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幻仙机 > 第十五章 如此大军

第十五章 如此大军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焚香沐浴,点兵挂帅,誓师出征,这是古往今来将帅出征的必备功课,可是今天的这个出征不一样。

    虽然,这俩人都穿的挺体面的。看墨月溟,身着一袭赤金锁子甲,腰挎长剑,头戴束紫金冠,令人不得不瞩目于他,心中只道“好一个英勇大将军,俊美俏少年”。

    看顾清书,身上乃是淡紫色雨师水仙袍,此袍可是仙家上品,可以极大程度地增幅穿戴者水系仙术的威力。他束仅仅用了一条儒巾,以表示他在出征之时也不忘自己除了是仙术士、军师之外,仍然是一名儒生。看他剑眉英,双目眺望着南方,不愧是一名意气风的美少年。

    只不过,这哥俩虽然是平夷大将军和军师,可是他们的“平夷军”没有一个人,有的只是一群披上了毛皮的机关兽,使得他们俩看上去就和动物园的管理员似的。

    “吼!!”带头的两头狮子突然仰天长啸,身后的动物听令纷纷仰天吼啸,这也是一种别样的誓师仪式。

    狮吼声响彻寰宇,震天动地,气势十足,震得整个帝都人民都听见了两头狮子的吼啸声,树上的积雪纷纷滑落。众机关兽的齐吼差点把围观的文武大臣们吓得尿了裤子。

    这忒吓人了,说白了他们长这么大就从来没有看见过这种场面。

    这整个一动物园总动员,上百只的狮子、豹子、狗、蛇、鼠、犀牛、鸟……总之动物园里有的这儿都有,动物园里没有的,这儿也有。

    几千万大军齐出动他们不是没有看过,可那些都是人啊。现在这是啥?动物,而且每一个都是能把你脖子一口给咬断的那种,是你看了你会觉得恐怖么?

    别说你不怕,那都是装逼的,除非你真的是动物园驯兽师,不然等到那猛兽压到你身上的时候,你就知道啥叫可怕了。

    “墨将军,这是帅印,以及三千两的军饷。”李公公交给月溟两个装饰精美的盒子。

    “三千两?这也太少了点儿吧?”月溟有些不乐意了。

    “嘿,您这机关兽还要吃东西的么?您这平夷军说白了就您和顾大人俩活人儿,几个月的时间,您和顾大人还要吃几万两啊?”李公公阴阳怪气地道。

    月溟很想打他,真的。可是没办法,人家就给你这么多,你总不可能硬着脸皮再要一两千两吧?

    誓师结束,月溟和清书二人拜过拜月神之后,便率领着机关大军浩浩荡荡地朝伏羲郡开去了。

    在机关兽大军走后,皇宫之中,雨唐正闹着要去跟着月溟一起去征讨南蛮子,可是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这个小妮子不仅生猛,而且还很狠,越闹越厉害,到后来皇帝实在是万不得已,只好将她封印在了寝宫之中。

    是的,你没有听错,是“封印”!

    试想,雨唐可是仙术士,如果是普普通通的软禁的话,随便用两个仙术就能把寝宫门窗给砸了,然后跳出去立马飞走,到时候可是抓都抓不住了。

    于是,皇宫众仙术士的一致意见,就是用五行吞灵大阵将她封印在寝宫中二十天,到时候会有人为她送饭,以及传送澡盆进去让她沐浴,生活问题就不用愁了。

    其实要不是因为这个丫头是在生猛,不然他们绝不会出此下策,哪个父亲会以封印的形式将自己的女儿软禁了?但是相对的来说,只有如此之剽悍的女儿,才会有做出如此剽悍之事的父亲。

    不过,三天之后,皇帝想要进去和雨唐谈谈的时候,便现,里面已经没了雨唐的身影,有的只是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翠鸢!!

    那丫头逃了!!

    此时的月溟二人,已经到了伏羲郡。

    之所以如此急迫地派人来伏羲郡,那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伏羲郡离帝都不远,要是伏羲郡遭到了偷袭,那么下一个目标肯定就是直打帝都,这样实在是不利。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这伏羲郡传说是人皇伏羲的故乡,所以才会叫做伏羲郡。此地因为是人皇的故乡,难免会有一些没有现的珍宝奇迹,人皇的遗迹肯定也不少,失去了这里,就等于失去了这些未现的宝藏。

    再加上伏羲郡在地理上十分重要,处于交通达的地段,向东连接着清扬谷的路,也向南连接着苗疆,向西乃是帝都,向北虽然没国家,但是那里可是传说中最强大的门派,蜀山盟。

    一旦失去了伏羲郡,那拜月帝国就惨了。

    月溟他们被变相地赋予了一个不能输的使命,绝对不能输,输了就是人民的罪人,在人民失去一切的同时他们也会失去一切。

    营帐中。

    “月溟,刚才派机关鼠去侦察了,地形貌似对我们不利!”清书在营帐外面接触了机关鼠带来的情报之后,连忙跑进来报告道,“据密保所说,南蛮子藏身的地方是一片大山,山地复杂,不适合狮子豹子这种在原野上作战的大型动物。但是小型动物却没办法造成像狮子豹子那样大的伤害。”

    “山地,山地,为什么我以前没有想到过在山地作战该怎么办?!”月溟身着战甲,在营帐中焦头烂额地走来走去,表情凝重,差一点就要抓狂了,“可恶,这下子怎么办?机关兽之中的狮子和豹子就这么失效了,犀牛虽然山地作战有用,可是只有两头,而且制作材料稀少,没有补给我们该怎么办?”

    “嗯,这是个难题。依我们的这点儿军饷,买造一头机关犀牛的材料都不够。”清书也跟着焦头烂额,没想到他头一次派上用场竟然是如此棘手的情况,“你说,我们去招兵买马如何?”

    “这点儿钱招的了啥啊?别整那些没用的,还不如想想如何用仅有的兵力打出最好的战略来。”月溟猛地坐了下去,右手食指不住地敲击着桌面,“难道说我们两个要亲自上?或者说,管佳?”

    “主人有何吩咐?”站在一旁像一个木头人似的管佳听到主人呼唤,便立刻奔到月溟面前跪了下去。

    “你起来。”月溟说道,“但是派你去的话,我很怕你就此一去不复返了。其他的机关兽都没什么,要是你没了,雯儿会伤心的。”

    就算是这个时候,月溟心里考虑的第一人选还是雯儿。

    “是,主人。”管佳笑着退到了一旁去,“没有主人的命令,奴婢一刻也不会离开营帐。”

    “没必要这样吧?”清书见清冷可人的管佳说出这么可怕的话来,赶紧劝道,“管姑娘是不用出去迎战,毕竟行军打仗是男人的事情,女人的话就在家里等着就是了。”

    “你这句话我可不乐意了哈,说得管佳都成了你的人了似的。”月溟调侃道,“开个玩笑,你想到了什么好主意没有?”

    顾清书摇头晃脑的地想了一会儿,然后恍然大悟地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能找到一群熟悉这里的山地地形的士兵,那么作战就简单得多了。”

    “对啊!”月溟拍桌子称是道,“清书兄一语惊醒梦中人啊,不过那些士兵到哪里去找?难道用这个虎符和帅印去郡城找太守给我派两个熟悉山地的士兵?怎么可能?”

    二人同时沉默了下来,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精心盘算过了的,可是一切的一切到了实战场地变得啥都不是了。

    就像是你在高考某晚之前疯狂地复习语文,然后到了考场却现今天考数学一样,这是同样的道理。操蛋至极,心中有一股想要骂娘的冲动却不能及时得以宣泄。

    俩字儿,纠结!

    就在这个时候,帅帐突然之间被翻开。从外面蹦蹦跳跳地走进来一位天使一般美丽无瑕的女子,笑嘻嘻地看着月溟,说道:“走了这么几天了,想我没有?”

    月溟看着面前的雨唐,心中想起了当天他们二人的相遇,在伏羲湖畔,雨唐**相对,那醉人的玉体,以及……诶?怎么有些东西忘记了似的。

    什么东西呢?好像就在那之前……对了!山贼!那群好心的山贼!

    月溟一拍大腿,大叫一声“有主意了!”,快步走过去将雨唐紧紧拥在怀中,狠狠地亲了她一口,道:“你可真是我的女神!”

    “怎么了?”雨唐被这突如其来的亲热给弄得脸颊通红,连忙躲闪着这位如意郎君炽热的视线……这家伙想干什么呢?这可是白天啊!

    山贼,这不就是最熟悉地形的士兵么?整日都在山上活动,对附近的几座山的地形绝对是了如指掌,若是能够说服他们入伙,那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助力。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月溟看到了雨唐,然后联想起他们往昔的一切,才想起那伙山贼的,他能不高兴么?

    “雨唐,我真是爱你啊,我爱死你了!”月溟心中的喜悦难以用言语来表达,只好重复着这几句话来恶心人,“真的,我爱死你了!”

    “什么跟什么啊?”雨唐连忙推开了月溟,眼神有些慌乱地看着正在傻笑的月溟,嗔道,“月溟你怎么了?”

    “我有主意了,这个主意绝对是个好主意!”月溟仍然是语无伦次,在兴奋的状态下这个呆子已经失去了仅有的一点言语组织能力,“真的,这可是个绝好的主意!”

    顾清书在一旁听得快要疯了,本来他也是参与谋划的,刚才还在纠结的问题,被月溟想出了答案,可是这个家伙却兴奋得话都说不清楚了,他能不抓狂么?

    “什么主意?先深呼吸,不要慌,慢慢来!”清书引导着月溟做起了深呼吸,不然他害怕待会儿他高兴完了又把这个主意给忘了就完了。

    以月溟的性格,这种事情也许他真的做得出来。

    “吸~~呼~~”月溟深呼吸了几口气,然后又颓废地喘了几口气,最后才整理好了呼吸,“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怎么你他妈的还是这句?”近乎抓狂的顾清书也忍不住爆了粗口,“快说!”

    “你不是说要熟悉山地么?那刚才雨唐进来,我就想起了我和她初相见的时候,那时候……”

    “挑重点!”清书慌忙地大喝道。

    “山贼啊!那个时候我遇到了一伙不打劫老弱妇孺的盗亦有道的山贼,他们把我和雯儿放走了的。”月溟的眼中闪烁着兴奋的目光,“我们只要把他们说服了,让他们参军,那我们的这场仗胜算可就大了!”

    清书一听到这个建议,也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大喊道:“唉呀妈呀!还真是!我怎么就没有想到?”

    清书之所以这么兴奋,那也是有原因的。在此之前有一个故事,就是生在战争时期的。

    在三大帝国三足鼎立之前,还有许许多多的小国同时相互制约的时代。那就是生在一个小国的故事。

    某一年,某小国生了战争,但是那个小国多山地,很不好打仗,再加上士兵好吃懒做,从来没有上过山,小国连吃了十几个败仗。

    眼看就是国破家亡的时候了,这时该国的山贼却在此同时协助正规士兵共同抗击敌人,在山地战中将敌人打得落花流水,那个小国才得以保存下去。可以说,某小国就是被山贼所救。

    这场战争因为有山贼的介入,到后来竟然被摘录进《天幻一百名战役》之内,成为了后世万代的楷模。

    这里的山地战就看出了山贼的可用之处,要是让山贼配合着机关兽,那不就是如虎添翼?那南蛮子的猥琐游击战不就成了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门前弄大斧、迈克尔面前耍嘿嘿、偃师门前搞机关了么?

    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不一会儿又同时盯着站在那里茫然失措的雨唐,然后同时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不知道是谁先谁后,应该是同时地,他俩叫了起来。

    “你你你你你!”二人结巴道,“你你你怎么?”

    “嘘,我可是偷跑出来的!”雨唐竖起右手食指挡在了月溟的嘴上,小声道。

    “你要是跑出来谁不知道你会来找我?”月溟这么笨的脑子都知道会生什么事情了,“我的天哪,在为我带来胜利的曙光的同时,又要把我打入深渊,这下子司马允那个老不休的死混蛋老傻瓜二货傻逼小胎神要是派人来刺杀我们,雨唐有了半点闪失就都是我们的错!”

    果然,人在愤怒的时候确实能够激自己的潜能,他竟然一口气骂了这么长一串粗话,破了他以往的记录。

    “怎么?我不能来啊?”雨唐一脸的不高兴,轻轻地拍了一下月溟的胸膛,娇嗔道,“要是你这么不高兴,干嘛一来就亲人家一口?”

    这句话把月溟给问哑巴了,他那是高兴啊,哪里还想得到后面会生什么事情?

    “呃,雨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不开心好么?”月溟不知道其他的,他只知道要是把这个小姑奶奶惹毛了,他们仨就都没这个机会回京复命了。

    “哼!”雨唐把头埋进月溟胸口,还使劲拍打着他,一边道,“我再也不理你了!”

    墨月溟心想,好吧,你要真舍得不理我你就别趴在我胸口,别蹭眼泪鼻涕在我身上,别打我。

    顾清书在一旁看的是笑喘连连,笑到后面都开始喘气了,你说他是笑到了啥程度?而当他的眼角的余光扫在管佳身上的那一瞬间,整个人像是被“某花点穴手”给点了一样,僵住了。

    他看到的,是美若天仙的女仆装女子,在烛光的映衬下,她显得是那么地神秘、高雅、纯洁,那一双深邃的眼眸不知道究竟有多少的秘密在其中,还有那灿烂无比的笑容,似乎是献给每一个人的,想要给予每一个人以阳光。

    以上都是顾清书的想象,事实上这些在雨唐身上都找得到影子,因为管佳的模型一开始就是雨唐,只不过容貌做的没有雨唐那么美,身材等都是按照比雨唐稍差一筹的标准来做的。雨唐号称拜月第一美人,那管佳自然是美艳绝伦的了。

    那个笑容,是因为月溟的命令才会如此的。

    尽管如此,月溟大军的初步计划已经拟定成功,接下来就是去拜访一下当年的那位山贼大叔,看能不能说服他入伙。如果可以,那么南蛮子这下子就只有哭着回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天幻仙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酒粥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粥散人并收藏天幻仙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