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幻仙机 > 第十九章 堪比帝国军的部队

第十九章 堪比帝国军的部队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天晚上,众人在南天寨开宴庆功。

    “哈哈哈!今天我军大获全胜!我先敬诸位一杯!”月溟拿起了酒杯,十分豪爽地一口饮下去。

    众人见大将军敬酒,纷纷站了起来,也拿起酒杯一口饮尽。

    月溟在饮下那杯酒之后,脸上渐渐浮起了一片红晕,然后再饮了一杯,表情从适才的豪爽变成了老李的那种略带猥琐,不过因为月溟不是像老李那样没救,他现在只是被老李影响到了罢了。

    “今天南蛮子的败因有两个!”清书也喝醉了酒,站起来对着大家大喊道,“第一个败因,他们没有分开来进攻,而是集中兵力突袭!哈哈,要是凭突袭的话,那群傻老x根本就不可能打得过我们!”

    “嘿嘿~~”月溟傻笑了起来,“就是!清书说得对!我敬你一杯!”

    “嗯!”清书摇摇晃晃地举起了一杯酒,又是一饮而尽,“第二个败因,那就是因为他们找上我们当对手,这不是找死么?!”

    “哈哈哈哈!”山寨中的兄弟都是性情中人,听到这句话便都笑了起来,心想这个人看上去像个小白脸,不过这人还真是耿直。

    “哈哈哈!清书说得对,我的机关兽和诸位兄弟的完美结合,就凭那些未开化的南蛮子是根本无法将我们撼动的!”月溟举起酒杯大喝道,“喝!”

    “你喝醉了。”雨唐见月溟喝的烂醉如泥,便拉着他的手劝道,“快别喝了,敌军还没有被消灭殆尽,明天说不定还有战争呢!”

    说来月溟这家伙的酒量还真是惊人,从第二杯开始就已经醉了。俗话说酒品不好的人,人品也不咋好,不过月溟的酒品和人品是成的反比,压根儿就喝不得酒还硬要喝。

    月溟转过头去看着身边的雨唐,表情愈见轻浮,不过却没有实际行动,他不懂那啥,自然就不会做出那啥的事情来。

    月溟懂的,最多就是亲嘴。

    “我咋觉得越看你越觉得你好看呢?”月溟看着因为喝酒的缘故有些脸红的雨唐,一下子就把嘴巴咧开,笑嘻嘻地将雨唐拥入怀中,轻声道,“你身上好香啊!”

    “说什么不正经的?”雨唐听到这句话不知道是真的脸红了还是酒劲来了,那雪白的肌肤上浮现出无数红晕,似乎全身上下都红了似的,她便一把将月溟推开,娇嗔一声,道,“讨厌!”

    月溟傻笑着挠了挠后脑勺,然后傻傻地说了一句:“嘿嘿,我喜欢你。”

    雨唐听到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句话,俏脸彻底地红了,娇羞地拍了一下月溟的胸膛,气呼呼地离开了宴会。

    “咋了?”月溟被整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以他现在的智商,完全没办法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

    “公主这是害羞了。”清书提醒道,“还不快去?你要把她一个人晾在那儿啊?”

    月溟又呆了一下,花了好一会儿才理解了清书的那句话,于是起身便是一阵狂风,人不见了影儿。

    “唉,天然呆。”清书叹了一声气,然后继续倒酒喝酒。

    月溟跟踪着雨唐身上独特的香味(话说哥们你是狗啊?),在山寨的众多房屋中来来回回绕了几圈儿才知道雨唐这个小姑奶奶在逗着他玩儿,他便停了下来,大酒疯,喊道:“雨唐~~我的妻~~你在哪儿~~?”

    这一嗓子扯出来不得了,因为月溟是处于酒疯的状态,他是照着高了喊,这下子全寨的人都听到了月溟的叫喊,纷纷大笑了出来,整得整座山头都是哈哈哈的笑声。

    雨唐听到这句话后,羞愧欲死,赶忙从一旁跑出来堵住月溟的嘴,当然,肯定是用嘴来堵嘴。

    月溟见雨唐终于从暗中走了出来,刚还想跑上去拥抱她一番的,结果这位佳人先不先就将粉嫩的红唇印上自己的嘴,让自己不出半点声音。

    最要命的是,对方紧紧逼迫而来,眼看着月溟的脸就这么慢慢地变成了绛紫色,看样子雨唐要是再不松嘴的话,月溟准会下阴间报到去。

    “啊,呼!————”雨唐终于在香吻将近五分钟之后才放开了月溟,娇喘了两声后,又打了一下月溟的头,喝道,“快给我滚回去睡觉,一身的酒臭味,搞得和叔叔一样了,不行,以后我禁止你喝酒!”

    “不会吧?喝酒也不成,这哪儿有男人不喝酒的?”月溟无论是从父亲那里听来的还是老李言传身教的,都是在教导他对于男人来说喝酒好,不喝酒难受,就算是心爱的雨唐,也没办法颠覆舅舅和父亲这两座大山。

    “谁教你的这句话?”雨唐喝问道。

    “你亲了我一口就不让我喝酒,那好,我再亲你一口你就让我喝酒总扯平了吧?”月溟仍然单纯的脑袋里竟然冒出了这么简单的交换条件,真是个大孩子。

    雨唐还没来得及答话,月溟的唇就又凑了上来,狠狠地亲了她一口,然后又放开道:“这下子扯平了吧?嗯?不行,我要再亲你一口,要你和我一起喝酒才行。”

    “喝你个头啊!”雨唐暴喝一声,凝聚了全身灵力加持在右拳上,用尽全力一击打在月溟的脸上,竟然就这样将毫无防备的月溟给打昏了…………

    第二天一大早,月溟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像是被军用马狠狠地踢了一脚似的,左脸上还火辣辣地疼,但是他已经记不清楚昨晚生了什么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月溟挠了挠后脑勺,疑惑地看着坐在床边的雨唐。

    “你,不记得昨天晚上生了什么啊?”雨唐试探性地问道。

    “不记得了……昨晚上怎么了?我怎么会睡在这儿了?”

    “呃,你昨天晚上喝醉了,然后就醉倒了。”雨唐眼神慌乱,赶紧敷衍道,“是我把你背回了营帐的。”

    “不记得了…………”月溟又挠了挠后脑勺,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才现自己竟然没有穿衣服,“啊!我的衣服呢?”

    这一声叫喊整得就像是月溟他被人非礼了似的,雨唐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让他叫喊。

    “怎么了?!”清书在帐外焦急地等待着月溟醒来,好和他商量下一步的战略,结果突然之间听到那惨绝人寰的惨叫,便飞也似的奔了进来,“月溟!”

    雨唐见状有些害羞,手立即缩了回去。

    “你醒了?”

    这完全是一句废话联系,人家正看着你呢,你还来句“你醒了?”,这不是废话是什么?

    雨唐看清书已经进来,便知道他肯定是来商谈关于下一步的作战的,便红着脸走了出去,还娇哼了两声,扭了两下纤腰,表示自己的不满。

    月溟纳闷儿了,这丫头有什么不满的?自己哪儿惹到了她么?

    “月溟,昨天晚上你喝醉了,不过这件事情~~呵呵,你还是别问了。”清书想起昨天晚上月溟酒疯的那个样子就觉得好笑,只好忍俊不禁,强忍着不笑出声来,“今天我是来找你商谈下一步的作战计划的。”

    “下一步的作战计划不是商量好了么?”月溟有些不解,“使尽浑身解数将南蛮军中军精英部队杀得片甲不留。”

    “对,前天的计划是这样的,但是计划有变。”清书说着从怀中拿出了一卷纸,上面寥寥草草地写了一大堆字,“不得了了,你快看看吧!”

    月溟迅接过那张写满了情报的纸,一目十行地读了起来。

    纸上写了许许多多由机关鼠与鹏鸟上收集来的情报,关于敌军中军,这给了月溟太多太多的惊讶。

    中军的统领不是别人,正是南无三!这就是说,之前南无三所透露的情报十有**都是假的,而且这两个月他一直在观看月溟等人制作机关兽,我军战力大小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当时月溟就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个阴阳师打扮的俘虏却没有阴阳师的特性,身旁的“气”的聚集虽然有些奇怪但是那确确实实是武者的气。他们俩被彻彻底底地耍了。

    还有,他所说的两万,不是总的人数是两万,因为之前的先锋军以及两翼军加起来已经有了一万三,算上后面的粮草部队中军的数量就不到六千人。可是如此庞大的部队,中军的数量不会这么少。

    也就是说,两万这个数字不是指的整个先头军的数量,而是指的先头军中军的数量…………

    两万,月溟所拥有的部队的十倍!!

    而且最近就要开战了,月溟哪儿来的那么多的机关兽去抵抗南蛮子的进攻?!

    “这……他娘的,竟敢骗我们!”月溟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愤怒占据了他的心灵,“我现在就潜入他们的营地里面去,暗杀了他!”

    “现在不是冒火的时候,先冷静下来,想想对策!”清书强行按住了杀气腾腾要起床杀人的月溟,一道暖流流进月溟体内,让他一下子平静了下来,“你是将军,不是杀手。”

    月溟扶着自己的额头,有些黯然地说道:“这下子该怎么办?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就是来和你说的,你现在有没有什么办法?我想先听听你的再说我的。”清书说道。

    “我想的是,我们的机关兽强度可是以一当十的,就这么和他死磕如何?”月溟说道。

    “就知道你只想得到这种笨办法。”清书笑了笑,然后说道,“昨天那场战斗的胜利,完全是因为对方军官不懂得排兵布阵,然后又进入了你布置的迷阵中去,才会完败的。”

    确实,当时那个军官下了一个错误的命令,他以为面对这些凶猛的“野兽”用铁桶阵很容易就能反守为攻。可是很不幸的,对方实在是太勇猛铁桶阵很快就被冲破,自己的军队便全军覆没。

    当时那个军官若是下达的是散开的命令的话,或者是随随便便摆出一个攻击阵法,八千人对不到一千的机关兽至少败得没有那么惨。只不过行军途中遇到那么一大群凶兽,是人也害怕了,慌乱也属于正常。

    “这次不一样,既然那个南无三能够忽悠我们,那他绝对是一个聪明人,现在恐怕早就依据昨天的那一战找出破解机关兽的办法了。”清书分析道,“所以说,我们现在就要转攻为守,只能执行圣旨拖住敌人了。”

    “为什么?我们不是……”

    “只能这样了!”清书大声打断了月溟的反对声,“你没有看到这信上面说的么?根据鹏鸟的感知能力分析出来的敌军水平,最高的有五阶,就是南无三,最低的都是二阶,都是些侍卫,正式军队基本上都是三阶武者!”

    这是个什么概念?!

    平均水平是三阶,这和帝**有什么区别?怪不得小小的一个南蛮国竟然敢跑来进攻拜月国,原来是有备而来,竟然拥有一支堪比帝**的大军!

    而且不止如此,这只是敌人的先头军,并不是敌人的全部军队,后续部队只会更强!那也就是说,后续部队说白了就是帝**那个水平的!!

    “现在,你还是好好想想吧,布什么阵法,他虽然知道我们的一些情报,但是他并没有窃取你的技术,你需要想想有什么阵法之类的可以将他们困住。”清书问道,“有没有?”

    “听你这么一说,杀光他们我也觉得不靠谱,不过困住他们的话,我可有的是办法。”琅玕树听到清书的话后,便传音给他们二人道。

    “哦?你有办法?”这两个月内清书也早就知道了月溟的左手里面有琅玕树的存在,所以听到他的声音时,清书并没有太惊讶,“能困住他们多久?”

    “估算一下,要动真格的,困他们一辈子也不是难事。”琅玕树笑道,“你要知道,我可是琅玕树大爷,偃师的本事都是我教的月溟。要是有身体的话,我可是个十级偃师,困他们一辈子算什么?连他们下辈子也一起困死在里面也不是做不到。”

    十级偃师是什么概念?你看月溟现在是三级偃师,已经可以制造出如此变态的机关兽军团,并且将一万三千人在半天时间内杀得一干二净。十级偃师,如果琅玕树有自己的身体,灭世还是统一世界都是简单的事情。

    那个时候,造出来的东西可以比原型猛上好几十倍,甚至是几百倍、几千倍。一只蚂蚁可以一拳打死一个人,而且其一拳的余力可以将那个人震得尸骨无存。

    十级偃师,那就是造物主一般的存在。

    听到琅玕树的这句话,两个人同时两眼放光地盯着月溟的左手,道:“什么办法?”

    “我的这个办法很简单,就是要月溟现在就强行突破到四阶武者、三阶仙术士、四级偃师。”琅玕树说道,“这个阵法不简单,需要用到我说的这几个修炼等阶的力量,而且不能借助别人的力量。”

    “怎么突破?”月溟没有废话,只戳了当地问道。

    ps:久未登Q,一上线就是一大群人找,纷纷询问我为啥玩儿失踪。你们以为我想么?没流量了呀~~不过居然有那么多人问我,这难道是人品太好?

    诸位大大,怎么没人加群?公告里面有群号哟,大家进来讨论讨论也好你们说对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天幻仙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酒粥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粥散人并收藏天幻仙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