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不负 > 第七十八章 覆手为雨(一)

第七十八章 覆手为雨(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月的最后一日,晌午便下起雨来,宗南城天空霎时变成了黑灰色。

    直到夜里,这雨也仍旧下着,宗南城周围的几片草场,新长出的草,俱被这倾盆雨势压得低了头,而草下泥土,此时已是泥泞非常。

    宗南城外八十里,王维安额前粘着几缕被雨水浇透的发丝,雨下的大,晃的他眼都难以睁开,水珠沿着高挺的鼻梁,一路滚落盔甲之中。

    胯下坐骑,“呼哧呼哧”地喷着响鼻,前蹄不住地刨着泥土,那裹着的草圈子,踢烂了些,手上微微用力,便觉泥土湿滑,脚下不稳。

    雨下的依旧,天色黑沉,草原上点不起火把,空中连颗星宿也见不到。

    王维安缓缓吹动胸口哨子,一声尖利地长啸,霎时在这旷野回荡起来。

    王维安点起火折子,将琉璃盏交到郦远手中,郦远于是举起那琉璃盏。

    琉璃盏中的烛火,是这苍茫天地间,唯一可循的光。在这一刹那,极微弱的光,似乎能照彻这瞧不见尽头的亘古暗夜。

    “进攻!”为他副将的宋凡大喊一声,随后传令兵接着高声大喊,“进攻!”,“进攻!”

    马蹄声,脚步声,所过之处,带起泥水翻飞。那方长出的新绿,被马蹄和脚步,接连碾压,在风中颤颤巍巍,终是被一滴硕大的雨珠,彻底压弯。

    “是楚人!是楚人!”酣睡之中的帐房里,隐隐有光,在这旷野之中,尤为醒目,巡夜的将士听见远处声震如雷,连连揉着自个惺忪的睡眼,那甫张开的眼,霎时便惊恐的长大,发出几乎不成音的句子,似是破碎的啼叫。

    “快!楚人来了!”一声连着一声的吼叫,青牛部的士兵极快地便冲出各自的帐房,顷刻之间,亦是做好了仓促迎战的准备。

    女人和孩童的啼哭声,在这个夜晚,混杂着雨水排地的声音,叫人不住胆颤。

    “立刻向王庭大军求援,快去!”青牛可汗一边穿戴着铠甲,一边大声叫到,凌乱的被褥里,姬妾柔软的身体还若隐若现,那卷被子,此刻正微微起伏,传出低低的啜泣声,“其他人,随我迎战!”

    郦远手中的琉璃盏,照着王维安的半截下巴,男子脸孔弧度冷硬,下巴紧抿,转瞬却是牵动了一个笑的弧度。落在郦远耳朵里的声音,隐含嗜血的兴奋:“瞧瞧,都还在睡梦之中呢,就这样一个部落,似乎染不红这片草场。”

    郦远在他一扬鞭长啸着冲出去时,脑海里忽然想起,去年大寒时,苏岚站在高州城头吟的那首诗。

    夜深千帐灯。

    琉璃盏一晃,郦远也冲入这大雨之中,耳边除了呼啸的风声,已响起第一声死亡的呻、吟。

    ————————————————————————————

    “点了个炭盆,还是冷。”苏岚瞧着外头的雨势,叹了口气,却缓缓关上了窗子。

    “待一会锅子的水热起来,就暖和了。”客栈二楼的内室,已是拼好了桌子,黄铜的锅子正咕咕冒着热气,旁边还难得地放了几样蔬菜。

    苏岚听得玄汐的招呼,便坐回桌边,笑着往滚开的水里,加着辣子。玄汐摇了摇头道:“我虽也好吃辣,实在比不上你,我都有几分怀疑,你的辣子里头是不是搀了罂粟粉。”

    “如此凄寒之时,吃辣,才是正途,何必委屈自己。”苏岚的笑颜,在那缓缓散开的白色水汽后头,隐隐模糊,“况且,你心中不安,真是哭了,以辣哭了来掩饰,我也不会戳破你的。”

    玄汐嗤笑一声,自顾自地夹了片羊肉,到锅子里涮了几下,便夹起放入口中,一时心胸舒爽,倒是无暇与苏岚斗嘴。

    “京兆府,有家归来居,似是楚国第一家锅子。”玄汐连连烫了几片羊肉,才缓缓道,“如今竟是又添了泡椒锅子,菇子锅,俱是燕国的吃食。”

    “没有看见,你眼前这锅,也印着他家的徽记?亏得郦远心细,临出京前,倒是在邵徽的车里,塞了个铜锅。这铜锅被朝云瞧见,便裹到了他的车上。”苏岚才烫了片青菜,倒是不急着下肚,微微一笑,道,“向来咱俩也颇有福气,难得我今儿心情好,也就告诉你个隐秘之事。其实,也不是何等不能说的事,便是,归来居的老板,正坐在你眼前。”

    “你若赚起钱来,真有成百上千种法子。”玄汐一时感慨,口中啧啧称奇,“怕是你夜里躺在床上,便尽数在琢磨如何从我等口袋里,掏出钱去。”

    “你想,这等寒冷雨夜,我那归来居,怕又是人声鼎沸。”苏岚忽的放下筷子,瞧着那袅袅水汽,倒是低低叹息一句,“人之一世,皆有寒彻骨髓之时,这一锅滚开的水,倒是能熨帖肺腑,那怕只得一瞬。”

    “雨下的越发大了。”玄汐涮肉的姿势,亦是风雅好看。屋内炭盆发出的“噼啪”声,也为雨水落地的声音遮掩,再听不清楚。

    “你说,血染草场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个样子?”苏岚夹着片刚在红油里涮过的青菜,冲着玄汐微微一笑,那红油恰好滴落在雪白帕子上,似血又不及那般殷红。

    ———————————————————————————

    大雨落在王维安的剑上,将才沾上的血,瞬时又冲掉。血不住地染红剑,而剑又顷刻间再归洁净。

    青牛部极是顽强,虽然初初拼杀之时,被打了措手不及,但此时牵上坐骑,扛起刀剑,便又是草原上的儿郎,悍勇而无畏。

    谁人不知,这一夜,楚人似天降的修罗,为得便是,叫青牛部这三个字,再不存于世上。

    郦远手中风灯一转,楚国骑兵纷纷聚拢中央,手中长剑在泥泞地上,“倏地”便一齐滑动,霎时溅起一片泥泞,原本湿滑的草场,此时更是寸步难行。

    楚人的簪缨上,此前皆涂了从动物身上特特收来的荧光膏油,此时大雨冲刷,多半已是发不出光亮了。

    郦远左手一挡,血水便喷了半面,那挤过来欲挑琉璃盏的扎鲁赫人霎时便滚落地上,他的坐骑亦被后头上来的郦青,一剑斩杀。

    琉璃盏上,已是血红一片,那烛火仍旧发着微弱的光,为楚国将士指引前头方向。

    “诸位!随我冲进大营,将青牛部,彻底绞杀!”王维安的喊声,已是声嘶力竭,在这夜色之中,显得高亢而凄厉。

    “冲进大营!”,“冲啊!”,“绞杀青牛!”,此起彼伏的号令,一霎时响彻草原。

    楚军皆是双眼赤红,在这雨夜里,被滚烫的鲜血灼的兴奋难安,随着主将这一声呼喝,便如刀剑不入一般,奋力向前冲杀。

    “王庭的援军呢,怎的还不到?”青牛可汗抹了一把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血水的液体,狠狠地道,“不过四十里,快一个时辰了,还不到?”

    “若王庭援军不到,咱定然撑不到天亮,可汗,还请早做定夺!”他身边一个将军样子的男子急急地道。

    “定个屁夺,逃得掉吗?”青牛可汗愤恨吼叫,“打吧!横竖都是个死了!”

    “可汗,王维安带着人往大帐这边推,挡不住了!”

    “你去前头大喊,妻儿俱在大帐,顶不住,他们便一线生机也没有,逃都逃不掉!”青牛可汗身边的那个将军,大吼一声,拔出腰间长刀。

    “可汗!我去与这帮楚人拼了!”

    帐外的汉话声音越来越响,那拼杀声中,汉人在说些什么,王帐里的人,全然听不清楚,只有那语音清冷又极高亢,隐隐有几分声嘶力竭的声音不住传入耳中。

    那个声音,说的是。

    “生擒青牛可汗者,赏银千两!”

    “活捉青牛贵族,赏银五百两!”

    “大帐就在前头,给我冲!”

    “女人孩子不要纠缠!所有高于此鞭的男子,有一个算一个,杀无赦!”

    …………

    天色将明时,这倾盆大雨,霎时停止。似是老天爷丢出这场大雨,却又一股脑地收拢回去。

    一夜鏖战,青牛部的大帐,此时已是一片死气弥漫。

    雨后清新的出奇的泥土香气,包裹着极是浓重的血腥气,在这片草场上经久不去。

    王维安的脸上,一片血液已是凝固,他牵着马,走过这似人间修罗场般的战场。

    血被雨水冲刷,流入土壤。一片新绿之中,俱是倒地再不能起的尸体。

    郦远手上仍旧提着琉璃盏,另一手的虎口此刻仍在微微颤抖。即使是刀尖上淌血的杀手,也从未一夜之间,取了这样多条性命。

    他身后,青牛可汗被五花大绑着按在地上,旁边跪着的皆是这青牛部的贵族,男男女女,有人尚衣不蔽体。一霎时,便呼呼啦啦全数被踢倒在这泥水之中,亦是跪了好大一片,男女老少,足有百十号人。

    “都说扎鲁赫喜欢多生孩子,讲究多子多福,我今儿算是见到了。”一脸疲惫的宋凡,仍是强打精神与王维安说着俏皮话,而王维安却似没有听见一般,径直便走到青牛可汗面前。

    “这份大礼送给博格可汗,我家侯爷,确实拿得出手了。”宋凡又笑嘻嘻地凑了上来,站在王维安身边,缓缓打量着跪在地上的青牛可汗。(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江山不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沧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离并收藏江山不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