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横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管是什么招儿,也得付诸于行动,行动就会露陷,毒~药~不可能自己飞到嘴里,她进不来这个院子,怎么能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死掉?

    这个她不容易做到,搞截~杀,她没有钱去雇人,别人拿钱雇人也不会利用一个小孩子。

    只有柳婵娟那个掏不出钱来的,才想了利用一个小丫头,这个小丫头正好是疯狂想和你争的,是让让她们发觉了。

    我这样想,马桂兰和柳婵娟干的事姚喜庆一定是不知道,姚喜庆还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一定不会让她们对你下手。”刘亚民想了很多。

    “姚喜庆一定没有对我起杀~心呢,等实在达不到目的的时候他才会出手,得不到就要毁之是那些色~狼的本色。

    等到那一天,就是他的死期,疯狂的人就要做疯狂的事,就会隐藏不到幕后了,一定会像疯狗一样咬人,疯狗见了谁都咬,谁见了疯狗不想打?

    我们就等着打疯狗,就是他爹不倒,他已经罪恶累累,也是难逃法网。”杨敏不屑道:“看看到时谁能保得了他。”

    杨柳想,让他作孽好了,一个严打也会要了他的命,前世的杨柳对有些干部的情况不了解,不知道这个姚喜庆前一世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自己给他断定他得不了好死。

    想想姚喜庆要是能不得善终,杨柳的心里就痛快,最好是朱亚兰也没有好结果,那才叫恶人恶报。朱亚兰实在是坏,和她儿子都跟手了,她还在谋害人,她也太缺德了。

    她为什么这样死盯自己呢,让杨柳愤恨。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杨柳的脑海闪过一个个女人的狗脸,杨柳一个个的啐骂:婊~子们,一群犯~圈的老母猪,不知道怎么~浪~了?

    一个个都得被抢毙,不得好死的货们,恨不得把她们都撕烂脸皮。自己招她们了没有?天天像一群疯狗一样咬人。

    杨柳的脑海闪过朱亚兰和姚喜庆俩人的脸,突然就是神情一凛,原来症结在这里:朱亚兰离不开姚喜庆,就想满足了张玉华母女的欲~望,就出卖了自己的儿子。几个人合谋了一盘棋,姚喜庆自己下的一盘棋。

    明面上几个人是一致的,朱亚兰和姚喜庆的妻女都被姚喜庆蒙了,都把姚喜庆说的当了真的,门外她们的对话就说明了这一点,都以为是一个强~奸~犯在等她。

    老天爷派了他父女交~和,真是一个天大的报应。

    那件事后,朱亚兰就不相信姚喜庆了。自己开始行动。这就亲自出马。

    杨柳现在才想通,张亚青一家都不反对她们的婚姻,老爷子都出来撑腰。朱亚兰继续这样谋害她原来是为了独霸姚喜庆,这样看来朱亚兰也不会容得下马桂兰和柳婵娟。

    不知她想什么法子对付她们,也不知道那俩货怎么对付朱亚兰,要是她们都能一起出手,闹成狗咬狗的局面,出来人命大新闻。那是多么壮观的盛景。

    因为姚喜庆惦记她,朱亚兰才杀心不断。柳婵娟和马桂兰想杀她,也是因为姚喜庆的原因了。这几个浪~货,还以为别人也和她们一样喜欢权势,让姚喜庆容易得到,像她~妈一样白送呢。

    就凭张亚青是朱亚兰养的,这个婚姻一定是成不了了,有朱亚兰的味道自己就不能容忍,有这样一个破~烂婆婆是自己不能容忍的。

    刘亚民走了,她们也都回了教室。

    晚上回家,门口又聚了一帮人,杨天祥谷舒兰,小厉害,俊华。小香。

    杨柳一个眼色,几个男生都点头,如果小香敢进院,几个人会不客气的把她踢远。

    真是张天师让鬼迷上了,没治了。

    俊华跟张亚青先打招呼,再和邓左民池子如打,小香一步窜到张亚青身边,伸手就拉张亚青的手,装出了嗲嗲的孩子气:“张大哥!我们到商场去逛逛!”说着就往张亚青的身上扑。

    张亚青没有注意她,突然的被抓手,又是一扑,吓了一个激凌凌,抽手闪身后退连续的动作,已经倒退了一步,小香却是迅速的粘了上来,抱住了张亚青的小腹部,她的个子小,只能抱到这儿。

    差点把张亚青整晕,小香的脸都扎到张亚青的裆处,狠狠的蹭。

    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这是什么状况,窑~子娘~们儿也没有这样放~浪。

    大山结婚她扑到张亚青的~屁~股上,今天又在前边,真是爆~炸性的大新闻,谁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惊~艳场面。

    张亚青简直气晕,脑袋就要爆~炸,一把採起小香的头发,力气用得是不小,小香尖叫着落地,被踢出两丈开外,爹呀妈呀的喊着,狼崽子一样的叫声。

    杨柳开开了大门,放俊华,厉害。杨天祥他们进来。张亚青他们回了自己的院子,是在杨柳的眼神下明白了杨天祥来干什么了。

    杨柳早就料到他们会来,她们能甘心自己的儿子死吗,只有一个有指望的地方,还能捞到钱,他们能不来吗?

    他们不知自己的儿子犯了什么罪吗?这个案子前世要是有的,这一世只是多了一个二山,抢~劫~一百多万杀~死两条人命,惊动公~安~部的大案,谁能为他讲的了情?

    杨天祥是开门见山,一点也不迟疑,把二山的事潦草的说了,就是一个目的,把二山弄出来。

    谷舒兰是进屋就哭,以为挺有人得意呢,进屋就哭丧,她是专门给人找丧气。

    “哭哭哭!别嚎丧了!”杨天祥看杨柳的脸色难看,还有些自知之明,是求人来了,还这样硬气,谁跟谁都一样,求助别人都得有点自觉性,杨天祥想到不让杨柳读书的时候,杨柳毅然的离开家,也是因为求他不行,没有指望才走了。

    她有那个能力才可以脱离那个家,自己没有本事救二山,只有低气的求人。

    谷舒兰的哭只能让杨柳更厌烦,要是自己也不想救一个想杀自己的人,那不是找病吗?

    杨天祥倒明白这个道理,可叹谷舒兰就是不明白,杨柳的什么都是她的,要是杀杨柳也得老实等着。

    她要不是那样想,怎么会还是这样硬气?想杀人家,人家就会老实等吗?没杀到人家却把自己砍了,还不吸取教训,就那个凶样,救出了二山还担心你再来杀人呢。

    谷舒兰被杨天祥喝老实了,眼睛狠狠的盯着杨柳,里边全是怒火,不是杨柳逼的,二山怎么会去挣钱。也不会摊上这样的凶~事。

    她要是把财产早早的交出来,也没有二山想买~凶~杀~人的事儿,二山怎么会落这样的下场?

    杨天祥说了几句好的:“杨柳你就看在一母同胞的份上救他一条命。”

    杨柳冷笑:真是笑话,为了杀~她去抢~钱,再让她去救他的命,以为她是土坯大冤种想找死呢?

    杨柳不吱声,谷舒兰气得瞪眼,牙呲欲裂的,俩眼的凶~光全部爆出来。

    杨柳看着她可笑,这是求人吗,就是来示威的。

    杨柳讥讽的一笑:“你们好像找错了人,就是求求你外甥也比求我强。”

    “不求你求谁?你是我~下~的。”谷舒兰快速的抢话。

    “你别给我插言!”杨天祥吼一声。

    他又说:“你表兄啥也不是,他没有一点儿权利。”

    “他总比我强,我是个学生,他是个工程师。”杨敏满脸的冷笑,供你外甥读书,绝不会供我,可是真健忘。

    “你认识张亚青,他可不认识谁。”杨天祥说道。

    “他们单位的大~干~部的子女多得很,哪个都比张亚青的爷爷权利大。”杨柳说道,真是懒得跟他磨牙。

    “他跟那些人的关系和你跟张亚青的不一样,你们毕竟是定过亲的。杨天祥说道,满脸的都是不耐。

    “张亚青我们早就黄了,连杨敏和刘亚民也黄了,你们还找我说这个,因为你们我们把对象都黄了,以为还硬气着找人家,人家理不理你还是两说着。”杨柳瞪一眼谷舒兰,跟她示威?就让你撮吧。

    杨天祥俩人愣了好半天,谷舒兰突然惊叫:“什么样的主儿你都掉歪,你赶紧嫁给张亚青,让他把二山要出来!”

    “不是我掉歪,是因为你和二山干的事,张亚青的爷爷不同意我们的婚事,谁愿意娶这样牲口主儿的人,想嫁也是没有希望。”杨柳讥讽道。

    “这样说是没有一点希望了?”杨天祥问。

    “你说有希望没有?就是张亚青的爷爷亲自出马,也是救不了他,这是大的一个案子,二山还是主犯,怎么逃脱了罪名?”杨柳的表情很是无奈的样子,杨天祥心里一阵冰凉,谷舒兰却是一身的怒火,腾地站起来,指着杨柳就大骂:“你个不要脸的,你跟人家搞了多少年,你跟人家睡了多少年,你觉得不新鲜要换换了,你就是坑我儿子,我算是白下~你了!我要杀了你!”

    “闭上你的狗嘴!”“啪”一个响亮的大嘴巴,抽在谷舒兰嘴上。

    谷舒兰的叫声像杀猪:“我就是骂她,我下~了她冤,我冤!”谷舒兰嚎叫。(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香椿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香椿芽并收藏农家小院的极品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