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不负 > 第十一章 国士无双(一)

第十一章 国士无双(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医武兵王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国国都,邺都。

    邺都地处北方,初春时节,亦是轻雪飘飞。司徒岩若瞧着外头的天色,颇有些夸张地叹了口气,伸手挑了帘子,从车辇上走了下来,由着贴身侍卫给他理了理领口的貂绒,才由着小太监引路向着内宫而去。

    一路上宫人见着他,便都跪于地上行礼,司徒岩若也不言语,只噙着三分笑意,目不斜视地走着,却勾走了这阖宫女子的心魂。

    “皇兄。”到得皇帝寝宫暖阁里,司徒岩若解下身上大氅甩给身后人,便径直入座,“这等天气召臣弟入宫,想来是有大事了。”

    皇帝司徒岩卿正低头瞧着手里的奏折,闻得他说话,便抬头对他一笑,冷肃的脸孔倒也生动了不少。司徒岩卿登基不过五年,却已经将同辈兄弟杀了个七七八八,只有司徒岩若一人至今安然无恙还手握着边关军政大权,着实叫周国的臣子深深佩服这位王爷。

    司徒岩若眨了眨与司徒岩卿如出一辙的桃花眼,接过他手里的纸片,半晌道:“这纳兰瑞倒是个心狠手辣之人。”

    司徒岩卿倒是笑了笑,道:“朕瞧着楚国这位新主确实手段过人,雷霆手段便控制住了朝堂。如今才当上太子不足半月,倒是硬逼着朝臣给他母亲正了位置。”

    “皇兄可是觉着棋逢对手了?”司徒岩若亦是笑的舒朗,往椅子上便是一靠,“大抵过几日楚国就会下国书告知登基大典了,皇兄这回想叫谁去?”

    “朕倒是想自个儿去。”司徒岩卿揉了揉额角,“只是,大祭司那边春日祭祀将至,只怕朕不得脱身。”

    “只臣弟最不耐烦这大祭司那一套。”司徒岩若微微一笑,“兄长若是心疼我,便遣臣弟为使吧。”

    “朕亦有此意。”司徒岩卿点了点头,亦不计较他言语里对大祭司的不屑,“只是,楚周战事不断,你打交道最多的苏岚如今可是纳兰瑞手下的头等功臣,我倒是担心你被楚人绑起来。”

    “皇兄不要打趣臣弟。”司徒岩若听了自家兄长这难得的俏皮话,倒也笑了起来,“臣弟倒是觉着两国这几年打了不少仗,除了成全了纳兰瑞攥紧了兵权,咱们也没有真讨到好。不如借着榷场一事,试探这新帝的态度,若是能少打几仗,臣弟倒也能少在边关受些罪。”

    司徒岩卿似笑非笑地瞧了他一眼,似在掂量他话中真伪,司徒岩若对自己这位兄长再了解不过,亦是不动声色地微微笑着,神色里一派天真赤诚。

    “榷场一事,朕便授你全权处置。”司徒岩卿倒也不做过多犹豫,“只一句,此行你可要收敛些性子才是,到底周楚之间。”

    “臣弟省的。”

    出了暖阁,被冷风一吹,司徒岩若倒是被吹了激灵。心中低低叹息一声,脸上仍噙着笑意,司徒岩若将领口拉高,掩住了大半的脸孔,只一双琥珀色眼睛被宫灯映的流光溢彩。

    “睿王爷。”宫道之上,司徒岩若与周国大祭司连清正相遇,一身黑袍的连清只露出半个脸庞来,整个人在夜色里显得愈的神秘。

    司徒岩若与他私下来往不多,却着实不喜他,不过微微一笑,道:“如此夜里大祭司还进宫里来,真是辛苦。”

    “春日祭祀将至,陛下重视,臣亦不可懈怠。”连清声音亦是如人一般平淡而压抑,此时却透着罕见的亲切,“近日少见殿下,不知前次您要的药可灵?”

    “劳大祭司费心,此药甚好。”司徒岩若笑了笑,“雪夜难行,大祭司还请小心,本王便先行一步。”

    连清亦点了点了头,直到司徒岩若那紫色袍子从这官道上彻底不见,连清才缓缓地对引路内侍道:“走吧。”

    周国与其他两国不同,上至皇帝下至百姓皆是信奉太阳神,因而国体之外更有神殿,设祭司掌管各级神殿,大祭司则是祭司之,在周国地位崇高,虽不参政,却对朝廷影响巨大,更深得百姓尊敬,对神殿乃至祭司虔诚不已。大祭司并非世袭,乃是有前代祭司从孩童之中遴选一批最有“神性”之人,自小便养在神殿,到得成年之时,选择其中最佳之人,赐予连姓,承继祭司之位。神殿这一套传承自有体系,皇家可过问,却无权插手亦决定不了下代祭司人选。神殿权位之高,更在于周国皇帝自称太阳之子,这皇位落在谁头上,更要祭司出言,若无神殿承认这皇位,只怕也坐不稳当。

    照常理而言,谁家皇帝都不喜有如此影响之人在自己身侧,可偏偏司徒岩卿却对连清极为信任,亦是对神殿极为虔诚,使得连清更是炙手可热起来。这五年来,朝野上下,一时信神成风。司徒岩若虽是对此嗤之以鼻,却也不得不装的一副虔诚样子。只是,他与连清本无交情,亦不喜他,可连清却无端对他颇为亲切,和颜悦色之程度甚至甚于对司徒岩卿。

    吩咐起驾,司徒岩若靠在车厢中软垫上,神色一瞬便冷了下来。若说纳兰瑞出身卑微,只怕他更是卑贱。他乃是异族舞姬之子,是他父亲一次酒醉后的产物。琥珀色瞳孔和殊丽之极的容色,更时刻提醒着众人他的出身。他自孩提时,便不得不依附司徒岩卿而生,伏低做小十年,终是熬到了司徒岩卿登基,一路撺掇着他将其他兄弟姐妹收拾殆尽,悄然间握住了不可小视的权力。但他再清楚不过,随着权力的膨胀,司徒岩卿对他的忌惮只怕不必任何一个死了的皇子少。如今他处境看似平顺,实则如履薄冰。

    车辇在邺都的一条巷子里停下,司徒岩若下了车,便拐进一家酒馆。宵禁将至,这酒馆里人影寥落,昏暗灯光之下,司徒岩若,乌紫衣,眉目如画,带着司徒家独有的艳丽,桃花眼一转,便是天光照彻的风华。

    “如今,可有酡顔酒?”司徒岩若站在那掌柜身前,微微一笑。

    “客官,请楼上去。”那掌柜微微颌,仿若对他容颜熟视无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江山不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沧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离并收藏江山不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