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幻仙机 > 第五章 鬼谷隐士

第五章 鬼谷隐士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走近那间屋子的同时,月溟和琅玕树都察觉出来这间屋子并不是一间普通的陋室,而是一个遍布机关的机关屋!

    这里面还能是谁?墨家只剩下了月溟和月雯两个人,偃师一族早就死光了,现在存在在世间的,就只有鬼谷一脉的机关师了。

    而据说这个鬼谷一脉的机关师都是出了名的脾气怪,怪到了一种简直不像是人的地步。没有任何一个正常人能搞得懂他们心里面在想什么,这也许就是他们叫做鬼谷的原因。

    …………像鬼一样,神神叨叨地缩在一个地方搞研究…………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鬼谷、墨家、偃师三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差,据说是从三家祖师的那一代开始就已经是关系恶化到了极点,不是一个表情一句话没对就会大打出手,而是看到你就不爽,直接开打还用说神马!

    月溟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但是却没有感到危险。

    “你们要跟紧我,要是其他人单独走进叔叔的房子里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的!”雨唐用极细小的声音道,生怕有人听见她说话似的。

    月溟却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想法,他想知道现在的他究竟可以达到什么地步,能不能破解了这间机关屋。

    可是左手里的琅玕树却看出了月溟心中的想法,赶紧传音提醒道:“别忘了你现在是什么境界,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二级偃师。这间机关屋起码是高了你三级的机关师做的,你想进去找死么?”

    月溟心中一怔,突然醒悟过来,原来自己还是太过于急功近利了,也过于高估自己了。要想复仇,要想扳倒天星阁,那就必须要有更强的实力积淀,不然自己去就只有送死。

    就像现在的他想要独自进入机关屋一样,他离目标还很远。但却正是这样,上苍才赋予了他新的可能性。

    月溟将机关马拴在了外面,牵着月雯跟着雨唐进了机关屋。

    这间屋子外面是普通农居一般,而里面却是和式建筑风格。听雨唐说,他叔叔曾经在一个叫大和的小国家住过一段时间,很喜欢那种建筑,便将自己的屋子征程的了这种。

    这时,一件神奇的事情生了。

    月溟和琅玕树都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这间机关屋里面的机关竟然在躲着雨唐,而雨唐就像没事儿人一样地穿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死亡陷阱,这让月溟很吃惊。能做到这样神奇的事情,这个鬼谷流的机关师究竟达到了什么境界?

    “不对,你看看这个女人的脚,不,她的鞋子!”琅玕树一下子就注意到了特殊的地方,便传音给月溟道。

    月溟将视线移到雨唐的鞋子上,确实,那双鞋子上是有点很奇怪的地方,如果琅玕树和月溟的猜想没错的话,那应该是磁铁!

    也就是说,这间机关屋不是所有人都杀的,而是机关师故意做出用磁铁可以让脚下的机关和穿着有磁铁的鞋子的人相互排斥。

    这种说法是很理论化的,实际操作起来却是难上加难。仅仅是让机关能够对磁铁起反应都要精密地布置一番,更别说要让那么复杂的机关全部巧妙地避开,然后在走过去之后还能恢复过来。

    太恐怖了,月溟觉得自己的脊梁骨突然升起来一股彻骨的寒意。

    在绕过了几个回廊之后,月溟觉得更加的恐怖了……在外面看上去不是小小的一间屋子么,为什么走进来的时候会变得这么大?还大得这么离谱,这简直比那种大户人家的宅邸都还要大上三四倍!

    这简直不叫陋室……这里是鬼谷流机关师做的机关屋,那就叫鬼屋算了……

    “到了!”雨唐高兴地转过头来看着月溟,却现月溟是一脸的恐惧,便问道,“你怎么了?不高兴?”

    你们倒是没感觉,我这个机关师都快要窒息了……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月溟勉强地笑了笑,“你叔叔呢?”

    “在哪儿呢!”

    雨唐指向对面屋子,里面有一个满脸胡渣的大叔式人物,正在聚精会神地拿着毛笔,在纸上画着些什么,应该是机关图之类的东西。而那个大叔皱眉的样子,就连月溟自己都笑了出来。

    这位大叔长得不是丑,而是他那一条十分有性格的一字眉皱起来真的很喜剧,还时不时地摸一摸自己满是胡渣的下巴,自以为很帅地撩一撩头,其实他那头看上去就像是好几个月都没洗过似的。

    真不愧是鬼谷流的机关师,不知道脾气怪不怪,总之这个形象是怪到了极点的。

    “嘘,不要笑叔叔的样子,他会生气的!”雨唐小声警告道。

    “雨唐,你又偷跑出来了,还带着两个外人进来,不是说过你要来看我可以,但是不准带外人进来么?”大叔头也不抬地说道。

    这一声,几乎传遍了整间机关屋,看来在机关师自己的房间里面有着类似于扩音器或者是广播的机关。不过扩音器和广播这个世界是没有的。

    这是很多的机关屋消息室都有的功能,消息室乃是控制着整个机关屋的终端,想要启动哪里的机关就可以随时启动,消息室也是整个机关屋的中心,只要是控制了消息室,就等于控制了整间机关屋。

    同样的道理,要是想要攻占一间机关屋,要就是攻占消息室。

    “叔叔~~人家今天遇到两个人,他们好可怜的,父母双亡,无家可归,我就想把他们俩带到你这里来住几天的。”雨唐撒娇道。

    月溟一阵头大,自己根本就没有和她谈起过关于自己的任何事情,她倒好,擅自把人家的父母给说死了,虽然真的是死了的。

    “先不说你的身份,你把人家带到我家里来是想让他们死在这里是不是?”大叔继续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里的机关除了你我之外,其他人踩上去都会触的。”

    “那你再给他们做两双驱魔鞋吧~~”雨唐三步并作两步,拉着月溟和月雯跑进了大叔的房间里面。

    才刚刚走进他的房间,月溟就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汗臭味道,而且还是那种堆积了很久的恶臭,不知道这位大叔究竟是几个月没洗澡在这里聚精会神地搞研究了。再加上他房间里面乱糟糟的废纸团,各种木料、金属块,让他的房间看上去比我们众位宅男的房间都还更遭。

    总结成一个词语就是:邋遢!

    月溟和月雯都不是洁癖,但是却仍然从心底冒起了一股厌恶感,根本就不想在这个房间里面多呆一秒钟。

    雨唐在这个时候也闻到了那股恶臭,于是乎用风灵之力将三个人都包裹在其中,驱散了臭味。

    “叔叔你又不洗澡!好臭的你闻不到么?”雨唐厌恶道。

    “帮他们制作驱魔鞋?材料你帮我找啊?”大叔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盯了雨唐一眼,并没有在意雨唐提到的关于卫生的问题,“知不知道驱魔鞋的材料并不是普通的磁铁就能成的,必须要……”

    “是火磁铁吧?”月溟抢先说道,月溟还算是知道,要想住进这里,就必须要先得到主人的好感,而获得好感的最简单的途径,就是表示他机关师的身份。

    “你怎么知道?”大叔上下打量着墨月溟,然后目光停留在了月溟的左手上,“你也是机关师?”

    “对,晚辈正是机关师。”月溟恭恭敬敬地答道。

    “哪一派的?不是我们鬼谷的吧?”大叔问道,“那是墨家?不对,墨家隐居在清扬谷,而且墨家的机关术也失传了好多年的。”

    “晚辈是偃师。”月溟决定将自己要让对方对自己感兴趣,毕竟多了一个经验老道的机关师的指导,自己的功力肯定会进展很快的。

    “偃师啊?有趣,偃师一族已经死光了,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声称是偃师的小子在我面前,而且还是被这个傻乎乎的小冒失丫头带回来的,要我怎么相信?”大叔说道。

    “叔叔你说什么呢!谁是傻乎乎的小冒失丫头?”雨唐娇嗔不依道,“您又乱给人家起外号!”

    “不是乱起的,而是你本来就很冒失。”大叔说着指着旁边的那一堆材料,然后对月溟说道,“证明一下,给我看看你们偃师一族的木甲术。”

    这个人既然知道木甲术,那肯定对机关术这方面有着很深的造诣,毕竟这个世界上还知道偃师的人就已经很少了,更别说是知道偃师一族的特殊技能木甲术的人了。

    月溟行了礼,立刻半蹲在地上对那一堆木料进行了一番辨认,然后从中找出了自己需要的材料,熟练地组装了起来。总共才不到十秒,一只具有侦查能力的机关鼠便成型了。

    月溟右手结成剑指,大喝一声“现!”,在月溟的面前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方形屏幕,上面显现着现在机关鼠捕捉到的影像。

    看到这一切,大叔兴奋地站了起来,看了看大屏幕,又看了看机关鼠,然后跪在了地上,拿起机关鼠仔仔细细地端详了起来。

    “太神奇了,实在是太神奇了!”大叔兴奋道,“这就是偃师的木甲术么?佩服!实在是佩服!”

    月溟面前的大屏幕上突然出现大叔的那张有性格的脸,着实将月溟吓了一大跳,赶紧把大屏幕关掉。

    俗话说长得丑并不是你的错,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更何况是把脸凑到大屏幕上去,你是想吓死人啊?

    “没有前辈说得那么厉害,这只算是雕虫小技。一级偃师就做得到的小把戏而已。”月溟谦虚道。

    “什么?仅仅是一级偃师就做得到了?”大叔眼中闪烁着疯狂而又兴奋的光芒,“我想看,我想看看你这个偃师究竟能够成长到什么地步!仅仅是一级偃师就做得到若此神奇的事情,我越来越像看看你达到可以将死灵移到机关人身上的地步了!”

    月溟心中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感受,究竟是要为了找到地方住而狂欢一番呢?还是说为了这位大叔的疯狂而无语一番呢?

    “那,我就去帮他们安排房间吧。”雨唐说道。

    “就用东边的第一间和第二间,别动其他的房间,那里面住着机关人。”大叔在月溟三人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加了一句,“雨唐,记得早些回你家去,不然你爹因为担心你而派大军来把我这儿踩平了就不好了!”

    天哪,你们家的机关人还要安排住所啊?这也太人道了吧?

    雨唐她爹又是谁?能派大军来踩平这儿?月溟想这多半是个玩笑话,这鬼屋就算是来五千人也攻不下,怎么可能生踩平的事情。

    “你是机关师啊?”从大叔那恶臭的房间中走出来之后,雨唐饶有兴趣地问道。

    “嗯,我是偃师,机关师的一种。”月溟很礼貌地答道。

    “能不能帮我做一两个机关玩具之类的东西呢?每一次向叔叔要他都说没空。”雨唐拉着月溟的左手,但是却在接触的那一瞬间现那是一只冰凉的木手,便放开了他,“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这没什么……”月溟害羞地笑道。

    刚才在雨唐的手碰到月溟的手的那一瞬间,月溟的左手传来一种触电的感觉,就像是一只无限温柔的手在抚摸他一样,和母亲的手有点像…………

    没想到,月溟却又脸红了,这还红得挺彻底,脸颊、脖子,连耳根子都红了。

    “如果是雨姑娘想要的话,那我可以试试。”月溟很不好意思地答道。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雨唐也突然想起刚才自己好像是牵住了人家的手来着,便也红着脸低下了头。三人继续朝着机关屋的东边走去。

    “哥哥,你看那是什么?好漂亮!”雯儿突然拉着月溟的袖子道,“那里!”

    雯儿所指的是一间微微开启着房门的房间,里面是黑漆漆的一片,但是与此同时却闪烁着星光似的绿色光芒,应该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可以自己出亮光。

    “哦,这间屋子叫做藏星室,是叔叔早年的一些收藏,不过这间屋子连我都不让进,我们还是不要进去的好,要不然里面要是来了个驱魔鞋无法避免的机关,那我们三个的命就搁这儿了。”雨唐提醒道。

    月溟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里面应该是类似于羽幽石这种可以自我光的矿石,而且又叫做藏星室,月溟怀疑会不会是那种聚灵的绝佳矿物的苍星石。

    苍星石也可以自我光,和羽幽石一般,它在亮处只是一块绿色的石头,而在黑暗中就是一块能够放出绿光的神奇宝石。

    而苍星石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它拥有非同寻常的聚灵能力,如果是镶嵌进法宝之中,那么那种法宝便会两倍于之前的那样强大。

    这个机关师,究竟还有多少秘密?苍星石如此宝贵的石头,他就收藏之后用来陈列图好看?不可能,他应该还有其他的目的。

    雨唐带着二人继续走着,一会儿便到了大叔所说的东边第一间和第二间。而在第一间和第二间的隔壁,还有大大小小的十几个房间,里面应该就是大叔所说的机关人了吧?

    既然大叔说了不要去打开那些房间,自己还是小心一点吧,免得待会招惹得所有的机关人都跑来把自己撵得到处跑那就一点都不好笑了。

    “谢谢雨姑娘带路。”月溟道谢道,“也谢谢雨姑娘收留我兄妹。”

    “哪有那么严重的,别来这套嘛,我不喜欢礼节之类的东西。”雨唐笑着转身过去,低有些娇羞地道,“真的,很不喜欢。我先回房了,吃饭的时候我回来叫你的。我现在去找叔叔帮你们做驱魔鞋!”

    说着,雨唐的身影越跑越远。

    看着雨唐的背影,月溟的心里有着一股小小的失落感,这是个什么感觉,月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觉得雨唐走了有点遗憾。

    这个时候,在二人之间,有些东西已经悄然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天幻仙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酒粥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粥散人并收藏天幻仙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