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不负 > 谁记此间年少(下)

谁记此间年少(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在玉带桥上站了许久,待我回神,周遭竟只有我一人打伞。原来,织女的眼泪,早就流干了。

    我苦笑着收起手中油纸伞,摆了摆手,示意将要上来为我拿伞的暗卫退下。

    世人眼中的我与她,第一次相见,在街头巷尾流传的故事里,是显立十八年的那个下着雨的寒食节,他们说,是因为一把伞,其实,是一壶酒。

    那一年我十五岁。

    昔日聪颖的五皇子的光芒渐渐隐遁,除了偶尔会在父亲面前,恰到好处地使他记起我少时伶俐,其他时候,我都更似个富贵闲人,对于那张宝座,一丝兴趣都未曾表露。而出宫之于我成为了十分频繁而容易的事情。

    寒食节是南国的踏青日子,我独自在京郊一家酒庄。那时,我才刚刚学会酿酒。

    这酒庄前头,有个小店,售卖一种名叫酡顔的酒,酒色如少女胭脂,味道清甜而甘冽。我为了学会酿造这酒,第一次如同纨绔一般,亮出我无比珍惜的身份。

    在后头作坊里第九次尝试接酒曲的我,忽而被一阵笑声打断。笑声属于一个年纪与我相仿的少年和一个可能更小的姑娘。那姑娘笑声清脆,极是动人,使我才因被打断而生出的恼火,转瞬烟消云散。

    “哥哥,我要喝酒。”那小姑娘的声音撒起娇来,更是动人,我不知何等心肠才能拒绝于她。

    “不许。”她哥哥的声音含着醇厚笑意,却真是拒绝了她。

    “哥!”那女孩子微微提高声量,显然是气急,却又还是有着好涵养,“哎呀,你一直在信里夸赞这酡顔酒如何如何好喝,都带我来了,不会,不给我喝吧。”

    接着她又是一阵撒娇,那少年被缠的没有了法子,只得叹息道:“一杯,不能多喝。”

    可那语气里虽是无奈,实则宠溺非常,我料想,其实这少年本就打算叫她喝上些也无妨,之所以拒绝,不过是享受这为人兄长的滋味,偏要那姑娘撒娇才肯。

    掌柜的一脸笑意,走进后头,为他二人取酒,见我在这听壁脚,亦是笑的开怀,倒是我被弄得颇是窘迫。

    “这苏家二少爷是常客,哪里想到,他这妹妹生的这样好。”掌柜的一边嘟囔着一边倒着酒,“苏家可真是出美人,这苏家二少爷在男子中已是难寻,那小姑娘长开之后不知会是何等倾国倾城啊。”

    我心念一动,苏家二少爷,惯出美人的苏家,难道那外间人竟是苏家二少爷苏岚和,四小姐苏颜?

    我与苏岚在此时已有过数面之缘。苏家这个活在苏峻背后的儿子,十五年来,近乎神秘。齐国人大概只知道他,容色绝佳,风雅无比,即使在风月场上也有他一席,后来她那所谓“檀郎”之名头,苏岚早在十六岁时便已得了。

    因我二人皆是所谓风雅贵介,难免相见。说来我与他处境倒也相似,皆是韬光养晦,游戏人间的活法。我为求存,他为家族求存。而我亦知,他胸中丘壑,远在苏峻之上,亦在,后来的阿颜之上。

    直到后来,我还时常想,若显立二十一年他未曾陨落,也许苏岚的故事,会比我们所见证的更为精彩。也许,史官还会觉着,无从下笔。

    而那时的我,也鬼使神差地放下酒曲,整理那一身袍服,才执着壶酡顔,从后头走了出来。

    她正背对着我,支使着苏岚给她倒酒。苏岚凤眼低垂,颇是无奈地笑着瞧她,忽的抬头,便瞧见了我。

    我瞧见他几乎是不可察觉地皱了皱眉,却还是拍了拍她的手,缓缓站起身来迎向我。

    苏岚之于我的记忆十分短暂,但却使我极为深刻。他是男人中少有的绝色,也正因此后来她才能带着他的名字纵横世间数十载。然而,但凡曾同时见过他俩的人,其实是可以分辨出二人的不同。苏岚其姿若松竹,清淡之中却有刀锋清冽的狠绝;而她,后来其姿若悬岩,狠厉之中却藏着不可察觉的悲悯。

    “五殿下。”苏岚缓缓俯身,虽是行礼,动作却仪态风雅之至。

    “苏二公子。”我颌首还礼,然后在另一张桌边坐下,取出个杯子,给自己倒了杯酒。

    她闻声便转过头来瞧我,我于是在八年之后,又一次见到了她的脸。

    那时她十一岁,五官已渐渐长开,后日风华绝代的容色此时已见风致。那一双凤眼与她身后的苏岚,几乎如一个模子中刻出来。苏家的凤眼,其实极有特点。眼角微挑,眼头却是低垂,因而望进去时,直叫人如堕深泓,见而为之沉醉。

    我于是对她微微一笑,便又低下头去,自斟自酌,眼见余光却不住地看向她。

    我瞧见她对着苏岚微微一笑,便起身向我走来。待我抬头时,她已坐到了我的对面。

    “五殿下。”她声音依旧轻快,声如清泉,带着极浅显的欢喜。

    “宁安县主。”我点了点头,语气竭力保持着平淡。上个月程侯苏胤又克燕国两城,父皇于是赐县主封号于她,以示战功赫赫封妻荫子之意。

    她的眼光灼灼落在我手中酡顏酒上,含着笑意的脸,极是狡黠。

    “酡顏春酒,以三年酒曲酿制。”我低低一笑,又拿起一只酒杯,无视苏岚那阻止的眼神,给她倒上杯酒,“这杯是前年春天酿的,你尝尝。方才你哥给你喝的,应该是去年酿的。”

    她眸子一亮,飞快地瞧了背后的苏岚一眼,将杯中酒一口饮尽,然后眯起了眼睛,极是满足。

    我不由得发笑,瞧着她发亮的双眼,和绯红的脸颊,只觉着这少女色如酡顏。

    忽而觉得脸上湿润,宛平不知何时又下起雨来。

    “陛下,楚皇括隐官在陇西被人杀了,随队钦差玄汐为了保护郑铎,受重伤。”

    “回吧。”我熄灭手中灯盏,打起油纸伞,猜想脸上神情已是冷如霜刃。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平生里,泪纵横。

    ------------------------------------------

    七月七的夜晚,京郊宝殊塔顶,夜风竟出奇的有些凉。

    依靠着塔顶栏杆,苏岚提着琉璃盏,瞧着远处京城,万家灯火璀璨,遥遥可见,家家户户那乞巧塔。

    她摇晃着手中酡顏酒,喃喃道:“这酒曲味道还是差了几分。”

    提灯盏,万千星河,看河山夜。

    她试探着将双腿缓缓挂在那木质栏杆上,背后塔顶佛像已是漆身斑驳,点起的香炉里,香烟袅袅。

    “公子,陇西闹起来了。”郦远以保护的姿态,站立她身后,缓缓道,“咱们出手吗?”

    上一次乞巧是什么时候?似乎是十四岁那一年,待嫁的少女与刚刚入主东宫的春风得意的少年,并肩于葡萄藤下,听那天上的情话。

    如今,提灯照河山的,只剩她她一个。

    “传信玄郎,将陇西暗线全部交托他手中。”苏岚将酡顏酒信手一掷,跳下栏杆,“告诉他,苏岚愿以全力助他。”

    她背后的京兆,此时升起烟火漫天,这座城池,一派盛世风景。

    而她,是绣衣春当霄汉立的苏岚,素手一翻便是山川为伴。(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江山不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沧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离并收藏江山不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