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布衣太岁 > 第五十章 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

第五十章 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

作者:长情了余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风徐来,星明影淡。

    天书院监学看着云萱,面寒如霜,声如刀锋般刺人:“下手如此狠辣,你这小姑娘真是冷血到了极点。”

    云萱心想先前魏良这个小怪物与自家兄长对战时,他和天书院监学是怎么说来着?她记起来了,当时天书院监学说重在交流,点到为止。

    “我只是在与他交流修行心得而已,更何况我还没点。”

    云萱觉得自己很有道理,拉着顾笑生的衣摆,理直气壮地转身向台下走去。

    天书院监学微怔,想起自己先前与魏良的对话,以为云萱是刻意嘲讽自己,不禁更加愤怒,长须在夜风里飘拂,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厉声喝道:“你们想就这么走吗!”

    顾笑生两人停下脚步。

    天书院监学望着他们的背影,毫无情绪说道:“我不管你什么来历,你真正的师门是谁,但你要弄清楚,这里是天书院,你当众行凶,难道还能跑掉?”

    明着是这般说,真实意思其实大家都懂,不管云萱如何神秘,但她重伤的魏良是摇光大神官的弟子,是陛下的外甥,那么整个人类世界,都没有谁能够保得住她。

    天书院监学似笑非笑说道:“你们两个……真的是好大的胆子啊。”

    云萱有些不悦,说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和我这么说话!”

    满场俱静,任谁都想不到在这样的时候,这个少女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如此强势。

    只有极少数人隐约有些异样的感觉,因为这个少女流露出来的气息,真的很强大,至少比在座的很多人要强。

    什么样的家世或者师门,能够教出这样的弟子?

    天书院监学怔了怔,气极反笑,笑的极为寒冷。

    他现在很确定,这个小姑娘的来历必然不凡,但正如先前他说的那样,她把魏良废了……这便意味着,整个人类世界,没有几个人能够改变她的命运。当然,今夜过后,也没有人能够改变天狱司的命运。

    一声厉啸,他的右手随意一扬。

    无风亦无霜,只有满天星屑如旋汇聚,光线笔直成束,即便是顽石精铁,也可以贯穿的星霜光线!

    这便是命宫境的强者的手段!

    天书院监学何等人物。

    人们仿佛听见了死亡的声音,仿佛有人在说那个少女死定了。

    没人能改变这局面。

    天书院监学出手,场间除了杨素和天玑大神官,谁都不可能拦住。杨素身为魏良这个小怪物的舅舅,自然不会阻止天书院监学,而最有理由出手的天玑大神官,却仿佛始终注视着夜色。

    赢不悔虽然明列风云录,但距离师门长辈的强者还有极大的差距,根本无法改变这一切,眼看着那对少男少女便要迎接死亡,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却什么都做不了,只是祈祷那位无所不能的父亲计划能够天衣无缝。

    云萱看着那记凌空而来的指意,感受到了死亡的阴影,她的细眉微微挑起,神情却平静如常,因为她知道,没有人能够在东京里杀死自己,除非他想与师父为敌。

    她有这样的确信,别的人不可能有,场间一片惊呼。

    忽然间,有个人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那个背影并不高大,但比她高大,所以把她严严实实地挡住了。

    云萱看着这个身影,忽然想起师父曾说过的话,天塌下来,自然会有高个子替你顶着。

    她觉得很温暖,也觉得那个天书院监学也不怎么可恶了。

    天书院监学的杀意隔空袭来的时候,顾笑生出于本能保护起云萱。

    他袖袍里的天囚急飞舞,有些紧张。

    他不知道天囚能不能挡住天书院监学的杀意,他没有考虑过挡不住该怎么办,因为那是不需要考虑的事情。

    便在这个时候,楼外夜色有过瞬间的扭曲。

    ……

    ……

    顾笑生没有死,云萱也没有死,因为她很确认,在东京尤其是天书院里,没有人能够杀死自己,因为这里有人知道她的来历,而那人是天书院最强大的人。

    一道血意拂来,那道凝作直线,看似坚不可摧的杀意,就像是蒲公英上的针絮一般,被轻而易举地拂散,然后势如破竹般飞向天书院监学。

    这道血意来自浓墨般的夜空。

    忽有清风拂来。

    星屑不再明亮如华。

    血意忽减,然后消失。

    两道人影,出现在台上。

    一位满头白的老人,衣袖在夜风里微微轻颤。

    全场肃穆,安静异常,所有人都站起身来,就连杨素和天玑大神官也不例外。

    江白等天书院学生,更是长辑及地,说不出的恭敬,又很是震惊。

    “拜见院长!”

    “老师!”

    是的,这位老人便是天书院院长,寒梅落风秋煮雨,梅煮雨。

    紧接着,人们的视线掠至另外一人时,神情微变。

    场间一片哗然。

    没有人想到,天书院最强大的院长居然会出现,尤其梅煮雨是大6上都有数的强者,地位极其崇高,按道理来说,百子会第一夜,无论如何也惊动不了这种大人物。

    让人们更想不到的是,东方霸道怎么也来了?

    他不是一直隐世不出的吗?

    东方霸道看着处在呆滞中的人们,面无表情说道:“你们竟然敢在我面前出手伤我属下……不想活了吗?”

    梅煮雨温和笑了笑,看了一眼天书院监学。

    天书院监学神情微变,走到梅煮雨的身前,恭谨行礼,然后讲了讲先前的情况,意图抢先把基调定下来。

    他很清楚,梅煮雨既然现身百子会,那么今天晚上的事情,肯定也无法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但他不想这把火反而烧到自己身上,所以准备灭火。

    暴起伤人?冷血无情?恃强凌弱?

    听着天书院监学的报告,场间众人的脸色变得极为精彩。

    这说的究竟是魏良这个小怪物?还是那个柔弱的少女?

    东方霸道将顾笑生两人护在身后,然后挥手打断了对方的叙话,看着梅煮雨说道:“刚才我该说的都说了,他毕竟是神庙在职人员,我不方便定夺,剩下的事我也管不着,但……座大人那里需要个交代。”

    梅煮雨点点头,像是默认了他的说法。

    一片安静,有人开始注意到刚才二字,联想到天玑大神官不时望向楼外夜色,才明白,原来不止是他们在观战,在深沉的夜色里也有两位大人物在注视着这里生的所有故事,甚至达成了某种共识。

    天书院监学还想说些什么。

    梅煮雨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

    天玑大神官也笑了起来。

    天书院监学忽然觉得心情有些微凉。

    百里歌笑着起身,向楼外走去,有气无力说道:“老周啊,要点脸吧。”

    人们注意到,百里歌大人是与东方霸道并肩走出去的,这意味着什么?

    天书院监学呆立当场,觉得对方这句有气无力的话,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自己的脸上。

    梅煮雨笑着示意今夜的百子会到此为止。

    人群渐散,离开的时候,都忍不住回头望向石台上。

    梅煮雨看着云萱,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笑了笑。

    东方霸道并没有带走顾笑生两人,因为他很坚信,现在没有人能够对他们做出不利的事情,楼外要有无数天狱司高手隐在夜色里,保护周全。

    顾笑生略微沉默后,带着云萱向天书院院长行礼,然后走下台去,回到角落里的位置,收拾先前带来的东西。

    云萱老老实实地跟在他身后,显的格外乖巧。

    她想着先前在台上,自己表现的是不是太霸道,太冲动了些?笑哥不会不喜欢那样的自己吧?

    顾笑生似乎感知到了什么,看着少女眉眼间弯起的月牙,也跟着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

    宴散人空,楼内静寂无声,梅煮雨和周监学在台上对立,进行了一番谈话。

    “为了打压天狱司,你与文昭太史相互配合,让魏良那个小怪物在百子会上疯,这件事你做的太疯狂了。”

    “不错,我就看不得天狱司好,很多人和我一样,有错吗?”

    “仇恨?不,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还有谁会追究,大家都清楚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

    “教宗大人让你来天书院监察修学,一做便是二十年,谁都会生厌,可以理解。”

    “院长大人,我向来对你很尊敬。”

    “你是天书院监学,只要再向前一步,便有问鼎七星大神官的资格,谁不动心?”

    梅煮雨看着他平静说道:“但你做错了几件事,先你不应该阻止天狱司的新生,其次你不该勾结你不够资格勾结的人,最后你应该弄清楚自己的对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天书院监学的脸色极其难看,因为院长说中了他的大部分心思。

    他的位置是教宗大人安排的,监学便是神庙用来控制这些强大学院的人选,风光自然是风光,但他做了二十年,确实有些厌了。他想在不久后举行的问神典上,成为七星大神官中的一位,只需要再往上一步,便能看见不一样的天空,谁能抵抗这种诱惑?

    但他自然不能承认,坚持说道:“东京里有人借天狱司进行试探,我替陛下和教宗大人分忧,何错之有?”

    梅煮雨面无表情说道:“陛下和教宗大人会在意这种事情吗?”

    天书院监学沉默片刻,说道:“魏良变成废人,天狱司……难道还能存在下去?应天神都那些旧老自然乐得其成,怎么看也不是坏事。”

    “没有人是愚蠢的,你利用文昭太史,他何尝不是在利用你。魏良死过与否,他都不会在意,因为他的目的达到了,而你什么都不会得到。”

    天书院监学极不甘心问道:“那名天狱司的少女是谁?”

    梅煮雨转身向楼外走去,说道:“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七星大神官们尽是执掌神庙兴亡数十年,有的人资历比教宗大人还要高,这样的人你以为是阴谋诡计就能对付的吗?还有……教宗大人让你做天书院监学,一做便是二十年,还没明白其中深意吗?”

    天书院监学看着老人的背影,脸色铁青地说道:“我只知道陛下的亲外甥被人废了……这件事总要有了给个交代,贵妃的怒火总需要有人承受!”

    梅煮雨没有转身,从怀里拿出一张宣纸,说道:“你真是愚蠢的可怜,竟然这么早便开始站队,看来教宗大人当年选择流放你不是没有原因的。这里是燕京,贵妃的怒火烧不起来。”

    “看看吧,看完你就清楚应该谁来承担今夜的责任了。”

    薄纸随夜风轻飘。

    天书院监学摄过薄纸,读了起来,上面是天狱司名列的各种他的罪状,如遭雷击,他知道今夜大概便是人生的最后一夜了。

    同时,他也知道了院长的态度。

    梅煮雨没有用到东京这个字眼……而是燕京。

    燕王爷的东京。

    燕京。

    ps:实在太忙了,今天好不容易有点空闲,就都写出来吧,明天开始拉开序幕。请看在我近四千字大章的份上,来波打赏推荐,求啊,数据真心不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布衣太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长情了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情了余生并收藏布衣太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