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不负 > 第六十六章 夜中遇刺(三)

第六十六章 夜中遇刺(三)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岚这才看向自己的手臂,先头被刺那一剑,精神高度紧张时不觉疼痛,听他一说,却是登时便疼了起来。苏岚皱了皱眉,知这不过是皮外伤,倒也没有大碍。

    “你还不赶快处理?”司徒岩若瞧她这幅黛眉微蹙的样子,却是发了狠,“朝云,还不快些给你主子清理伤口。”

    朝云已是将苏岚顺势推在司徒岩若床脚坐下,剪开了她的左臂袖子,露出那白皙无暇的藕臂来,臂上鲜血倒是不流已是干涸了,只那暗红色的一片,愈发显得那道伤口狰狞起来。

    朝云拿着帕子小心翼翼地给她擦拭起来,没等敷上药,司徒岩若却是探过身来,拉住她的手:“叫我看看。”

    她左臂伤口伤在大臂,伤口下头臂弯处,却是有殷红一点。

    司徒岩若鬼使神差地抚上那一点,却是再不能动,愣愣地瞧着那一点,抬头看向苏岚的眼睛。

    苏岚却是将手猛地抽出,牵动臂上的伤口,才凝固的血,复又流了下来,漫过那殷红一点,转瞬便看不出来。

    “司徒安仁。”苏岚尚有血污的眉眼,此刻俱是一片霜雪,由着朝云给自己撒上金疮药,却是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司徒岩若,“你若是无恙了,我便告辞了。”

    “阿。”司徒岩若怔忪着开口,恍惚间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伶牙俐齿的人头回连话都不会说了。

    苏岚将外袍披上,便不理会他,径直便走了出去。朝云叹了口气,取了一瓶金疮药放入怀中,却是将剩下的四瓶都留在了司徒岩若这,也跟上苏岚走了出去。

    直到屋里连苏岚半分气息也无,司徒岩若才苦笑地趴回床榻。

    “殿下。”卢仲见他如此沮丧,却是颇有些惴惴不安的开口。

    “爷怎的就失态了。”司徒岩若将脸藏在那被褥之中,声音出来也闷闷的,“好容易她对我和颜悦色起来,哎呦喂,我怎的就把持不住呢。”

    卢仲不明所以,却也只是陪他苦笑。

    藏在被子里的司徒岩若,不住的回想,那一点殷红。

    那一颗殷红,正是她的守宫砂。

    却也是他心头,朱砂痣。

    ———————————————————————————

    苏岚用右手拉了拉身上披风,遮着被割开的袖袍,被夜风一吹,脑子倒是清醒不少。

    “那箭头可拿着了?”苏岚低声问朝云道。

    “拿着了,方才那位见了箭头瞧着若有所思,怕是他知道些什么。”朝云微微一笑,走上前来,“主子快些回去,有伤在身,小心发起热来。”

    苏岚进了院子,见得玄汐所住的第一进,已是熄了灯,漆黑一片。倒是扮作小厮的卫士还来回逡巡,见得她回来,皆是肃立行礼。

    第二进正堂却是亮着烛火,半敞了门,隐隐可见,厅堂小桌前两个人正坐着喝茶。

    “玄郎怎的还没有睡?”苏岚睨了朝云一眼,似是责备,却还是笑吟吟地迎上前去。

    “事到如今你还想瞒我?”玄汐瞧她一眼,似是嘲弄,“阿岚你倒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苏岚坐在另一把椅子上,叹了口气。她解了披风,里头仍旧是那身扎鲁赫袍子,半幅衣裳都沾了血,身上金疮药混着血腥味,脸上还有几处血迹尚未擦掉。

    “你如何弄得这样狼狈。”玄汐倒是被她眼下这样子骇住,一下子就瞧见她手臂上的伤口,连声叫人打水来。

    “不碍的,我处理过了。”苏岚笑了笑,“我先进去换件衣裳,再与你说说今夜情形。”

    苏岚独自一人进了内室,强忍着手臂上的疼,换了件绛红色长袍。又执起帕子,将脸上血污擦净。她先前不敢擦掉这脸上血污,便是早料定玄汐定会在此等着,只怕易容的妆面也掉下来,被他瞧出不妥。

    苏岚补好妆容,回到前头,叫朝云拿去那箭头,便也将他赶了出去。不待玄汐询问,便将今夜的来龙去脉都与他讲了一番。

    “我不管你为何会与他一道,这是你自个的事,也是你倒霉,遭了这一劫。”玄汐语气颇是凉薄,只是眼睛里却泄露出几分对苏岚的关切来,“只是,你怀疑是何人动手。我方才听你所说,倒不大像是冲着你来的。你倒真有点殃及池鱼的意思。”

    “我也是如此看。”苏岚示意金日磾给自己倒杯茶,却被玄汐拦着,给她倒了杯白水。玄汐只道:“这泡的是绿茶,你有伤,它性凉,不好。”

    “毕竟知悉我行踪的不过寥寥。便真是博格察觉了,也断不回出此下策。我若真有何闪失,于他有何好处。”苏岚喝了半杯白水,才继续道,“况且,那些人最开始,似乎并不急于将我们置于死地,是我俩为了自保下了死手,那些人也才发狠的。”

    玄汐倒是若有所思的样子,下意识地抚了抚下巴,似在回想苏岚话语中的细节。

    苏岚倒是指着那带着血的半截箭头,看向金日磾,微微一笑道:“可瞧出什么来?你若真觉察了,可都给我说出来。说来,我这伤还是因你而受的。”

    “怎是因我?”金日磾瞪了苏岚一眼,他虽生的高大健硕,可其实也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年郎,在长平时,倒是激出了他的沉稳老练,可和苏岚相熟之后,又彼此交了底,有了底气后,少年心性也渐渐显露出来。

    “你且说你今夜去见了谁。”苏岚虽是年龄没有长他多少,倒是一副对待弟弟的态度,“我的护卫可全都保护你去了,我才大意招人算计。若是我的护卫在,我还能如此狼狈?无论如何,都不会受伤的。”

    “你怎的埋怨我?”金日磾撇了撇嘴,可到底有了几分内疚,“你一个将军,怎的离了护卫,便遭人算计,还受了伤。你可还是西北最为名声煊赫的将军,难道就这样弱?”说完还啧啧了两声。

    “我养护卫,就是为了保护我。”苏岚见玄汐仍旧是那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便笑着打趣金日磾,“我名声煊赫,是因我善筹谋,有狠劲。你知道我比你强在何处?我用脑子打仗,你呢?”

    金日磾被她噎住,停了一会,倒是噙着坏笑,道:“话说回来,躺在那的,那位司徒岩若也是名噪一时之人,他不应该在崖关和我大哥打仗,怎的在这?况且,我记着你俩应当是仇人才对,怎的把酒言欢,还同乘一骑。”

    “我瞧他伤势严重,且多在背上,想是突围时,替你挡的。你俩到底是何等关系,他会这般护你?若是我,巴不得我的对头,就死了,还替你挡箭?”金日磾越说便越是兴奋,似是猜到了了不得的事情一般,“啧啧啧,你不带护卫,还不是为了背着人去见他,方才玄郎也说了,活该你受此一劫。”

    “怎的说的我好像偷汉子一般。”苏岚夸张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你还年轻,懂个啥?”

    “这只箭,我瞧着像,扎鲁赫北边铁场铸造的。”金日磾忽的收敛了脸上的玩笑神色,神情颇是严肃,“我讲的是真的,你信我。”

    “北边铁场?”一直沉默的玄汐忽的开口,“扎鲁赫人如何造这箭羽?”(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江山不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沧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离并收藏江山不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