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 > 第199章 打坏了

第199章 打坏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西林庄的生产队要是种瓜,也舍不得给社员分,全都拉到集上卖了钱,钱到哪里了?谁也看不到,反正干部家不缺瓜吃。

    马住子家是不缺瓜,她爸和她弟弟天天爬瓜,现在这个贼窝更厉害,大顺二顺往他家偷。

    马住子被大柿子打得不轻,刘尚文抱着她拉拉一道儿血,迎面过来的几个妇女尖叫起来:“流血了!流血了!马住子的血顺裤腿子流。”这边和大柿子好的妇女也尖叫:“王翠兰裤腿子淌血了!是不是小产了?”几个人一喊,跑回家的人又蜂拥而出。

    “怎么了!怎么了?”回来的人赶紧问。

    大柿子吓了一跳,热流一个劲的往外涌,小产了,刘尚文把她踹小产。

    这个小产还不新鲜,马住子那头有人喊小产,这一下子可热闹了,后边追了一帮人看大姑娘小产的,妇女们立即就沸腾起来,刘尚文的裤腿子接满了马住子的血。

    妇女好事的追逐在马住子和刘尚文的身后,刘尚文已经不知所措,听到那头他媳妇也小产了,他有些慌乱,他媳妇的娘家可不老实,这个麻烦算沾上了,大舅子小舅子都不是可以惹得,放下了马住子,刘尚文慌忙的用水冲洗自己的裤子,二丫头赶紧帮刘尚文擦裤子上的水,往腿根处一擦就碰到了刘尚文的物件,二丫头随即就抓了一把。

    刘尚文浑身都哆嗦,脸竟然还红了,二丫头浑身颤抖了一下儿,扔下了毛巾就跑。稀奇的不行几乎要呐喊。

    刘尚文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的后影,心里得意的一笑,前世就是这样,两个都主动,二丫头疯了似的迷刘尚文。找好几个主都不去,大柿子老来抓~奸打架,马住子妈受不了想法要把二丫头快嫁出去。

    二丫头比马住子还疯狂,一刻也离不开刘尚文,在后追着,她~妈就够个没脸的。婆家的侄子她都跟,可是她也背乎人,也不会明着干,她都觉得磕碜的不行,还是好几个男的贴着二丫头。滚地雷的老婆极力的给二丫头找主,最后强迫弄走了她。

    这一世十二岁的二丫头就这样疯狂,等到十八岁呢,会是怎么样?

    住子妈也是六神无主,始作俑者却跑了,叫了小雷子去找老娘婆,这个人真是傻了,找老娘婆。一个小产找的什么老娘婆?

    等老娘婆来了,弄得当街人都笑起来,也不是大月的小产。老娘婆能干什么?

    就这样闹腾了半宿,看热闹的兴致不减。

    大柿子那头也出了事,刘尚文跑了,跑到十几里外他妹妹家去了,他躲起来了,怕老丈人家找来算账。

    大柿子只有妹妹照顾。没有婆婆,老公公也着不上手。

    因为护着马住子刘尚文把老婆踹流产。这个名出的很远,只要认识他的都知道了。见了总有人指指点。

    大柿子虽然打了马住子,可是大柿子还是被人同情者。

    第三者终究是可耻的,不管用什么理由,什么爱,什么痴情,都不能遮臊儿。

    这一闹,马住子成了过街老鼠,人人鄙视,这样的日子自是后事,

    马住子真的做起了月子,两个月都没有上班。

    那几个男的都在她坐月子的时候还来拿她消遣,小东小西的也是收到不少,二丫头羡慕,当着胖子总叨咕。

    这一闹,太平了两个月,马住子坐月子,小弟儿坐月子,这俩搅屎的棍子,猫起来了,天下就太平了不少。

    到了夏天雨水多了,这个大眼井已经完工,打井大军都回了生产队,夏天生产队也不会让大伙消闲。

    这一天天气最热,队长让这群姑娘钻玉米地掐爬豆尖儿,没有听说爬豆还掐尖的。

    上午还好点儿,到了下午两三点钟,是一天最热的时候,还在玉术地里钻,闷热的人都喘气费劲。

    兰英子姐妹,陶艳萍姐妹杨柳和杨敏,这几家都是人口最多的,陶艳萍是姐四个哥仨,兰英子的父母比杨天祥还小,已经生了俩儿子五个女儿,以后他家就是十个孩子。

    陶艳萍的父母和杨天祥般大,已经有了两儿三女,石向华家已经有了四女一儿,这几家还都死过孩子,要是都活着,都赶上一个班。

    马住子、秀珍。秀萍,嫌热下午都没有来,这几家的人都不会让孩子歇工,谷舒兰自是不会说那句话,干别的活儿都比这个凉快。

    这半天简直热死了。

    兰英子的父母使孩子使得狠,兰英子只上了两年学,她和妹妹中间死了一个,他的妹妹就叫三头,小姑娘一天学也没有上过,她父母不让上,前世的三头也是没有上过一天学,等以后能找班上的时候,领导看她顺眼,让她干撒报纸的活她都干不了,一个字不认得。

    始终埋怨她父母,一点轻活都干不着。

    兰英子姐妹都是能干的,这时候的农村姑娘不能干的很少,干活都很卖力气,下午这半天的活计几乎把人都热死,半天,渴了没有水喝,热得把脸都擦肿了,哪有什么毛巾。

    一大家子人就那么一条毛巾,多热的天,也没有带条毛巾擦汗的,只有杨柳和杨敏有毛巾,是杨柳买的,,杨柳习惯自己一条毛巾,也给杨敏一条,就是那种白毛巾,没有第二个色泽,很容易脏的。

    尽管毛巾柔软,杨柳姐妹的脸都擦得变了深红色,实在是受罪了,三辈子的杨柳也没有遇到这样的怪天气,大概是没有这样热的天气在玉米地里钻,一辈子就掐过那么一次爬豆尖儿。

    前世的杨柳的记忆里对这一日是最深刻的,这一下午的罪受大了,因为是一生当中遭的最大的罪,几十年后,杨柳的记忆对那天=是怎么擦汗都记忆犹新。

    掐了这一天,次日都不敢去了,上头不催了队长也就松了手,陶义生昨天也在地里掐一天,他也热怕了,要是渴了没有玉米甜杆嚼,多壮实的体格也得中暑。

    次日王振清放假回家,成了谷舒兰的坐上宾,杨玉兰娘俩吃饭都坐在炕尖上,谷舒兰天天做好饭请王振清吃。

    前世的杨柳十几年都是站到地上吃饭,现在是轮到杨敏她俩了,炕上坐了杨玉兰娘俩,更没有她们的位置了。

    人家挣钱也不给她花,她也高看人家一眼,这就是人们对有本事的人的态度,杨柳看出了谷舒兰就是那个心态,吃着,大石头和杨天志也来了,一人吃了一块果子饼。

    杨柳只有装瞎,啥也不说,和杨敏端了果子饼到厢房吃,一人一碗菜汤,就是果子饼,杨柳懒得给他们当保姆,站在地上给这些人盛菜汤。

    姐俩到厢房吃完也没有过去,一会谷舒兰就喊杨柳捡桌子,小胖、小厉害都挤在炕上吃饭,十一的小胖整天的串门子,就不兴让她捡捡桌子?

    哪个人干活勤快,谷舒兰就盯着哪个。

    几个人唠得热火,可是太姥姥从不答言。

    杨玉兰正在说着,要给王振清介绍对象,王振清快三十了,他读得军士学院散了,就分到了内地保密厂,他在大学里处过一个对象,都没有听他说过,前年他回家,那个女的来找他,那个女的家是烈属,两个哥哥都是大军官,都是师长团长的。

    这个女的是个党员,学校散的时候就响应号召下了农村,她要是不自愿报名是不可能下放她的。

    可是她就偏偏积极回了乡。

    那时的人没有想的很复杂的,她觉得王振清不会不要她,她就在家等了王振清四年,也是三十岁的人了。

    可是王振清在内地看上了一个文工团的女演员,就和这个女的断了,这个女的就认为王振清不是那样的人,就赖家里人不让王振清要她。

    那个女的来了,谷舒兰伺候吃喝,还落了一个她挑拨黄的,人家就认为王振清不是那样的人,谷舒兰还为王振清找上了媳妇高兴得要命,却搭东西又挨骂。

    这个冤大头做的……

    王振清随后就搞了那个文工团的,由于那个女的的父亲有历史问题,他厂子的领导不批准,从此后,王振清好像对搞对象很挑剔,据说那个文工团的女的长得太漂亮,他是谁也看不上了,王振清的脾气很古怪,谁也捉摸不透他。

    杨玉兰知道儿子想漂亮媳妇,就呕心沥血的给儿踅摸漂亮的,这不,她,看上了一个在西林庄搞过四清的女工作队。

    这个女的就是谷舒兰大娘家村的。

    谷舒兰这个人就是有个最大的特长,不管人好坏,只要是和她沾亲带故的,都是走的热火朝天,对这个人的脾气杨柳搞不懂,也许她为了儿子能不光棍,特意和人处交情。

    也就怪了,她的亲戚十家有八家会说媒,那些家的女人都有一片巧嘴,说的天花乱坠。

    这个女工作队的村子的亲戚,杨柳大姥姥家,才是谷舒兰的真正娘家,谷舒兰说过多次,她这个大娘看似表面老实得很,实际心眼坏得很。(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香椿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香椿芽并收藏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