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布衣太岁 > 第五章 生人勿近

第五章 生人勿近

作者:长情了余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永恒圣王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顾笑生接过那张纸,看着上面那个字迹工整大气的签名,以及盖在签名上那个繁复华美到了极点的大印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没有想到自己这辈子居然有机会亲眼看到燕王爷的笔迹,似乎应该为这荣幸激动,但眼下的情形实在让他无法激动起来。看签名和印泥的颜色新浓,应该是最近签署的,那份荐书上的名称条例却是有些年头,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东西了。

    其实以总管大人的身份,亲自来与一名平民都算不上的寒酸布衣谈话,实在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而且极为无聊。

    总管大人先前说的都是真话,只要人死了所谓尊严还有什么重要?虽然顾笑生是朝试百子,但东京每年要死多少官员贵人?如果不是他拒绝了来自太史的“施舍”,或者他今天就真的死了。

    毕竟护城河里不知道葬着多少尸骸。

    如果他是不算太傻,应该能猜到是谁让他活着保留那点可怜的尊严,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对所有人来说,这都是最好的选择,因为都得到了某种意义上的东西。只是对他来说或者并不是,但,谁会在乎呢?

    他只是棋子而已。

    这般想着,顾笑生渐行渐远。

    ······

    荐书上的天狱司地址在西城区的雨花巷,还好离白玉桥并不算太过遥远,顾笑生用了不长的时间走到后,惊讶地现这里居然离天书院如此的近,站在巷口可以清晰地看到古香古色的建筑,甚至仿佛能够闻到那些学堂里书香的味道。

    它们是平行的。

    走近雨花巷深处,他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如此靠近百姓生活的地方,居然真的藏着令人生不如死的天狱司?

    终于,在小巷的尽头他看到了第一所人家,正门两侧的石壁被枯藤覆盖,星光穿过缝隙留下淡淡的斑驳,很是破落。

    巷子里很冷清,这里比巷子还要冷清。

    所以顾笑生坚定的认为这里就应该是天狱司,若是繁华热闹如菜市,还叫什么天狱?

    他站在门前,朝着人家院落内认真地轻喊道:“请问这里有人吗?”

    他没有直接推门而入,因为无论这里是不是天狱司,没有经过主人的允许,都不能莽撞进去,这是最起码的尊重。

    院里还是那般沉寂,清冷森冷如墓地的沉寂。

    顾笑生站在院门前,手里拿着那封荐书,沉默了很长时间。

    直到此时,他只能确定那矮车厢里坐着的老人家应该是燕王府的人,做了一场没有选择权利的交易。

    他不知道这场交易背后隐藏的真相,甚至不清楚为什么要指定自己必须来天狱司,但他隐约明白,如果自己接受,对所有人都有好处。

    但院落里始终没有回应,他无法不怀疑自己的将来,甚至开始怀疑地址是不是错了。

    夜风轻柔地拂过。

    顾笑生把荐书顺着门缝塞了进去。

    院里依旧沉默。

    ······

    很长时间后,整齐划一的顿地声从雨花巷口响起,一队穿着纯黑铁甲的兵卫慢慢出现在他的视野里,甲衣闪烁着的冰冷光泽,告诉他一个事实。

    宵禁的时辰来了。

    嗒~嗒~

    兵卫们明显看到了孤独站在那里的顾笑生,然后迈着沉重且坚定的步伐,朝着小巷尽头走来。

    一股凝而不散的压迫气息从他们身上弥漫开来。

    顾笑生知道那不是修行境界的神压,而是身经百战凝聚出的杀气。东京地处严寒苦地紧临蛮荒边缘,民风彪悍,燕王镇守这些年里,麾下兵卫与蛮域交锋更是骁勇善战,多为百战不死老兵。而巡城司里多是各部将亲兵,自然是杀气腾腾。

    所以他们更会服从命令,生死不论。

    顾笑生看着兵卫们的走近,他并不愤怒,只是有些微酸。

    自己努力了这么多,还是没有来得及。

    这不是律己司或是燕王府总管的拖延问题,而是自己的命运真的很不好,机会就在眼前,却是抓不住。

    这是很让人感到沮丧的事情。

    吱呀一声。

    那沉寂如墓地的院落大门终于开启。

    一道身着大红袍的精瘦男子伸出头来,目光中带着审视意味看着顾笑生,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要进我天狱司?”

    顾笑生站在门前,看着那抹殷如鲜血的红色,认真的说道:“如果这里真是天狱司,那确实是这样。”

    男子嘴角泛起了微微弧度,脸上的笑容就像是被风拂过的清柳,说道:“既然有荐书,那你进来吧。”

    顾笑生点点头,走进了院里。

    看着少年消失在小巷尽头,巡城司伍长眉头不禁微蹙,犹豫了会儿,他还是忠于职守向前走了一步,然后他看到了男子伸出的大红袍袖口。

    “生人勿近。”

    顿时,伍长前进的步伐随着音节的吐出僵硬在了半空中,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右脚都没有踏下去。

    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他之所以恐惧异常,是因为他很清楚那大红袍主人所言的生人勿近是什么意思,而且不是只有一层含义。

    生人的含义可以包括陌生人,自然也包括活着的人。

    伍长并没有为自己背弃使命而感到悔怅,相反,他很庆幸自己还活着。事实上,不要说自己微如尘埃的身份,即便是东京城里那些皇族贵戚子弟看到大红袍,也不敢稍有逾越,甚至他们比自己都要怕。

    所以伍长不打算追究少年不守禁令的过错,能让大红袍如此重视的人,必须警惕甚至畏惧。

    ······

    “有人要你活着,要你存在东京城的阴暗角落里,而我天狱司是最不喜欢看到变数的地方,所以你只能来到这里,虽然你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但我天狱司最爱的就是麻烦。”

    森严密闭的石屋里,一名同样身着大红袍的天狱司官员站在书案前,像猛兽盯着猎物般盯着顾笑生,毫无感情地解释原因。

    顾笑生看着案上正在燃烧的烛火,沉默不语。

    事实上,天狱司真的如墓地那般森冷。这里是离地面深有数尺的暗室,由世间最硬最耐腐的青幽石构成,环境虽然不潮湿但很让人觉得恐惧,就像是真的在墓地里一样。

    现在,他终于不在受温饱的困扰有了一个差事,似乎得偿所愿了,只是这天狱司里能教自己什么?

    过了很长时间,他从烛火摇曳里醒来,深呼出了一口浊气,将胸腹间最后那抹不适与酸涩尽数排出体外,认真的说道:我连洗尘的门槛都没有摸到,真的能呆在这里么?”

    官员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什么时候我天狱司择人要看所谓天赋境界了?你未修行,自然有典狱教你。你不能修行,自然有办法让你感知到玄门道鸣。”

    顾笑生沉默了片刻后说道:“那为什么要保留我朝试百子的名分?”

    官员看着他说道:“之所以保留那个很可笑的名分,是因为没有谁愿意看到那人得逞,也关乎到一个好处,只属于朝试百子的好处。”

    “还有,这里是燕京。”

    顾笑生沉默了很长时间,他明白对方指的那人是谁,也知道自己的存在便是要恶心那个人。现在看来,那个好处貌似还在自己的身上,并不属于那个贵人,这是迄今为止还算令他感到开心的事。

    所以为了出于报答或是抢夺,顾笑生决定要报复那位贵人,即便他能权势能呼风唤雨。这不是吝啬或是小心眼,而是尊严。

    那位贵人让自己现在这般落魄,那凭什么要让他好受?就凭他让天书院甚至律己司低头?让燕王府里的人慎重对待?

    可这些不关自己的事情,所以他要报复。

    这种倔强有时给人的感觉,便是驴了吧唧。

    他说道:“黑孔雀代表了什么?”

    官员沉默了片刻后说道:“神庙里的大神官们很坚信我大明皇帝乃是真龙转世,所以帝后自然是凤凰,这样才能配上明皇。”

    “而孔雀在他们眼里是可以与凤凰争艳的唯一可能。”

    顾笑生明显怔了下,然后深施一礼后,诚恳的说道:“谢谢您告诉我这些。”

    官员笑了笑,认真说道:“你是我的属下,本官自然不会让你受到如此欺凌。”

    他的声音很坚定也很自傲,那种语气给人的感觉,便是护犊子。

    顾笑生同样认真说道:“能有您这样的上司,我很荣幸。”

    “能教导朝试百子,也是本官的荣幸。”

    啪的一声。

    官员将代表着天狱司的印章盖在了荐书上。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布衣太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长情了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情了余生并收藏布衣太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