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幻仙机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拜月的下一个脚步

第一百四十八章 拜月的下一个脚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今早老李可不是为了让月溟来扯淡的,而是另有其事。

    这件事情在路上老李已经和他说了,拜月的权力中心早已不是皇帝的事情。

    距离天梁被月溟送给了拜月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而这半个月正是一个十分关键的时期。要知道,灭掉一个国家可不是小事情,根据所谓的“战功”的大小,整个朝纲都重新站了一次位。

    再加上率领帝**一路扫荡而进的人又是三皇子拜伝英,大大小小的官员之中已经有了大部分人投奔到了三皇子麾下,大皇子和二皇子继上次的奸细事件被削弱了权力过后,再次失去了一大批的人马。

    如今大皇子已经不再走出寝宫,传言大皇子整日玩乐,昼夜笙歌,尽情地放纵他自己,都说大皇子的精神已经失常。

    而月溟何尝不知道大皇子是个怎样的人,虽然二人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但是大皇子的事情,从雨唐那里也听过。

    虽然他们兄弟三人斗得很厉害,但是大皇子总是十分疼爱雨唐这个妹妹,什么事情都由着她,她喜欢什么就给她什么,是个很完美的大哥形象。

    大皇子拜英,虽然眉宇之间带着一股邪气,善于算计和谋略,但是骨子里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如果是生在寻常百姓家,可能就会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可惜生在了皇家,注定了他要参与斗争,不然下场就只有死。

    他会疯?心智与谋略可能比月溟和清书还要强,这样的人会疯?会痴呆?就这点打击又不是要杀了他,他会因此疯?

    如果月溟的估计没错,他是要利用三皇子正是意气风之时用自己的生活糜烂来麻痹他,伺机反扑,或者是趁此机会就此罢手,让拜伝英感觉到自己已经是一个不会对他有威胁的人了。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最好还是保命,这不是揭竿起义的时候,也不是旁侧讥讽的时候。就连皇帝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也是说:“看来他是累了,就由他去吧。”这样含糊的话。

    而二皇子,这个人也是学的他大哥的,干脆躲在家里装病,不能来上朝,这一病就是半个月,谁也没有在寝宫以外的地方见过大皇子和二皇子。

    三皇子拜伝英正在得意时,谁又敢处在风口浪尖上呢?

    几位公主倒是没有必要担心自己,尤其是雨唐,月溟还就不信了这个时局谁还敢动雨唐,只要月溟的一声号令,几乎就能动整个江湖的力量把你们全家灭得干干净净,等同于一个地雷,谁踩谁坑。

    对于这些,月溟分析了一会儿之后便悄声问道:“难道说,拜伝英接下来有动作?”

    “如果是你,你会按兵不动,等着继位?”老李小声道,然后又笑了出来道,“没必要这样子的,你在怕啥?一剑把天都划破了,大不了就是一剑弄死他!”

    老李说的极其大声,几乎在皇城里面的卫兵都听到了,他还做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生怕别人不晓得他现在很拽。

    “你这么大声干嘛?”月溟并没有慌乱,也表示他也是压根儿就不怕拜伝英这丫能翻出什么大风大浪来,“行事为人要低调。”

    “你看舅舅我什么时候低调过。”老李笑道,“昆仑就是不一样,先……”

    月溟听到老李一提到昆仑这两个字便一把捂住了他的嘴,悄声道:“这个真心不能高调。”

    “为什么?”老李不解道,“你那么……”

    “我不是说了不要高调么?”月溟又堵上了他的嘴道,“昆仑是一趟浑水,总之很浑浊,我已经惹上了莫大的麻烦,就别再给我添麻烦了好不好?”

    老李也意识到了事情可能会很严重,就连月溟都说了麻烦,那这件事情绝对不止麻烦这个程度,那可是动不动就要毁天灭地的大事。

    仙武双修之人肩负修复天柱之重任这件事情,老李知道,月溟的父亲也知道,当初墨云在给老李的那封遗书之中已经提到月溟是仙武双修之人,但却让他千万不要对月溟提起此事,如果可以,尽量隐瞒到不能再隐瞒的时候。

    而墨云算错了的就是这一点,他没有想到月溟居然会对他隐瞒事情,而且对他隐瞒的居然是一个万古迷局,这是他始料未及的。在月溟出谷之前,他就知道自己是一名仙武双修之人了。

    这也就导致了后面的所有事情都完全脱离了老李和墨云所预料的,和所想去掌控的未来,墨云的一个没想到,将月溟扔进了一个独自奋斗的空间里面。

    当老李意识过来的时候,却现他这个舅舅居然已经只能为外甥处理一点琐事了,这让老李感到自己的无力,当年叱咤江湖的他,原来已经老到了这种程度。

    让我们把话再说回金銮殿上,月溟接受了皇帝的封赏,退到了老李的旁边,用手肘子捅了一下有些神的老李,道:“舅舅,黄金万两能做啥?”

    “不是叫你低调一点么?黄金万两这点小数目你也拿出来炫耀。”老李笑道。

    就在这时,三皇子拜伝英突然走上前去,道:“父皇,儿臣有事要奏。”

    “讲吧。”皇帝看向拜伝英的眼神里,明明就是惋惜之意,这个睿智的皇帝难道已经看出来他想做什么了么?

    “父皇,如今天梁帝国国土已尽归我拜月所有,儿臣想,何不趁胜追击,举兵攻打落差帝国?”

    三皇子此话一出,整个金銮殿直接沸腾了起来,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大胆,拜月已经是在这次的战争之中捡了一个大便宜,这大6人都知道,天梁根本就不是拜月打下来的,而是月溟打下来的。

    而在那个地方的江湖人谁看不出来呢?月溟的打法根本就不是为国而战的打法,毕竟若果是为国而战会是从正面进攻天梁帝国而不是光打天星阁,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墨月溟墨大尚书在报仇。

    人家把天梁送给你已经是莫大的仁慈了,收了这一片广大的土地你不去派遣官员安抚百姓,你居然想到趁胜追击!

    后来听到消息的大皇子在寝宫里面大笑了起来,笑了整整的一个时辰,差点就笑得抽了过去…………

    这个时候攻打罗刹绝对是一个找死的举动,要知道你打仗必须要有借口,你要是没借口就是非正义战争,非正义战争是无法获得人民的支持的,这一点月溟是了解的,所以之前布局的时候就把自己的行为固定在了正义上面,他们是来替天行道的,他们是来为江湖除害,为天梁人民出头的。

    而人家罗刹国,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你出什么头?除什么害?到时候你自己都成了别人人民的祸害,天梁还未安抚的人民看到你们打了天梁马上就去打罗刹,就知道你们是好战而又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国家,他们会跟着你就有了怪。

    这一刻,金銮殿上无论是三皇子的人还是其他阵营的人,脑子里面都是这么想的——这货太得瑟了,这下子要把我们全都给害死了…………

    “呵呵,哈哈!”皇帝大笑了两声道,“小李子,你过来。”

    李公公走了过去,附耳听着皇帝的吩咐。

    三皇子拜伝英纳闷儿了,这明明就是自己昨晚想了一晚的“大局”,还特意不给任何属下商量,以为这会让父皇和几位下属都会大吃一惊,他原来也能如此思考,原来他也会布局……

    而事实恰恰相反,这样的决定简直就是小孩子才想得出来,就连不怎么成熟的二皇子也知道在生意场上占了大利绝对不可得寸进尺的道理,可是这家伙居然这么傻,如此小孩子脾气的主意亏他想得出来。

    后来得知这个消息的二皇子直接将正在喝着的燕窝吐了出来,差点给呛死,可见三皇子的这一决断威力之大,光是这个主意都有够雷人的了。

    “呵呵,老三,今天过后,你天天多去陪陪你母后吧,最近朕挺忙的,忙着安排官员去天梁,没时间陪她。”皇帝笑着道,笑容里面是至极的伤心,“如果没有什么大事,你最好还是不要来上朝了。”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轰在所有人的头上,这是什么意思?不用来上朝了?难道说?

    让我们来看看皇帝这段话有多么恐怖~

    老三,你天天多去陪陪你母后吧,这句话和不要来上朝了是同一个意思,你可以滚了,别来了,你已经没有资格继续参加皇位的斗争了。

    最近朕挺忙的,忙着安排官员去天梁……这句话也就是在说,你负责并且派遣官员去天梁一事,不用你负责了,朕虽然老了,但也不至于这点事情也做不好。

    一句话虽然没有点名,但是已经将三皇子的一切权利都剥夺了。

    “父皇,这是何意?”拜伝英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为何儿臣不用来上朝了?”

    “此事无需再议,退潮吧。”皇帝说着起身下了龙椅,让李公公将他搀扶着离开。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官散去,空余拜伝英一人在那里略显痴呆地站着,眼睛里面似乎已经失去了光芒,没人敢看他一眼,因为他已经是一个永远不可能成为皇帝的皇子了。

    今日过后,可能整个朝廷的站位又要生巨大的改变,一个被剥夺了可能性的皇子就算再会社交他也当不上皇帝,以后可能大家对他的态度都会有所改变,所有人都会对他冷淡起来,不再热情,他受众人拥戴的日子也不会再回来。

    因为他已经不是皇储了,他只是一个贵族,没用的贵族。

    除了月溟、老李和司马允之外,谁又看出了皇帝眼中的那一股伤心和悲痛呢?自己的儿子,将要当皇帝的儿子,这么久了居然做出这样祸国殃民的决断,他不废了他又怎么对得起拜月帝国的亿万子民?

    而月溟从皇帝的口气里面也听了出来,拜月接下来恐怕会是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有任何的动静了,送给他这么大一块饼子,总不可能是一口能吞完的吧,拜月还没有这么大的胃口。

    至于天梁逃出去的皇族和七雄之一的木使然会不会趁着拜月还没有将天梁完全吞并时闹事,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至少现在他们正处于缺兵少粮的状态,还没有那个余力去造反起义……哦不对,是收复天梁江山……

    晚上,是月溟备受煎熬的时候…………

    月溟在回家路上和老李说清楚了关于长歌的事情,老李当时就笑了,没办法,实在是忍不住了,他很想看看某人回家之后被老婆收拾,全家人批斗的惨样。

    上次的风青羽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二奶了,这下子找来了一个三奶,更惨烈的事情是今晚皇帝也在,这下墨府有的是戏唱了~~

    “这个,老婆你摆的这个是神马阵?”月溟看着客厅里面围了一圈的椅子,然后这一圈的椅子中间有一个板凳…………“还有,皇上您来了?什么时候来的啊?怎么比我还快啊?……呵呵……呵呵呵呵……”

    月溟很无语地看着正坐在那里让雨唐给捏肩膀的皇帝,他的老丈人,今天是什么风把他给吹来的……

    话说是这样的,就在早朝散去后不久,雨唐就在金銮殿外拦到了她父皇,然后迅把事情讲清楚,就将他带着一起飞了回来,把现场布置好,然后带着皇帝见了见云长歌。

    长歌这个丫头实在是乖巧得很,那种事情自然是和雨唐坦白了的,不过肯定不会跟皇帝说。就在月溟上朝的这段时间,雨唐和长歌已经成为了好朋友,在月溟回家的这段路途中,皇帝已经认可了这个丫头。

    就剩下了月溟这个整天不务正业就知道拈花惹草的混帐没有批斗了,于是乎就有了月溟回家的这一幕。

    看着雨唐生气的那个表情,皇帝闭着眼睛享受女儿的按摩事不关己的样子,和长歌向他吐了吐舌头的委屈申神情,他就知道今晚有的受的。

    “额,我们都在这儿干嘛呢?呵呵,既然父皇来了就叫厨房做菜吧,我也饿了,哈哈!”月溟的这两个笑容之假,让他自己都感到有点起鸡皮疙瘩,“我先去了,父皇肩膀疼的话,我可以帮着找一些丹药治治的。”

    说罢,月溟一溜烟儿地跑到厨房去了,现在的客厅对于月溟来说可以说是一个鬼地方,谁会呆在鬼地方呢你说是吧?

    而当月溟奔到厨房里时,看到的不是做饭大婶,而是雯儿很熟练地操起厨具在做菜,做的貌似是一道关于大闸蟹的菜,具体是啥月溟也说不清楚,因为菜板上面有一只被卸了的大闸蟹月溟才这么推断的。

    月溟知道雯儿从小就做得一手好菜,只不过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雯儿居然能够忍心将所谓的“可爱的小动物”们用刀拆成了这个样子……

    有那么一瞬间,月溟甚至怀疑是做菜大婶返老还童了,她年轻时候很漂亮就误以为是雯儿了。

    “雯儿?”月溟试探着问道。

    “哥哥!”雯儿看到哥哥回来了,还特意跑到厨房来看她,便很高兴地扑了上来,在月溟的脸上亲了一口,十分乖巧地道,“哥哥欢迎回来,你来看雯儿做菜啊?”

    “额,是啊~”月溟其实并不是来看她做菜的,这是个意外来着,“雯儿,哥哥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雯儿很舒服地让月溟抱在怀里,表情看上去很享受。

    “你是什么时候忍心,额,砍他们的?”月溟慢吞吞地问道。

    “是这个啊?”雯儿指着那只被拆了的大闸蟹,笑眯眯地道,“我每次都把他们当做一直都不回来的哥哥砍哦~~”

    听到这句话的月溟突然感到一阵恶寒,看着脸上是一片天真无知的笑容的雯儿,月溟觉得她随时都会一刀向自己砍过来一样。

    但是月溟还是忍住了,贴着她的耳朵,亲昵地问道:“雯儿舍得哥哥么?”

    “嘻嘻,雯儿就是因为舍不得哥哥,所就舍得他们了。”雯儿笑道。

    月溟觉得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就是等哪天我舍得你了,我就砍了你……好恐怖的言这是!

    “开玩笑的,雯儿怎么可能会去想砍哥哥呢?”月溟听到雯儿“砍哥哥”这三个字就有点后背凉,“雯儿最喜欢哥哥了。”

    雯儿又踮起脚在月溟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月溟的怀抱,操起厨具继续做菜。

    “雯儿觉得,二嫂嫂是个好人。”雯儿笑道,“这段时间有二嫂嫂陪在哥哥身边真好。”

    这句话虽然醋意鼎盛,可是却有着一种由衷的幸福感,虽然这股幸福不是她的,但她爱的人的幸福便是她的幸福,这就够了。

    月溟感觉到雯儿已经长大了,是个好女孩了。

    ps:这几章开始字数还是变回5ooo字吧,可能有些童鞋不怎么喜欢3ooo字一章和2ooo字一章的坑爹字数,那散人也不坑爹了,没有爆就只好提升每日数量和质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天幻仙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酒粥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粥散人并收藏天幻仙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