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布衣太岁 > 第七十二章 横戈却万夫

第七十二章 横戈却万夫

作者:长情了余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永恒圣王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声音传入梁若始耳间,少年不明白,为何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师兄会说这样一句话。≧

    这句话是净天传承剑法里的一个偏门,是个很寻常的招式,更准确的说,是入门后弟子们都会学的基础剑谱。

    但就像以往在灵墟练剑试招那样,梁若始很老实地按照师兄指点做了,没有任何犹豫。

    他抬起右膝,手腕微挫,冲墟剑向后疾收,身影如风中残荷般,向后掠去。

    这一撤,那两道正在倒下的山崖便停在了半空中。

    赢不悔的横霜剑顺势而入,于夜空里大放光明,瞬间来到梁若始的身前。

    梁若始的衣袍断落数角,肩头出现一道鲜微的血口,看着极为狼狈,但竟从赢不悔的剑势里成功地摆脱!

    没有人能想到这样的结局。

    人们很确定,关键便在于梁若始那一退。

    那一退究竟有何神奇?竟能避开终绝剑势?

    梁若始很清楚,避开终绝剑势的是自己的身法与剑意。

    但前提,是那一退。

    必须先退,才能重新站住。

    那一退,是自认不如,是顺势而行。

    风云究竟是西来还是东往,有时候,只是清涧的流水是顺淌还是逆行。

    终恨水教他的,并不是具体的剑招,而是怎样正确的面对压力。

    因为年龄的缘故,因为某些客观的原因,总有无法承受压力的那一刻。

    硬撑固然是勇气,学会后退更是一种智慧。

    终恨水用自己的智慧,替四师弟消解了赢不悔的终绝剑势带来的威压。

    接下来,就轮到赢不悔承受压力了。

    梁若始神情微宁,剑势复起,凌厉如山峰间的崖石。

    但与先前不同,他手里的冲墟剑,顺势而入,依星霜而上。

    那两道山崖不再像先前那般缓缓合拢,而是直接……倾覆!

    少年看准了对方真元换意的那个间歇!

    夜风劲拂,衣衫猎猎做响,少年持剑而突,破开那团烛光,剑势如山崖骤倒!

    山崖骤破,覆的潇湘尽乱!

    赢不悔闷哼一声,收剑一格,双脚踏星而回,身法说不出的随意潇洒。

    一声闷响,直到此时才响彻夜空。

    那是横霜剑与冲墟剑相遇的声音。

    只是瞬间局势便已逆转。

    一个照面,赢不悔胸腹间的衣襟便出现了一道裂口。

    他双脚落地,执剑于侧,握着剑柄的手微微颤抖。

    他知道自己已经处于劣势,心神却没有任何慌乱。

    便在这时,一个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退居少弼。”

    赢不悔听出是顾笑生的声音,心想这什么玩意儿?

    自己执剑而立,静等梁若始来攻,何其潇洒,再退数步,岂不狼狈?

    想是这样想的,但他的脚却不知为何向后退到了少弼方位。

    便在他刚刚离开,他原先站立的地面上,出现了一道极深的裂缝!

    赢不悔微变,他这时才知道,梁若始的那道剑意,竟然悄无声息地隐藏至此!

    直到此时,对方的剑意才用尽。

    山崖骤倒,横断星霜,毁了夜里摇曳的烛火,但那崩出的崖石,却比人们看到的更远。

    这是什么鬼招式?当年神都论道时怎么没见过?

    如果不是顾笑生提醒,自己只怕现在已经身受重伤。

    ……

    ……

    终恨水很意外,望向顾笑生。

    殿前石阶上一片安静,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了顾笑生的身上。

    赢不悔和梁若始的交锋不过数招,片刻时间,各遇极大凶险。

    终恨水能够识破那三剑里的真义,一声喝断,帮助梁若始以净天剑法里最基础的法门应对,逆而破之,这等见识,这等应对智慧,实在令人惊叹,但他是终恨水,所以没有人会觉得太过震惊或者意外。

    可是……顾笑生为何能够看破梁若始那道剑势?他为何对净天剑法看上去无比熟悉?

    难道他也像终恨水一样,偷师百家,拥有了无比广博的见识?

    没有人能够相信这个推论。

    场间的沉默安静,只维持了很短一段时间,便再次被打破。

    顾笑生像是感受不到那数百道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他把目光从赢不悔身上收回,望向对面的终恨水。

    “虹朝贯!”

    “曳清影!”

    “明月引风荷!”

    他连说三个词。

    那是三个剑招的名字。

    北方八郡最负盛名的三招。

    听到顾笑生的声音,终恨水的神情凝重起来。

    “余霞成绮!”

    “白虹彤霞!”

    “云兴破横波!”

    他也连说三个词。

    那是三招,灵墟总纲里的……三招。

    他们二人没有看着场间的赢不悔和梁若始,没有看向殿前石阶上那些神情各异的人群。

    他们只是看着彼此,说着招式。

    实际上,当顾笑生说出第一招时,终恨水便开始应对。

    顾笑生的第二招,是对终恨水应对的应对。

    他们的声音飘荡在幽静的霜云殿前,飘荡在广场上和夜色里。

    他们的声音并不大,却很清晰,尤其在赢不悔和梁若始的耳边,更是像雷声一般,轰隆做响!

    梁若始神情肃然,抱剑持道,清喝一声,瘦弱的身影在夜色里拖出道道裂影。

    他手里黝黑的冲墟剑,破开夜色,悄无声息,仿佛火霞,把天边燎尽。

    余霞成绮!

    赢不悔神情骤凛,提剑倒挂于身前——终恨水说的第二招是白虹彤霞,他不知道那招是什么,会不会像余霞成绮这般强大,但隐隐能够感觉到,梁若始此时使出的三招剑势,乃是连环相套,以势进取,叠叠相加!

    他如果用自己的方法,应该能接下最开始的两招,却无法确定能不能接下最后也是最强的那一招。

    顾笑生的声音还在他脑中回响着。

    那三个词非常清晰,那三记剑招他非常熟悉。

    北方八郡最负盛名的剑式,他做为世子又如何能够不熟悉!

    此时此刻,他来不及思考顾笑生为什么知道这几式剑招,下意识里便按照顾笑生说的话,举起了手中的剑。

    在举起横霜剑的刹那,他才想起这件事情有些不对。

    这三记剑招怎么可能连用?

    虹朝贯是清水郡的第三剑,曳清影是气筠道的开宗剑,明月引风荷则是自己家传剑法里的第二十一剑!

    明明是三家剑决里的招式,怎么能混在一起用?与剑招相配的元气运行方式都截然不同,怎么能强行相连?难道不怕真元逆转受伤?他自幼跟随家父拜访北方八郡名流宗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剑法可以这样用!

    再多困惑不解,此时也没有时间去想。

    梁若始的剑已经来到他的身前,余霞成绮的恐怖剑势后,白虹彤霞的拱卫已然隐隐成型!

    赢不悔把心一沉,剑走虹朝贯!

    再起曳清影!

    他的真元自经脉运转至腕间,然后骤然一沉,沿着一条从来没有尝试过的道路回转。

    唯有如此,才能虹起朝贯飘至曳清影。

    赢不悔已经做好了真元逆冲,受伤吐血的心理准备。

    然而……什么事情都没有生。

    他的真元轻松顺着经脉,沉入气海关!

    非但没有受伤,那种通畅无比的感觉,让他舒爽地想要大叫出声!

    赢不悔信心骤增,剑出如风,破开梁若始横于夜空里的剑影,曳清影而气海生花!

    依然没有任何问题!

    他真元运行的异常流畅,他甚至有种感觉,这两式剑招根本不是两个剑诀里的内容,而本就应该连在一起!

    夜空里响起无数声清脆的剑鸣。

    殿前石阶上观战的人们,只见赢不悔的身法变得极为诡异,趋退之间,很是生硬,偏又给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无论梁若始的剑势如何强大,却始终无法将他禁在其间。

    无数剑鸣之后,梁若始的剑终于使到了云兴破横波这一招。

    这也正是终恨水说出的最后一招。

    这是灵墟总纲里的大招,取的是云兴天穹,海畔澜庭破洪波之意。

    澜起云兴的剑意里,隐着洪波涌起的杀意。

    冲墟剑仿佛覆着海澜,向四面八方汹涌压迫而至。

    如洪水溃堤一般,迅疾,且无法阻挡。

    如果没有顾笑生的声音,赢不悔此时大概会选择最暴烈的方式,尝试与对手同归于尽,或者说,用玉石俱焚的方法再次击中梁若始的弱点。

    但现在不用。

    他只用了简单的一招。

    “明月引风荷!”

    这是他家传剑谱里的第二十一剑。

    换在别的时候,此剑招绝对没有任何太大的用处,只能做为衔接之用。

    但先前,赢不悔的剑式,已经成功地与梁若始的前两剑分庭抗礼,同时已经做好了最后一剑的准备。

    海上忽然升起一轮皎洁的明月。

    明月迎风,皆是辉。

    他执剑引白莲于洪涛之上。

    一念间,莲花开遍海潮。

    他回腕横剑。

    横霜剑在冲墟剑上横而过,带出一道火星。

    剑没能伤到梁若始分毫,但带起了风。

    夜风之中,他的剑柄击中了梁若始执剑的手。

    干净利落,不差分毫。

    啪的一声轻响。

    冲墟剑呼啸破空而去,落在夜色深处。

    ps:三千字的章节弥补一下,创建了群:57o8oo436,想来的报道咯。求打赏求票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布衣太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长情了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情了余生并收藏布衣太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