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不负 > 第九十九章 风波再起(一)

第九十九章 风波再起(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然不。”苏岚笑出声来,手中柳枝在空中兜了个漂亮的弧线,随即落在一旁,稳稳插入泥土之中,“你瞧,我不需要。你真是个呆子。”

    说完这话,苏岚便转身而去,白色身影在低垂的柳枝之间,转眼便消失不见。

    玄汐立在原地,满脸都挂着无奈的笑,她叫自己什么,呆子?

    早膳依旧摆在那水榭花厅里头,玄汐到时,温煦正笑着苏岚说着什么,苏岚似是不依,温煦便凑近她,竟是摇着她的衣袖,似是撒娇一般。

    玄汐只觉眼眶发烫,轻咳一声,坐到自个的位置上。温煦倒是对他微微一笑,算作打个招呼,仍是对着苏岚道:“你就将郦安借我一日。”

    “郦安是我家死士,轻易不能露面于人前,为何要借你?”苏岚指了指郦远手中的燕窝粥,郦远便微微一笑,加了些牛乳,认命地给她搅了起来。

    “你瞧,我在这高州人生地不熟的,你有日理万机,不肯陪我上街游历,我自然要问你借人。”温煦倒是撇了撇嘴,一张还算俊逸的脸上,挂起几分夸张的委屈。

    “那偏偏就是郦安?”玄汐瞧着二人互动,倒是没了方才那眼眶发烫的感觉,只觉着十分好笑。

    “在下,只认得郦安。”温煦点了点头,瞧着玄汐的神情,也颇为郑重。

    “你看着郦安倒是不害怕?”苏岚嗤笑一声,接过郦远手中的燕窝粥,“你和他几次见面,似乎都不是正常的情况。”

    “郦安生的那样一张脸,瞧着他,又怎么会害怕?”温煦也轻笑一声。

    就在温煦等着苏岚回应的时候,却见的苏岚与玄汐,皆是动作优雅的用起早膳来,无论是咀嚼还是使用餐具,竟是半点声响也无。

    接过泡的极浓的绿茶,漱了漱口,将那茶水吐掉之后,苏岚才复又开口道:“我啊,不耐烦你在眼前。就把郦安,借你一日。”

    温煦听了她这话,倒是眉开眼笑,道:“你早说便是,害的我早膳都没吃好。”

    “咦,你不喜欢,那我,不借了。”苏岚接过郦远手中的龙井,握在手中,缓缓啜饮一口,好整以暇地瞧着温煦。

    “别别别,我这就走。小的绝不碍您的眼。”温煦脸上挂着和暖笑意,将那茶盏放在桌上,与玄汐微微点头示意,便极快地出了这水榭,却在那十步外的廊道上停了下来,一脸殷切地瞧着苏岚。

    苏岚无奈一笑,拍了拍手道:“郦安,还不现身?”

    忽的不知如何动作,郦安便轻点足尖,稳稳落在温煦身侧,那一身黑衣极是修身,将他衬得越发挺拔,似是庭中松柏,却又似芍药般颜色灼灼。

    “我瞧着你的招式,倒像是和他们学的一般。不求定式,却专学毙命的本事。”玄汐与苏岚也起身,并肩行在廊道之上。

    这仲春时节,高州的风也终于和煦,园中花木繁盛,倒是一片人间四月天的盛景。

    “我少年之时,所学全为防身,不懂半点杀人的招式。”二人身后,郦远面无表情地远远跟着,他日夜与苏岚相伴,自然知悉玄汐此时已是知道了自家主子的身份,便愈是锐利地紧紧瞧着玄汐。

    “可不会杀人的人,早晚被人杀死。”苏岚微微一笑,眼中神色却分明是自嘲,“所以,我自然就学会了。”

    *

    楚国,长平城。

    “安亭兄,此去高州,一路相伴,还请照应一二。”天色熹微,沈毅和乔安亭便执朝廷钦差令,自长平城而出。皇帝令神策军抽调五百,前后相随,以作护卫。

    “沈大人这话折煞我了。”乔安亭微微一笑,“照应实不敢当。”

    “乔二,你是真有本事的。”沈毅摇了摇头,“不过,我倒是更好奇,你那白鹿书院中,是如何的卧虎藏龙。”

    “沈大人何不直截了当。”乔安亭执起马车里案上放置的茶壶,给沈毅倒了杯茶,缓缓一笑,道,“毕竟,你我还是有自幼一起玩大的情分。你若是和我玩这一套官场上的东西,倒是伤感情。”

    “安亭你既然不耐烦官场这一套,奈何要自己往上凑?”沈毅也不接他手中茶杯,只是眉头紧皱,一张清隽脸孔,此时倒显得阴鸷。

    “便就只许你在上头争权夺利,却不许我分一杯羹。”乔安亭却仍是那副气定神闲模样,也不理他,便自己收回茶盏,喝了一口,放回桌案上。“乔家再退,清原还能有我的一席之地。只怕到时候,我就真的只是,这京国里头一个书院山长了。”

    “说到白鹿书院。”沈毅拿起桌上另一只空茶盏,并不倒水,只放在手中把玩,“倒都是些寒门子弟,议论起世家来,却还这般理直气壮。”

    “括隐势在必行,连你爹都屈服了,你何必置这口气。”乔安亭手执着茶盏,瞧着他,“不单是白鹿书院议论,只怕楚国之外也都在瞧着这件事呢。”

    “陛下初登大位,就想着从世家手里夺权。若等他站稳,只怕那时,才是再无清原。”沈毅叹了口气,“世家的根本,就在于土地啊。”

    “你若是真如此觉着,当初为何要选择今上!”

    “况且,世家的根本,从来都不是土地,今上也没有想过,起码这十五年,绝不会,对世家在明面上动手。”乔安亭冷冷打断他。

    “陛下,想从我们手里拿钱。”沈毅微微一笑,“我只要看的清这点就行了。只是,他要钱的方式,我实在不屑。待我之后见到苏岚,倒也想问问她。”

    “苏岚为何力主括隐,因为她要打仗。你户部拿得出钱?”乔安亭冷冷一哼,“陛下要开拓四海,他们俩自然君臣相宜。况且,何人屯田最多,不是你沈家。”

    “是陇西。”

    “陇西势力盘根错节,隐隐与清原有对峙之势。清原根本不在土地,而陇西的根本,确实是土地。清原人即便是家族为重,可到底为国二百余年,并无多少私心。可陇西则不一样,可为家损国,若一朝真任他们起来,楚国别说更进一步,只怕是后患无穷。”

    “你说,苏岚此举是为了击垮陇西?”沈毅放下手中茶盏,此时倒是有几分明白过来,“可是,陇西以州县为家堡,蓄私兵,州县官吏形如摆设一般。仅凭一纸诏书,焉能动得了?而且,陛下选择雍州,就是先以清原开刀啊。”

    “陇西已然成形,是击不垮的,而且若真到了那时候,陛下的态度,大概也会有所转变。只是,此时,若我清原不先有所牺牲,安能反制陇西。”乔安亭叹了口气,“再者,你以为你此行只是为了视察榷场?不,陛下是派你来,和苏岚、玄汐二人通气啊。”

    “陇西括隐,非世家子弟不得主持。”乔安亭望向沈毅的目光真挚,倒真像是交心一般,“世家子弟之中,非脊背坚硬者,不得成啊。”

    “那我想,不是玄汐便是郑彧。”沈毅缓缓低头,道,“苏岚的羽翼太珍贵,我猜陛下和清原人都舍不得。她首提括隐,已经够了。至于后头的,大概轮不上她了。”

    “正是。”乔安亭叹了口气,“世家从不是我们该防范,或是首先防范的。我们的敌人,都在虎视眈眈的瞧着我们,而我们自己,就是太喜欢把彼此当敌人了。”

    “张家和李家便是前车之鉴。”沈毅苦涩一笑,“谁和苏家的选择相悖,谁就得死。”

    “不,是谁和权力的选择相悖,谁就得死。”

    “那寒门呢?你白鹿书院里那些野心勃勃的寒门子弟呢?”

    “他们啊,早晚会成为陛下手里的一把刀。”

    “只是,砍向谁,可未必。”

    “是我糊涂了。”沈毅缓缓低头,给乔安亭和自己的杯里都添了水,“难为你,还肯和我说些真话。”

    “我也不过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哦?”

    乔安亭却是端起茶盏,微微一笑,道:“那就,以茶代酒,喝一杯吧。”(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江山不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沧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离并收藏江山不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