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拉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天财心里发虚,他抢了二大爷的相好儿,就觉得理亏,窗外的五婶还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三大娘都在笑,看意思是谁都知道这个不告人的秘密是怎么回事,偷着干的事儿也没有什么秘密,女人和男人太密切了不但都说闲话,人们也不会不琢磨他们没有嫌情。

    一定是二爷爷二大爷裴秋兰三个人的勾当早被人识破了,有那么一句老话:家称千傾万贯,不敢说人家做贼养~汉,都是偷着议论,不和不知近的人说。

    杨柳虽然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心灵,也会察言观色,只看热闹不拉架的场景也都是鄙夷打架的这俩人,另外看热闹的没有一个男人,除了女人就是小孩子,谁敢上前管这个闲事,三大娘是个自扫门前雪的性子,五婶儿的脾气更是不管他人事的,这个架谁敢拉?

    硌応急的直哭,她家的袜子机被二爷爷砸了,那是她家的宝藏,钱柜,搂钱的耙子,怎么会不心疼。

    小弟儿气得跳脚,连哭带骂,可是她没有那个胆拉架,她也拉不开,二爷爷像疯子一样,醋意大发可不是一般的怒气,夺美之恨比杀父之仇更甚,二爷爷抡着斧子砸,杨天财也是拼了命,袜子机可是买不到的,是他的命,没有钱哪个女人会傍他。

    二爷爷狠命的砸,杨天财狠命的扑抢救自己的袜子机,只要杨天财一接近,二爷就用斧子砍他,这个老爷子都六十了,怎么还这样凶猛,一定是醋劲儿支撑的,杨柳是这样想的。

    厢房本来就不宽绰,二爷爷乱砸一气,四台袜子机基本被砸碎,机针已经都弯掉了,小弟儿气得从窗户往里扔砖头石块儿,大概扔了十几块,也没有砸到人,她一个八岁的孩子劲小没有什么准头儿,砸不着人只有气得哭。

    硌応也吓蒙了,谁经过这样的事情,十几岁的小丫头没有多大章程,杨天财在里护袜子机不舍得跑,二爷爷也没有敢真砍人,这老爷子就是砸杨天财的财源,敢跟他抢女人,就让他变成穷鬼,杨柳已经看出来二爷爷的用意。

    老半天硌応才反应过来,撒腿往杨天祥的院子跑,看着她的腿就是发软,边跑边喊四叔,可是没有人应,待她冲进杨天祥的屋子,谷舒兰正在絮棉裤,白花花的新棉花,硌応看了就是一滞。

    她的妈对四叔四婶一家是真的不好,作为女儿的也承认这一点,在一起过了十几年,她都是亲眼见,自己家絮的全是新棉花,给四婶一家的全是破棉花套子,给四叔做棉衣用的是破被套,风俗是不兴用被套做棉衣的,会背运一辈子,她的妈就是让四叔背运一辈子,她是故意那么做的,硌応也知道四叔四婶不会不明白,所以四婶自分了家都不踏进他们那院一步。

    硌応快速的想,差点儿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一急嘴都结巴了:“四……四婶……,我……我四叔呢,我二爷砸我们家,我四叔去拉拉!”

    谷舒兰猛抬头。她还没有理会硌応进来,以为是大山跑着玩呢,她也听到了小弟儿的骂声,没想到是这么回事:“你二爷砸你家?为什么砸你家?”

    硌応怎么说,她虽不是成年人,可是也听到的人们议论的是是非非,怎么会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她能说吗?从她的嘴里怎么会说出她爸的丢人事儿:“二爷好像疯了,这个架谁也拉不开,快让我四叔去看看。”

    “你四叔出去拾粪了,你快去庄北找她。”硌応慌忙跑了,谷舒兰的活计也干不下去了,她得赶紧的找拉架的,她一个女人也没有那么大力气拉开两个拼命的男人,她也奇怪了二大爷无缘无故的打的什么二哥?

    她突然一震,二大爷是不是捉~奸~了,把他们堵屋里了?这还了得,赌博出贼星,奸行出人命,两个奸~夫碰一起,岂不是会拼命,要出人命了,谷舒兰腿都发软了,跑到杨天财的对门,老石家的院子的后门就喊起来:“二表叔,快拉架来,二大爷和二哥拼命了。”

    随后她挨家喊:“竹二哥,要出人命了!”

    这时石家的二表叔已经跑出来,高声问:“改玲妈!谁打架了?”

    谷舒兰就喊:“袜子房!”石家的男人叫石俊庭,外号滚地雷,可能是他长得矮胖,粗阔囵墩的,才得了这样一个外号。

    他赶紧往杨天财家跑,谷舒兰喊的竹二哥跑了出来,他家的院墙没有后门,还有个典故,杨天财和大哥杨天栋都是属虎的,小名就叫了大虎头二虎头,接下来的杨天志哥几个就都排了虎字,三虎四虎五虎。

    竹家一看这还了得,他们就姓竹和猪字同音,虎专门吃猪,出于忌讳,他家就堵死了后门,免得虎吃猪。

    竹青蕴是村支书,喊他是正对桩,竹青蕴一听要出人命,搬了梯子就翻墙,往南跑上这么一圈儿,要费时间的,哪有翻墙来得快。

    谷舒兰又对着西院的三大娘婆喊:“三大娘!快让狐子成去拉架,三大娘赶紧跑出来,狐子成在后边,谷舒兰急的直噎气,用手指杨天财的院子,狐子成领会奔了那里跑。

    这个老太太是杨柳的当家的三奶奶,杨天祥没有出五服的三大娘,急忙的问:”改玲妈,怎么回事。”

    谷舒兰喘了口气,才镇定了下来:“三大娘,我们快去看看。”

    老太太是小脚儿,很小的那种裹的脚,走路颤颤巍巍的,身子左右扭搭,小脚的人走路身子不稳,头重脚轻是特点。

    谷舒兰赶紧搀着她,她也就是不到五十岁,也是个寡~妇,丈夫死的早,有两儿一女,早年生了俩孩子都没有站住,这个大儿子就起名狐子成,就是狐仙保护长大成人的意思。

    这个孩子自然就活了,农村人都信这个,为了孩子好养活都起一些个狗子猫子的难听的名字,女儿的名字大多叫一些改改的的字眼,就是为了下胎生儿子。

    三奶奶家的第二个儿子就叫二狗,意思为了好拉巴,小狗子没人管就可以活下来。

    ,收藏为什么这样少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香椿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香椿芽并收藏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