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玉镜台 > 第一四八章 踏雪同行

第一四八章 踏雪同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利索地穿好衣服,漱口净脸,然后坐到凳子上。月映拿出一面小圆镜出来,摆在我面前。

    梳好发髻,月映低下头来与我道:“我给珠娘颊上扑一些脂粉吧。”

    “扑脂粉作甚?”我明知故问,又道,“我不喜欢。”

    月映没理会我,径自打开脂粉盒。我鼓着嘴,却没再拒绝。

    月映帮我仔细收拾妥当了才放我出了门。我下了楼,斐祎已经在客店外等着了。我的脚刚离开木梯的最后一级,他正好转过头来。

    这真是绝妙的一刻。我在心里叹道。外面白光有些刺眼,将他的面庞、整个人都模糊融化了。

    我快步走到他身边,他嘴角漾着笑意,我的心忽然如春日暖阳般想要热烈倾吐柔情。

    他开口道:“我们先出去走走,回来再用早饭吧。”

    “嗯。”我轻声应道。

    他迈开了步子。客店门外的一小片空地已被店小二清扫了出来,附近的商铺和人家门前的积雪有的也已经清扫了,有的则没有。

    我们深深浅浅地踏过去,或松软,或硬实,一路都是“嘎吱嘎吱”的足音在说话。

    越往前,房屋变得稀稀拉拉的了,门前的积雪大都未扫。他往前紧走了一步,说道:“我走前面。”

    他的鞋在雪地里踩出一个个印子出来,我跟在后面,脚落在他踩出来的脚印里。想来是他有意控制了步子的大小,因为我走起来刚刚好,一点都不费力。

    正想着,他的手忽然背到了身后来,五指张开。我笑了笑,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温温的,却比我手上的温度要高。

    他在前面说道:“这个镇子盛产毛竹,恰好附近有一大片竹林,我们去那里。”

    “好哇。”我欢喜道。

    又行了一会儿,前方出现了一片斑斑驳驳的翠色。这翠色与冬日里的树木的苍绿不同,色彩要轻盈活泼一些。之所以说它“斑驳”,是因为竹林被雪覆盖,稀疏可见,那翠色便被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点缀在一片白之间。

    雪积得有些厚,竹子被压弯了腰,一棵棵竹子,你搭在我身上,我搭在你身上,形成了一座座半圆形的“拱门”。“拱门”用翡翠玉石所做,在阳光下反射出七彩耀眼的光来。

    我们站在一座“拱门”前,探着身子看“拱门”内的世界。这时有一个手里提着柴刀的人也走了过来,招呼我们道:“莫站得那么近,小心竹子一下子断裂了,你们避闪不了,被压着。”

    斐祎回道:“多谢提醒,我们会注意的。”

    我看着柴夫手中拿的刀,疑惑道:“今日怕是砍不了柴吧,雪都把山上的路封了。”

    他晃了晃手中的刀,看向竹林,道:“哪能砍柴?我是来看看这些竹子需不需要修理一下,有的竹子身上积攒的雪太厚,就得把竹梢砍掉,不然整根竹子就会折掉。”说罢,又打量了我们一眼,道:“瞧你们面生,不是镇子里的人吧?”

    “不是,路过而已。”斐祎说道。

    那柴夫又道:“这种天气出门啥都干不了,正适合睡觉,你们这对小夫妻也是怪了,大清早的跑出来看竹子,被窝里难道不比外头暖和?”

    斐祎有些尴尬地垂下头去,干巴巴回道:“咳,我们,是专程来看竹子的。”

    柴夫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又将目光投向竹林,嘀咕道:“竹子有啥好看的?”说完,便迈开脚去别的地方巡视了。

    待柴夫走远,我抬起头说道:“我们是夫妻么?”

    “喜酒都喝过了,你想赖账呀?”他笑着道。

    我抿抿嘴,感叹道:“我们是一对见不得光的夫妻。”

    “但我们现下就在太阳底下呀。”他说,顿了顿,又有些遗憾地道,“喝过喜酒,却不曾交换过信物。”

    我笑了笑,表示对此并不在意,又拉拉他的手,道:“我们进林子里去看看。”

    轻手轻脚钻进拱门内,登时便觉得周身一阵寒,阳光没有照进来,里面犹如一个冰窟。打了一个寒噤后,他把我推出来了。

    我们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在竹林旁边走着。因化雪的缘故,原本静寂的竹林开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竹子在阳光下一点点伸直自己的腰身。

    转了一会后,我们原路返回了。路过一个卖烤番薯的小铺子时,我买了几个热乎乎的番薯回去。

    用完早饭,我又在客店里呆了一会,斐祎不知是出去做什么了,待他回来,我们才动身。

    未时末,马车一前一后驶进海宁。到了稍宽阔一些的路上,我感觉出席安将马车赶快了些,似乎是在与我所坐的马车并行。

    我有些好奇地撩了侧边的帘子,见斐祎正倚在马车的窗口上。

    他看到我,便将手伸了出来。

    我瞧见他手上握了一截绿生生的竹管,似是想递到我手上。我忽然想起他说的“信物”一事来。

    我会心地笑了笑,也将手探到外面,准备将竹管接到手上。

    他握了一会,却没松开。顿了片刻,我忽然觉得手心一空,原本放在手心里的帕子被他扯去了。

    周围说话声、吆喝声、脚步声、马蹄声混杂在一起。我愣了一下后,急急忙忙将手收了回来,在光线有些暗淡的车厢内打量着手中的竹管。

    竹管短短一小截,上头钻了几个圆圆的孔,被做成竹笛。这么短的时间里,突然变出一根竹笛来,也真是难为他了。

    我心下觉得甜蜜,笑意不自觉溢了出来,然后将竹笛放到袖袋中装好。

    正欢喜着,忽然听到马车旁一个极熟悉的声音道:“邓福?你这是从哪儿回来?”

    我一下子僵住了。只因为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这是蓝笙的嗓音。

    车夫答道:“我载着少夫人,从钱塘那边过来。”

    外面的蓝笙没再说话。

    我平静下来,撩开帘子,蓝笙正看着我。

    尴尬而窘迫的相遇,我不知如何开场。我将帘子又放下了。

    过了一会,忽然听蓝笙问道:“旁边那辆马车上坐的可是梁公子?”

    他一定是认出席安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玉镜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裁并收藏玉镜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