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不负 > 第九十章 庐山真面(一)

第九十章 庐山真面(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玄汐脑中,此时一片混沌。他打发冬至出去,自己一个人,呆坐在室内,思绪混做一团。

    他竭力克制自己,不可再想下去,却是不由自主地陷入思绪之中。

    苏岚,难道真是个女人?

    他知道仅凭这所谓的血腥气和艾草,便推断她是个女子,实在太过武断。只是,他略有些惊恐的觉着,也许,这个看似荒诞的推测,却是真的。

    如果她是个女人,那,她到底是谁?

    显然,这个顶着苏岚名字的人,一定是苏家的血脉,否则苏峻怎能容得下她身居高位,而自己甘当绿叶。况且,苏岚是苏家内定的下一代家主这事,在世家之间,亦是不争的秘密,虽未宣之于口,可何人不知?若她真是血统上有何问题,单是苏峻又岂能默许她承继苏家?

    如果苏岚不是真的,那真的苏岚很有可能,已经死在了显立二十一年的齐国。而苏家和齐国一口咬定的,死在那一年的人是,苏颜!

    将为太子妃的宁安县主,苏家四小姐,苏颜!

    齐朗脑海里浮现这个名字后,便无法克制自己深思下去,而且,他苦笑一声,若是苏颜,很多事情,便能得到合情合理的解释。

    比如,齐朗在长平时,他与苏岚之间那颇是诡异的气氛;

    再比如,苏峻对待苏岚那几乎是百依百顺的态度;

    或者,苏岚那艳丽的本就雌雄难辨的容色和那并不高的身量,和那略显娇小瘦弱的身段,

    再或者,她与司徒岩若之间的那些若有若无,

    再或者。

    他忽的想起,郦钊那一手近乎出神入化的易容术,便连心中最后一点疑问都尘埃落地。她如何能,又如何敢以女子之身顶替苏岚?若是有这等的易容术,又有何不能?

    只是,这若是真的,她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些。

    这一条路,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

    而且,这条路是条何其孤苦的路,不能回,亦不能悔。

    只是,他脑海中不由自主地便浮现出,暗夜里她那张在夜明珠的映照下,犹带苍白的小脸,乌发之下,似芙蕖照水,灼灼其华。

    他无从知悉,她内心的隐秘与挣扎,那些不足为人所知的痛彻或是悲哀。他只知道,在这个属于男人的时代,一个女人,背负起如此沉重的命运,所付出的代价,绝非言语所能形容。

    他无法分辨胸中所有的情感,只知道,他胸口怀着对她的,怜惜,那情绪不断地涌出,将他填的再无一丝缝隙。

    ——————————————————————

    腹中仍是隐隐作痛的苏岚,身上裹着件披风,步出了东厢房。她站在那高大树木之下,愣愣出神。

    大概是这北地的风,太过温柔,将她胸中的算计,都渐渐隐去。她叹了口气,透过那四方的天井,看向远处那起伏的山川。

    索性,这一切很快就要了结了。她将再度回到高州那粗粝的城头,去眺望长平城的方向,殚精竭虑,夜不能睡。

    “你前日不是身子还不爽利。”身后玄汐的声音低低响起,语意关切,态度温和,似是前夜里的不欢而散,都只不过是苏岚的错觉,“仔细些,别再,受寒。”

    苏岚含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容看他,一双眼里,盛着十分的不解。

    玄汐在这短短一个时辰里,曾想了数十种方法去试探于她的身份,但最终都觉不可。此刻他便站在她的面前,看着她的每一刻,他都情不自禁地去想,如果她真是个姑娘。

    “一会温煦就要来了。”苏岚倒是自顾自地笑了笑,客套而疏离,“虽说这回与他打交道并不十分困难,但,咱也不能处处以威势压人。又不想被博格轻易察觉,此处不能盘桓太久,因而,最好速战速决。”

    “虽说,皆是以各家商行的名义与温煦签订契约,可到底,官商不同。”玄汐凝了凝神色,脸上虽未结冰霜,却是收敛起方才挂着几分温柔的笑意,“他不敢造次。”

    “你今早上难道就和他说了这个?”苏岚瞧着他变脸速度如此之快,却也是不由自主地便刺了他一句。

    “我今早,许了他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玄汐克制着脸上神色,努力不去想,她可能是个女人这件事情,“一个司徒岩若无论如何,都许不了的条件。”

    “于是,我也知道,你许他,富可敌国。”玄汐定定看着苏岚一双凤眼,“周国财阀的身份,确实诱人。”

    “而我的条件,恰好与你并不相悖。”

    “那便,值得庆贺。”苏岚微微一笑,眼里却并无深切笑意,“与玄郎为敌,我实在不愿。”

    “我无意,与你为敌。”玄汐下意识地便脱口而出,才将话说出口,便已在懊恼,自己为何失了平日沉稳,在她面前,越发的无措起来。

    苏岚亦是愣住,用一种颇是疑惑的眼神,瞧着玄汐,似是在确认他口中话语的真伪。

    玄汐倒是微微一笑,道:“与你为敌,有何好处?我本就无意专擅,那又何必与你斗个,两败俱伤。”

    “远的不提,最少五年之内,我都不会主动,与你为敌。”玄汐神色渐渐恢复往日样子,语气温柔,眼光冷厉,“这是我的诚意,也是我的底牌。”

    苏岚此时才信了他口中言语几分,便也微微一笑,道:“北地春风和煦,熏得我只欲沉醉期间。因而,我头脑混沌,此时只能觉着玄郎你,无比真诚。我亦本能地,愿意信你。”

    玄汐瞧着她唇边那浅淡笑容,忽而晃神。只想起句少年时,读过的诗句。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

    温煦来时,司徒岩若亦是端坐在案。苏岚和玄汐并肩,踏入了这厅堂之中。温煦瞧着这场中三人,皆是暗涛汹涌。

    他们之间皆有不可言道的默契。而温煦在这博弈之中,一则左右为难,二则实在势力单薄,实则无力抵抗。他瞧了瞧苏岚略显憔悴的脸庞,下定决心。

    既然他为鱼肉,那便要选一个对自己心存善念的刀俎。唯有苏岚,与他怀有同样的身世,因而,她对于自己或许怀有,其他二人绝不会有的慈悲。

    这五座矿山中,一座为煤矿,其他几座皆是金属。温家先人,为长久求存,一直以来亦是掩盖此处还有别的矿藏的消息,因而王庭里,只以为这一次苏岚交易的乃是碳矿。

    四家于是商议,以碳矿作为掩盖,主开铁矿。铁矿场一应事宜,皆交温煦料理,其余三家揭派一人在此,以示契约。苏家在南边也拥有几座铜矿,因而手下亦有得力伙计,便加派人手建设矿场。至于铁矿的转运,楚国自然是苏玄二人担保,周国司徒岩若亦是自有神通,同时燕国的转运,苏岚亦可代为与云记接洽。

    至于分股,则以银钱投入与所担责任划分,苏岚出资最多,因占四成;司徒岩若和玄汐则平分五成,其余一成,便是温煦所得。

    而这分成亦不是固定,任何一家都可以从其他人手中购置分股,然而任意一家不得自占半成以上。

    定约之后,苏岚却是透过郦安从温煦那得知了一个消息。这片山地之中,也许藏着火油,而温家世代经营矿业,消息灵通,天下矿藏皆得消息。温煦在父亲的手札之中,得到了一个消息,那便是楚国清河尚有,或有丹砂及硝石。这个消息,玄汐亦是知晓。

    只是,唯有苏岚和温煦明白,这丹砂和硝石,究竟意味着什么。

    苏岚还未从火油的震惊中恢复,又被这可能制造出的火药给了个大大的惊喜,一张苍白的脸,也带着极明显的喜悦。

    “去告诉他,我欲在周国再开票号,我许他入股。”苏岚微微一笑,瞧着眼前的郦安,缓缓道。

    既然他送了这样的一份大礼,自个如何不回?

    郦安才得令而出,苏岚脸上欣喜未退,冬至便敲开东厢房,替他的主子,送了张信笺。

    苏岚略带几分疑惑的打开那张信笺,却是玄汐如铁画银钩般的行书,笔力遒劲,一笔一划,都是只有男子才写的出的字迹。

    “今夜,望得一叙。”

    苏岚瞧着冬至仍旧站在廊下,便招了招手,道:“你家主子可说了,其他的话。”

    “主子说,诸多避忌,需得掩人耳目。”

    “如此。”苏岚喃喃一声道,却是提笔在玄汐那行字迹下,写了几笔。

    那字体力道稍减三分,却是笔画纤长,乃是苏岚最富盛誉的瘦金体,有一字千金难求的美名。世人皆道,徽宗草创,苏岚独得其意,至此笔锋一转,瘦金便为苏体。

    “镇外河边,一更鼓响。”

    星垂平野,小镇子一更时,便已是黑透。苏岚将讨茶喝的司徒岩若赶出房间,做出副月事之中虚弱不堪的样子,虚晃一招。又留下郦青监视司徒岩若的动静,便叫郦远牵马到东边墙下,虽是腹中仍旧疼痛,却是依然足尖一点,便翻出墙头。(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江山不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沧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离并收藏江山不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