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幻仙机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去往记忆的土地

第一百五十一章 去往记忆的土地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鹰眼视觉一解除,月溟便看不到那一行字和那具骸骨了,看来这是埋在水底的东西,那一行字在月溟用手揩了两下过后,便显现了出来。≥≧

    “怎么会提到清扬谷?”梦魇吃惊道,“偃师他是怎么知道清扬谷有一条小溪是寒冷彻骨的?而且……”

    “噤声!”死老头子见月溟的动作有些古怪,便打断了他的传音,“让他集中精神。”

    只见月溟凝聚真气于手掌,出灿烂耀眼的蓝光,如同钻子一般地捅进了水底的烂泥之中,不一会儿就像是现了什么。

    月溟将手伸进去过后,刚刚要摸到骸骨时,便感觉有一只骨手死死地攥住了自己的右手,力道十分巨大,令他无法脱身。

    他又凝聚真气于左掌狠狠地一掌轰下去,只听“嘣”地一声,骸骨周围的泥土尽数被爆开,显露出一句沾满了淤泥的骸骨,而那头骨之中还幽幽闪烁着苍白色的火焰。

    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大活人,只不过生命只依靠着一点点的灵魂之火维持着,说是活人其实并不准确,应该说是活死人。

    这具骸骨的手死死地攥住月溟的右手,月溟挣扎不开,便放弃了抵抗,而骨手也只是攥着,并没有要拖着他去哪里的意思。

    “请问,前辈还有意识么?”月溟向这句骸骨传出了单纯的意识流,就是怕他无法明白月溟他们所用的语言,“请您放开我的手。”

    “来者何人?”骸骨传出了一道十分微弱的意识流,“尔等如何寻到吾之神躯?”

    仔细看看,这具骸骨虽然被泥土所掩埋头颅之中燃烧着的是苍白色的火焰,但是仍然能够看得出骸骨本体所散出的金色光芒,以及感觉到那股微弱却又强大的气息。

    之所以说是微弱而有强大,是因为他的意识已经很薄了,但是那股气息却又十分的强大,便由此可知若是在他的全盛时期,气息会有多么的强大。

    “前辈莫怪,我等只为寻人而来,不巧此人已经离开,在这水底留下了线索,便前来探勘,不知前辈于此长眠,实在是打扰了。”月溟恭恭敬敬地道,“请问前辈乃是何人,为何会落得这般境地?”

    “这般境地?”骸骨笑道,“原来吾已经落得要一个小子来关心的地步了,看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话是没有错的。”

    听上去这具骸骨还有着一段故事,不过月溟现在最担心的是清扬谷的事情,这具骸骨还是随随便便就打了走人吧。

    “你说,你是为寻人而来,而那人将线索留在了这里?”骸骨问道,“吾今日见一男子下水来将诸多物品扔弃于此,正要怒,而那人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让吾昏睡了过去,想必尔等要寻找的便是此人吧?”

    说罢,骸骨将他看到的男子的身影通过意识流传给了月溟,而骸骨看到的这名男子的体型和偃师的体型根本就不一致,偃师的体型已经有些佝偻,而这名男子的体型是中等偏向有些魁梧,怎么可能是偃师。

    但是如果不是偃师将东西弃置在这儿,那又是谁?那又会是谁?难道说是追杀偃师的人已经把偃师杀死,然后…………不对不对,为何要弄这些玄名堂,明明有更加直接的办法,如若是要杀他们的话。

    接连袭来的这些事件让月溟感到十分的头昏,再加上连续开启了两次鹰眼视觉,月溟都觉得自己都快要昏过去了。

    “怎么样?”梦魇问道。

    “此人不是偃师!”月溟答道,“体型不同,脸型也不一样,但是神情有些相似,不过在水下只是隐隐约约地看到,可恶,天太暗了。”

    “不是偃师?”死老头子想了一下说道,“那会是谁?难道说是紫胤?”

    “不可能是紫胤,身高明显不一样。”月溟说道,“会是谁呢?”

    “无论是谁,扰吾清净,你们和那人同样是死罪!”骸骨怒道,“受死!”

    月溟心想这不对啊,明明刚才看到这人是蓝色的,但为啥现在说要杀人呢?于是乎月溟再次开启了鹰眼视觉…………

    恍惚间看见骸骨仍然是蓝色的,可是月溟的意识却渐渐地模糊了起来,好似神识渐渐远离了这个世界一般,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开始往上飘~

    “月溟?月溟!!…………”

    许久,死老头子的新屋之中。

    月溟的意识渐渐清醒,模糊之中感觉自己的身体如铅一般沉重,而且是躺在一张湿气特别重的床上,令他本来就不舒服的身体更不舒服了。

    恍惚之中,还能听到梦魇和他的基友死老头子的吵闹声,看来又是每日n次的嘴角战。

    月溟的手动了一下,然后强撑着自己沉重的身体,坐了起来。

    “我,我……这是怎么了?”月溟问道,声音还是十分的虚弱,“我晕倒了?”

    “你强行开启鹰眼视觉,结果就导致大脑的负荷过重,然后你就昏了。”梦魇没好气地道,主要是正在和死老头子吵着,“我们把这个骸骨给带回来了。”

    “他不是说要杀人么?”月溟问道。

    “就他?哈哈,他吓你的,现在他根本就没办法动弹,莫说杀我们,就连从泥土里面爬出来都够呛了。”死老头子笑道,“不过,这家伙的灵魂还真强大,应该是有着某种强大的执念才让他活到如今的。”

    “就你知道得多,这是人都猜得出来,如果没有执念,你早就英年早逝了。”梦魇打断道,“这个骸骨生前通晓强大的幻术,他给自己施展了幻术,让自己的灵魂以为自己永远都活着,然后他就活到了现在,不是修为,而是仅仅用幻术。”

    可想而知,这个骸骨一定是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可是现在是给他实现愿望的时候么?

    月溟看着就放在自己旁边的森然骸骨,就有一种打人的冲动从心底冒出来,即将冲出胸膛来烧死这俩丫的。

    “我擦!”月溟骂道,“有意思么?”

    “哈哈!就知道你会被吓到!”梦魇大笑道,“死老头子你偶尔也会出好主意嘛~”

    “那当然,也不想想我是谁!”死老头子一脸得意地看着月溟,这个表情欠揍之极,这要是平时的月溟的话早就按耐不住要打人了。

    “好吧好吧。”月溟摇头道,心想这两个奇葩都没救了,“接下来是要去清扬谷么?还是说帮这个骸骨的忙?”

    “这个骸骨的忙是一定要帮的,原因马上告诉你。”梦魇说道,“清扬谷我们马上就动身去,因为,这个骸骨很有可能,是你爹的前世。”

    “什么?!!!”月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爹的前世才是他娘的一具骸骨!”

    “我说你怎么骂人呢,这真是你父亲的骸骨。”梦魇说道,“你用鹰眼视觉看的时候,这具骸骨是不是蓝色的?”

    “对啊~”月溟这才开始觉得梦魇说的貌似有点儿可能,“死老头子现你们两个的魂格相似,如若不是你的前世,便是你父亲的前世。因为父亲和儿子的魂格是很相似的。”

    月溟不想争辩太多,因为这两个证据叠起来便足以证明梦魇的说法,他自己就是搞这个的,推理的时候就是要讲求多重证据,才能更加确切地推理出真相来。

    “我父亲的前世么?也就是说这个也不是魂魄,而是一个魂影留在了尸骸之中?”月溟推理道,“果然,就算是幻术也无法改变生死么?”

    “幻术可以将死亡拖住一时半会儿,但是并不能拖太久,幻术只是将他的魂识固定在了尸骸之中,却并没有办法让他自己复活,到最后有什么因素将他的灵魂释放,最终投胎而去,在尸骸之中留下了魂影。”死老头子解释道,“好可怕的执念。”

    月溟摇了摇头,头还是有点晕晕沉沉的。

    “我现在这个状况,看来暂时是不能有什么大动作,而且短时间内还是不开鹰眼视觉了,免得再次负荷不起就糟糕了”月溟说道,“去么?要是现在就动身的话,我还是跟着,我没什么大碍的。”

    月溟转过头去看了看那具骸骨,这是一具金色的骸骨,传说中的神族便是金色骸骨,可惜的是颅骨中的苍白色火焰已经熄灭,魂影已经消失了。

    “不用伤感,那只是一个魂影,能说话是因为他以为自己还活着但是却没有任何的记忆,他只知道自己是神,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死老头子安慰道,“逝去了,也是一种解脱。”

    “走吧,立刻启程。”梦魇说着一脚踹开了死老头子的屋门,“月溟你不舒服的话待会儿就不要出手,也不要乱动,等到你身体好了再说。”

    “我没事,打打架我还是没问题的,就是眼睛有点不舒服,主要是不习惯那种视觉,那种视觉令人头昏眼花,而且很消耗心神力。”月溟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不要把我看做累赘,再怎么说,我可是仙武双修,还有那个什么影族的后裔,没有那么容易倒下的。”

    “可你刚才不就是倒下了么?”梦魇回过头来道,“算了,你和我一个脾气,劝不动你,走吧,御剑!”

    说罢,梦魇一个闪身,消失在了二人面前,回到了月溟的心海之中。

    月溟和死老头子一个箭步冲出了小屋,纷纷召唤出自己的剑,一齐飞上了天际。

    “死老头子你知道清扬谷的所在?”月溟一边吃力地控制着月溟剑,一边问道。

    “我也不是一直都呆在寂岭……喂小心!”死老头子喊道,月溟差点就恍惚着从剑上掉了下去,这要是真掉下去了,可就要摔得一个粉身碎骨。

    “主人您身体状况不好,还是由我来吧,我飞慢一点。”剑灵传音道。

    月溟默认地点了点头,然后收回了进入月溟剑剑身的气,月溟剑自行变大了一倍,让月溟趴在了上面,要死不活的样子。

    “我说你没事吧?要实在是不行的话,我们还是随便找一个地方歇下吧。”死老头子提议道,“你这个样子是动不了的,就算去了……话说你这个样子,不会是晕御剑吧?听说过晕车,晕船,原来还有晕御剑的…………”

    “我没事……晕?晕你大爷的,我之前开全都没问题,是我现在本来就头昏……所以……”月溟虚弱地说道,“呕!”

    月溟堵住了自己的嘴,死老头子听到一道恶心的声音,但是同一瞬间又听到了吞咽的声音…………这家伙不会是把自己的呕吐物给咽下去了吧?

    “看来你确实不行了。”死老头子尽量不去看月溟,“为了防止你呕吐,把那些脏东西吐在别人头上,而且这么高掉下去,要是有人被这些脏东西给砸死了就冤枉了。”

    说罢,死老头子给剑灵传了一道音,就要向下方的城市降落下去。

    月溟已经恶心得话都说不出来了,看着下方的城市,月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但是因为实在是太恶心,精力都拿去抑制想吐的**了,没工夫去在意这些。

    “就在这里吧,这个院子看起来挺宽的,应该是大户人家,真是浪费啊,人家外面还有很多人在饿肚子没地方住呢。”死老头子不知道是在替谁埋怨,“额,你好啊,小姑娘~~”

    月溟看不到死老头子是在和谁打招呼,也没工夫去注意他是在和谁打招呼,总之现在的心情就是两个字——恶心!

    不过这个地方貌似很熟悉似的,这个院墙,这个布局,这个摆设,这个………………这不是墨府么?

    “哥哥!”旁边传来了雯儿焦急的声音,“你这是怎么了?!”

    “雯儿?哇塞我都已经出现这种程度的幻觉了…………”月溟傻笑道,“呵呵,看来我不行了~~”

    月溟趴在剑上,像个喝醉了的酒鬼,雯儿跑到他身边担心地扶着他。

    “嗯?好像是真的……”月溟伸手想去抓着雯儿的肩膀,谁知却一把抓住了雯儿已经长大了的胸脯上面,月溟大感柔软之极,手感之好貌似还有一点治愈效果令他的意识清醒了一点似的,“雯儿你的肩膀也太软了吧,果然是幻觉……呕!!”

    月溟还没说完,口中便哇地吐出来一大滩呕吐物,全是昨晚的饭菜,这个这里就不多做描述了……

    “哥哥,你抓住的是雯儿的……”雯儿红着脸,羞涩地看着月溟,想去扶但是又感到浑身软,没力气,“哥哥,你没事吧?”

    月溟松开了手,整个人就要倒了下去,幸好死老头子及时跑上来扶着了,不然今天月溟要扎进自己的呕吐物里面去……呕!!

    “这是你哥哥?”死老头子问雯儿道。

    “是的。”雯儿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

    “好家伙艳福不浅,居然有个这么漂亮身材又好的妹妹,而且还随便袭胸,佩服佩服。”死老头子这个时候都不忘调侃,“话说你家是在拜月帝都来着,难道说我们飞偏了?”

    这个家伙,到现在才知道自己飞偏了…………

    “请问,我哥哥是怎么了?还有,您是我哥哥的朋友么?”以雯儿一米六几的身高,看着如山一般两米高的死老头子,雯儿感到莫名地压力山大。

    “你哥哥?你哥哥晕御剑了。”死老头子笑道,“和晕船一样的,晕御剑。”

    “那岂不是很严重么?”雯儿担心地看着月溟,“哥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差点死。”月溟虚弱地说道,“快扶我回房间,我了个擦,回房间我不行了。”

    听到这边闹出的动静,一干侍女们都跑过来围观,看到驸马爷居然横着回来了,便赶紧上来围着,一起将驸马爷给抬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时,雨唐正在做刺绣,看到夫君居然是横着被人给抬了回来,便着急地问道:“月溟这是怎么了?夫君,你怎么了?”

    “回公主,奴婢们不知。”侍女们答道。

    “嫂嫂,哥哥一回来就是这个样子了,听这位叔叔说,是晕御剑了。”雯儿很认真地答道,丝毫没有考虑过月溟以前从来就没有出过什么晕御剑的事故。

    “晕御剑?他怎么可能晕御剑!”雨唐着急道,“我是知道夫君会御剑之术的,成亲这么多年了,他御剑也不是一两回,从来没有过什么晕御剑。”

    “但是问题就是这次是真晕了。”死老头子插嘴道,我现死老头子永远都是插嘴的…………“你们先让他躺好,然后去找大夫。”

    “好的,翠屏,快去叫太医!!”雨唐吩咐道,“你们几个,和我一起把驸马放到床上去。雯儿,你去给你哥哥炖汤!”

    众人听了雨唐的吩咐后,便纷纷离开了主人卧室,去做雨唐吩咐的事情去了,只留下了几个侍女和雨唐一起将月溟抬到了床上,她们离开过后,就只剩下雯儿、雨唐和死老头子以及月溟四人了。

    “这位先生,请您解释一下我夫君究竟是怎么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天幻仙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酒粥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粥散人并收藏天幻仙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