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不负 > 第二章 江源(二)

第二章 江源(二)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晋的书房大抵是这楚国最为安全的几个地方之一了,与苏宅主厅回廊相连,却是曲折幽深,更有内湖相隔,虽说是一书房,却比宫里有些殿阁都要大些,自占了三进的小院子。

    庭院里只一颗老银杏,放眼极是空旷,却也杜绝了刺客藏身的可能,却也挖了个池塘,塘中还置了一亭子,却也是四面通透的构造。

    只书房那一间暖阁亮着灯,窗上映着人影烛影,苏岚叹了口气,对着书房门口静立的掌苏家护卫的苏南道:“去给爷弄几碗汤团来。”

    苏南面无表情地应了声,惹得苏岚失笑,却听得书房里传出来一个极有威严的声音:“耽搁什么?”

    苏岚一推门,便踏入暖阁,竟带了副视死如归的神情。

    苏峻见得苏岚,便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苏岚刚要落座,便听得:“我可叫你坐下了?”

    苏岚神色一颓,道:“祖父,我竟坐也坐不得了?这回我又哪里有失体统了?”

    “可是你动的手?”

    苏岚神色一动,嘴唇一碰,便要说话。

    “你那些话就不必说了,只讲真话就是了。”

    “不是。”苏岚的声音里压了几分笑意,眉目一挑,竟是一副颇不在意的神色。

    “不是?”

    “祖父叫我讲真话,我讲了,您却不信。焉能怪我?”

    苏晋并不说话,只是定定看着苏岚,两双如出一辙的凤眼,一犀利冷然,一满含笑意,却皆是勾起相似的弧度。

    “坐吧。”

    “爷爷不说,我大抵也猜得到。”苏岚自己拿起苏峻手边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只怕他们都怀疑我为三爷出手,意图嫁祸给东边。”

    “也不由得您也猜测,毕竟这事若真是东边,三爷得利最大。”苏岚喝了口水,“只东边也不会那么蠢,在此时出手,想来我们嫁祸东边,还是最合理的解释。”

    “可您的孙儿就这么蠢吗?”

    “六瓣梨花是东宫徽记。”苏晋亦是紧锁眉头,“东宫如今被禁足,为何要下手伤人,还偏偏漏了这徽记出来。”

    “我们知道这是东宫徽记。”苏岚淡淡一笑,“陛下也知道。”

    苏峻闻得此言,也皱了眉,道:“你以为这是东宫自编自演。”

    “爷爷以为呢?”

    “无论是谁做的,陛下都不会算在东宫身上。”苏晋神色回复了一片严肃,“怕更要因此怜惜东宫,进而把他放出来。故而,这要是东宫以外之人所为,就蠢了些。”

    苏岚不过点头微笑,道:“马上就要冬围了,只怕事端陡然而生。苏城兄弟二人,亦要随行吧。”

    “苏家既然掺和了,就不必怕。”苏晋依旧是一派的深沉,“阿岚,你却也要收敛几分,苏家的人从来都是执棋的,不给人当棋子。”

    “我确实试探了下东宫。”苏岚想了想道,“他身边的死士,比我想的多。而且李家手里的军队,大概也比我们知道的要多,这就有点麻烦了。”

    “殿前兵马司有多少兵马?”

    “九门,神策,京营,羽林四军皆是殿前兵马司,神策五千拱卫宫城由玄汐控制,我借高州控制了羽林,我手中现下三千可用,剩下两支也有万余人卫京畿和四州。”苏岚低低的说着,却猛地一顿,“爷爷何意?”

    “指挥使是二品武官,倒也可以入阁了。”苏晋淡淡一笑,道,“张家人坐的有点长了,便拿他们开刀吧。京城握在他们手里,我睡不安稳。”

    “爷爷,这位子?”便连苏峻也有几分急促。

    “副指挥使是三品,侯爵在身的从三品骁骑大将军也不是不能接掌。至于指挥使,那就空着吧。”

    “是明着还是暗着?”

    “苏家家主便连光明正大的魄力都没有?”苏峻却是疏朗一笑,看向苏岚。

    “全凭爷爷吩咐。”

    “还要谢谢那位今晚布局的人,出手的目的不算,起码搅乱了这一池春水。”苏晋的神色倒是松了一些,竟也隐隐有了几分浅淡笑意。

    苏岚垂下头饮茶,神色寡淡,眼光微微闪瞬。

    离开书房时,天色已漆黑如墨,苏岚心里粗粗一算,大概已是凌晨四点了。

    他一路缓缓地穿过双面游廊,绕过抱厦,行了半个宅邸才到了自个的院子,这院子在外府和内宅之间,以一片竹林与外间隔开,背靠着苏家内宅的花园,景致极好。

    竹子上积了雪,他脚步一重,便有雪落在肩头,索性将肩头大氅甩给他身后静立的护卫郦青,自个着着锦袍入了正房。

    “哟,这还穿着官袍呢。”郑彧正坐在与正房相连的小花厅里自斟自酌,见苏岚挑帘进来,便笑着说。

    “我先去东厢换件衣裳罢。”苏岚亦是笑着看他,“怕我这从三品官袍让你心里不舒服,毕竟郑爷官低我一级不是?”

    郑彧神色一恼,苏岚笑的颇有些挑衅,径直过了东厢去。

    东厢里,眉目清丽的扶月正为苏岚选着衣裳,苏岚只歪在一旁的罗汉塌上,一脸的疲惫。

    “今儿您也是累坏了。”扶月选了身天青色锦袍,并青玉簪和同色腰带放在苏岚身边,坐在了他榻边的锦凳上。

    苏岚叹了口气,将髻上的簪子取下,那一头黑便垂了满肩,本就雌雄莫辩的五官,显得媚色逼人。

    扶月将他身上的官服缓缓褪下,解到中衣时,手微微一顿,看了眼苏岚的脸。

    “只怕是要再缠上一次,有些松了。”苏岚唇边落了几分苦笑,声音也压得低了些,“不过,郑彧在外间,不好叫他等,外衫宽松也无妨。”

    “是。”扶月便紧了紧他的中衣,服侍着他穿上天青色锦袍,束了腰带。

    “腰身上还是太细了些,倒是不像。”扶月看着镜子里已束起长的人,低低地道。

    苏岚却是反手握住她的手,道:“月姐姐,我便是再像,也不是苏岚。”

    扶月的面色一黯,却是一笑道:“并无什么不妥,且去罢,莫喝的太晚,明儿有的忙呢。”

    苏岚轻轻抚着喉结,眸色一沉,便站起身来,出了厢房。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苏岚笑着撩了袍角,坐在了郑彧身边。

    “我瞧着你那月姬真是极好,便是比眉意也是不差,你倒是红袖添香好风、流。”郑彧取下温着的酒,给他倒了一杯,“你家的梨花白便是宫里都比不上。”

    “且喝你的酒吧。”苏岚在书房里也没吃上汤圆,此时倒是慢慢地吃着,热气微醺,酒酿清甜,还有淡淡桂花香,“我家厨子的酒酿圆子煮的才叫好。”

    “我爹倒是可怜。”郑彧一脸的松泛笑意,“这上元也没个安稳觉睡。”

    “我瞧着你倒是挺开心的。”苏岚白了他一眼,道,“能在这明堂里饮酒闲聊,我就知足的很了。”

    “我倒觉得,京城里勾心斗角的上元节远不如北疆营帐风雪夜。”郑彧叹了口气。

    “那是因为,你喝的是我带去的梨花白,而不是高州离人醉。”苏岚语气中的漫不经心,衬着唇边的微笑,显出了几分轻狂。

    郑彧亦是一笑,道:“也是。别个时候,也喝不到你那酒。”

    郑彧语罢,目光却是落在苏岚执杯的左手上,那道横贯手背的伤疤,在烛火照映下愈骇人。

    “待此间事了,我还是要回去的。”苏岚将手中酒杯放下,“只是,谁在我背后,我都放不下心。我的命只敢交给你。”

    “我亦不想留在京城。”郑彧眉心一紧,道。

    “郑家三代单传,郑伯父怎能舍得你去战场上搏命。这三年已是极限。你的位置在这城里,郑家只能交到你手里。”

    “你呢?”

    “安西四州本就是我苏家的旧地,因我父亲的缘故,大权旁落了近2o年,合该回到我手里了。我可不仅要将军府的地契,我还要兵符。”苏岚在郑彧面前一向是从不遮掩的,眉宇间依旧是一派轻松,声音却是冷冽的。

    “明儿冬围,我瞧着会热闹的很。”郑彧又夹了口雕梅麋肉,“你家这厨子做麋肉当真是极好。”

    “如今局势并不明朗,合着整个京城都不好过。”苏岚夹了颗雕梅,“明儿带着这厨子可好?”

    “我和你赌明儿东宫不去冬围。”郑彧蓦地兴奋起来,“赌你这厨子如何?”

    “最多赌一个铜板。”苏岚将那盘雕梅麋肉端起来,“我赌他去。”

    郑彧走的时候,天已蒙蒙大亮,捧着一坛子梨花白的身影,走的摇摇晃晃。苏岚揉着疼的额角,站在院子里,默默的拧了拧湿透的广袖。

    “这个时候了,我也睡不下了,便就叫桶水来,泡个热水罢了。”苏岚看了扶月一眼,默默的叹了口气,通红的眼睛,显得有几分可怜兮兮的模样。

    “郑公子便是一直喝,您还一直陪着?自己什么身子真就不知道?”扶月虽是语气不善,可还是动作麻利的叫人备了水,亲自给苏岚拾掇起来。

    将苏岚送到浴间,扶月默默地退出了内室,在外室的屏风前安静站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江山不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沧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离并收藏江山不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