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不负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推心置腹

第一百六十三章 推心置腹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而苏家和玄家的对立,更像是人为的操纵。”郑铎瞧着玄汐那渐渐解冻的英俊面孔,唇边笑意才显露出真挚来,“于我于其他世家或是你们自个而言,苏玄的交恶都是没有好处的。只是,我也知道,苏玄若是坦然握手言和,也是笑话。”

    “所以,伯父说了这好长的一段话,到底是何用意?”玄汐俊美的脸上,带上几分显而易见的清浅笑意,缓缓道,似是恍然却又是一幅了然于心的模样。

    “此行,想着你二人似乎胸中早有算谋。我这个做长辈的,也乐见此事。因而,只想叫你知道,之后谋算,不必避讳于我,放手去做便是了。”郑铎唇边笑意缓缓舒展开来,却只是说了这样的一句话。只是,说者听者皆以彼此懂得这言语之外的含义,那至于说了些什么,其实早已并不重要。

    “伯父为长,您之于我或是他人,皆为引领之人。”玄汐缓缓道,那挺直的脖颈,带着微微弯曲的弧度,“汐不过是个年轻学生罢了,哪敢妄自尊大?”

    “自古英雄皆出少年,后生可畏,这话可说的不假。”

    “您说笑了。”

    *

    “回程时候,见过玄汐了?”

    苏岚才沐浴过,着着件有些发白的雨过天晴色葛布衣裳,绞着犹在滴水的长发缓缓走到前厅的时候,抬头便瞧见了一脸和煦微笑的苏峻。

    “大哥。”苏岚露出个浅淡却又真挚的笑意,坐到了苏峻的身边,“以为兄长日理万机,无暇来见我,却没想,我前脚回来,你后脚便到了。”

    “听了你的话,我倒是隐约觉着,我家阿岚此刻并不想见我。”苏峻摇了摇头,倒是颇为夸张地,故意重重叹息一声,“我倒是心疼自己,一听说你到了京郊长亭,便急急地从兵部官衙赶回家中,想叫我家阿岚,快些见着我。哎呦,苏岚你这个没有心的人,真是伤了我的心。”

    “大哥竟然会说,俏皮话了。”苏岚倒是挑起长眉,给自己和苏峻分别倒了杯茶,才好整以暇地瞧着苏峻,“想来兄长最近,生活过的着实滋润。似乎薄姐姐近来待你极好。”

    “确实如此。”苏峻倒是一幅认真的模样,点了点头,“我倒是想仔细问你一句,你和玄汐到底有何谋算。”

    “兄长上来就这么问,也不想想我招架得住吗。”苏岚摇着头叹息一声,又喝了口茶水才缓缓道,“你也怜惜我一些可好?你瞧瞧,我头发可还没干呢。”

    “你今天怎么当着郑铎便敢去见玄汐?”苏峻也不理会她,只自顾自地讲着自己的事。

    “哪有什么谋算,大哥说什么呢?”苏岚撇了他一眼,仍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李江沅此举是在打清原的脸,那,该如何处置,也不是我一人或是玄汐能左右的吧。大哥问我,倒不如去问爷爷。”

    “谢脁能被选去,做这个引子,定然是背后有人推动。今上,你,玄汐,三人合力要他死,那他怎能还有机会活下去?”苏峻也是慢条斯理的模样,可一字一句皆是稳准狠辣砸在苏岚的心上,“至于你,对我还不肯坦然?”

    “兄长都猜到的事,为何还要逼我说出来?”苏岚苦笑一声,缓缓道,“你从小就是这样的,只要我们犯了错或是做了什么,你便势必要逼问到底,无论是糗事或是坏事,都非得要我们亲口说出来才肯罢休。”

    “阿岚。”苏峻叹了口气,那张挂着和煦微笑的脸孔,此时却是挂着明显的疲惫,“你为何这般想?我是你的兄长,之所以问起此事,也不过是为了你而已。我并非责备你,也并非又何其他念想,只不过是想知道,我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相连之人,正想做些什么。我也只有知道你在做什么,才能帮你不是吗?”

    “平儿。”苏岚缓缓坐起身,眸光之中,闪过一片厉色,平月推开门时,恰看见她唇边轻浮起的那一片冷色,叹了口气,她又变成了这个样子。

    “主子。”平月低声道。

    “告诉郦青,让他去转告王愫,就说,我见。”苏岚微微的笑着,往日和煦温柔的眼里,这一回却只有冷冷的深沉,让人望不到半分她的情绪,可平月清楚地很,那里面,酝酿的从不是平静与温柔。

    “主子,这节骨眼上,您昨夜同王公子醉这一场,陛下那?”平月给她梳着头发,不放心地问。

    “怕什么。”苏岚轻轻拍了拍她的手,道,“这节骨眼上,苏岚才得像苏岚,我若真是不见王愫一面,那面才不放心呢。再说,有人帮衬着咱们,这事,会圆的很好的。”

    平月叹了口气,道:“主子一天天过的提心吊胆,比起人家权重一方的,怎的如此的辛劳。”

    “我今儿个这看似权位贵重,其实,不过是空有其表。”苏岚叹了口气,“所以,半分错处都不能有。却还得把自己的把柄递出去,叫人握着,这样才能不被怀疑。”

    平月不再言语,只把她的发盘在头顶,用玉簪束好,因她尚未行冠礼,所以这样的打扮,就是贵族少年最是常见的了。可只是普普通通的装束,这镜里的人,也美得格外,平月暗暗出神,回想着,她十四岁那一年,一袭紫衣,惊艳了一座城池的美。四年时光洗练,她比那时少了几分纯真,少了几分稚嫩,却生生地逼出了那冷到了极致的艳,似是浸着冰水,冷的透彻,却也清的妖媚,这一点介于男女之间的风情,淬炼的如此蛊惑人心。

    苏岚换好官服,从三品的暗色,在身上,却不显得半分的老气。先向爷爷苏晋问了安,恭谨地退到一侧,等着家里其他上朝的人。不多时,苏峻也缓缓而来,三品侍郎的袍子穿的得体庄重,和他的父亲极是相像。最后,苏岚那庶出的二叔也到了,从三品的衣裳显得老气的很。苏岚一向不喜他,只因他不喜自己和大哥一家,这人一直觉着若不是这以为永不会回来的嫡系一脉,抢了这地位,这苏家早晚便是自个的。可他不知道,苏晋即使是毁了苏家,或是将权力交给二房那一支,也断不会把苏家给他。

    百官鱼贯而入,空旷的宣室殿,才显出了些人气,苏岚静静地站在郑彧的身旁,眼观鼻鼻观口,在这大殿之上,她一向信奉父亲的生存法则,万事万行,不如一默。想到这,她忽的想起了王愫的话来,那样深沉而又睿智的父亲,怎么会就这样轻易地死去,这事情,真的不简单吗?(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江山不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沧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离并收藏江山不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