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幻仙机 > 第三十六章 你剑,真剑、犯剑!

第三十六章 你剑,真剑、犯剑!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拜月帝国西部,阴风山谷。≥

    话说墨月溟墨大尚书金蝉脱壳来到阴风山谷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却在阴风山谷外围被困了五天,没办法进去。

    也是干将没有解释清楚,或者是干将压根儿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阴风山谷的不是你厉害你就能进去的,而是要你聪明。

    阴风山谷有一个特点,就是终年阴风大作,风力之强劲,常人根本无法进入。这个时候就要想到万物相克的道理,也就是说,以雷克风,以阳克阴。

    月溟也在第五天的夜里想通了这一点,可是以雷克风还挺简单,雷灵护体便是,但是如何以阳克阴?自己是仙武双修,可是仙术士也只是个五灵师,又不是阴阳师,根本无法调动阴阳灵力。

    这个时候月溟突然想起了偃师造物篇的《阴阳轮转篇》,那篇讲述了万物生生相克,本身出了五灵五行之外还带有阴阳的特性,造物的时候要特别注意阴阳的配合,这样才能造出阴性、阳性还有中性的东西来。

    《阴阳轮转篇》中列举的阳气鼎盛的物品之中,月溟貌似只带了一样……钱。

    俗话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木有钱是万万不能滴。往昔有钱能使鬼推磨,今天月溟有钱能使风让路。按理来说,将铜钱按照一定的方法串联起来,能让铜钱的阳气挥到极致,同时也能让铜钱的阳气聚集到一块儿来,配在身上那就是避魔驱邪,百无禁忌。

    说是这么说,可是月溟这个呆子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地把绳子带在身上呢?他连偃师要用的工具都没带,就带了一个人、一柄殒神剑还有忘了放在家里的几十个铜钱。这是标准的我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我看一看包包,只拿走了几颗石头。

    就在月溟看着手里的铜钱却没办法用出去的时候,月溟的帐篷外面突然传来了几声凄惨的乌鸦叫,而且还越叫越大声,似乎是一群乌鸦正在聚集着。

    以月溟的灵能,怎么会感受不到外面阴气越来越厉害,到后来直接是空气里面几乎充满了阴气。这种量的阴气,普通人站进去就得立马死,就算是月溟这样的夜撑不过一时三刻。

    月溟不敢去撩开帐篷,唯恐有那么半点阴气泄漏进来。

    “鬼鸦?”月溟怀疑地道,“还是说是这里的戾风鸦?为什么会找上我?”

    月溟暂时没有拔出殒神剑,这柄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臣服于月溟,只要拔出来就会有一股大力想要挣脱月溟的手掌,害的月溟就算是不小心拔出来都要费劲全力将它收回剑鞘中去,还要运真气稳住它,不然它还要乱动。

    月溟闭上眼睛感受着四周天地灵气的涌动,外面的乌鸦似的鸟儿身上携带着很邪的风灵,应该就是阴风山谷中的戾风鸦了。

    可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会突然围上了月溟?

    月溟小心翼翼地调动着天地间的风灵,生怕一个不小心引动了外面的阴风之灵,渐渐在体表形成了一个无形的风壁,然后又运上了龟息神功。

    这个龟息神功不是真正的神功,而是兵部的一个官员的家传功法,可以在半个时辰之内不呼吸也能保持生命,但是过了半个时辰的话,就会立刻窒息而死。

    月溟轻轻地撩开了帐篷,便看到普天盖地地满是漆黑的乌鸦,“啊~啊”地叫得和乌鸦似的。这些戾风鸦的体内装满了阴气,若不是仔细辨认的话,还以为它们直接就是戾气凝聚而成的呢。

    月溟没有办法,拔出了腰间殒神剑,在神剑拔出剑鞘的那一瞬间,似乎这漆黑的天空突然变得血红,一股令人头皮麻的煞气自剑身散出来,让这群戾风鸦更加疯狂地大叫了起来。

    月溟警戒地看着天空中的戾风鸦,手中神剑一直摆在防御的位置,不敢移开。就在此时,戾风鸦群突然一齐大叫了一声,从天而降结成一个大木槌,不偏不倚,目标就在月溟的左胸心脏部位!

    月溟想持剑砍过去,可是这殒神剑竟然临阵耍脾气,死活都不动,不管月溟怎了拉它这家伙就是不动。

    “怎么在这个时候突然不干了?动啊!”月溟几乎是用尽全力在嘶吼着,“动!————”

    月溟的这一声大吼回荡在山谷之中,月溟用右手凝聚灵力,吸过来的灵力全部都用去催动殒神剑,终于在那个戾风鸦的血肉筑成的大木槌要刺中月溟的时候动了起来。

    殒神剑自动一剑挥过去,竟然还主动抽取月溟体内的真气,便是一道狂猛的剑气飞出,金色的剑气切菜一般一击打散了戾风鸦群,就是几十只失去了生命的戾风鸦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血溅五步!

    “这要是我自己挥剑绝对没这么大威力,好家伙!”月溟想去摸摸殒神剑,可是殒神剑竟然自行拖着他的右手躲开,不让他的左手摸,“还不情不愿的,这剑难道有灵?”

    “神兵皆有灵,等你的月溟剑修复完成了,也会生出灵识来的。”琅玕树笑道,“小心!又来了!”

    被击散了的鸦群重新结成了一个阵术,这个阵法就如一把完全打开地扇子一般,而那个尖端便又是对准了月溟的心脏部位,要致他于死地!

    月溟想将殒神剑放在防御的位置,准备就算是挡不住这么生猛的攻击最起码得逃得掉,可是殒神剑竟然在这种危急时刻再次罢工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要玩儿我也别在这种时候玩儿啊!”月溟抓狂地大喝一声,几乎又是用尽全力催动和压迫它,让他至少要动起来,不然今天可就鸡飞蛋打了!

    只见黑夜之中月溟的身影爆出耀眼璀璨的金光,犹如初晨的那一丝朝阳的圣光,又像是在黑暗中点亮的那一丝希望,一股股强劲的剑气灌进殒神剑中,渐渐地颤抖了起来。

    戾风鸦群如同离弦之箭,在不知哪只戾风鸦的一声令下展开猛攻,以月溟四阶武者的视力在这片黑暗中都无法看到戾风鸦群的身影,只能听到“嗖嗖嗖”如同乱箭破空的声音。

    此时,殒神剑带着月溟飞到半空中,很随意地一剑横扫过去,剑气如同匹练一般扫过去,又是一大堆一大堆的戾风鸦被无情地弹飞,直接划破阴风山谷中吹来的阴风撞在对面的山壁上。

    “我说你给点面子好不好?别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月溟不敢喘气,只好稍稍降下了一点语调对殒神剑说道,“我可没啥灵力了,你就不能放弃抵抗,让我慢慢砍死它们?”

    殒神剑摆了摆剑身,意思是“不要”。

    “我靠!”要不是因为这是一把剑,不然月溟准和它拼命,“你赢了,待会儿再和你说,接下来可别在这样了,我没了真气你也动不了,那我们俩都会死,知道么?”

    殒神剑再次摆了摆剑身,意思是“你死不死关我屁事”。

    “好你个殒神破剑,我草你们家的亲大爷!”月溟口不择言,都已经开始骂一把剑了,这要是让常人看到,多半以为这是个疯子,“死就死吧,大不了你也在这儿埋上个几千年上万年的!”

    天空中被杀得所剩无几的戾风鸦再次结成了一个与先前完全不同的阵法,应该说先前的那两个和这个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这个阵法不是要专攻月溟的心脏,而是…………

    若是与月溟所猜相差无几,它们这一击的目的多半是要生生吃掉自己!

    因为数量少了很多,这个阵法相对于前面的两个灵活,攻击到它们的几率也小了很多,而一个不小心被攻击到的几率同样大了很多。

    再加上现在殒神剑的状态如此的不给力,月溟想自杀都很难,就别说杀掉这些戾风鸦了。

    “最后一次,”月溟说着右手结成剑指,催动着被殒神剑吸得所剩无几的灵力,“火之炎上,无物不焚!炎神暖魄!”

    一道火灵印自月溟右手剑指处打出,打进了殒神剑中,可殒神剑只是不屑地晃了晃剑身,似乎是在说“这点儿算个屁,再来一点”。

    “风之肆拂,无阻不透!仙风云体!”月溟趁戾风鸦没有攻来继续念道,“水之润下,无孔不入!寒境咒界!”

    月溟体表寒芒和绿芒一闪而过,无形之中他的度和对仙术的防御能力都提高了许多。

    “雷之肃敛,无坚不摧!天罡战气!”一道雷灵闪进月溟的双手,闪烁了两丝闪电,“土之养护,无物不融!真元附体!”

    这一瞬间,月溟的体表突然一齐闪现了五彩的颜色,让他看上去十分的神圣,恍若天神下凡,异常神勇。

    这个时候的月溟要是五阶仙术士的话,就可以动五灵纳身,开启最强的五灵提高体能的状态。可惜阶位不到,灵力也不允许。

    “你是不是不动?”月溟恶狠狠地看着殒神剑,“我今天就是要让你动!”

    鸦群在这一瞬间也向月溟攻过来,而月溟看准时机,向后闪了好几步,竟是躲过了七十多次迅猛的攻击。

    月溟一提殒神剑,现还是不动,心中一浑,干脆向其中灌入了全身能输出去的灵力和真气,全部都用来催动和压迫这柄殒神剑。

    又过了几百次猛烈的攻击,月溟身上已经留下了几十道伤痕了,可是殒神剑仍然是纹丝未动,最多就是月溟带着他跑位的时候懒洋洋地跟着动两下。

    可是,一刻钟过去了,殒神剑突然老老实实地跟着月溟一起跑位了!

    “嗯?!”月溟惊讶地举起了殒神剑,看着这柄挨球的剑现在才把裤链拉上,月溟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终于……哎呀,差点中击……终于动了,你剑啊!真剑啊!你真是犯剑啊!偏要我狠狠用灵力蹂躏你你才肯动!”

    月溟的各种附加状态的仙术还没有失效,就算是灵力被抽空了他也能在这短短几分钟之内解决掉这些烦人的戾风鸦。

    可就在这时,戾风鸦突然停了下来,远处传来一声类似于凤鸣的鸟叫声传来,自然不是真的凤凰,而多半是这群死乌鸦的王者。

    月溟向阴风山谷中定睛一看,只见远处有一只很平常的小鸟飞了出来,根本就看不出来是什么王者,可是所有的戾风鸦又是真的在对她朝礼膜拜。

    那只小鸟看不出有什么厉害的地方,也看不出大,也看不出有什么漂亮的地方,就是一直很普通的小戾风鸦,那它们为神马要朝礼膜拜她?

    “啾~~!”那只小鸟的叫声婉转动听,真的就像是一只凤凰的叫声,可是再看看那个寒颤的乌鸦样子……

    “啊~啊~”幸还的戾风鸦答道。

    “啾~~!”小鸟又叫了一声,似乎是在抗议着什么。

    “啊~啊!”戾风鸦中带头的那只回道。

    “啾!”小鸟扑扇了几下翅膀,想要驱走那些戾风鸦。而戾风鸦群听到自家老大都话了,还是赶紧跑路吧,和这个人打也没意思,就算你是主角也不带这么秒人的吧?

    要是月溟听到了这句话,肯定会说老大你也要搞清楚情况,杀你们的都不是我,这可真的是我的剑杀的你们啊!

    小鸟看了看远方众戾风鸦已然飞远,便转过来看了看月溟一眼,那眼神十分清澈,就像是真的凤凰一样。

    而那只小鸟看到月溟的眼神里面也是一片清澈,便知道这个人定是一个三世清明、赤子之心犹在的人,便高兴地叫了两声,在月溟的脑袋上轻盈地绕了两圈,又飞进了月溟的帐篷中去。

    月溟正想跟进去看看这只鬼鸟要干什么名堂,结果却看到在那只小鸟进去之后便是一个清纯可爱的美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个女子身着一袭黑衣,长相清丽精致,琼鼻高挺、柳眉如烟,一双稍小的眼睛映衬出她的俏皮和微微的精明,小嘴红润微尖看上去却是更加的可爱,可以说是完美的脸蛋上挂着一丝令人心暖的笑容。

    此女身材较雨唐矮,胸前却挂了一对令女人嫉妒的酥胸,双腿修长,腰肢曼妙,这可说是天上地下含有的级尤物,****俏软妹,清音柔体好萝莉!

    可是这一切看在月溟的眼里,最多就是一句好看,再加一句就是没我们家雨唐好看。

    这个女子向月溟走去,很礼貌地行了一个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天幻仙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酒粥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粥散人并收藏天幻仙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