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布衣太岁 > 第八章 雨欲来

第八章 雨欲来

作者:长情了余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颗颗莹石散着柔和光华,从穹顶洒落而下,照亮了所有角落,照亮了近百道人影的面容,极为清晰地传递回顾笑生的眼里。

    这是是新的钦天监中心石厅,在吏部尚仪局的底层职员辛勤打扫下,焕出曾经的光彩来。但多年不曾启用,扑面而来的除了清新空气外自然会有霉味,虽然经过精细打扫,但还是能够清晰地闻到,看来就算人工通风,或者也要过好几天才能完全消除。

    对于霉味这种味道,没有人会喜欢,但人们却没有焦躁不悦神色,只是低伏下身子等着上司的敦敦教诲。顾笑生静静地站在人们面前,沉思不语。

    其实他不是很明白上司们的决定。

    他不过初来乍到,便被授予钦天监典狱之职,这是绝无仅有的事情,也是很让人费解的事情,他拿着那方不大却很沉重的官印,开始思考起这几天遇到的这些事情。

    其实他还是没有真正明白燕王爷的签名意味着什么,但无疑,钦天监典狱的位子给他带来了很多便利,却也不可避免地也带来很多疑问。

    为什么矮车里的那个人会把荐书给自己?如果只是想要自己闭嘴,他相信这些拥有自己难以想象的大人物们会有无数种方法,偏偏只有这种方法很难理解,这封荐书若是亏欠,为什么不能进东京城的其他书院?

    若是弥补,对方想要弥补自己什么?自己身上又有什么值得来弥补?还是天狱司真的不是什么好去处?他记得很清楚,那人挑明了这是对所有人都最好的选择。

    天狱司到底有什么问题?

    他了解天狱司以前那些光辉的历史,但天狱司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那件大事生在太宗皇帝年间,离现在太远,明皇执政,那些事实的真相自然也没有办法记入书籍神经里。

    他只能通过下属们的反应做出模糊的判断:下属们对自己恭敬有加,甚至很明显可以看到他们眼中的畏惧,但绝不是燕王的荐书挥了作用,而是他们在害怕自己,或者说害怕自己代表的……钦天监。

    这说明钦天监的问题,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抵消燕王的威势。

    想了想,还是没有想明白,他决定不再浪费时间继续猜想,就算有什么问题,他不会去在乎也没能力去在乎,与其苦恼,不若放任自流。

    现在摆在眼前的是,该如何与下属们沟通感情的问题。

    或许是此地常年深处地下而温度偏低,也可能是光线略微灰暗的缘故,场间的气氛很是压抑,从通风口吹来的过堂风缠绕过人们的身上脸上,将本就不多的温度带走,空气都仿佛要被冻凝一般。

    顾笑生看着连大气也不敢喘的“下属们”,总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这是很让人尴尬的事情。

    他歪头很认真想了想,稚嫩的脸上渐渐浮现出笑容,因为找到了让别人认可的方法,深行一礼后说道:“请多指教。”

    声音不大却是可以极为清晰地传进所有人耳朵里,显得尤为真挚与诚恳。

    人们惊愕地抬起头,认真打量着这位年轻的上司,他们看的出来,少年并不是刻意在做作,虚伪敷衍着自己,而是真的在说着某件极为重要的事情,看着对方认真平静的神情,他们不知为何,隐隐对未来有所期待起来。

    “大人,请多关照。”

    屠放刚巧被委派作为顾笑生的副手,他站在人群最前方,知道自己也该做些什么来配合上司,然而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为了避免尴尬,他只好说了这样一句话。

    人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们行事一向是做的多说的少,所以只能跟着屠放如此说。

    于是,空气在流动间变得微妙起来。

    冷场是很令人尴尬的一件事情,在万众瞩目之下冷场,更是尴尬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尤其是对于想要在下属面前表现出自己宽容,随和一面的顾笑生来说。

    他现,自己在与他人打交道这方面总是欠些火候儿,就像是总也说不清楚自己想要表达传递给他人的真实想法一样。

    事实上,天狱司的人们也不善于打交道,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在他们眼里,评判一个人能不能带给自己愉快的交谈,完全取决于这个人是想死还是想活。好在屠放的年龄终究比顾笑生要大些,稍一思忖后,终于想到破题的方法,说道:“大人,时间差不多了。”

    顾笑生这才醒了神儿来,想起了今天自己要做的事情,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气,转瞬间却又是转为浓浓的笑意。

    他知道这些情绪从哪里来,几日前的遭遇终究是令人不愉快的事情。有时候,他想把这些抛在脑后,但他终究还是个少年,他有自己的骄傲与尊严,被羞辱了总会有情绪。

    所以今天他要解决这些情绪的根源。

    顾笑生将手中官印放到眼前仔细看了看,然后将其放进玺盒中安放好,沉默了片刻后说道:“走,我带你们去抓人!”

    人们听着顾笑生很是郑重的话语,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们的身子竟是无意识颤抖起来,目光中焕出了莫名的神采,一时间,未有动作。

    顾笑生看着下属们的异样,不解地问道:“怎么了?我有说错话么?”

    他有些不明白,心想既然今天是去要外面抓人的,自然要说明这件事,就像点菜需要告诉菜名,裁衣需要告诉尺寸,这些都是要具体说明的事,难道还有什么不同?

    人们见他一脸认真,才现自己想多了,对这少年的隔阂警惕有些多余,彼此相视忍不住会心一笑,愈觉得自己跟对了人,因为他们很清楚那句话代表着什么。

    天狱司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

    他们终于可以活在阳光下了。

    新生开始了。

    人们没有说话,只是将身子伏到最低来迎接洗礼。

    于是顾笑生知道,他并没有说错什么而是得到了所有人的尊重,所以作为报答他决定将那句话一直延续下去。

    ······

    天穹上的暮色渐起,骤起的凉风刮过东京城的每一处角落。

    鸟雀仓惶,逃入行宫禁苑的绿丛。

    寒蝉悲鸣,躲在深幽府邸的梧桐。

    风雨,要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布衣太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长情了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情了余生并收藏布衣太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