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玉镜台 > 第九十九章 开解心怀

第九十九章 开解心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担心的是师父。原本师父就与其他的宗师不大交好,这下子,他们又会怎么为难师父呢?

    师父却是一副淡然的样子,道:“吴宗师说,让我立刻将你赶出去,并且还要和你断绝师徒关系。我没有马上作答,晚上的时候想了一宿。原本是觉得,第二日再使个折衷的法子,好让我和他之间不用闹得那么僵。”

    “嗯嗯。”我深以为然的点头,认真地听师父说着。

    师父却突然笑了,道:“意外的是,今日一早,吴宗师来了后,我却和他说,自己要隐退,不想再做白莲社的宗师了。”

    “隐退?!”我吃惊道。师父的意思是他要退出白莲社?

    师父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道:“那句话说得我自己也很意外,仿佛是它自己跑出来的。可奇怪的事,说完之后,我便觉得浑身上下都很舒坦,我的确是不想再与他们有牵扯了。你也知道的,他们奉行的有些教义,我是很不赞同的。与其这样牵牵扯扯的,不如断得干干净净。”

    但真的能断干净吗?师父说要隐退,就真的能如愿隐退吗?

    我虽然很佩服师父的果决,但还是不禁有些担心。于是,我问师父道:“那吴宗师怎么说呢?”

    “随他怎么说,反正我是真的想要隐退了,这个主意是不会改了。”

    我有些讶异,师父这话说得可真是任性呀。想来他是心意已决了。

    “吴宗师他同意了?”我又问道。

    “没有,”师父道,“他当时很惊讶,居然认为我是因为你的事才要隐退的,后来便气呼呼走了。”

    我听后更是惊讶,结结巴巴地道:“可……可是,这件事的确和阿珠有一些关系的,要,要是阿珠没有被他发现,兴许他就不会为难师父了。”

    “你专程来看我,这有什么错呢?”师父道,“即便是没有这桩事,我与他们迟早也是要分道扬镳的。我想了想,退隐后,我可以另立宗派,不再与他们为伍。”

    另立宗派?我看着师父说这话时壮志踌躇的样子,便笑着道:“师父若自立宗派了,徒弟我一定要投在师父门派下。就是不知道师父的宗派收不收女教众呢?”

    “哈哈……”师父难得笑得这样开怀,又道,“入派的要求很简单,志同者便收。”

    笑完后,我又与师父说道:“虽说您已经把意思和吴宗师说清楚了,但退隐之事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师父您还是得做些准备。”

    他笑望着我,道:“噢?你觉得应该做什么准备?”

    这种事就好比是兄弟分家,在别人看来一家人就应该和和美美地一起过,可家里的一个成员突然宣布自己要另起炉灶了,那他很可能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被别人说成是毫无孝悌之义的人。

    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吃瓜群众,即使他们根本不清楚真相,也总是能自信地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别人说三道四。

    师父说要退出白莲社,别人就会揣测原因。白莲社在民间还是很有一些教众的,倘若他们大部分都站在了其他宗师那边,那师父肯定是会受到攻击的。所以,师父首先要做好舆论上的准备。

    我抿了抿嘴,道:“师父,您在白莲社里边有没有交好的且说话比较有分量的同门?”

    “几乎没有。”他道,“你这是担心我的门派立不起来?”

    “不是,”我摇头,又道,“阿珠是担心,如果这件事情散播出去了,别人肯定会议论的,我是怕到时没人帮师父说话,那师父可就吃亏了。”

    “我之所以要退隐就是不想与他们有牵扯,让他们为我说话不就与我的本意相悖了吗?”师父又道,“即便到时有口舌之争,那也谈不上什么吃亏不吃亏的。”

    “别认的口舌很厉害,我担心他们到时会中伤您。”我说道。

    “我就住在这山上,别人有什么恶言我也听不着。”师父一脸的不屑。

    我住了口。师父的性子就是这样,有时会在某一些事上十分固执,除非某一****自己想通了。

    师父呷了一口茶,又道:“其实你说的那些我也并非没有考虑过,只是相对于可能会遭受的非议,我更加不能忍受继续呆在白莲社。”

    师父不是性子极端的人,做出这个决定肯定是经过考量了的。我点点头,道:“不论怎样,阿珠总是支持您的。”

    他看着我道:“方才尽说我的事去了,这个话头还是由你挑起来的。你不是为难纠结吗?听我说了之后,你有什么体悟吗?”

    我叹了口气,从前上学的时候就老讨厌做什么回答体悟的题目了。偏偏师父特别喜欢这么问,记得上次和他一起去潭州,他让我去岳麓山上转了转,结果回来之后他就问我看了山之后有何感悟。

    上次我没回答,然后师父亲自点拨了我。

    这次,我还是不准备答了。毕竟师父的事情与我遇到的难处还是很有些不同的。

    我没说话。

    师父道:“为师认为,你现在最好什么都要想,也不要轻易做决定。”

    我抬起头,讶异地看着他。

    师父又道:“你既为难,想来是不能轻易割舍的。无法割舍,那就好好珍惜。”

    “好好珍惜?”我重复道。

    “嗯,”师父道,“好好珍惜是不想让你到了后来有所悔恨。倘若你倾尽全力,最后还是不能求个善果,等到终于要做出选择的时候,你可以是潇潇洒洒的,而不至于因为之前的不尽力犹豫不决。”

    我沉默着,仔细体味师父的话。半晌后,我说道:“阿珠明白。”

    在我心里,最割舍不下的就是蓝笙了。我不知道今后到底会怎样,但正如师父所说,现在,我应该倾尽全力去爱他。

    师父起身去桌旁倒了一杯茶,说道:“我的话你也不能全听,清官都难断家务事,也许我的法子并不适合去处理家务事。”

    我笑了笑,说:“合不合适,阿珠是知道的。”

    这时,大师兄进了院子,又走到屋里和师父说,中午饭做好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玉镜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裁并收藏玉镜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