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不负 > 楔子

楔子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显立二十一年十二月初三夜,程侯府一夜成灰。  初四,诏谕百官,传位皇太子朗,退位为太上皇。皇太子即日成婚,着穆氏女为太子妃。

    ——《齐玄宗起居注》

    史书记载齐朗做皇太子时最后一次提及苏家的情景,民间百姓亦是口口相传,众人皆知。

    百官在太庙朱门外静待太子。太庙的九重大门次第打开,太子缓缓走出,百官看向他时,都不由得惊诧。

    太庙不过十日,太子已然形销骨立,眸光之中,再没有一点光彩。他缓缓地走下台阶,黄色长袍被风吹得鼓起,往日风华绝代的面庞,一片憔悴。

    他唇边竟勾起几分笑意,问面前站立的礼部尚书道:“苏家昨夜可是被这大火烧干净了?”

    礼部尚书艰难地点了点头,太子的笑意半分不改:“那,本宫的婚期呢?”

    “十五日后。”他战战兢兢地回答。

    “很好。”太子齐朗笑得无懈可击,迈出一步,口中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向后栽了过去。百官大喊着太子,目光之中,皆是一片的不忍。

    繁华门庭,一夜之间化作灰烬,世间无常,大抵不过如此。

    显立二十一年十二月初四,太子自太庙还,吐血昏厥,三日后转醒。帝见太子虚弱,欲召六部推迟婚期,太子不允。

    显立二十一年十二月十八,太子齐朗大婚,迎娶太尉女穆氏,是为太子妃,全城皆挂红绸,似血色一般鲜红。

    同日,太子下诏,数程侯苏胤罪责十八,昭告天下,以此为戒。

    显立二十一年,十二月十九。侍中王愫入见,言苏家众人尸难辨,唯见凤钗一枚。朗默而纳之于怀。

    显立二十一年,延熹二十年,十二月三十,楚苏氏第十代长孙苏峻,二孙苏岚归宗,重归楚国苏氏族谱。

    显立二十一年十二月三十一,齐帝朗即位,改国号为清平。

    ——《齐景宗起居注》

    ————————————————————————————————————

    升平三年,宛平城。

    “娘!”被萧文羽摇醒的时候,苏岚已是泪流满面。

    “自回到了这老宅,你便夜夜不得安睡。”见着苏岚扯出来一个难看至极的笑容,萧文羽低低叹了一声。

    “我出去坐一会,你睡吧。”苏岚为萧文羽掖了掖被角,安抚地笑了笑,随意地拿过帕子按了按眼眶,已是平静如常。

    萧文羽看着那道瘦削的背影消失在内室,挺得笔直的背,直让人觉着凄楚。

    苏岚坐在院子里那棵桂花树下,已是深秋时节,空气里俱是甜腻的气息。

    “阿颜,晒了桂花给你做糖粥可好?”

    “阿颜,这桂花头油你可喜欢?”

    苏岚的耳边恍惚响起母亲的声音,遥远而又清晰。大颗的泪水沿着脸颊缓缓流下,二十年来,关于母亲的记忆,永远定格在显立二十一年十二月初三的夜里。

    冲天火光,一袭白衣,脖颈间一道深紫色的勒痕。她就安安静静地躺在她的房里,这院子里,再不能叫自己的名字,再不理人间惆怅。

    “娘。”

    “爹。”

    “二哥。”

    每唤一声,便是心头一刀,权倾天下的苏岚此刻也只是如孩童一般,躲在桂花树下痛哭失声。

    “殿下。”被揽入一个带着桂花气息的怀里,苏岚耳边传来萧文羽怜惜而又轻缓的声音,“我可怜的孩子。”

    “文羽。我总是不停的想起那一夜。”苏岚哽咽着出声,“他们说,我爹已经死了,我家要被抄家了,而我娘上吊了。我冲进来时,仆役跪在地上哭泣,我就看着我娘被人解下来,脖颈间一道那样深的勒痕,我不敢看她,不敢去试探她还有没有气息。”

    “那一年我才十五岁啊,三天之内,没有了爹,也没有了娘。”

    “我就呆呆地坐在这课桂花树下,十二月时,早没有了花香,四角的天空,被火光都映红了。我当时就想,人间炼狱不过如此吧。”

    “我大哥把我扯起来。”萧文羽的肩头已是被打湿,“我恍惚之中,便已经在车里向着不知道是何处的地方而去。路上传来消息,我二哥苏岚也死了。”

    “这一切,都生在这宛平城,在这座苏宅里。”苏岚擦了擦眼里还在滚落的泪水,声音艰涩,“齐朗把这座宅子建的真好,一砖一瓦,与当年相差无二。”

    “可我即使跪在他脚下,可我还是恨他。”苏岚看着萧文羽的眼睛,缓缓地道,“那一年,我是苏家四小姐,是与齐朗合过婚书的苏家四小姐。”

    “只差亲迎一礼,便将母仪天下。”

    “阿岚。”萧文羽握住她的手,“阿颜是齐朗的俪元皇后,而你,是权倾天下的明王,皇后娘娘的二哥。”

    “是啊,我是世间唯一一个以太子妃画像配飨太庙的俪元皇后的哥哥。”苏岚低低笑起来,“苏颜,早就死了。”

    她的人生开始于那个夜晚,又结束于那个夜晚。

    史书无法记载,她作为苏颜的情感,不会记载那一把结下她和齐朗夙怨的孟竹宗二十四骨天青色油纸伞,也不会记载,那个雪夜里齐朗扼住她脖颈说的那句,功高震主好自为之。

    这一夜,宫中亦是火烛长照。

    齐朗倚靠在皇城城墙上,手持玉壶,邀月同饮。身旁的内侍有些惊惶地看着眼前的皇帝,极善克制自己,从无任何情感流露的男子,何曾在显立二十一年后,有过如此放纵的时刻。

    他已是有些醉了,口中喃喃,只翻来覆去的唤着两个字,“颜颜”。

    他低低地笑出声来,坐在那城墙边沿上,将壶中清酒倾倒口中。

    史书不会记载他这一夜的醉酒,史书也不会记载他的夜夜难眠,他所有的挣扎与情感,他悲哀而又隐秘的爱情,他炽烈而又绝望的求而不得。

    他作为一个人的完整。

    从一开始,他就决定做史书里的千古一帝,高高在上,犹如神祇,叫后人仰望。

    但他唯独算不出,此生里那唯一的变数,就是她,这个夜里在桂花树下哭泣的女子。

    “你瞧这脚下是什么?”

    “是陛下治下的万家灯火。”

    “是朕送你的天下升平。”

    “这万家灯火里,唯独没有我的那一盏。这天下升平也与我无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江山不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沧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离并收藏江山不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