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玩转官场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云散(4)

第二百七十五章 云散(4)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百七十五章 云散(4)

    一晚上,严玲都跟王庆华说一些不咸不淡的闲话,从自己的身世说起,一直说到如何跟李高瞩认识、展,跟着李高瞩来x市。≧  其实很简单,用几句话就可以概括:我来自一个小县城(这一点跟王清华有些相似),爷爷是农村的,随父母进城定居(这一点简直就是王清华的翻版),妈妈是个小公务员,一辈子都在机关里呆着,现在快退休了连个副科级干部都没有混上,爸爸在一家公司上班,是个部门经理,整天受气挨骂。爸爸人很好,妈妈人也很好(这些都是纯粹的废话,没听过哪个女儿说自己父母不好的)。自己的确是国内某知名高校的高材生,但不是北大的。在一次招聘会上,认识了正在引进人才的还是县委办公室主任的李高瞩。三言两语之后,两人马上来电,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随跟李高瞩去了李高瞩任职的县城。去了之后,才现李高瞩等人在他们学校只招下了她一个高材生,其他同学都嫌是县城,没有来。那个时候还没有金领一说,都想在大城市展。刚去的时候,县委把她当成了宝,感觉安置在哪儿,对她来说都是一种对人才的扼杀,最后县委书记干脆一声令下,免掉原经贸局局长,直接任命严玲为经贸局副局长,代行局长职务。后来县委书记不知道从而打听到,她跟李高瞩走的很近,就不待见她了,又重新任命了一个经贸局局长,将他的所有权利都剥夺了。后来就跟着李高瞩来了x市。

    就这么几件简单的事情,严玲一直唠叨到深夜两点多钟,说的王清华都有些困倦了,靠在沙上眼皮直打架。严玲就拿了一床毯子盖在王清华的腿上。

    “哦!”毯子碰到王清华的那一刹那,王清华一下子清醒了,翻身从沙里坐了起来。王清华的一身功夫没有白练,反应比常人机敏何止十倍。

    “要不你也睡床上吧。这儿睡着不舒服。”严玲也不知道要给王清华传递一个什么样的信号。

    “这……”王清华尴尬地笑了笑,“不合适吧。李市长在,我们就……”王清华想歪了。可是严玲的话也由不得王清华不想歪。严玲并没有给王清华说让王清华一个人睡在床上,而是说让王清华也睡在床上。病房里就两张床,一张已经被李市长占了。严玲总不至于让王清华和一个病号睡在一张床上吧。那就明白了是让王清华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既然睡在一张床上,又是一男一女,而且都青春年少,难免叫人想入非非。

    “他,没关系的。”严玲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李高瞩,“他什么也不知道。我跟他之间也没什么。他不会怪罪的。睡在床上总比睡沙舒服。再说了,那么大一张床,我们互相注意一下,也没什么关系。”

    原来如此!王清华心中一阵崩溃,自己都想些什么呢,怎么连别人的小三都不放过,自己也有点太随便了。不过相比之下,此刻的严玲还是另有一番滋味的,也许是阅历比较丰富的原因,严玲已经显出一个成熟女人的宽容和谐之美。

    “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在这儿能凑合。我这身子骨,将就一个晚上没事。”严玲不知道李高瞩已经清醒了,王清华心里却非常清楚。自己要是真的和严玲滚在一张床上,那床说小不小,但要说大也不大,躺一个人自然富富有余,躺两个人就明显有些窄了,稍微一动难免会生肌肤之亲之类的事情。万一自己睡着之后,再翻个身什么的,虽说没有行男女之礼,但也基本差不多了。到时候就是自己张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你是不是嫌弃我?”严玲脸红了一下,故意将怀里抱着的毯子翻了翻,“我跟李市长,真的什么事情也没有生过。而且……”严玲欲言又止,灯光下的脸色更加红润了,“我就给你直说了吧。”严玲摔了一下垂肩的长,“李市长对你的印象也一直很好,希望我们能有一个结局。”

    结局?严玲毕竟是女孩子,说话还是比较含蓄。但是这个结局的蕴意已经非常明白了,就是说,李市长也希望严玲能嫁给王清华。

    这不是操蛋吗。老子好歹也是清白之身,虽跟兰英、欣欣有染,已非处男之身,但也不能随随便便、糊里糊涂娶一个别人用过的小三吧。你说你跟李市长没生过任何关系,你姑且说说,我也姑且听听,你说完了,我听完了,就当你什么也没说,我什么也没听,我也不当真,你也别介意,也就完了。你还真以为我就会相信啊。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糊弄谁呢。在一块鬼混了那么些年,说什么事儿也没生过。谁信呢?

    退一万步说,就算我相信了,跟你结婚了,新婚之夜一上马,得,不是那么回事,不见红,还松松垮垮的,能塞进去一条大腿。我又把你拉不长吹不破,你再来个死活不认账,说是学校锻炼拉破了,不小心弄破了,年龄大了自然破裂了什么的,到时候我就是有天大的冤屈,到哪儿说理去?而且这玩意一般情况下,一旦交易成功概不退换。这顶绿帽子不就要在自己头上扣一辈子吗。

    当然,如果你要是愿意继续当小三,从李高瞩门下投靠到我的门下,我还可以考虑。但是位置必须排在唐糖的后面。哦,唐糖后面吗?这让自己有些犯难了,到底是让兰英做老大呢,还是唐糖做老大呢?兰英年龄大,排在前面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干脆就兰英做老大,唐糖做老二……不过还有个程艳娇,还有欣欣,仇子颖不知道乐不乐意……这样算下来都要排到四五名了,这着实是一件非常让人头疼的事情……

    王清华脑子里一阵胡思乱想,在严玲的脸上瞟了几眼。兰英低垂着头,脸上红红的,头掉下来遮在额头的前面,手不住地揉搓着毛毯的,好像跟毛毯有仇一样,搓几下,就在毛毯上拽下几根毛。

    “严秘书,这几天怎么不见大刘呢?是不是那家伙也开溜了?”王清华故意将话题岔开。

    “哦,没有。”严玲抬头摔了一下头,将毛毯放在床上,自己靠在床上,“大刘奶奶过世了,回去处理丧失了,所以这些日子都没来。大刘对李市长其实挺忠心的,从县里到市里一直跟着李市长。”

    严玲没话找话,从王清华的一句话引出了大刘,就把大刘的情况说了一遍,站的腿麻了,就换一条腿站着。严玲个头虽然不算太高,腿却很长,而且秀美圆润。晚上了,严玲已经把高跟长筒的皮鞋鞋脱了,穿了一双拖鞋,披了一件毛料大衣,丰腴的曲线显山露水的摆在那里。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呢?”严玲说完大刘后,接着问道。

    为什么这两天,每个人都要问自己这个问题呢?难道自己的今后的前途跟他们有什么致命的关系吗?如果自己真的落魄了,她们还会这样对自己吗?王清华心中狠狠的。

    “服从组织安排,去沟水镇上任。”王清华说完看着严玲,想知道严玲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兰英的情况,自己已经非常清楚了,准备跟自己一块上沟水镇。这是多么让人感动的事情啊。可惜的是,兰沧海最后给自己来了一句,严玲因为小王庄水库溃坝的事情,去沟水镇上任可能有些困难。谁知道这是不是兰沧海和她的妖孽女儿商量好的缓兵之计呢。

    “去沟水镇好。”严玲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反应,显得很平静,“去了沟水镇之后,起码不用再跟这些人勾心斗角了。”

    这是狗屁避世逻辑。去了沟水镇难道就不用勾心斗角了吗。王清华可是在乡镇上呆过的,乡镇上的勾心斗角、明争暗斗一点也不比县里、市里来的轻松。兰英和冯龙,一个镇长,一个党组书记就尿不到一壶里,而且王清华听人说,只要是党组书记和x长就没有能尿到一个壶里的,而且都在排挤对方,展自己的势力,想掌控大局。

    “或许吧。”王清华没有直接将严玲顶回去,“乡镇工作对我来说,还算熟悉,而且我还年轻,去乡镇上锻炼锻炼,获取一些基层经验,更有利于今后的展。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去乡镇工作的。”

    这是王清华说的最违心的一句话。谁都知道乡镇上的条件艰苦,油水少,上面给乡镇上拨上一点经费,从省里开始,有些甚至从部里就开始一层层扒皮,真正到了乡镇连最初的十分之一都剩不下了,更有甚者,本来上面定的是乡镇专款,而且明文规定专款专用不得挪动,这算是戴了“帽儿”了。可是一到县里、市里,领导一研究,就变成了:事情一定要办好,经费自行解决。那笔专款自然就被相关部门分了红。而且乡镇上还必须把这笔钱的账目给走好,完了之后再给县里、市里把账磨平才算完事。

    已经快凌晨四点了,严玲站的实在有些乏了,顺势坐在了床沿上:“你不你在床上躺会,我坐会沙?”严玲再次给王清华出了让王清华上床的讯号。

    上床,上床当然舒服了,窝在沙里毕竟不是个事儿。王清华双目痴呆地看了着严玲,问道:“这样合适吗?”王清华实在有些困了,真想躺在床上美美睡上一会。何况中午在兰英家里还干了一次体力活儿。那玩意看上去简单,就那么两三个动作,节奏却非常紧张,一拉一推的过程,也能把身强力壮的王清华累的气喘如牛。要不人们怎么老说以柔克刚,以阴制阳呢?你阳刚之气再厉害,一遇到阴柔,还是乖乖俯称臣,欢不了多大会功夫,就疲沓的跟爽打的茄子一样了。

    “这有什么呢?你也太没有男子汉气概了。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呢?何况我又不和你在一个床上睡。”严玲很放松地笑道,却好像在故意激王清华犯错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玩转官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示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示申并收藏玩转官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