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幻仙机 > 第四章 天使

第四章 天使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月溟和月雯二人很快就来到了清扬谷外的天外村,他们遇上了一个好心的大婶,起初月溟没有相信她,并不想寄住在她家。   琅玕树在打量了一番那个大婶之后,确定了那个大婶确实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大婶,就让月溟放下武器,跟随大婶回了她们家。

    这确实只是一个好心的大婶罢了,她可怜这两个小孩子看起来孤苦伶仃的,身上又是风尘仆仆的,是真心的想要收留他们。

    隔了几天,在墨率和已经是伤残的黑衣男子进村几乎是扫荡式地搜索有没有月溟二人的踪迹时,大婶叫他们俩藏在地窖里面千万不要出来。过了半天,墨率二人才离开了天外村。

    墨月溟和墨月雯在天外村生活了两年之久,为了尽快熟悉人世间的生活,月溟学得很快。他知道,他没有时间磨蹭,他需要尽快提升实力,天星阁肯定会满天下找他们两个,如果自己没有保护妹妹的力量,那他会后悔一辈子的。

    可是月雯却完全不同,经常闹出笑话来,有些事情无论是学几遍还是告诫她几遍她还是会犯错。但是月溟一直都是宽容的,因为他现在除了复仇,雯儿就是他的一切。

    雯儿就像是一张干净到了极点的白纸,月溟不允许任何人将半滴墨水洒在上面。

    月溟经常出去打猎,伐木,当然他肯定是砍了不少的木头,做了很多精细有趣的玩意儿给雯儿玩,也做出去卖,给大婶家也减轻了不少的负担。

    最重要的是,就这样月溟锻炼了自己做机关的熟练程度,告别了一级偃师,成为了可以制作较为大型的机关动物的二级偃师。不过月溟没胆子大白天就做出一只机关豹子到处跑,这些大型并且危险的动物都是月溟在大晚上悄悄做的。

    这两年兄妹二人总算是熟悉了世间生活,至少月溟是毫无问题了。于是二人向大婶辞别,开始了向拜月帝国帝都的旅途。

    这一年,月溟16岁,月雯14岁。

    月溟和月雯已经走了很久了,现在两个人是一起骑在一匹机关马上,虽然走了很久了,但是二人都不是累了,而是饿了。

    “干粮都吃完了都还没有看见有人家,怎么回事儿啊?”月溟抱怨道。

    “哥哥,雯儿好饿!”雯儿坐在月溟后面,抱着他的腰有些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们要小心,这么反常的话,有可能这附近有什么很厉害的山贼才不敢住人家的。”琅玕树提醒道。

    琅玕树除了指导月溟如何制作机关和修行武术、仙术之外,其实还当了一次他人生的导师,叫他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世,说是月溟的第二父母也不为过。

    “山贼?会跑出去对过往行人喊‘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的那种?”月溟问道。

    “那是说书的瞎说的,山贼怎么可能搞出这种可笑的名堂来?”琅玕树无语道,“最多就是突然从树林中跳出来,然后大喊一声‘打劫’之类的。”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琅玕树的话灵验了,还真的从路边跑出来一群人,大声吆喝着“打劫!”“把钱交出来!”,然后将路拦得死死的。

    “你们想干什么?”月溟随时准备好将机关马里面的机关动,让它变成一匹威力强大的雄狮。

    这匹机关马是月溟到现在为止做出来唯一的一只可以变形的机关兽,内置了马皮和猫皮伪装的狮皮,可以随时变形为马和狮子。

    当山贼的,强一点不过就是一个二阶武者,就算是月溟亲自动手,这十几个人也能全给放倒了。现在的月溟,乃是三阶巅峰武者,已经可以出一点点微弱的剑气;仙术士也练到了二阶,丹田内同时练成了元神和元婴。

    可是,这群山贼在看到马上的人究竟是谁的时候,便纷纷变了表情,口中碎碎念道“什么呀,原来是个孩子。”。

    琅玕树心中想道,这群人不会是传说中的那种基本上死绝了的盗亦有道的山贼吧?打劫还要看人,绝不欺负老弱妇孺?

    “把路给人家让开!”山贼头目大喝一声,所有山贼便闭上了嘴,然后山贼头目走到了月溟马前,“少年人,你带着妹妹是要去哪里?”

    这个山贼不是吧?难道说这年生的世道好了,就连山贼都这么好心了?

    “叔叔,我们要去拜月帝国的帝都。”月雯抢先答道。

    “你们要去帝都啊?这两天帝都的拜月皇室在搞内乱,几个皇子因为争夺皇位而彻底打了起来,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去。”山贼头目劝道。

    “谢谢叔叔,不过我们是要去投奔我父亲的一个熟人,相信不会生什么事的。”月溟拱手称谢道。

    “从这里往西一直走就能到达伏羲郡,那里离帝都已经不足二百里了。”山贼头目好心地给他们指了路,“一路顺风!”

    月溟再次道了一声谢,然后驱马一路狂奔而去。

    “看他们那个样子挺可怜的,多半是死了父母的孩子,唉!”山贼头目在他们走后叹了一声,“兄弟们,打道回府去!”

    月溟骑马跑着跑着,然后又将度降了下来,对左手里的琅玕树说道:“看来这个人世间也不尽是坏人。”

    “嘿嘿,那是你今天运气好了,一般的山贼才不会管你这么多,直接上来就抢。而不是刚才的那一群,打劫还要看人的。”琅玕树笑了起来,“不过,今天你表现得有点不那么好,我不是说过么?要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出来对方的想法,这样才能知道对方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知道了,下次我会注意的。”月溟说罢加快了度,往前奔去。

    二人赶路得有些累了,就在一个湖泊旁边停下了马,在湖边准备歇息一下,喝点水补充体力。

    月溟在思考刚才山贼头目说的话,拜月皇室在帝都打了起来,势必会影响到帝都居民的生活,而那个舅舅,会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了帝都,出去避难了呢?

    如果真是这样,等到月溟二人好不容易到了拜月帝都,却没有找到舅舅,然后还被当做异邦人处理掉了,那该怎么办?

    月溟相比两年前,多了许许多多的烦恼。而这些烦恼都是拜天星阁所赐,月溟对天星阁的恨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深。

    “哗啦哗啦!”就在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水声。

    “谁在那儿?!”月溟警惕地握住了腰间长剑。

    月溟向那个方向望去,便看见了一个他不该看见的东西。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拥有着绝美的身材的女人,赤身**地在湖中洗澡。她拥有着任谁都羡慕的面容,一双灵动的美眸充满着成熟的味道,一缕嫣眉轻烟似的飘在额上,鼻梁高挺,一张朱唇好似含情脉脉的一道烈火,瀑布一般的长下垂至腰部,那惹火的身材看得月溟体内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跳似的。

    这是一种心动的感觉,这是他第一个看到的陌生女人的**。

    这下子,墨月溟直看得目瞪口呆,不仅仅是他看到的第一个陌生女人的**这么简单的事儿,而且是这样的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

    月溟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天上天下,只有面前的这个绝美的天使似的女子一般。

    “啊!————”突然之间一声凄惨的尖叫划破了长空,那个女人的叫声就如同他要被人**了一样,其实人家只是一个不小心看到了你的身体罢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月溟立刻把愣愣的眼睛移到了一边,赶紧道歉道。

    “哈哈哈,你个家伙是个色狼啊,我不是告诉过你有些时候要非礼勿视么?”琅玕树趁机插话,打趣道。

    这个时候,女子单手捂胸,另一只手凝聚天地灵气,默念了一声咒语,一道巨大的尖冰柱便从水底冲了起来,猛然袭向月溟二人。

    月溟顾不得惊讶对方也是个仙术士,赶紧抽出了腰间长剑,凝聚真元和尖冰柱狠狠地对了一招。月溟的右臂被这一击震得有些麻痹,这才艰难地将尖冰柱打碎,免得伤害了仍然没有反应过来究竟生了什么事情的雯儿。

    “好漂亮啊~~”雯儿看着被打碎碎冰柱,高兴地拍手道。

    月溟感到有些啼笑皆非,还有些羡慕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妹妹,敌人袭击竟然还能说出这等稚嫩天真的话语来。

    “姑娘,这是个天大的误会!”月溟解释道,“我兄妹二人只是在此湖边歇息一下,并没有非礼之念!”

    绝美女子停止了攻击,然后闭着眼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问道:“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月溟还是不敢正视那名女子,头仍然偏向一边。

    “我叫墨月溟,这是我妹妹,墨月雯。我们是来拜月帝国投靠亲戚的!”月溟的声音有些颤抖,就算是大敌当前他也不会这样,但是现在只是一个女人就让他抖成这样,看来月溟是个不擅长面对女人的人。

    “扑哧~!”女子看了月溟一眼,听到他这句话便笑了出来,而月溟也听到她的笑声而下意识地转过了头去。

    这一笑,又让月溟愣住了。美女的嫣然一笑,好似那倾国倾城的古代美女西施、昭君一般,绝美的容颜上掠过一道粉红色的云霞,让这容颜看上去更加的美艳绝伦。花枝乱颤,一双美眸中满是好奇的光芒。

    “你好有趣!”女子掩面笑道。

    而月溟还沉浸在刚才的那一张美艳的笑脸之中,有些难以自拔。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雯儿的这一声关怀将月溟从愣中拉回了现实。

    “嗯?哦……”月溟回过神来,又继续把头扭到了一边去,“姑娘请息怒,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女子又笑了几声,然后潜入水中游到了湖对面去,在穿上了衣裳之后又乘风飞了过来。能够凝聚冰晶,又能乘风而飞,这个女子是仙术士没错。

    “好了,我已经穿上衣裳了,把头转过来啦!”女子那仙音一般的声音传进月溟耳中,这又让月溟有些不好意思,一张有些可爱的帅脸竟然也红了起来。

    月溟转过头去,然而又再次为她的美貌所惊服。女子身着一身白色的长裙,裙边还缀上了好些粉红色的花,头很简单的绾了一个马尾,这种打扮在大6上四处可见,可是这种打扮在她身上却又是另一种概念了。

    这叫做素颜淡装的天然美,不需要任何的华丽服饰的衬托,不需要胭脂红粉的修饰,仅仅是一袭白裙,一根马尾辫,就足以胜过任何一个衣着华丽的美妇人。

    月溟眼神闪躲,虽然像是在看着女子,但是却不敢正视女子的那一双美丽的眼眸。

    “呵呵!”女子的笑声就如银铃一般的好听,“我一直都没有说要怪罪于你,你为什么一直都在道歉呢?”

    “你……没有生气?”月溟呆呆地道。

    “说来也是我的不对,是我大白天的就在这里洗澡才让你们不小心看到了,要是这样子就要杀你们的话,那我和我那几个哥哥有什么区别……我是说,我哥哥很坏的。”女子像是现自己说错了什么话,然后又纠正了过来。

    “姐姐,你是谁啊?”雯儿问道。

    “我……我叫雨唐,下雨的雨,唐突的唐。”雨唐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你是墨月溟,你是墨月雯?”

    雯儿笑了笑表示她是,而月溟则是有些愣愣地点了点头。

    “请问,姑娘,您是伏羲郡的人么?”月溟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至少要在伏羲郡找到一个去处才好,不然以月溟身上带的钱,很有可能在住了客栈之后就消耗殆尽了,到那时候怎么购置上路的各种物品呢。

    “呃……对啊,我是伏羲郡的人!”雨唐这句话回答的还是有点怪,似乎她还是思考了一下才想到这个答案的。

    月溟察觉出了一点不对,但是他却没有怀疑面前的这个女子。她虽然在回答的时候眼神闪躲,可是眼中一片清澈,根本就不是坏人的那种虚伪做作。

    月溟心中还是有着那颗赤子之心,而这颗赤子之心给了他辨别人心的特殊天赋。

    “我们兄妹俩可以寄住在姑娘家里么?我知道这样子说有些唐突,如果姑娘你不方便的话我们还是去城里住客栈吧。”月溟的口气十分的客气,这套说辞是完完全全按照琅玕树的教导照搬的。

    “嘻嘻。”雨唐又笑了起来,将雯儿抱了起来道,“这么可爱的妹妹我也想要一个啊!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家里还有好几个客房呢,来就是了!”

    月溟觉得这个对话进行的实在是太顺利了,不免觉得这里面会有什么蹊跷。按照父亲和琅玕树的说法,这种十**岁的女子应该是十分矜持的,怎么会大大方方的将陌生人请进了家里?她不怕这些陌生人是伪装得很好的罪犯之类的人么?

    这么天真无邪,没有放人之心。月溟怀疑这个雨唐很有可能和雯儿一样是一个刚刚入世的小丫头,也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

    于是,很顺利地,雨唐带着月溟和雯儿二人来到了里湖边不远的一处人家。

    一片稀松的小树林中隐隐约约能够看见一座小房子坐落在林间,很简陋,但是很清闲,似乎里面居住着的是一个隐世的高人,本来是很简单也很简陋的房子,却给人一种不同的感觉。

    在进入小屋的小道前,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几行字:“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唯吾德馨。”

    好狂的人!“斯是陋室,唯吾德馨”,如此明显的自夸之句恰恰也表现出了这间陋室主人的自视清高,也同时看得出,这间陋室的主人并不只是那种自视清高的酸儒,而是一个拥有着十分渊博的知识的高人。

    “这里面住着我叔叔,待会儿要小心,我叔叔有些时候很难对付的。”雨唐小声吩咐道,然后蹑手蹑脚地带着月溟、雯儿和那匹机关马走了进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天幻仙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酒粥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粥散人并收藏天幻仙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