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玉镜台 > 第九十八章 未到非选不可

第九十八章 未到非选不可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师兄告诉我说,吴宗师翌日就会离开。结果到了第二日,我在房间里一直等到近中午都没等来大师兄的信儿。

    他整整一上午都没管我,我没水,也没粮,坐在房里望眼欲穿,全靠手中的一本《开宗记》转移一下我的注意力。

    到了后来,一本薄薄的书被我翻完,大师兄这才过来了。

    他端了水过来,说道:“小三子呀,真是对不住。师父身边总共就我和师弟两个人,一来客人了,我们就没得闲的时候。你是自家人,就别计较这些了。”

    我端着水往稍间里走,他又在后面说道:“那个吴宗师已经走了,你收拾好后就去看师父吧。”

    我转过头来,道:“师兄,我还没过早。”

    他道:“反正就要吃中午饭了,到时再一起吃午饭好了。”

    我不说话,只瞪着他。

    大师兄无奈道:“那我送一盘点心去师父那儿,行了吧?”

    “嗯。”我应了一声,迈开步子,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便停住脚,问他道:“我来这儿的事,你和我爹说了吗?”

    “说了,”大师兄道,“今上午说的。”然后又道:“那我先走了。”说罢,离开了房间。

    我收拾妥当后,先去了师父那儿。

    院子里摆了两只敦实的大水缸,里面植了莲花,其中一只水缸里一朵白色的莲花散开了花瓣,正吐着清香。

    我上了台阶,忽然听到屋子里传来一声咳嗽声。进了屋子,便见师父坐在木椅上,正喝着茶。

    才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师父的面庞就消瘦了不少。

    我上前行礼一礼,轻轻唤了声“师父”。

    “阿珠。”他笑了笑,示意我坐下,然后手指着桌子的方向,又道,“你大师兄给你拿过来的馒头。”

    馒头?我一愣,看向桌子上的瓷盘,果然是一盘白花花的馒头。

    大师兄为什么送馒头过来?他不是说送点心的吗?

    难道这就是他说的点心?

    虽然个头是挺小的,看起来也比一般馒头要可爱。但它们还是馒头呀。

    我没说话,走到桌旁将盘子端了过来。罢了罢了,馒头就馒头吧。

    我没着急吃,而是先与师父道:“师父,您现在是不是已经好些了?阿珠回家才知道您病了。”

    师父嘴角含笑,道:“大病一场也是一种对生命的体验,生病的时候,我反而能想明白很多事情。”

    “师父想明白了什么?”我疑惑道。

    他看着我,道:“我们一起去潭州时,你与我说了很多话,当时觉得你怎么一下子就有了那么些奇怪的想法,现在想起来时,却认为它们其实另有一种妙处。”

    我有些难为情地笑了笑,道:“师父您这是取笑我吧?”

    他看起来极认真,道:“没取笑。”

    师父甚少与别人说笑,想来是他在生病的时候真的觉出点什么来了。虽然不定是我说的那些话,但与我说过的话多多少少是有一些关系的。

    我抿了一下嘴角,道:“阿珠也曾与你说过,那不过是因为我想事情的有些不一样而已。”

    “是,所以我才说那是另一种妙处。”师父道。

    “怎么就‘妙’了呢?”我问。

    师父饮了一口茶,道:“感觉人会比从前轻松自在一些。”

    “那就好。”我笑着道,说完便拿了一个小馒头吃了起来。

    师父问我道:“你回家是因为凤临的事情?”

    我点头,将口里的馒头咽下,道:“我爹他告诉师父您了?”

    “嗯,他为这事很忧心,不过我已经在劝他了。”师父道。

    我没说话,心想,在阿爹面前,师父的话应该比我的管用多。

    师父又问我道:“你,与蓝公子过得如何?”

    看着师父有些尴尬窘迫的神色,我心里忽然觉得很暖。师父他一向不喜欢理会家长里短那些琐事,现在却问我与蓝笙过得好不好,是因为师父他真的很关心我这个徒弟吧。

    “我与蓝笙,”莫名地,我顿了一下,又道,“还好。”

    大部分时候,我是可以在别人面前顺顺溜溜地将这句话说完的,可总有一些时候,我忽然发现自己需要努一把力才能完整地将它说出来。尤其是当自己像这样十分放松的时候。

    我与蓝笙之间,的确只能用“还好”来形容了。我只是要注意着不要将我们之间永远存在的矛盾挑起来,然后一心一意地去享受我们并不多的二人世界就好了。

    师父疑惑地看着我,道:“你这种神色又是怎么回事?”

    “我……”我慌忙捂了一下脸。然后将手里的馒头全部送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想,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和师父说呀?

    师父没说话,只拿眼睛看我。

    我将馒头咽了下去,默了一会,道:“师父,您有没有为难纠结的时候?就是不论选则什么,结果都会是痛苦的。”

    师父愣了一会,道:“既然不论选什么都会痛苦,那选择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们之所以选择,不就是为了不那么痛苦吗?”

    我被噎得无话。

    师父接着道:“也许是因为一切还没到非得让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你现在不过是观望权衡而已。”

    还没到非得让我做出选择的时候?观望权衡?

    我忽然觉得如醍醐灌顶。

    师父的话如此直白,一下子就道出了我为难纠结的根由。一切的确还没发展到非得让我做出选择的程度,我纠结徘徊,不过是因为担心最坏的结果会发生。

    “就好比如我这次的事情,”师父又道,“吴宗师昨晚来质问我,为何这圣莲堂里会有女子?我告诉他,那女子是我的徒弟。从前外面也有这样的传言,说我收了一个女徒弟。他们也曾问过我,但我都未承认过。昨晚我就直接与他说了,我的的确确是有一个女徒弟。”

    我听了不由得正睁大眼,惊声道:“竟然被吴宗师知道了?”

    我又想起昨晚门外诡异的敲门声,原来那是吴宗师故意试探的。我紧张地问师父道:“那他还有没有说什么?”(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玉镜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裁并收藏玉镜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