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幻仙机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短暂的相会

第一百四十六章 短暂的相会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啥,那接下来我们做什么呢?”月溟感到自己就像是来看了一场戏,两个奇葩穿越了万年的再会,“我们俩不可能一直就这么酱油吧?”

    梦魇看了看月溟和长歌,看样子是在思考着什么:“你不是想回去么?你就回去吧。≧   ”

    “回去?叫我回家啊?”月溟诧异道,随后又有点迷惘地道,“回去了该怎么说呢?我去了哪儿,为啥要去那儿,为啥带了个女的回来,哇我的天好多问题要解释啊!”

    梦魇走过去拍了月溟的脑袋一下,喝道:“你老婆的事情你自己解决,难道说你的家务事还要我来教你?”

    “可是我们就这么回去了能行么?师尊还有其他弟子师叔啥的…………”月溟的声音越说越低沉,心里是越说越虚,“他们不会问起?”

    “你就回去看看你能死么?”梦魇没好气地道,看来这家伙的心情完全被弄坏了,“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记得快点回来,我们两个在昆仑没有半点关系人缘,没人帮你们俩说话的。”

    月溟点了点头,昆仑到现在都不能说是同伴,因为月溟还没有真正融入这个集体,里面的很多人对他抱的都不是友好的态度,而是敌对和嫉妒。长歌的情况好不到哪儿去,最多就是长歌受到大多数男弟子的欢迎,只不过现在人家长歌都已经是月溟滴人了。

    月溟右手结成剑指,剑随指而出鞘,横在月溟前方,随时准备载人。

    “那,我们就回去了?”月溟试探性地问道。

    “嗯,快滚吧。”梦魇不耐烦地道。

    “你看你,对两个小辈都这么没耐性,亏你还活了这么几万年了。”死老头子不放过这个机会继续调侃道,“所以说你要向我学学。”

    “学你妹,像你这样啰啰嗦嗦没完没了,我还不如去死。”梦魇没好气地还嘴道。

    “那你去死吧,”死老头子大笑道。

    于是乎,这俩奇葩又吵了起来,看这样子是没人能劝得住,没办法,你们慢慢吵,我们就先走了。

    月溟拉着长歌的手,跳到了月溟剑上面,“嗖”地一声飞上了天际。

    果然这个世界上最享受的事情之一就是御剑飞行,能够看遍风卷云舒,世间百态,仿佛自己不属于这天地间一般,自在逍遥,随心所欲。

    自然的,有享受这个的,也有恐惧这个的,这不,刚飞离高耸入云的昆仑山,距离地面一下子就高了上千米, 长歌受不了这么突然的刺激,放生尖叫了起来,吓得月溟操控不稳,差点就连人带剑从几千米的高空摔了下去。

    “你要干嘛,想谋杀亲夫啊!”月溟不自觉地脱口而出道。

    “呀!师兄,长歌害怕!”长歌闭着眼睛大喊道,“我们飞低一点好不好?好不好嘛~?”

    这要是换一个不认识的人敢这么跟月溟说话,月溟绝对是一句“好你妹”,然后直接把这个人从几千米的高空之上扔下去任其自生自灭。

    不过这是认识的人,而且马上就是带回家见大老婆的老婆了,撒娇随便你撒,只要你不腻,那我就不烦。

    “师妹别怕,有我在,你不会摔死的。”月溟这话说出口之后就觉得有点奇怪,赶紧改了说法,“不对,要是我不在的话你就摔死了……额,也不对,总之你别怕,有我在。”

    谁知长歌一连听到两次“摔死”,“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其哭声之惨烈,和小君兰的哭声有得一拼。

    想到小君兰,月溟觉得自己这个当爹爹的简直太失职了,女儿才生下来不久,当爹的就这么人间蒸了,回来的时候居然还带着别的女人回来…………

    唉,这不知是不是上辈子欠下来的债,这辈子要还这么多女人,问题是这些女人月溟一个也不想放弃,不想让她们伤心,更不想让自己遗憾。

    不知不觉之中,二人御剑已经穿越了万水千山,落到了墨府的院子里。

    院子里是一片冷清,虽然花花草草都被打理得很好,可是总给人一种很寂寞的感觉,花开得不是很繁茂。

    月溟和长歌纷纷走下剑来,月溟怀念地四处张望着,长歌则是止住了哭声,好奇地到处看。

    这时,房间里面突然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月溟就知道肯定是君兰哭了,便二话不说冲进了房间里面,果然,熟悉的卧室里多出来一张月溟亲手设计的婴儿床,床上正是自己半个月大的女儿,正依依呀呀呀地哭着。

    月溟走上前去,眼神温柔如水,将君兰小小的身躯抱了起来,用很不熟练的动作摇来摇去,尽自己的全力去哄她。

    按理来说,就连长歌看了都蹩脚的哄小孩的方法,居然让君兰停止了哭泣,还笑了起来。

    不愧是先天灵体,感应到了父亲的归来,她心里肯定很欢喜吧。而月溟这时也在担心小君兰的未来,究竟是去学武还是修仙,这点让人无法取舍。

    因为先天灵体的天赋是极高的,可以说是仅次于仙武双修体质的天赋,而正因为这样,学武可惜没学仙术,而学仙术却要可惜没学武。

    “哦哦哦,君兰乖啊,爹爹不在的时候你也不准哭了,不要给你娘亲添麻烦,她一个人持家很累的。”月溟对君兰说道,他知道君兰肯定能听懂他在说什么,“知道了吗?墨君兰?”

    小君兰笑了出来,然后可爱地点了点头,看样子是明白了月溟说的话。

    “师兄,你女儿听得懂你在说什么吗?”长歌看君兰的眼神就像是看懂了新大6一般,“好厉害啊!”

    “那当然,我女儿当然厉害啦!”月溟大笑道。

    就在这时,门口又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呼唤~

    “夫君!”月溟闻声转过头去,果然那是日思夜想的妻子,那个就算是自己的后宫有三千粉黛也不及她一人颜色的妻子,“什么都不用说,等我抱抱你。”

    雨唐闭上了眼睛,紧紧地让月溟把她抱在怀里,她没有意识到,也没有想到,旁边还会有另一个女人在那里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们。

    一会儿后,雨唐才缓缓地放开了月溟,然后同样是杏目圆睁看着长歌,两个女人顿时都愣住了。

    雨唐瞬间就反应过来这肯定是夫君又不知道去哪儿找来的女人,也在同一瞬间认同了这个女人,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看父皇,世人说三千佳丽有些夸张,但是父皇后宫几百个妃子还是有的,夫君有三四个有有什么关系呢。

    长歌也不是傻子,在她进门喊那一声夫君时,她就想起来那是在映生之梯看到的那个美艳的妇人,那就是师兄的妻,自己的姐姐。

    “雨唐,我这个,我跟你解释。”

    看到雨唐狠狠地扫了他一眼,月溟也知趣地闭上了嘴,然后对长歌传音入密道:“她其实很好的,真的,绝对不会刁难你。”

    “你去了哪儿,妾身知道,你失去了修为,差点就失去了生命,我也知道,你为了恢复修为,去了昆仑山,这顾大哥和叔叔都已经告诉我了。”雨唐很平静地说道,“为什么不和我们说一声就走了?”

    “这是长老说的和你们说浪费时间……”月溟又是脱口而出就把事情给说了出来,他这下知道说话不经过大脑的坏处了,“好吧其实是我害怕和你们一诀别就不想走了,我…………”

    “你别说了。”雨唐用手轻轻堵住了他的嘴,眼里噙着泪水道,“我们都明白。还有,这位妹妹是?”

    雨唐都直接喊妹妹了,看来女人的第六感和洞察力真是敏锐的可怕。

    “是我师妹,云长歌。”月溟带着稍稍有些尴尬的口气道,“师妹,这是你嫂……哦不,姐姐,拜雨唐。”

    雨唐看了一眼月溟,这个呆子已经不打自招了,心中想笑可是现在还是要维持住墨家后院女王的形象,便说道:“妹妹过来,姐姐和你讲……你站着干什么?出去,去见你妹妹去!”

    被雨唐三言两语给轰了出去,月溟顿时想起了昨天在昆仑天柱的结界之中与昆仑之巅的对话,他已经知道了,他妹妹雯儿,不是他的亲生妹妹,而是某人把自己的记忆消除之后的重生体。

    月溟不晓得该用怎样的表情和言语去面对雯儿,依雯儿前世的资质修为和她的灵觉,她也许出来之后不久就知道了自己不是哥哥的亲生妹妹的事情,慢慢的因为以前哥哥对自己的爱护滋生的情意。

    月溟快步走向雯儿的房间,步子里面看不出他现在凌乱的心情,月溟现在就连开场白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实在是没办法,月溟走了一个拐角,走进了自己很久没进来过的机关仓库,而走进去时,却看到了管佳在里面打扫。

    “管佳?你在这里干什么?”月溟惊讶道,“你不是在清书家里么?”

    管佳见到主人驾临,连忙跪了下来,惶恐道:“管佳不知主人归家,有失远迎,罪该万死。”

    月溟赶紧将管佳给扶了起来,道:“你要是万死了,清书就要让我万死。”

    “他敢!”管佳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回答了这句话。

    这句话让月溟瞬间石化了,半个月之前还听清书说他们两个的关系进展的很不错,结果还真是不错,到头来最重要的还是主人,不是他这个恋人。

    “好吧,咱们不谈这个,我要做点东西,给雯儿的。”月溟立刻进入了工作的状态,“管佳,要什么道具你懂得,都给我拿来。”

    额,这句话听起来可能某些人会觉得很邪恶,我保证我没想过邪恶的东西,我誓,我坚决不干好事…………

    一个时辰过后,月溟大汗淋漓地从机关仓库之中走了出来……(叫你们不要有邪恶的妄想!)手里拿着一只金丝雀。

    你如果觉得这不仅是一只金丝雀,你就错了,这,就只是一只金丝雀,没有其他的功能,完全模仿了一只金丝雀,模仿到了惟妙惟肖的地步,除了不能生娃,其他金丝雀的功能都有。

    这也是月溟四级偃师的最高境界的水准才能做出来的作品了,弃繁就简,除去多于的功能,而只是完全模仿出一只动物出来。而这种境界也只是模仿,离造物主的境界还很远。

    当月溟走到雯儿房门外时,看到房间里正在安安静静地写字的雯儿,月溟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惊艳的感觉。

    凤眼柳眉,琼鼻樱唇,冰肌如雪颜容,眼神中自有柔光流转好似天仙下凡,此等美人无法用凡间的词汇来形容,恍如一个人,便是一道风景一般,令人流连忘返,目不暇接。

    玉手执着毛笔,轻轻蘸墨,轻慢地在纸张上挥洒柔情,美人的容颜俏丽,嘴角不时浮起的笑靥令人心驰神往,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却因其肌肤如雪,胜似天仙而不敢亵玩。

    月溟精神恍惚了一下,手中拿着那只金丝雀,隐去了全部的气息,摸到了雯儿的背后,在她的后颈窝悄悄地亲了一下。

    “呀!”雯儿短促地叫了一声,转过头来时却看到自己最爱的哥哥不知何时都回到了家中,心中不胜欢喜,丢下了毛笔,抱住了哥哥,紧紧地抱住,好像她一放开他就会离去一样,“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先和雯儿说一声,你看我现在穿成这样,怎么好意思见你嘛~”

    月溟看了看雯儿,今天穿的很普通,只是一件丝织披风披在肩上,里面穿的啥月溟也不好意思凑近了去看。

    “你看看哥哥给你带了什么回来呀~”月溟说着将手从身后伸到了前面来,雯儿定睛一看,那是一只漂亮的红色金丝雀,“来,拿着,这是哥哥送给雯儿的。”

    雯儿欢欢喜喜地接下了那只金丝雀,这是好久没有生过的事情了,哥哥从外面回来,给雯儿带上漂亮的礼物,陪着雯儿一起欣赏漂亮的东西,陪着雯儿一起笑,一起过日子。

    已经五年没有这样了,而雯儿今年已经19了,仍然没有嫁人,也没有说过想要嫁人,月溟没有过多地在意这件事,因为他觉得其他人多半都会辜负了他妹妹,但是如果雯儿喜欢,他还是会由着她来。

    问题就是没有,当年的那个呆子月溟搞不明白,也没有想过要去搞明白,如今想起来,是自己太迟钝了。

    “雯儿,你…………”有了开场白,月溟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他有着太多太多想问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却都是绝对不能提起的事情,就算问她,她也不会知道,因为她的记忆都在昆仑之巅那里。

    这一瞬间,月溟有一种自私的冲动,他想杀了昆仑之巅,让雯儿的过去完全消失掉,让墨月雯永远是墨月雯,不会变成谁,也不会想起她是本来谁。

    可是月溟却下不了手,杀掉了昆仑之巅,会不会就等于杀掉了一个雯儿,月溟不清楚,所以他不敢下手,更是下不了手。

    “哥哥有事么?”雯儿说着在月溟的脸上亲了一口,娇滴滴地说道,“哥哥刚才吓死雯儿了,雯儿要报酬,对了你还亲了我一下,雯儿要亲两下才够。”

    说着,雯儿又踮起脚在月溟的脸上“啵”了一下,其吻之香艳,令人回味无穷。

    月溟又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丫头这么久没见,魅力居然这么强悍了,居然让月溟这个两大美女日夜随身视如不见的大师心颤了一下,再说了现在这丫头已经19了,已经从萝莉进化到了软妹了…………

    萝莉是用来攻击大叔的,软妹是用来攻击少年的…………

    “雯儿,哥哥想问你。”月溟忍不住还是想问了,“如果哥哥,额,我是说如果……如果哥哥不是你亲生哥哥,你该怎么办呢?”

    月溟看到雯儿脸上的笑容以肉眼可见的度消沉下去,然后眼波渐转柔情,悄声道:“如果哥哥不是亲哥哥,雯儿,雯儿能做哥哥的小妾吗?”

    月溟不是聋子,当然听得到雯儿说的是什么,但是这一刻他宁愿自己是一个聋子,因为自己十多年都以为是亲生妹妹的妹妹,她说想当自己的小妾。

    月溟有一种想要抓狂的想法,虽然他现在是近似于一天之内收了两个老婆的令人羡慕的情况之下,虽然这会令人骂他不知足,可是月溟就是这样,他并不想要这种事情生。

    这么十多年来,月溟一直把她当亲生妹妹看待,一直都是这样,也没有想过要改变什么,知道出来之后,慢慢地注意到雯儿和自己的不同,雯儿身世的扑朔迷离,谜团重重,自己只是不去面对,选择了无视。

    到了现在这个不得不面对的时候,妹妹却说如果自己不是亲生的,她就要嫁给自己,就算只是小妾,她也想成为自己的妻子。

    这无论是在哪个朝代来看,都是荒唐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天幻仙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酒粥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粥散人并收藏天幻仙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