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幻仙机 > 第二十九章 女孩子的心思真不容易猜

第二十九章 女孩子的心思真不容易猜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随后众人赶来,将李元朗带走,月溟也带着重伤的雨唐回到了新房中,为她脱下衣服全力治疗。≥

    这一枪打中了她的左肩,这五灵子又是克尽天下万物的灵力弹,伤势很快就扩散至全身,幸好还有留在五灵子内的愈创之力,不然等雨唐被抱回家时可能都已经香消玉殒了。

    “求你了,快点醒来,快点醒来!”月溟一边治疗一边祈祷着,“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

    这个时候月溟其实也很想喊两声“拜月神在上”,可是这个拜月神可能显灵么?明显是不可能的。他用尽全力治疗着她,恨不得直接给她输入命能。

    两个时辰过去了,雨唐的伤势终于缓和了不少,面色渐转红润,晶莹如雪的肌肤也恢复了光泽,左肩上面的伤口已经消失不见。

    可是她却迟迟没有醒过来。

    雨唐现在陷入了一种恐惧的心理状态,她害怕醒过来,她害怕面对那个已经把她给抛弃了的,认为她已经没用了的郎君。

    她爱他,所以她害怕被抛弃,害怕面对这个事实。所以她宁愿不醒过来,永远睡下去。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心死这种说法虽然有过,但实际上那是吹的,怎么可能会因为心理上的创伤而永远不醒呢?除非是自闭心神,而且要自行封印自己的灵识以及命能。

    这么一个二阶仙术士做得到这些么?

    “月溟……”雨唐睁开眼睛,看着把自己抱在怀里的月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低下头去却现自己现在是一丝不挂,脸“噗通”地就红了起来,娇羞地缩在月溟胸口。

    “你醒了?……那个,雨唐,你听我说。”月溟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才好,“我之所以当时要攻击你,是要让他以为你死了,这样子你就不能当人质了,我才好抓他。”

    雨唐睁大着眼睛,眼神里满是惊讶。

    “懂了么?我当时不是故意想伤害你的,实在是情非得已,我不想你被他杀了。”月溟口气生硬,不过这句话却不是他从某某人那里生搬硬套过来的,实在是因为这句话有些害羞,月溟不好意思说出来。

    “木脑壳,我什么时候说了我生气了?”雨唐安心地笑道,“我只需要知道你不是想抛弃我,不是为了我的身份,而是为了我而娶我的。”

    听到这句话月溟心中一惊,赶忙道:“没有没有,我真的是为了娶你才娶你的!”

    “呵呵!”雨唐娇笑了两声,脸上又掠过一丝嫣红,然后把月溟的手放在她的胸口,用那充满魅惑的声音道,“呆子,我们……那个吧。”

    “哪个?”显然,这个呆子不知道“那个”是啥,还一个劲儿地挠后脑勺,“哪个啊?”

    “哎呀!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雨唐羞涩地喝道,“就是那个,那个嘛!你可是个男人,难道还要我教你?”

    “那你教教我吧?”月溟憨憨地,诚恳地道,“再说,那个究竟是什么啊?”

    “哼!少废话!”雨唐翻了翻白眼,一把将月溟拉上了床,轻轻地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柔声说道,“就只教你这一次,我懂的也不是很多啦……烦……”

    羞涩、生疏但却又激烈的大战掀开了序幕…………

    第二天早朝,这也是月溟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上朝,突然现少了好多人,金銮殿上空荡荡的,零零散散有六七十位位官员站在那里。

    这本来该有一百人左右的早朝,死得只剩下这几个了?这次的清洗还真是一针见效。

    宰相司马允也因为公主大婚一事生闷气在家装逼,哦不,装病,今早也没来。

    “驸马,昨晚上的情况如何?”皇帝问道。

    “禀皇上,昨晚那名刺客也就是那奸细,兵部官员李元朗已经被臣抓了,公主因此受了重伤,也被我治好了。”月溟看了看周围的几十个空缺,木愣愣地答道。

    “那奸细招出来了什么没有?”皇帝又问道。

    “呃,这个……”月溟觉得回答这个问题有些尴尬,“昨晚,昨晚我和公主大婚不是么?”

    大家听到这句话都很想笑,可是都不敢笑,怕笑了倒霉的就是自己——现在的皇上因为刺客的事情而震怒,要是在自讨没趣不是找死是什么?

    “哦,嗯……”皇帝尴尬地咳了几声,然后转过头去问三皇子道,“伝英,奸细招供没有?”

    “回父皇,昨晚一晚那李元朗都没有醒来,儿臣用尽一切办法都没法把他弄醒。”三皇子说着笑着看了一眼月溟。

    月溟被他盯了一眼,觉得有点不寒而栗,不过那一针飞过去打中了那李元朗,没睡够一天是不会醒过来的,这可是琅玕树特制麻药。同时也是为了月溟能够亲自审问一下那奸细,情报还是自己亲耳听到的好。

    “没醒过来?嗯,那好,关于这个奸细就交给驸马还有你全权负责,朕累了,今天就到这里吧。”皇帝很疲累地挥了挥手。

    “退朝~~!”

    百官……额,现在已经不足百人了,听到退朝二字赶紧争先恐后地往殿外奔去,生怕有什么麻烦莫名其妙地找上了自己。

    这次的会试一过,大部分中第的新人们都会被录用,某些老实点的官员也会替代之前杀掉了的那些“奸细”,这才是大换血。经过这次的整顿,大多数的官员们都会重新站队,没后台的找后台,有后台却不稳的换后台,总之要保命。

    有一点是所有人都能确定的,像礼部尚书这样的职位,那根板凳上是沾满了屎,无论是多么老实的人座上去都会变得不老实起来,只不过老实的人容易露馅儿,经过了大风大浪之后,就会变成梁三省那种。

    想当年,梁三省外放当官的时候,也算是造福一方的青天大老爷,结果呢?回来由于政绩不错,调到礼部当尚书,当成了个啥?贪污上百万!

    当官的哪个屁股上没有屎?只是多与少的问题,这件事情一过,无论是谁都得收敛一点儿了。这可正是风头紧的时候,再加上因为奸细挟持公主一事皇上很不高兴,你要是这时候咎由自取被逮住了,那就是三个字——必须死!

    “妹夫,父皇可是把这件事情交给我们俩了。”三皇子又走过来套近乎道。

    “皇上委以重任,三哥和我也应该尽全力办好才是。”月溟笑道。

    三皇子还是一直以来的那个笑容,似乎是被定格住了一样,随时的阳光灿烂:“这个,妹夫,关于这件事情呢,你知道我和你大哥二哥在争皇位,这个……你懂得?”

    月溟想了想,又挠了挠后脑勺,虽然很想说不懂得,可是怕他继续这么缠人,便没了办法,敷衍道:“懂,我懂,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好了。”

    “真是谢谢啊,妹夫!”三皇子热情地给了他一个拥抱,“记得今天晚上要去天牢审讯那名奸细,三哥我还有事,不陪你回去了!”于是三皇子转身朝宫里走去。

    你瞧他这话说得,就跟以前都是他陪月溟回的家似的,套近乎也不是这么套的把?不过这一句话还真的把这呆子给唬住了……他以前陪我回去过?

    怀抱着这些疑问,月溟一路挠着后脑勺回了家,一进门去就是雨唐的一个香吻,扑鼻而来一股清新的气味,却不见平时的那个欢乐的身影。

    月溟觉得很奇怪,没有说其他的,直接就问:“雯儿呢?”

    “雯儿她在她房间里,今天她好像有些闷闷不乐的,要不要去看看她?”雨唐挽着他的右手,亲昵地道。

    闷闷不乐?为什么会闷闷不乐?这时不太懂女孩子心思的月溟真的被雯儿搅得神经几乎短路,又挠了挠后脑勺,陪着雨唐一起往月雯的房间走去。

    今天月溟可以说是把这一辈子挠后脑勺的份都挠完了,他在想为虾米这么容易犯傻呢?我之前可是以机关兽三千歼灭敌军四万的有木有?

    “你本来就是个傻小子,现在才是你的本色,不对,笨色。”琅玕树嘲笑道,“之前都是紧急时刻,而且又有顾清书在场,现在一不急二清书不在,你不傻谁傻?”

    “你这是啥意思?损我啊?”月溟传音道。

    话说回来,昨天晚上雨唐和月溟二人几乎大战到了通天亮,今天早上竟然还走得动,真不愧是一代猛女,牛,实在是牛!

    才说到这里,月溟两夫妻已经走到了雯儿房间门口。只见雯儿的房门紧闭,平常的雯儿都是大开着房门随时可以让哥哥进去,但是今天却关了。

    她怎么了?

    “雯儿?雯儿?开门,哥哥要进去。”月溟轻轻地扣门,柔声道。

    无人来开门,只听见里面传来阵阵哭声。

    “雯儿你怎么了?”月溟的敲门声越来越急,“雯儿你开门啊!”

    里面仍旧仅仅是哭声,但是雯儿迟迟未来开门,不知道里面究竟是怎么了。

    “雯儿你开门啊,雨姐姐也在这儿呢!”雨唐也跟着敲了几下门,可是仍然没有反应。

    隔了一会儿,里面才传来雯儿哽咽而又沙哑的声音:“哥哥,你和嫂嫂就别管我了吧……我自己一个人没事的……”

    “什么没事?快开门啊!”月溟又敲了几下门,“雯儿我说你可别闹别扭,现在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快出来吧!”

    雯儿听了这句话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哥哥和嫂嫂新婚燕尔,你们去忙自己的吧,雯儿真的没事。”

    “还说没事?嗓子都给哭哑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子你让哥哥很担心你啊?”月溟说道,“雯儿先开门,其他的我们待会儿再说,好不好?”

    “不用哥哥和嫂嫂操心,雯儿……雯儿现在可以照顾自己了……”雯儿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雯儿真的,真的没事…呜呜呜…”

    听着雯儿心碎的哭声,月溟觉得自己的心也在剧烈地痛,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是好。

    他和雨唐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为什么雯儿的每一句话都离不开“哥哥和嫂嫂”,为什么雯儿不想他们两个浪费新婚燕尔的时间来照顾她,为什么雯儿一直要强调自己已经可以照顾自己了?

    雯儿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月溟这个木脑袋就更不知道为什么了。

    “雨唐,你先走,让月溟和雯儿两个人呆着,不然今天可就成了雯儿一辈子的心魔了。”琅玕树人老成精,自然是看得出来雯儿的那点儿花花肠子,“快呀,还愣着干啥?”

    雨唐听了琅玕树的话,小嘴一嘟,有些不高兴地转身走去,临走时还笑呵呵地扔下了一句话:“今天要是雯儿出了啥问题,夫君,我就把你的皮扒了!”

    这个笑容比三皇子的笑容还更令人头皮麻……

    “咳咳,”月溟清了清嗓子,跟着琅玕树的传音念道,“雯儿,今天你要是不开门,我就在你门口等着不走了,一直等到你开门为止。”

    月溟倒抽了一口凉气,你这个家伙竟然出了这么个损招!!我xx!

    雯儿听到这话便觉得不得了了,糟糕了,哥哥要是在外面冻坏了怎么办?要是被谁打了怎么办?要是…………

    雯儿显然没有考虑到现在是夏天了,而且她哥哥是个被人打的料么?

    “哥哥,我马上给你开门。”雯儿擦了擦泪水,三步并作两步,将门打开,靠在门上的月溟一下子失去依靠“咚”地一下倒在了地上,刚好倒在雯儿的裙底,看到了……呃,那个。

    雯儿短促地叫了一声,见月溟起来了,便害羞地拉着月溟坐了下来。

    “咳咳!”月溟又挠了挠后脑勺,他觉得再这么挠下去迟早有一天后脑勺会变成一片荒原,“雯儿你今天怎么了?”

    “没怎么,真的,雯儿只是不想打扰哥哥和嫂嫂的幸福生活。”雯儿低头说道。

    “雯儿,你知道么?哥哥和嫂嫂的幸福生活,如果没了你就不算是幸福了。”月溟摸了摸雯儿的头,“听话,别哭了。”

    “真的?”雯儿小声问着,生怕回答是个“不”字。

    其实要是月溟的回答敢是个“不”字,我看他今天不仅是要被扒了皮,还会被拆了骨头。

    “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月溟说到这句话有些愧疚,他其实一直在对雯儿撒谎,明明父母已经死了,他却一直对雯儿隐瞒着,还给她留下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誓言。

    雯儿也是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绽放了那最灿烂的笑容,顿时千花万花齐开,开得墨大少爷心花怒放,终于把这个小姑奶奶搞定了。

    “雯儿最喜欢哥哥了!”雯儿笑道。

    “恩恩!”月溟完全沉浸在了刚才的那个笑容里面去了,“喜欢,我也喜欢雯儿啊!”

    “真的喜欢雯儿?”今天的雯儿问了好多个“真的”,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不过,这一点和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子没啥区别,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情窦初开的脑残……等等,情窦初开?!

    月溟狐疑地看了看月雯,从头看到脚,就像是把雯儿整个人剥得干干净净在那里观赏似的,看得雯儿脸上浮起了一片红晕,羞涩地低下了头去。

    “雯儿,你不会是爱上了谁吧?”月溟说这句话时没有过一遍大脑,直接从皮层的思想中脱口而出。

    “嗯?没,没有!”雯儿点了点头,又重重地摇了摇头,“有……哦不,没有!”

    “究竟是有还是没有?”月溟追问道。

    “有…………”雯儿娇羞地低下了头。

    “唉~”月溟听到这句话,便叹了叹气,用一种很装逼的口气道,“妹妹养大了,终究会是别人的。雯儿告诉我是谁,我去提亲!”

    雯儿摇了摇头,伤心地道:“那个人已经成亲了。”

    “成亲了?我可不能让我家妹妹嫁给别人当小妾!”月溟这句话又有一股财大气粗的土财主的感觉,“雯儿,咱换个人行不行?”

    “不行!”雯儿坚定地摇了摇头。

    “那你和哥哥说说,那个人怎么样,哥哥帮你参考参考。”月溟觉得这女人心思简直是太难捉摸了,“嗯?”

    “那个人和哥哥你身材差不多高大,性格有些单纯,但是很会担当,又很帅气。”雯儿十分花痴地在形容着她的如意郎君,“最重要的是,他很爱他的家人。”

    “嗯~~这个人不错,只不过那个人要是很爱她的家人的话,雯儿你还是放弃的好。”月溟认真地说道,“要知道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拥有那个人,默默地祝福他也是一种爱人的方式。所以说呢,雯儿,换一个人,忘了他。”

    “我不!”雯儿罕见的小姐脾气冒出来了,“我就要!”

    “那我去帮你把那个人抢过来?还是说叫他休了妻子娶你?还是说直接干掉他的妻子?”月溟为了妹妹真是连修罗都做得,这种禽兽不如地破坏别人家庭的想法是一个接着一个地冒出来。

    “不行!”雯儿喝道,“我不想让他伤心!”

    “那你要怎样啊?我的姑奶奶!”月溟没辙了。

    “哥哥,我已开始就没说过我要怎么样。”雯儿用神神秘秘的口气说着,说罢又大笑了起来,“哈哈,哥哥被雯儿整了!哦!”

    月溟听到这句话,两腿一软,直接做到了地上去,屁股摔得开了花。

    这个小妮子,竟然敢戏弄哥,我……我不咋滴,不咋滴。妹妹嘛,偶尔地娇惯一次是正常的。

    话说回来,今天雯儿这么反常,就是因为这个?女孩子的心思还真不容易猜,待会儿还要去面对公主大人,这个驸马当得可是多灾多难,晚上还有差事,千万不要被折腾死了才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

天幻仙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酒粥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粥散人并收藏天幻仙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