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不负 > 番外 【二十年后】

番外 【二十年后】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医武兵王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还是始终觉着,每个时代,都会有自己的历史。我所身处这洪流之中,只以为自己是个听书人,奈何,如今一步一落子,皆如同逆风执炬。

    *

    大颜覆灭后的第二十年,街头的说书馆人流攘攘,在吐瓜子的声音之中,一个年迈的说书人唾沫横飞地讲着故事。

    “上回书我们讲的是大颜旧事,说到大颜,就不得不提大颜的开国帝君齐朗。”说书人的惊堂木拍的极响,“说到这齐朗,就更需得提到那云岚长卷,此物原本是悬挂在大颜的宗庙之中,与齐氏同享后人万世香火的,可惜在二十年前,大颜国破之时,这长卷,却被皇家焚毁,但是,这些人的故事却,流传了几百年都至今为人津津乐道,小老儿今个正是要讲一讲这云岚长卷的故事。”

    “老人家,这云岚长卷,不就是写着一百零二个人名的一卷书册罢了。”后面有一个面容清瘦的少年笑着说道,“一卷书册,又有什么故事。”

    “年轻人啊,这你便是不懂,大颜六百年风华,尽是启自这卷中英杰,而其中啊,最为传奇,便是那卷上最后一个名字,苏岚。”说书人捋一捋长须,缓缓地说道,“据说,这一卷云岚长卷上的一百零二个名字,俱是齐朗手书,记录的是战国末那三十年间为天下一统而居功甚伟的英雄们。民间一直流传,苏岚这一个名字,齐朗写了十五年,只因为每一次齐朗写到这个名字时,都会痛哭失声,不能自制。直到他临终前,才将这名字书于长卷之上。”

    苏岚的名字一出,茶馆里更是人生沸腾,六百年时光过后,这个名字却依旧鲜活地存在于市井之中,下至三岁小儿,上至八十老者,提起这个名字,都能讲出他的故事,都能吟出他写过的诗句。

    “小老儿的故事,便要从这苏大人开始。”那说书人语气一扬,颤颤巍巍地将手在空中一划,“这个苏岚,是战国时楚国重臣,说起此人的身世,便要牵扯到战国的旧事。这战国,本是八百年前上清覆灭后,那二百年的乱世的称谓。至七百年前,才形成了所谓的战国三雄的形势。这三国,便是楚国纳兰氏,齐国齐氏,和周国司徒氏,这三国以外,还有燕国,熙国,斟国等十余个小国,并上北方草原之上的扎鲁赫。这楚国地处中原,北接周国,西接扎鲁赫,东临大洋,南临燕国,是当时的第一大国。周国则处大陆之北方,多半国土都是北方严寒之地。而齐国,地处江南之地,地虽不算广袤,却国富民安。这三国经百年征战,各自立足一方,相安近五十年后,各国遂又各自交战,为的便是一统这万里江山,成就不世之霸业。”

    “这苏岚不是有个妹子,比她这哥哥更为传奇吗,这苏岚的故事,我们听了千万遍,只想听听他妹子的故事!”话音刚落,便又有一个年轻男子,在一旁大声喊道,一时间大家都随声附和,那说书人也只得笑着说。

    “既然客官们想听这位俪元皇后的故事,小老儿便也说上一说。这位俪元皇后,是苏家四女,苏家有四子,便是长男苏峻,次子苏岚,三女苏容,四女苏颜。这四人,皆有一段故事,可最为人唏嘘的便是这苏颜的故事。她死于齐国显立二十一年,死时不过是一十五岁,可不过就是这短短一十五年,为她在这史书中争得了一席之位,只因为,她是齐朗唯一、皇后,也是齐国宗庙里,唯一一个以太子妃画像被供奉的皇后。”

    “十五岁?”众人皆是惊诧,“那后世的世宗又是怎么回事?”

    “那些都是些传说罢了。”说书人摇了摇头,“她十三时,便誉满京华,因着自己的两位哥哥,结识了齐朗,十四岁时,未及笄便被聘为齐朗的王妃,后来同年,齐朗在她父兄的帮助之下,成为储君,她也正式被下诏册为太子妃,十五岁时,她只差亲迎礼一项,便是太子妃,却死在了苏家的那一场灭门惨祸。十年后,齐朗才为苏氏平反,并正式追封她为后。相传,齐朗死时,棺材里陪葬了一支青瓷的瓶子,一支九鸾钗,并一纸婚书。那青瓷的瓶子里,便是她的骨灰,九鸾钗是她及笄时皇家所赐的聘礼,而那纸婚书,便是册封太子妃时,送至太庙的那一张。”

    “她的存在,全都系在齐朗一人身上。”早先那个说话的清瘦男子,却是用不大却能让人人听见的声音说道,“可惜成者王侯败者寇,她的另一桩姻缘,倒是无人再提。”

    “这位公子说的,小老儿亦知道的不多,只是民间确实有传说,说这位苏四小姐同周国的那位司徒岩若,倒是另有一桩姻缘,只是这些话语,可信的又有多少。”那说书人说到这却是叹息,“那百年风流战国,多少豪杰纵横睥睨,到头来也不过是黄土一抔,后人一段故事罢了,罢了。”

    “这故事,可没什么意思,竟是个红颜薄命,倒不如那些红颜祸水来的有趣。”早先起哄的那个客人,吐出一口瓜子,摇了摇头,丢下一个铜子,便走了出去。

    他这一走,众人便都散去,只剩下那个清瘦的年轻人和那白发苍苍的说书人。

    “小伙子,小老儿没什么故事讲了。”那说书人笑着对他说。

    那个少年却一动不动,只是坐在那里,半晌他才说:“据说,苏岚下葬的那一天,宛平的雨没有停过,而齐朗打着一把褪了色的二十四骨孟竹宗的油纸伞,默默地送了他的棺椁。”

    “哦?”那说书人也吃了一惊,“民间的传说,苏颜和齐朗第一次有迹可循的相逢,便是因为一把孟宗竹的油纸伞,那一天,也是个雨天呢。”

    “是啊。”那少年笑出声来,“可是巧合的很呢。他俩的恩爱情长,随那繁华门庭,一夜之间化作灰烬,世间无常,大抵不过如此。”(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江山不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沧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离并收藏江山不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