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玉镜台 > 第七十七章 闺乐

第七十七章 闺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笑得愈发欢畅了,道:“是夫君自己不解风/情,怎么反怪妾身不好?”

    蓝笙笑恼道:“我不解风/情?我若是不解风/情还会这样巴巴地赶回来看你,以慰娘子相思之苦?”

    我嘟起嘴,横了他一眼。

    蓝笙忽地在我唇上啄了一口,道:“你只在上面画了两个圈儿,我怎么能明白?你说,你是不是故意捉弄我的?”

    我双手搭在他肩上,小声道:“我没有。”

    “还敢说自己没有?”他笑着用手捏我的腰。

    我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弓着身子,把头埋进他怀里。

    他的手不轻不重地捏我的腰,让我觉得极痒。

    我受不住,便结结巴巴道:“夫君饶命呀……妾身认错……还不行吗?”

    他的手终于停住了,抬起我的下巴来,似笑非笑道:“光说说可不行,你打算怎么谢罪呢?”

    我抿嘴笑着,眼珠转了转,笑说道:“妾身‘拼尽一生休’,也要‘尽君一日欢’。”

    蓝笙“扑哧”一笑,叹道:“果然,在风/情这上面,为夫我确实及不上夫人。”

    我脸上一热,扭过头去不看他。

    蓝笙凑过来连亲几下我的脸颊,柔声道:“夫人叫声‘三郎’来听听。”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这么要求了。

    我忍着羞意,甜甜叫了一声:“三郎。”

    平日里对别人这么称呼他时还没觉得有什么,这样单独在一起唤他时便觉得有几分暧/昧的味道。

    他望着我,眼眸里盛满了柔情。

    我问道:“三郎很喜欢我这么叫吗?”

    他笑了一下,道:“你不觉得叫名字的话听起来很生硬吗?你喊我‘三郎’的时候,我觉得你特别柔婉。”

    叫他蓝笙一部分原因是已经习惯,另一部分原因则是我不是那种喜欢表露情感的人,“三郎”这个称呼,里面有太多依恋的味道。

    可再细想他刚刚说的话时,我抓出了一个把柄来,我佯作生气状,问他道:“那你是说,我平时都不柔婉了?”

    他愣了愣,尴尬一笑,道:“夫人误会了,为夫是说,夫人平时就很柔婉,叫我三郎的时候更是柔婉。”

    我轻轻搡了他一下,嗔道:“贫嘴!”

    他嬉笑着,道:“不然夫人又该说我不解风/情了。”又伸出手把我搂进怀里,接着央求道:“夫人再多叫我几次。”

    我整个人被他箍在怀里不能动弹,脸与他挨得极近,他灼灼的目光如火炬似的,让我有些不敢抬眼。

    我垂了眼眸,轻声道:“三郎。”

    他没应声,我便缓缓抬起头来,又道了一声:“三郎……”

    话音刚落就被他封住了口,他动作虽凶猛,却比下午时多了几分温存,让我渐渐有些动情。

    彼此的呼吸粗重起来,蓝笙的身子慢慢朝我这边压过来。

    我在换气的空当低声道:“去榻上……好不好?”

    他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又重重吮吸了几下,方离开了我的嘴唇。

    我瞥见那散落在床上的信笺,将它们拾了起来,又道:“你等一等,我去把信收起来,放到小书房里。”

    蓝笙抱着我的腰,不肯放我走,我笑道:“那你随我一块去成不成?”

    他这才站起身来,道:“正好,去看看夫人在家都做些什么。”手却依然没松开。

    蓝笙就像狗皮膏药似的黏在身后,我走路受着制肘,只能跟着他一块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一边走着,一边拉扯他箍在我腰上的手,说道:“蓝笙,你这样,我没法走路。”

    他忽然一使劲把我抱离了地,下巴抵着我的后脑勺,威胁我道:“叫我什么?”

    我咯咯笑道:“三郎,好三郎,快放我下来。”

    他轻轻将我放了下来,一手揽着我的肩与我并排走着。

    走至靠近小书房的一个窗台前,蓝笙拿了一盏烛火。

    书房很小,一盏烛火就足以将整个屋子照得亮堂堂的。

    我走到架子上将一个木匣子拿到桌案上,蓝笙凑过来看着,问道:“里面都装着什么宝贝呢?”

    我趣道:“除了金银珠宝外,什么都有。”

    蓝笙把手伸进匣子里,我一把握住他手腕,说道:“做什么?”继而又笑道:“三郎想抢我的宝贝?”

    他勾着嘴角,道:“怎么?为夫没有这个荣幸开开眼界了?”

    “岂敢岂敢?”我说着,有些忐忑地松开了他的手。

    匣子里面的东西很杂乱,大多是诗词,其余的是篇幅较短的戏文。

    蓝笙拿了一叠纸张出来,就着昏黄的烛火仔细看着,看了一会后,道:“这些都是你新近写的?”

    “嗯,”我轻声道,“从前写的也在里边。”

    他露出一个笑来,打趣我道:“夫人可比杨太真,喜欢写这样的靡靡之音。”

    “这怎么就是‘靡靡之音’了?”我反问道。

    蓝笙略一皱眉头,思索了一会,道:“两句词有三句不离愁怨。”又笑说道:“这样的词读了怎么能叫人精神好?怪不得夫人的身子总是这么娇弱。”

    我嗔了他一眼,用手掐了一下他的胳膊。

    蓝笙又道:“让我再瞧瞧,这词里的妇人为何有这样多的愁怨呢?”然后像恍然大悟似的,道:“噢,原来是因为‘独行独坐还独卧’,是因为总是孤零零一个人啊。”

    接着又思忖道:“难道这个妇人不喜与别人结交吗?我再看看……邻家女姬约她去游玩她也不去。难道这妇人没有别的朋友?咦?这里有个‘萧郎’。这‘萧郎’是谁呢?”

    蓝笙探询的目光望向我。

    我把纸张收了回来,道:“几首诗词而已。”

    蓝笙没有作罢,追问我道:“那这‘萧郎’又是哪个?”

    我笑了笑,道:“除了三郎以外,其他的男子我都统称做‘萧郎’。”又解释道:“不过是看到了一些事,有感而发,信手诌了几首诗词罢了。”

    蓝笙又问我道:“那你的诗词里怎么没有我呢?”

    我笑着拿出那/圈儿词/放到他眼前,道:“这是写给哪个的呢?”

    蓝笙笑了笑。

    我又道:“三郎不是说,这些是靡靡之音吗?我怎么好把三郎写进里边?”(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玉镜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裁并收藏玉镜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