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 > 第179章 热闹的生产队

第179章 热闹的生产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石克俭笑的更欢:“二婶子,是真的,我媳妇那是侄媳妇,三表叔可不敢看上,三表叔说了要上你被窝呢。”

    高人大笑:“去你妈~的,跑你妈被窝。”全场爆笑,乐得断了肚肠,高人更是乐得开心,笑的出眼泪。

    只有一个人不笑,就是杨天志的媳妇死了,杨天志给大石头再娶的后妈。

    这个人有些精神兮兮的,娘家是大地主,她是高中毕业,嫁的是中央军团长的儿子是个大学生,四年的婚姻,生了一女。

    她丈夫的姨表妹,姑表妹两个长住他家,悄悄的就勾走了他丈夫,解放后自然就离婚,孩子也不给她,净身出户,她又想孩子又不甘心,回到娘家以后就得了精神病,娘家还是地主,她在娘家能得到什么好。

    二十六岁离婚,三十六岁嫁给了杨天志,跟杨天志有了一儿一女,这个人的命实在是苦得不行,她一个精神不太正常的人杨天志也不拿她顶事。

    她先前的那个闺女根本就不认她,她会裁剪,喜欢缝纫机,杨天志抠细怎么会给她买,她生活困难,想跟女儿要点儿钱花,可是这个女儿一分也没有给她,来封信把她损的不如泥,她拿了信给杨柳看,一边说着一边哭,那样为家效力的杨柳自然是认为她这个女儿实在狠心,毕竟她的母亲生过她。

    后来的两个孩子,对她也不咋地,吃饭的时候,儿子媳妇专找这个时候骂街,她得过精神病。可是她一点也不傻,顿顿吃饭揪脖子,,咽不下去啊。

    没办法,只有出去当保姆。当了十来年,女儿有钱不给她花,儿子不养活她,都快八十岁了,当保姆也没人用了,她妹妹看她可怜。在市里给她找了个老头。

    这一回总算是时来运转了,老头对她好的邪乎,家庭富裕,要啥有啥。

    他的儿媳妇以前不要她,看这个老头有钱。赶紧就登门,一分钱不给她花的闺女也上门认亲,这都是什么人?

    杨天志这个媳妇以前的出身高贵,很是瞧不起杨天志,她再有点精神兮兮的,总想那个大学生,自然是看不上杨天志。

    说话就是杨天志土包子,乡巴佬。大伙凑她:那你还嫁给土包子?她就说,是马虎了,上当了。她是金口玉言,被杨天志骗了。

    大伙都逗她:杨天志是土包子,你金口玉言是个大金砖,从此她的外号就叫大金砖,没人叫她的名字,都忘记了她叫什么。

    高人的名字谁也不记得了。还有这个最能闹的王翠兰,长得矬墩子个儿。大圆脸,碌碡身材。人送外号大柿子,嫁到这里十来年,谁还记得她叫啥。

    大伙这样一闹,高人这样一说,大金砖也笑起来:“谁会看上杨天志这个土包子,纯牌就是二百五,傻狍子,大混蛋。”大金砖嘻嘻嘻的笑骂,她还是精神不好,说话不知道吃亏占便宜。

    都得大家笑声阵阵,石克俭没有拱起高人的火去收拾杨天志,石克孝觉得不过瘾,随他哥哥的后边就起哄:“柿子大婶,三表叔要搂你!”

    大柿子比大高人笑闹瘾大得多,听石克孝一说,马上就双眼放光:“什么几把大伯子,欠掏裆了!”大柿子猛地追杨天志,伸手就扯他裤裆,杨天志吓得顺道跑,大柿子在后猛追,看热闹的就哈哈大笑。

    大柿子一听更来劲,她就是活宝,她就好这一手,跟谁都敢又摸又抓的。

    她和她的老爷们刘尚文是大翻个,她是跟谁都能闹的,刘尚文是跟谁说话两句就酸脸。

    这个刘尚文四清以前是小队活计,生产队种瓜豆腐坊,粉坊的收入都让他贪污了,被群众清算下了台。

    前杨柳的记忆里。刘尚文最好往小姑娘的群里钻,鲍来春的小姨子小燕跟他很不清楚。

    那时候,杨天会的女儿二翠还没有去东北,十三岁的二翠就被他追得吱吱跑,纯牌就是一个大流氓。

    多少年后二翠说出了这件事,杨天祥气得不行,恨恨的道:问二翠为什么不告诉他,他会打断他的腿。

    就是欺负二翠的父母不在家,五婶到东北找五叔,就把三个个孩子留在家,前世也是杨天会和杨天才住对面屋,小姑娘对这样磕碜的事怎么会随便说呢,以后也是说起来刘尚文,二翠不意说出来的。

    前杨柳的记忆里,几个小姑娘在菜园子推水车浇菜,刘尚文就晃来晃去的,就是惦心小姑娘,他是生产队会计,就对几个小姑娘指手划脚,杨柳最看他生气,当个破会计,一点活不干,专门候着小姑娘。

    要是谁顶撞他一句,马上就酸脸,吼吼的熊人,几个姑娘给他起外号叫他大酸梨。

    他媳妇就是大柿子,等他们有了孩子,立即就有了外号,山里红。

    他们的孩子养活的,圆咕隆咚的就是山里红的样子,大家叫着也顺嘴:酸梨大柿子山里红,也是看不起他,再也没人喊他的名字,以后多少年他都惦记生产队的会记,他贪污太多,臭名出了,他的会记的梦再也做不成了。

    就这两口子,男的不咋地,女的名声也不咋地。

    这个大柿子就是他二姐夫栽給他的,他二姐夫也是个贪污犯,吃喝!嫖!赌,样样都拿手。

    大酸梨没有看上大柿子,说什么也不要她,他姐夫硬塞,大柿子赖上不走,就是这么结的婚。

    这个大柿子追了杨天志有半里地,杨天志只有往青苗地里跑,大柿子又返回来,没有抓到杨天志,闹性还没有过去。男人那里她只有熊杨天志,杨天志也是好闹。

    没有人跟杨天祥闹,杨天祥的性子比较板,谁跟他闹他也不接招儿。

    大柿子的嘴特别的欠,不跟男的闹,就跟女的闹,陶艳萍的母亲叫白学文,大柿子嘴里叨咕:“白学文,老白,白搭,白来……”她数了一溜白,她可不是说了一回两回,白来这句话确实不好听。

    白学文是个不好闹的人,总被她这样贬来贬去的,心里有些发火了,可是她更是笑嘻嘻的,大柿子是个好闹的,别人说话对她也带着戏言。

    白学文也是嘻嘻嘻的笑,装傻充愣的还问她:“我说王翠兰,你说白来跟硬来来是不是两码事?”大柿子就急眼,一听白学文掫她根子,那个事是她最尴尬的,谁不知道她是沾上刘尚文的,正好对了硬来来这句话,正好捅了她的肺管子。

    大伙一听白学文说的逗笑,全都爆笑,大柿子满脸通红,一下子就急眼了:“你个白来!白给!白送铜!”一连的狂吼,杨柳觉得这人真好笑,興她说人家,不兴人家说她。

    硬来来,还真得有本事,石秀珍石秀萍的脸也是通红,她们也是想硬来来的,这场笑话好像针对她们闹的。

    在众人的笑声中,她姐妹不知低头在想什么。

    回家给孩子吃奶的妇女回来,队长过来招呼:“该动撼动撼了!”队长陶义生拎起了锄头先铲起地:咔咔咔的铲地声响起,石克俭是第二个动身的,他是小组长,就是个领头干活的,给地主扛活时就叫打头的。

    当组长的都能干,你不能干谁听你的,没有威信怎么带动人?石克俭干活麻利的很。

    陶义生这个队长和别的小队长也不同,要是没有特殊的事,他都会到地里干活,这个人勤勤恳恳,一点不奸猾,社员对他都赞服。

    很正派,不贪污,不怎么听石向华的话,只是不惹石向华,对他女儿放纵,秀萍姐妹在生产队的时间还不长,陶义生是尽可能不说她俩什么,知道她们也待不长。

    张亚青对这样闹的场面根本就不动声色。杨柳趁休息的时间悄悄的看书,俩人一次也没有对看,谁也看不出张亚青对杨柳有意。

    小姑娘们也都乐得不支,除了马住子哈哈大笑,其余的姑娘都是偷笑,终究大柿子的举动不文明,小姑娘要是笑就不怎么文雅。

    那帮岁数大的妇女笑的最欢,还有那些男人都捧腹笑,

    陶义生一喊开工,全部就肃静了,这回就是往回薅,垅头很长,看看天已经晚半晌,绝对是薅不到头了,谷子苗很密,都得间成寸半远一棵,一撮一撮的往下攋,汇聚一起的声音就是:咔咔的。

    採的手指头生疼,紧张的忙乎,没有人说话,一大帮人里数陶艳萍,兰英子薅的最快,兰英子是石克俭的女儿,陶艳萍是白学文的女儿,这俩人在小姑娘群最能干,大高人在妇女堆里最能干。

    马住子是最废物的一个,干什么都不行,骂人打架像个蹦探,干活就像个面人,她总是被人落一半儿。

    别人到头都歇着,她还在半路梗着,回回都要别人接着,可是杨柳就是不接她。

    大山也跟男劳力一起铲地,大山的个子窜得比大石头高半头,他的体格也胖壮实,和大人一样的挣工分。

    大山能干,比大石头的力气也大,大石头比大山还大两岁,早就闹腾饿了。

    大石头很能吃,饭馆卖的馒头可以吃七个,肚子够大的,就是不能干,上午也是他第一个闹饿,这个人一天就得三斤粮。

    当个吃货够格。(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香椿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香椿芽并收藏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