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幻仙机 > 第三十一章 这剑,你是偃师?!

第三十一章 这剑,你是偃师?!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夫君~~”雨唐嗲声嗲气地在门口喊道,“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无端献媚必有妖!月溟是这么想的。≧

    “额,那个奸细嘴硬,正了好半天才从他口中整出来几个情报。”月溟摸了摸鼻子,“那个,雨唐……”

    “叫夫人~~”雨唐走过去挽住月溟的臂弯娇声道。

    “额,夫人。”如斯热情的雨唐,月溟十分的不习惯,“为什么要我丑时之前回来?有什么事?”

    “什么事啊?”雨唐说着说着突然凶神恶煞了起来,一把揪住了月溟的耳朵,“你还好意思问?叫你丑时之前回来,你让老娘足足多等了一刻钟!”

    这才是真的雨唐……月溟是这么想的。

    “疼疼疼!”月溟不得已又想起了那个老聋子,并且衷心向他祈祷不要变成他那样,“咋了?你要咋地?”

    “哼!”雨唐脸上掠过一丝嫣红,从怀里拿出两个包子递了过去,十分傲娇地说了一句,“喏,这,这可不是人家特地为你做的……是练习的时候做剩下的,就…就给你好了!”

    月溟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傲娇Lo1y,满脸的简直不敢相信。她竟然会做包子!她竟然还特地为了我做包子,晚上回来之后当夜宵?

    今天的太阳莫不是从地下冒出来的?

    “怀着感恩戴德的心情快些收下吧,不然这包子可就凉了!”雨唐涨红了脸,不知道送这包子是用了她多大的勇气。

    月溟的手颤抖着,接下了那两个雨唐初次实验的包子,虽然不知道这能有多难吃,不过这可是自己老婆做的,不吃,不吃我想死么?

    月溟狼吞虎咽地啃掉了俩包子,果然很难吃,不过这也得认了,要是敢做出半点不舒服的表情,那待会儿月溟就得“舒服”个够。

    “好吃么?”雨唐的小手拉着月溟的大手摇来摇去,那可爱的神情根本看不出来刚才还那么地凶神恶煞,“夫君?”

    “好吃……”月溟很想哭,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包子,不,这包子简直他妈的不是人吃的……可是,他敢这么说么?“夫人,以后……多做些,多练习练习就更好吃了。”

    月溟这是在隐晦地提醒她注意,味道还要提升,不提升……不提升下次得吃死我……

    “真的很好吃?”雨唐问道。

    “真的,很好吃。”月溟勉强答道,“雨唐,你瞧这么晚了,我想睡了。”

    “睡?”这个词语似乎让雨唐感到十分的惊讶,“今晚,咳咳!你别想睡了,昨天晚上还有些问题没有解决,今天继续。”

    “继续?啥?”月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挠了挠后脑勺问道。

    “姿势,就那啥的姿势……”雨唐感觉到有些羞人,使劲将他拉进了房间,关上房门,很娇气地将茫然不知所措的月溟推倒,继续了昨晚上的那场大战。

    又是一晚上的征伐,月溟倒是没啥,这头野兽十分的健壮,到后来雨唐已经没力气了,月溟都还在继续战斗,打得她哀求连连。二人从二更天一直打到了五更天,雨唐心里暗暗誓,再也不做这么久了,太痛了。

    这个呆子也不知道怜香惜玉,被自己挑逗了几下就突然狂了……

    当这两夫妻双双倒下睡着的时候,月溟反而在想早些时候,他和三皇子对的那一剑。

    那一剑三皇子并没有用太大的劲,可是却让月溟的这柄神剑开了裂痕。三皇子的剑最多就是人间极品兵器,自己的这柄剑听琅玕树说在神界也是一等一的好剑,怎么会出现裂痕?

    难道是因为太久没用,已经生了锈的缘故?

    “你所想的和我所想的一样。”因为刚才的“征战”而自闭灵识的琅玕树解开了自封,“这柄剑再这么用下去迟早有一天会断,必须要找一个高手铁匠为你修好这柄剑。”

    “帝都里面有个很出名的铁匠,我知道。”月溟传音道,“要不我们天亮了就去?”

    “呵呵,这么急干什么?”琅玕树笑道,“明天早上你先去钦天监找老李要几颗苍星石,然后再从我这里拿几颗羽幽石,这两样材料是当初铸造这柄剑时的主要材料,普通人是找不到的。”

    “这我知道。”

    “至于其他的材料,待会儿你睡一觉之后我给你开一份单子,照着这上面的和他说就是。”琅玕树说道,“睡了,睡了。你说你丫怎么这么能折腾?要是哪天把你老婆折腾死了咋办?”

    月溟苦笑了一声,心想道这可是身不由己啊,莫名其妙地就是要整那么厉害……

    ………………

    日晒三杆,太阳晒屁股鸟~~~

    月溟不情不愿地起来了,还不是因为琅玕树在催,不然今天必然错过早朝。不过早朝迟到也没啥,请个病假就是了。

    (这一点,和学校里的早操有的一拼,和军队里的早操简直不敢比。)

    月溟侧身看着熟睡中的美丽伊人,抚摸着她柔嫩如雪的脸庞,看着这精致的脸,月溟不禁凑上前去亲了一口。

    “真漂亮啊。”月溟笑道,“我老婆就是不一般。”

    说罢,月溟翻身起床,迅洗漱完毕,三两下穿上了朝服,转身又亲了一下雨唐,说道:“老婆我走了。”

    “嗯~~叫夫人。”雨唐梦呓了一声。

    月溟笑了笑,身影如风,几乎是在瞬间离开了墨府。

    今天早朝,宰相还未从到手的儿媳妇儿还是被别人抢走了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整个早朝都在酸人。那嘴巴,就和醋坛子彻底打翻了还浇了热水似的,整得整个金銮殿酸气逼人。

    当然,我们的墨大驸马并没有理他,心情好得和他斗嘴都免了,随便他咋说,反正这个媳妇儿老子已经娶了,那啥已经做了,多半再隔九个月的样子就能生娃了(这一点是月溟自己的心理活动,不是事实),你能咋地?

    四皇子也很罕见地上了早朝,主要是来配合配合月溟,把昨晚上拷问奸细的功劳让给了三皇子。不过昨晚上确实三皇子也是有很大的功劳的,不是他折磨李元朗那么久,四皇子也没那么容易抽掉他的二魂五魄。

    看着皇帝满意的笑容,满朝文武都知道皇储是三皇子没错了。大皇子却反常地露出了笑容,也许他也知道这个时候要是不笑的话,等老三当了皇帝自己就会死吧。

    退朝之后,月溟赶紧的跑到了钦天监,从老李那里软磨硬泡地拿走了四颗苍星石。老李还把这石头宝贝得跟啥一样,一开始还不肯给,到后来月溟讲明了利弊,这才让老李忍痛割爱,就像是在割他自己的肉似的,不情不愿地给了他四颗。

    月溟按照老李的指示,来到了坐落在拜月帝都城北的神兵万刃堂。

    老李说,神兵万刃堂的铁匠性格古怪,没人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他的手艺级精湛,随手做出来的一把兵器都是削铁如泥的神兵。

    神兵万刃堂的规模很小,那名铁匠卖剑赚来的钱全部都拿去买了各种各样的材料,导致了铁匠本人生活拮据,神兵万刃堂的规模也不能扩大,店里就只有他一个人,自己是伙计、是老板也是铁匠。

    月溟走进神兵万刃堂的那一瞬间,就感觉到扑面而来就是一股沉重的肃杀之气。这里的陈设虽然古朴自然,但是那每一柄摆在外面的兵器都是一等一的神兵,月溟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如果现在让自己的那柄剑和这些神兵对一剑,会崩一个大口子的绝对是自己的那柄。

    月溟今天将那柄剑从机关手中取了出来,装上了琅玕树给他的一个古朴的剑柄,这个剑柄应该就是这柄剑原来的剑柄,看上去浑然天成,没有半点不适感。生锈神剑收入剑鞘之中,仍然还是有一股更加沉重的萧杀之气冒出来,压着这神兵万刃堂中的兵器。

    月溟看了看最近的一柄剑。

    “流云。”月溟看着剑旁的木板上刻着的两个字,“这柄剑有着如此多的云纹,多半是由云纹钢铸成。”

    云纹钢,顾名思义,是普通的精钢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回炉,折叠重叠,对云纹钢本身加固。云纹钢的制作通常要花上好几个月,才能有如此密集的云纹。据说完成了的云纹钢上面的云纹有上千层,这种说法不知道是不是夸张的。

    这样子做下来的云纹钢,硬度大得吓人,就算是月溟的神剑重铸,也不敢说能把它一剑斩断。

    “不过,虽然是硬了,可是锋利程度却因此降了下来,与其说是剑,还不如说是一根棒子。”月溟笑道。

    月溟又转过头去随意地挑了一件兵器,那兵器旁边的木板上刻着“轻舞”二字。月溟很好奇地将它拿起来捏了捏,却现这柄刀只有几两重。

    “好轻的刀,不愧‘轻舞’二字。”月溟赞叹道,“作为女士刀来说不错,不过太轻了,挥舞起来没有刀的感觉,莫名其妙地会有一种自己挥舞的是一把玩具的想法。”

    这柄刀乃是仿照的苗疆刀“蝉翼”铸造的,蝉翼的制作方法很早以前就已经失传了,也不知道这里的铁匠是怎么找到的图谱。不过这柄轻舞刀却没有传说中的蝉翼轻,传说蝉翼的重量真的只有蝉的翅膀那么轻,拿起来挥舞基本上没有感觉,再加上刀柄乃是软木制成,出刀极快,杀人于无形。

    “殒神?”月溟看着旁边的一把毫不起眼的长剑,“好怪的名字!”

    月溟伸手想去拿那柄剑来试试,刚要接触到它的那一瞬间,月溟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杀气从其中迸出来,全堂的兵器同时出剑鸣,似乎是臣服于这柄殒神的威压。

    剑中皇者!!

    “这柄剑杀过人。”琅玕树说道,“而且杀了很多人,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夸张的杀气。”

    “殒神,乃是神界的神兵。”

    月溟吃惊地到处寻找声源,却现那是他身后的一位佝偻的老人出的声音。老人形容枯槁,佝偻着身子,眼窝深深下凹,骨瘦如柴,却是眼神炯炯,精气神并不像他的形容这样的衰老。

    “很多年没人能注意到这柄剑了,都是被其他的剑华丽的外表所迷惑,那些剑都是老朽平时做出来玩儿的。”老人看着月溟道,“年轻人,你觉得这剑如何?”

    “厉害是厉害,不过不是我的。”月溟耸耸肩道,“这样的一柄剑,虽然萧杀之气,屠虐煞气都达到了剑中皇者的地步,可是这却是它的主人拿着它杀出来的血路。就算是我拿着,这柄剑也不可能认我为主。”

    “不错,还有呢?”老人赞赏地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这柄剑虽是强大,却很寂寞。”月溟很悲哀地抚摸着殒神剑的剑身,“它的主人已经死了吧?或者说,它的主人已经心死,没有再拿起它冲上沙场杀人的念头了。”

    老人面不改色,但是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悲伤却是掩饰不了的。

    “年轻人,你的眼光不错。”老人强颜笑道,“这柄剑的主人确实已经死了,这可以说是老朽的战利品吧。”

    月溟怎么会看不出来,这柄剑的主人明明就是老人,老人却撒了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月溟决定不过问这个问题,这是他自己的心魔,要他自己度过,或者是他自行堕落。

    “那么,老先生,请您看看我这柄剑还有救么?”月溟说着将生锈神剑拔出剑鞘,霎时间又是一股强劲的杀气席卷而出,除了殒神剑,其他的神兵们全都出了振聋聩的剑鸣声。

    “这剑,你是偃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天幻仙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酒粥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粥散人并收藏天幻仙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