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 > 第882章 关心的事

第882章 关心的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竹青蕴都八十多岁的人了,个子大,身子胖,走路都迈不起来步,也是够困难的。

    垂暮之年的人,也操不了这个心,他看许青枞一个人转来转去的也没有什么事干,有意让许青枞接他的班。

    许青枞不懂这行,恐怕管不好这摊子,连连的摇头说不行。

    竹青蕴跟杨柳说了,杨柳就带了张亚青来了,许青枞见了张亚青立即就振奋,一起多年的老同事,俩人处的极其的融洽。

    杨柳看张亚青孤独一人,连个亲人都没有,怕他思女心酸,影响身体的健康,就让他和许青枞还聚在一起得了,俩人也有个照应。

    竹青蕴实在是没有精力管这一摊子,杨柳就把木器厂交给了他俩。

    两个人多年在一起,已经成了最好的朋友,管理海港的本事管一个木器厂是绰绰有余。

    俩人就在这里定居,把木器厂当了家。

    杨柳关心儿女的婚姻,急着回去了。

    两个孤单的人到了一起,自然是有了乐趣,在一起工作的时候,闲来就是下棋遛弯儿,有时候去钓鱼,杀鱼炖鱼也成了他俩的好技术。

    因为两人是同病相怜,跟各自的媳妇是志不同道不合,没有共同语言的夫妻相处是困难的,所以在夫妻之事并不上心,这样的处境加深了他们二人的友谊。

    新婚的时候,黎柏芝和陈倩茹还是很知足的,直到他们跟杨柳合作搞建筑,她们逐渐的发财,对两袖清风的丈夫就开始鄙夷,张从古死后,张天宏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张家失势,张天宏也没有再大的发展,陈倩茹也开始看不起张亚青。

    许青枞也没有再提升的盼头,只拿死工资。黎柏芝也是看不上许青枞了,她心仪的那个男子已经到了省政府,她非常的懊恼,看着许青枞就来气。说了丈夫多少次死脑筋。

    许青枞明知道她的意思,就是不理她,想让丈夫触犯国法的妻子,就不是爱这个丈夫,许青枞自然是脑。

    人各有志。夫妻不和,黎柏芝和陈倩茹自然不会和杨柳暴露他们对丈夫的不满,张亚青和许青枞也不会和外人叨叨妻子的不贤。

    杨柳对他们的家庭矛盾一无所知,黎柏芝是许青枫介绍给想清楚的,许青枞更不能当杨柳说黎柏芝的的勾当,那就成了埋怨许青枫了,他怎么能说呢,家丑不可外扬,有心的男人也不会宣扬于外。

    俩人都是忍的性子,一直忍了十几年。现在对方都死了,他们却如释重负。

    他们的妻子都没有杨柳的一分对他们的了解,没有她一分的体谅,人就是不一样的,她们与她有云霓之别。

    一个人被人爱,就是有她的好,有她的长处,有她的高尚品质。

    到现在她还想到了他俩的孤独,不愧是他们的好哥们儿。

    她相处了十几年的妻子,却杀了他的女儿。就是为了让他孤独,让他绝望,让他老无所依,其心肠之毒。能让人爱吗?

    那也是她的女儿,她竟然扼杀一个年轻的生命,心肠得有多毒?

    想到那个孩子,张亚青是心痛的,那是自己唯一的骨肉,不管她像谁。得有他的骨血。

    都说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自己起码到死都遗恨,那是他的女儿啊!

    那个狠毒的女人,把自己撮了进去,却不让别人好,连一个无辜的,还是她的亲生,她都狠心下手,这样的心肠对别人能好吗?

    自己的父亲那样伤心的死去,就是后悔为他找了那样一个歹毒的女人。

    自己不如没有那个婚史,自己孤老一生。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父亲把孙女的死都归罪自己,孩子要不是有这样的妈,怎么会丢了命呢,父亲因这个自责伤心而死。

    母亲一意孤行,拆散了他和杨柳,如果没有母亲搅和,杨柳怎么会离开他?就是没有那么深的爱,可是有朋友的义气,感情是会建立起来的。

    杨柳始终没有对他投入感情,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她的妈老迫害杨柳。

    许青枫和杨柳初见,杨柳对他也没有感情投入,他们还没有朋友的交情,遇到了一个好家庭,她们终归走到了一起。

    杨柳是个务实的秉性,不追求奢华的爱情,自己的母亲实在让她没有生存的余地,她不敢进张家的门,那时母亲虽然死了,可是她对他张亚青都有些失望了,担心他遗传母亲的性情。

    担心他们的婚姻会昙花一现,得到了就不珍惜了。

    自己二十年的苦恋毁于母亲的残忍手段。

    想想,他的心就滴血,经过了这样的孽缘,他的心已经碎了。

    木器厂是杨柳的,在这里他有了些安慰,可是他的头脑是迷茫的,混混沌沌的活着。

    许青枞看张亚青的郁闷,知道他心里的苦,就找事做转移他的思维,俩人把木器厂剩余的一小片地开采出来,种了小片的花生,就是留着上秋的时候煮着吃。

    种了一片粘玉米,也是为了煮着吃。

    在庄北包了五亩地,栽了二亩白薯,种了三亩花生,就是为了消遣锻炼,也是为了给杨柳一家吃。

    他们知道杨柳怎么会缺这些,只是心意罢了。

    他们俩大人也没有事做,闲得慌,成天的下棋遛弯也没有什么意思。

    木器厂的工作按部就班,检查质量的有专人,他们俩也不懂,就是在这里有一个相聚的地方,西林庄比雷庄子大得多,还有集市。

    俩人包了个大坑养鱼,闲来没事就去钓鱼,雷庄子没有这里有趣的地方,说是让他俩管木器厂,其实什么活也没有。

    要不竹青蕴八十的人也干不了,只是坐镇罢了,闲了就溜达,想吃鱼就去钓。

    院子里种了四季青菜,还扣了一个大棚,就是够自个儿吃。

    到了集上了俩人就转悠半天,想吃什么就买什么。过的真是逍遥,暑假的时候许湃来看父亲,看他们逍遥自在的都眼馋了:“爸,我毕业来这里学木工吧。闲了跟你们去钓鱼,我看田园生活很不错。”

    许青枞笑道:“木工也不少挣钱,大学毕业工作也不好找,当个木工也不错,可是一门儿好技术。”

    张亚青笑许青枞:“你还真听孩子的话?他只不过是说着玩的。大学生学木工,干脆现在就别上了。”

    许青枞笑道:“你那话不对,上学是学知识,跟干什么没有关系,大学生去轧钢厂上班的多了,你以为都能找到好工作,木工的活儿多好,风吹不着,雨淋不着,轧钢厂的活才不是人干得了的。挐钢的那个罪不好受,干零活的弄得浑身的铁锈,洗都洗不掉,把手烫得都焦糊的,一天得出多少汗,还没有木器厂挣钱多呢。

    有几个能坐办公室的大学生?我就看这活儿不错。”

    “想象得多好,事实却不是那样的,你让他在农村搞个农村姑娘?孩子在城市待惯了,怎么能适应农村?找不到好工作,可以让他到阿乾的公司去上班。阿乾一定会很好的照顾他。

    你得让他学以致用,别白费了那么多学问。”张亚青不同意许青枞的看法,一辈子当个木工,难道就不腻吗?只是为了几个钱才有那么大的奔头和干劲。绝不是每个人的理想,要是不给钱,谁也没有这个兴趣,张亚青看木工活是很腻味人的。

    许青枞惨淡的一笑:“农村姑娘有什么不好,杨柳是农村的,你怎么追了那么多年?我们俩娶得都是城市人。结果怎么样,农村的姑娘也没有吃闲饭的,一个人养几头奶牛,过的多好,我看她们的丈夫哪个都比咱们幸福。”许青枞对婚姻就是最大的失望,不抵不去当兵在家种地了,找个农村姑娘,就不是恩恩爱爱,要是和谐一生,农村姑娘没有非份之想,只要生活富裕她们就满足,没有被花花世界熏花了眼的城市姑娘那样的过份追求。

    她们被上层人物的腐化生活利诱了心肠,总是和人家攀比,就成了没举没完的贪心了,自己和张亚青俩人都被她们瞧不起。

    许青枞断定自己的儿子也不会有张亚青他俩的前途,在城市混是很艰难的,一辈子婚姻不幸福才是最头痛的。

    许湃才十八岁,有什么大的章程,已经是一时兴起,看到漂亮的家具有了崇拜和羡慕,就说了要学木工。

    真要是让他干,他不会干得了,一个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的学生对这个也不会感兴趣,年轻人哪有不追潮流的?

    许湃开学走了,许青枞还是很空虚的,就这么一个儿子还是离得远远地,能不想吗。

    可张亚青呢,就那么一个女儿还被陈倩茹带走了,许青枞尽量的不提儿子,怕张亚青想女儿,尽可能的躲他的伤心事。

    他们要尽可能的给杨柳管好厂子,俩人就研究木器厂的扩大,和杨柳一商量,杨柳还是不同意扩大了,几百人的木器厂还扩大什么,自己都多大岁数了?还发展什么,阿乾有自己的事业,不可能要这个木器厂,阿瑩很快就进入政界,他是没有时间打理这些。

    如果阿瑩和陈黎成了,杨柳就准备把厂子给陈黎,可是陈黎发展的那么好,她都不见得要这个厂子。

    还有个制药厂,将来也得交给陈黎,自己能挺的时候先这样支护着,实在管不了了就交班,陈黎也是没有时间管这些,她的服装行业干的太大了,抽不出功夫,有那个功夫不如让她和阿瑩联络感情。

    杨柳最关心的是儿女的婚姻,别的都不重要了,花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没有了小时那样为了生活拼命的精神,还是很服老的。

    她告诉张亚青他们:“就是不想让你们俩闲着没事干,就在那儿坐镇,该溜达溜达,该玩就玩儿,不用费那个老脑袋瓜算计了,这么大岁数了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也不用省着,我给你们包吃包住,钱随便你们花,也不要省着,我也不缺钱了,钱多了你们帮忙花点儿,青枞你支点钱给你儿子买户楼房,就算我送的他结婚的放礼物,让孩子读书在跟前也有个家。

    你把事儿干好了,省的我去操心了。”杨柳嘱咐了一番注意身体什么的,就挂了电话。

    许青枫因为这事儿哭两天,他的心情复杂得很,他就是想哭,也不知道为什么哭,是喜是悲是什么?自己搞不明白。

    张亚青也没有说什么,他为什么哭,他是哭自己失去了美好的姻缘,却结了一段孽缘。

    他是哭要不是他的母亲势利,无端的排斥杨柳,杨柳和他也是有可能的,他是哭自己的命运不济,遇上了那样一个妻子,连一个美好的回忆都没有。

    自己何尝不是和他的心情一样,都是因为自己的母亲看不起农村姑娘,使他们失去了最爱的人。

    张亚青就依着他哭,也就也没有劝他,让他哭尽自己心中的悲哀,吐尽胃里的苦水吧。

    他的感受是他们共同的感受。

    一世的悲哀,尽在不言中。

    许青枞婉拒了杨柳的赠与,他们没有资格要杨柳的赠与,许湃手里有两百万,够他买房子结婚的,他的母亲对不起杨柳,没脸接受别人的好意,那二百万没有杨柳的公司他们也不会有,怎么能再贪心杨柳的财产?

    许青枞是坚决的不受,说了许湃有钱,就暂时先罢了,许青枞的心稍安。

    阿瑩和陈黎交往了,他们有时候到咖啡厅聚一聚,有时候就是到饭店吃顿饭,家里人得不到阿瑩的准话儿,到底成不成?杨柳很着急,他俩就这样平淡的无风无波的处了几个月,谁也不说行不行,一家人都急,只有许青枫不急。

    许青枫劝杨柳:“你对儿女的婚事怎么这样急?你自己的时候怎么不急?”

    杨柳说道:“我们那个时代跟现在不一样,那个时代是晚婚,现在没有早婚,也没有晚婚的,我们那时岁数都很大才结婚,这时候哪有哇?”

    许青枫说道:“怎么没有?那些个女博世也都是三十好几没有对象的,她家里人不着急吗、你儿子还不够三十呢,你急什么?”(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香椿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香椿芽并收藏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