。”

    “第二点:我想强调几点调查过程中的纪律问题。既然是调查,就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当然就需要做大量的取证和调查工作。因此,调查组的同志无论问到谁,查到谁,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希望大家能够密切配合,不要慌乱,更不能造谣生事……”

    “第三点:……”

    程大海说的中规中矩,没有说任何过头的话,也没有指名道姓说任何一个人。

    程大海说完之后,谭明月和张俭之交流一下眼神。张俭之这个秘书长不善讲话,只好将接下来的重担推给了谭明月。

    程大海几乎没有一句废话,像机器零部件的运转一样,这让谭明月接下来的话非常难说。说的轻了,好像显得自己不够重视中纪委的这次调查工作。说的重了,又分明是告诉中纪委调查组,x市本身就存在问题。

    谭明月清了清嗓子道:“同志们,刚才程大海讲的很好,也讲的非常具体、实在。现在我们的一些干部,对个人和身边人的**问题麻痹大意,甚至有些人因为个人手里没有权利,没有**的条件而上窜下跳,成为我们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这样的干部,我们一定要将他从我们的干部队伍中清理出去……”

    谭明月是讲话高手,很会拿捏和掌握讲话的分寸,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小王庄水库溃坝事件是一个导火索,一旦引燃这根导火索,x市的**问题这个炸药包就会随之爆炸。谭明月不想点这个导火索,甚至连提都不愿意提。他就只当这个导火索压根就没有存在过。在谈话的过程中也只字未提这个导火索。

    谭明月说完之后,注意了一下同样坐在主席台上的关凤鸣。关凤鸣手里的笔记本上记了密密麻麻的一堆东西,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内容。但毫无疑问是关凤鸣准备接下来要在会上讲的话。谭明月心里马上咯噔一下,一个念头马上在谭明月的心里产生——必须立即结束会议。

    “同志们,今天的会议我看就先开到这里吧。中纪委的同志坐了一路的车,也该休息休息了。你们不是常常说,坐车辛苦吗。啊?哈哈哈”谭明月企图用开玩笑的方式,结束这次会议。

    谭明月说完迅给兰沧海递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兰沧海这个会议主持宣布会议结束。

    兰沧海却好像没有看见谭明月的眼色一样,继续道:“咱们既然说的是**问题,人大作为监督机构,我看是最有言权的嘛。我们不妨也让关凤鸣同志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如果没有中纪委的人在场,兰沧海如此不听招呼,谭明月肯定是要骂人的。谭明月狠狠地瞪了兰沧海一眼,又看了一下程大海。程大海依然像雕像一样,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

    “中纪委的各位领、同志们:刚才听了中纪委程大海同志和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谭明月同志的讲话,我感觉讲的非常好,非常到位,说到了点子上,同时也给我上了一课。x市的**问题,我不说,大家恐怕心里也有数。别的不说,单从这次小王庄水库溃坝问题来讲,我们就揪出了几只大老鼠嘛。”关凤鸣直奔主题,刚开始讲话,就把替谭明月引燃了小王庄水库溃坝事件这个导火索。

    “但是,小王庄水库溃坝的问题,到底有没有查清楚呢?在这次水库溃坝事件后面是不是还隐藏着更多、更大的老鼠呢?”关凤鸣向会场看了一圈,会场里一片寂静。大家都知道这位关大炮同志已经开始炮了,“有,肯定有!如果没有,小王庄水库前前面那一堆像小山一样的尾矿,到底是谁堆放在哪里的?是谁批准堆放在那里的?批准堆放在那里的干部到底有没有收受贿赂?如果没有,为什么我们某些领导干部,在调查案子的时候,一直在反复强调干部的保护问题?我们的干部需要保护,难道老百姓的性命就不需要保护了吗?你拍拍你自己的良心,作为一名国家干部,你这种做法对得起党和国家的信任,对得起x市三百八十万人民,对得起那些死难的老百姓吗?”

    关凤鸣又毫不留情地将矛头直接对准了谭明月。谭明月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关凤鸣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大家都知道干部保护是谭明月提出来的。

    会场下面已经有人开始坐不住了。他们想不到关凤鸣这支大炮筒,竟然会在这种场合下,就如此赤#裸#裸地揭谭明月的脸皮。联系上前面的话,关凤鸣这不是明白了说谭明月就是那只隐藏在背后最大的老鼠吗。

    李高瞩也在场,却显得非常木然,好像这一切跟自己都没有多大的关系一样,只是在大家讲话的时候,偶尔将脸转过去看一眼。或许是李高瞩觉得今天这里根本没有自己说话的份儿,或许是李高瞩还有别的目的。

    大家也好像这里根本不存在这个人一样。只是在李高瞩看裘学敏的时候,才能隐隐看出李高瞩心中的怒火和恨。为了重型机械厂地皮的问题,裘学敏做的确实有些过分了,竟然派人绑架了李高瞩。作为一个市委常委、市长,李高瞩无论如何是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的。

    作为新任的副市长,在如此高级别的会议上,主席台上是没有王清华的位置上。王清华就坐在会议室的一个角落,在焦急地等待这会议的结束。虽然现在已经跟兰沧海、关凤鸣、鹤天寿等人结成了同盟。但是关凤鸣刚才针对谭明月的一段讲话,还是让王清华感觉有些没有必要,感觉非常啰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玩转官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示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示申并收藏玩转官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