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幻仙机 > 第二十八章 我只要你好

第二十八章 我只要你好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众人带着人马追进了城东树林,一时间寂静的城东树林慢慢变得热闹了起来,四处都是抓刺客的声音,到处都是人影,这对抓刺客其实很不利。

    不说脚印的问题,这一旦人多了,他们又不认识刺客,出来的人马也不认识其他阵营的人马,刺客打晕一个落单的人换上他的衣服,混进抓刺客的队伍里也是神不知鬼不觉。

    自然地,这是个假设,最坏的假设。现在的刺客哪儿有时间去找个落单的人,还要打晕他在换上他的衣服啊?光是治疗雨唐那一咬给他造成的巨大创伤都够费劲了。

    刺客现在挟持着雨唐在一处隐秘的林地里面疗伤,此地被刺客五阶的魂如瀚海的力量设置了禁制, 飞在天上侦查的鹏鸟们是察觉不到那里的,接近此地的人也会下意识地绕道而行。

    可以说这里是万无一失的,所以刺客才会安心地疗伤。

    “喂,你快把我放了!”雨唐双手被缚,全身经脉被封,但还是嘴硬一直在吵吵。

    “你个小妮子吵个屁啊!没看到大爷正在疗伤么?”刺客大骂道,“麻辣隔壁的,要不是你咬我那一口我现在能沦落到这地步来?你给老子等着,等我伤好了必定把你先奸后杀再奸再杀!信不信老子给一群公狼喂了**,然后把你扒光了扔进去,让你叫个够!”

    “你这个混蛋,卑鄙下流,无耻之极,**之尤!本宫乃是公主,你现在放了我还来得及,兴许你还能落得个不死,你要是不放,我就让我夫君扒了你的皮!拆了你的骨头!把你剁碎了拿去喂猪喂狗!!”雨唐羞愤地骂道。

    “你以为老子到现在这个地步了害怕你老公?放你大爷的十八个连环圈子屁!”刺客有些竭斯底里地破口大骂,唾沫星子都溅到好几丈远的雨唐身上去了,“你叫他们来啊!你有本事就叫他们来啊!来打我啊,来抓我啊,拆了我的骨头啊?你叫啊,你叫破喉咙都没人理你!”

    这个刺客欠打之极,就连散人都很想冲进去满足他被虐的愿望了。

    “你该死!”雨唐骂道。

    “嘿嘿嘿,小娘子,反正我都到了这地步,干脆待会儿我伤好了先把你享用了,给你的那个夫君带个绿帽子怎么样?”刺客一边疗伤,一边**地笑着,“看你人又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哎呀!你可是那传闻中的拜月第一大美人来着?今天我可有福了!”

    “你敢!”雨唐喝道。

    “我怎么不敢?我都已经是穷途末路了,难道把你先奸后杀都不敢了?”刺客笑道,“你就乖乖地在那儿等着我,再等个半刻钟的样子我的伤就好了一半,那时候再来……嘿嘿嘿!”

    雨唐一听这话,竟然还绝望地哭了,哭的那是水漫金山寺,精卫要填海(这啥比喻?),伤心欲绝、楚楚可怜,泪水滑落下去,冲淡了红妆。

    “哭啊,继续哭!哭得越伤心越好!就算是你把嗓子哭哑了,哭的再大声都不可能有人来的,放弃吧,啊?”刺客劝道,“师太,你就从了老衲吧!”

    雨唐越听他的话就越伤心,越绝望,哭得就更大声了起来。这对于刺客来说可不是好事情,女人的哭声最为猛烈,特别是在运功的时候绝对不可听到女人的哭声,不然会被搅乱功法,轻则重伤,重则走火入魔。

    五阶高手的魂如瀚海主要是在精神力和魂魄方面能力卓绝,可是也禁不住如此伤心欲绝的哭声,刺客终于被破了功法,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雨唐看到刺客被她哭得吐了血,便哭得更卖力了。

    “我xxx!”刺客口不择言,想到了啥就骂啥,太憋屈了,今天晚上太他妈的倒霉了,“我日……我草……我干……”

    雨唐又哭了一会儿,看到刺客活该吐了血,心里面十分高兴,便哭不出来了,她用石头磨破了绳子,站了起来,喝道:“你有本事呆在这儿别动,我马上就去叫我夫君来抓你!”

    说罢,雨唐转身便走。可是刺客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呆在这儿不动?又怎么可能让她回去报信,强忍着伤痛纵身上前,一把拿住她的双手,反过来扣在后背,一把将来绳子,再次捆死,他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毕竟捆绑一位大美人这个快感是很强烈的,于是又撕下她衣服上的一块绸缎,堵住了她的嘴巴。

    刺客觉得很憋屈,想了一会儿,又开始破口大骂,问候雨唐的全家以及祖宗十八代的先人们。唾沫星子满天飞舞,整得雨唐很想呕吐,不过嘴巴被堵住了,没法呕吐。

    “……听懂了吗?我草你大爷!懂不懂?再给老子叫,再叫老子草你大爷!”刺客骂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在骂什么了,总之是想得到啥就骂啥,骂了十多分钟终于词穷了,便开始反反复复地用同一句话来骂,“我草你大爷!”

    “哼哈红一喝哈哼呼学鹅诶啊?(你骂同一句话你不觉得累吗?)”雨唐翻了翻白眼,扭过头去不管他怎么骂了。

    “累?”刺客貌似是听懂了她的话,“要不是遇到了你这个完蛋玩意儿,倒霉的货,老子会累?我xxx!!”

    二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刺客的肚子突然叫了起来。

    “骂你都骂得有些饿了,吃干粮,不给你吃!”刺客从怀里拿出了两个大馒头,大啃了起来。

    森林这边,众人都还在寻找着刺客的踪迹,当然,最急的人肯定是今天的新郎官和找到了奸细的三皇子,他们二人对找到刺客都是势在必得。

    两千多只机关兽全部派了出去,尤其是机动侦查能力强大的机关鼠都派出了上千只(机关鼠从来不会计算入大军之中),搜了将近一刻钟了,可是还是没有半点刺客的踪影。

    能动力量大概有六千人,小小的一个城东树林找个人都找不到,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一下,对方的能力究竟是神马?

    根据三皇子提供的线索,奸细是个武者,阶位不明,总之很强,但是武者又怎么能构建结界呢?而且二阶仙术士的雨唐也没那个能力创造出迷惑六千个感官健全的人与机关兽的结界出来。

    继续往下推理,不难得出,对方是个武者,又能迷惑追踪者的感官,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五阶武者。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可就难办了,这边最猛的一个是四皇子这位六阶仙术士,然后就是老李这个六阶武者,可是这两个人一个不着调,另一个更不着调,对方要是拼个鱼死网破的话,很有可能就保不住雨唐。

    要是凭身法,修为也可以勉强抗衡的就只有月溟了。可是现在人家刺客在哪儿都没找到,在这儿决定参展人员也没用啊。

    “吱吱!吱吱!”某只机关鼠找到了刺客的踪迹,顿时群鼠齐叫,叫的人毛骨悚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貌似骨头都被叫得酥了,这和用粉笔使劲划黑板是一样的感觉。

    同样的,想象一下,几千只粉笔同时狠命划黑板,出的那种声音会不会让你想死?恐怕一只都遭不住。

    月溟右手结成剑指,大喝一声:“现!”

    月溟面前立即显现出一个大屏幕出来,映射出刺客和雨唐现在所在的地方,雨唐双手后背,被捆了起来,嘴巴也被堵住了,脸上满是泪痕。

    月溟觉得自己现在只想杀人,他想立马冲过去把那个还在运功疗伤的刺客千刀万剐了!

    “跟着我来!!”月溟振臂高呼一声,众人听令尾随他往刺客隐迹的地方冲去。

    不一会儿,他们便追到了一片茂密的林地外面,由于树木太密集的缘故,从外面看不到里面,也无从得知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停!”月溟喝停了众人,“大家小心,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一旦你们走进去肯定会下意识地绕路走,所以大家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不要被他迷惑了!”

    其实月溟可以摆阵破掉这股魂如瀚海的力量,但是时间紧迫,指不定什么时候这个该死的刺客就会对雨唐做些什么。

    孤男寡女,大晚上的呆在一起,那个刺客不起非分之想的话除非他是个性无能,或者说是个太监。

    想到这里,月溟的脚步更急了。

    才向前走没几步,好几千人基本上都已经走光了,所有人的眼神里面都是迷茫之色,这些人大多是一些心志不坚定的,才会被这股力量轻易地影响。现在还剩下的就只有月溟还有四皇子和老李,老李虽然没有被影响走开,但是却已经醉得不行了,“咚”地一声倒在了地上,呼呼睡去。

    二人又向前走了几步,四皇子终于禁不住强大魂力的攻击,眼神失去光芒,茫然地绕道走去。

    现在只剩下了月溟一人!

    月溟见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脚步更急了,生怕慢了一步雨唐出点什么事情,那自己就是千古罪人。(没那么严重的拉)

    “什么人?”刺客察觉到了月溟的存在,大喝道,“别在那里鬼鬼祟祟的,出来!”

    月溟无奈,对方是五阶武者,找不到自己是不可能的,没办法只好出去堂堂正正地面对他。

    “这不是李大人么?”月溟认出了面前的这个人,他也是兵部的官员,李元朗,负责的是传递和整理文件等等,“原来你就是那个奸细!”

    “墨大人,今天您大婚,没少喝酒吧?”李元朗笑道,“喝了酒,脑子不大清醒,怪不得可以穿过我的魂力。”

    “恩恩!”雨唐看到月溟来了,便死命地尖叫着,“恩恩!”

    “李大人,给你个机会,放了她,我可以为皇上求情饶你不死。”月溟看了一眼雨唐,对她点了点头表示没事,“您看如何?”

    “虚伪,你和你老婆一样的虚伪!你以为你有多大的面子?你能保得住我?我回去之后绝对是严刑拷打,然后压上刑场砍头,没得说!”李元朗苦笑道,突然跳到雨唐身边,用匕指着雨唐的脖子道,“让开!”

    “放开她!”月溟举起左手,打开了左手上的火枪机关,“你要是不放,我就打死你!”

    这个火枪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火枪,枪弹不是铁砂子,而是由五灵构成的五灵子,一枪射出囊括了五灵变化,天地万物无物不克。这枪本身的准确度也高的吓人,比普通的火铳枪准上十倍。

    枪口在食指指尖,此时已经对准了李元朗的头部,一枪过去打中就是百分百的爆头,但是以李元朗五阶的实力,可以在枪弹射出去的一瞬间反应过来,再捅死雨唐,甚至是再躲开枪弹也不是做梦。

    “你敢打死我么?你不要你的漂亮老婆了么?”李元朗很猥琐地在雨唐的脖子上舔了一口,“你要是不让开,今天你的老婆可就会变成无头鬼了!”

    “呜呜!”雨唐流着泪,呜声中明明是在说“别管我,杀了他”。

    月溟下得了手么?不,他不可能下得了手,一旦出了半点意外,雨唐身死就是他一辈子的心魔,更不要说,雨唐乃是他的逆鳞!

    龙之逆鳞,触之必怒,怒则流血千里!

    月溟现在的心境是很暴戾的,今天要是李元朗胆敢做了伤害雨唐的事情,他绝对会把李元朗活活撕碎了,然后打成肉酱。

    “再说一次,放开她!”月溟强压着出离的怒火,最后下了一次通牒,“不放开他,我会让你死的很惨的,放开她!”

    月溟小时候很乖巧,不过那是小时候了,经历过父母双亡的他,其实心里面满是杀念和煞气,只是平时无人看得出来罢了。今日雨唐被当做人质挟持,使他又想起了三年前的那天。

    他想要报仇,他想要变强!

    想到这里,月溟突然想起来老李原来和他说过的一件事,关于如何处理人质的方法。

    人质是什么?说白了是想要逃跑的人用来威胁和摆脱追踪者的工具。那么,人犯在逃跑的时候,肯定会保证人质的可用性,就是说要保证这个人质还有作为一个逃跑工具的作用。

    在追踪者无法保证同时救出人质与抓住人犯时,那就必须选择一种方法,逐个击破。一种方法是直接击毙击倒人犯,这样一来人犯失去了挟持人质的能力,那就可以救出人质并抓住人犯。

    第二种方法不是万不得已最好是不要用,第二种方法是针对于人质来说的。人质对于人犯来说就是一个协助逃跑的工具,要让人犯孤立起来,那就必须让那个人质失去作为一个人质的功能。

    击杀,或者是击倒却让人犯认为人质已死。这样的话,肯定是不能用麻醉针糊弄过去的,只有用真的五灵子,打在一个必死的地方,同时在里面包着治疗的灵气。

    月溟闭上了眼睛,轻声道:“雨唐,对不起。”

    “嘭!”地一声,一颗五灵子无情地打在了雨唐的左肩,鲜血迸射而出,溅在地上开出瓣瓣红莲,直到被打中的那一刻,雨唐都不相信他会攻击自己,这不是真的……

    他为什么会杀我?觉得我太碍事了么?觉得我挡着他抓刺客了?可是他不是这样的人啊!他是爱我的,为什么要杀我?回答我啊,月溟,你为什么要杀我?

    你说话啊!夫君!

    雨唐带着不甘与众多疑问,重伤倒去,眼角流下了两行清泪。在意识昏迷之前,她听到了模模糊糊地几句对话。

    “哦?你竟然这么狠心?”刺客讥讽道,“就因为碍事,就把自己的老婆给杀了?”

    “她已经没用了……”月溟低声道。

    雨唐伤心欲绝地昏死了过去。

    “作为一个人质来说。”月溟顿了一下才说出了后半句话,“投降吧,你现在应该是重伤吧?你打不过我的。”

    “哼!打不过你我不知道跑么?”刺客笑道,正欲纵身逃走的时候,却现背后不知何时被一团绿色的黏稠的液体稳稳地粘住了,液体的另一端贴在后面的树上,扯都扯不下来,“这是什么东西?”

    “要我告诉你么?那是噬灵。”月溟冷笑道。

    噬灵,一种类似于史莱姆那样的黏液生物,最大作用就在于可以粘住敌人,并且同时吸取他体内的真气或者是灵力,直到那人昏迷为止。

    “等你醒过来的时候,多半是在牢房里面,或者是地狱里面。”

    “卑鄙!”李元朗骂道。

    “睡去!”月溟大喝一声,左手中“嗖”地射出一支麻醉针,李元朗无奈中针,昏昏睡去。

    月溟见两个人都被他放倒了,大呼了一口气,走到雨唐身边,将她抱了起来,轻声道:“对不起,我没办法,宁愿这样让你受伤,让你恨我,误会我,我也不愿你死,我只要你好。”

    “为什么……要杀我?”雨唐梦呓着,被泪水冲淡了红妆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让月溟看着十分的心痛。

    月溟亲了一下雨唐痛苦的脸庞,激活了打进雨唐箭头的五灵子中包含着的治疗之力,将她抱了出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天幻仙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酒粥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粥散人并收藏天幻仙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