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江山不负 > 第一百零五章 长平夜雨

第一百零五章 长平夜雨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入夜长平城便下起雨来。已近五月,便是夜雨,也显出几分温柔来。

    苏峻站在苏家大宅的水榭,负手而立,瞧着那雨落池中。苏家一世家主年轻时候,远在清原,尚在微时,曾有一个江湖道士给他卜卦。只道是,他将发于水泽,日后家中也必得有水,才得保富贵。

    一世家主本就是草莽,虽是读书习字,却从来也不信这些道士所言。直至二十七岁那年,他因缘际会,在清江上救下了,先上清的一个贵族,因而发迹,四十六岁时,便控制了整条清江的航运,在那分崩离析的世道里,成了富可敌国的一方巨贾。

    四十八岁时,他因这万贯家财,惹来滔天之祸,几度险些丧命。彼时,他家的账房正是流落至清原的楚太祖,其时他年不过二十。楚太祖为他筹谋,不但保得身家性命,万贯家财亦未曾有损,从此苏家开始募集私兵,隐隐有割据一方的门阀之势。其余八个世家,发家皆是类似,如今实力强者,如玄氏、郑氏、沈氏,皆是如苏家一般自立的门阀,其余几家,便各自依附这根深叶茂的四大家族。

    楚太祖与少东家二世家主年岁相仿,于是相交投契,后来,一世家主便将唯一的女儿许配于他,便是后来的太祖懿元皇后,高祖之母。一世家主度过这一劫之后,便想起昔年那道士所言,便引活水入宅,建造池塘,名曰“佑宁池”。此后三年,一世家主亡故,七年之后,二世奉纳兰行之为主,起兵于清原。如此十三年之后,纳兰行之在四十三岁那一年,登基称帝,建立出国。二世自然便是第一代安国公,安国公府的宅邸的年头,亦从这一时开始计算。

    安国公府里头,二世听从一世遗命,也开凿池塘,仍沿用旧时家宅的叫法,便叫做“佑宁池”。如今这池水,倒不是二世时的样子。六世家主苏祎十九岁承继家主之位,彼时内外交困,他蛰伏十年,二十九岁时,终扶植年仅十三岁的仁宗登基。这一年,恰也是苏氏立族百年之时。

    苏祎于是平整家宅,重挖这佑宁池,将其扩大近一倍还多,改名为“临渊池”。

    后来,长平便流传一句,“西游太虚,东至临渊”,指的便是西内金明台中的太虚池,与苏宅的临渊池,皆是长平佳绝之处。

    “大公子。”苏峻的思绪被这一声轻呼拉了回来,主司情报的郦桓神色谦恭,“接到了齐国的消息。”

    “讲。”

    “贵妃穆氏与贤妃林氏冲突,穆氏便罚跪林氏,致使林氏流产。彼时,林氏以怀了将近三月的身子,只是,她似乎并不知道。”

    “哦?”苏峻冷笑一声,“齐朗什么反应?”

    “第二日朝上,林峥明联合十三人以雁门一事奏本弹劾穆柯。兵部尚书赵颉似是早有准备,便一一反驳,一句‘文臣何干武事’,便将林峥明驳的哑口无言。”郦桓语气虽是仍旧平淡,倒是不难听出带了几分笑意,“只是,宗正礼亲王齐浩倒是弹劾了贵妃穆氏,将穆柯在殿上便骂了个狗血喷头。齐浩在宗室之中,乃是德高望重的长辈,穆柯也只能受着罢了。”

    “穆柯倒是乖觉,当即请罪,并将手中虎贲军的兵符交了上去。”郦桓声音低沉,倒似叹息,“齐朗说了那一日朝上的第一句话,道,太尉确实辛苦,便就顺势给收了,再无他言。”

    “穆柯也是个傻的。”苏峻叹了口气,“昔年齐朗能借着他,除掉我爹,如今也能借着别人,除掉他。这便是,害人者,人恒害之。”

    “你只要做了这把杀人的刀,也就是将自己放到了别人的刀下,早晚有一天,自己举起的刀会落在自己的脖颈上,一定会。”苏峻唇边笑意冷冷。““礼亲王又道,贵妃穆氏,虽是三媒六聘的太子妃,但其德行不足以母仪天下,这一句话,便是认同了,昔年齐朗不立其为后,更是表态,日后也不会支持其为后。只是,林峥明却又一争之心。”

    可怜,穆柯看清楚了,可林峥明还瞧不清楚,便像是飞蛾扑火一般。”苏峻眼中那嘲讽之色,半点也不加掩饰,“你瞧,齐朗真是将一切都利用到底,包括他自个。这一个后位,只要一日空置,便是最好的饵,逗引着这齐国上下为他所用。”

    “有时候,我倒是生出个大逆不道的想法。或许,显立二十一年,我爹早早死了,反而是好事。”苏峻瞧着那沿着花滴水无声坠落的细雨,“否则,以他那般面上风轻云淡,内里傲骨凛然的性子,伏低做小怕是有如凌迟吧。而于阿颜,做后宫里被高高竖起的靶子,还不知会是怎样的难堪滋味。你瞧,还不如死了。”

    “今上今儿亦是心情不好。”郦桓见他声色怅然,便岔了话题,缓缓道,“老爷子如今也没有回府。”

    “夜路难行,又兼细雨,老爷子就算居华盖之下,亦是不免淋湿,自然要小心。”苏峻叹了口气,“去信问问二少爷,玄汐预备哪一日回来,京中也好为他接风洗尘。记得,加急。”

    *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雍州土地富庶,民生繁荣,朕心甚安。然,此地犹有土地荒置及侵吞兼并之事,当戒之勉之,令行新政,而致民生之福祉。令自刺史冯仁之下,雍州州府郡县之属官,于三月内,详查雍州土地情况,登记造册,备朕垂询,钦此。”

    驿站廊下红灯在雨中摇曳,将着黛青色画幅,染得一片橘红。刘元尖细的嗓音,划破那雨落青石之上的喧嚣。

    “臣冯仁,接旨。”冯仁缓缓朝西而拜,“定当勤勉不缀,以报陛下。”

    “冯刺史快快请起。”刘元扶起冯仁,态度谦和。他乃是纳兰瑞身边第一得意的内侍,亦是纳兰瑞情绪的传达者。冯仁观他今日待自己比之先前,谦和不少,自然便晓得纳兰瑞在试探之后,选择信重自己。

    “我奉命出宫之时,恰安国公正在与陛下晤谈。”刘元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不必多说,见得冯仁神色变化,便缓缓道,“安国公倒是托奴给您带句话。括隐一事,攸关国体,您为先锋,实担重任。若在雍州行事艰难,可去信高州,高州之人,定会鼎力相助。”

    “陛下亦是笑着说,拓土开疆本就是冠军侯所长,奈何小侯爷被开疆二字,绊在高州,可无论怎的,也逃不得这拓土之责。”

    “谢公公提点。”冯仁微微一笑,一块质地极好的冰种翡翠玉佩便被他推进的刘元的袖中。刘元倒也并不推脱,亦是笑吟吟地收下,道:“刺史不妨,亲自登苏府大门,去向安国公致谢吧。安国公府早几十年倒是曾经营雍州,想必,定有高见。”

    “多谢。”冯仁又是微微一拜,神色之间倒是颇多感激。

    “得了,咱家还要回宫向陛下复命,这便走了。”刘元瞧了瞧外头雨势,微微一笑,“刺史大人莫送了,这外头风雨交加的。”

    “那便不留您喝茶了。公公这边请。”

    “刺史甭客气,您啊,兴许是有大造化的。告辞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江山不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沧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离并收藏江山不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