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玉镜台 > 第十九章 铁证

第十九章 铁证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脑子里空空的,觉得现下像是在做梦一般。

    梅香在跟旁说道:“少夫人,得罪了。”

    我茫然望了她一眼。月映拦在我面前,斥道:“梅香,你想做什么?”

    “这是老夫人的命令。”她回道。

    月映依旧不退让,我淡淡道:“月映,让她搜吧。她能搜出什么来呢?”

    “珠娘……”月映怜惜地看了我一眼,最后还是退到了一旁。

    婆婆在榻上低低骂道:“我早说这毒妇留不得,若上次三郎没有拦着,如今我也不会遭这个罪。她都敢在我眼皮子底下谋害我,谁还制得了她。”接着,又哀叹道:“我蓝家是造了什么孽,自她进了我蓝家的门,蓝家就没有安宁过。”

    我跪在地上隐忍着听她的这些如利刺般的言语,明明心里的怒气已冲到喉咙,却强地咬着牙,没有驳她。

    梅香搜完身,似是有些遗憾地说道:“老夫人,什么都没有。”

    婆婆叹了一口气,说道:“也是我糊涂了,这毒妇害了我,怎么会将东西留身上?”又看向月映,道:“搜她旁边的那个小贱人。”

    我忍无可忍,阻拦道:“与月映何干?”

    梅香不顾我的话,朝月映走去。这时,王管家回来了。

    他行了一礼,说道:“老夫人,少夫人房中并没有什么害物。”

    我松了一口气,给了月映一个宽慰地笑。

    婆婆沉默了一会儿,语气丝毫不退让,道:“她用这碗莲子羹来谋害我已是铁打的事实,你马上将这毒妇带去官衙,她到了那儿就没法不开口。”

    管家犹豫道:“老夫人,如今三郎子不在府中,奴才不敢贸然行事。”顿了顿,又说道:“兴许这中间有什么误会……”

    话音未落,婆婆怒声道:“三郎不在,我就做不了这个家的主了?”

    管家谦卑地伏在了地上,说道:“奴才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三郎子临行前交代过奴才,凡是有关少夫人的事,都……都要……”他虽吞吞吐吐,但后面的话一想便知道。

    婆婆神色凛然,道:“她谋害亲长,这天大的罪过,我就不信谁能包庇得了她。”

    “那,”管家瞄了我一眼,道,“这件事待三郎子回来再处理?三郎子顶多到明日便会回了。”语气问地极谦恭。

    婆婆冷着一张脸,没话。

    这静默的时间里,忽然听得门外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而且这脚步声正向屋内逼近。

    我好奇地转过脸去,莺巧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而她什么时候离开厢房的我竟不知道。

    她丝有些散乱,脸面也有些红,不知是因疾跑的缘故还是因激动才这样。

    正想着,她忽然对着婆婆“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接着肃然地捧出一包东西,却并不说话,只把头伏在地上。

    我不知她这唱的是哪出,便静静看着。目光扫到她手中的东西时,我的心咯噔了一下,觉着她捧着的那纸张很是熟悉。

    婆婆有些不耐烦,问道:“莺巧,你这是怎么了?”

    莺巧双肩哆嗦了一下,颤声道:“莺巧……莺巧方才,搜少夫人的房间时,现了这个。”说着又把手向前伸了伸。

    “那是什么东西?”婆婆问道。

    “是……是一包瓜子,里面,拌了老鼠药。”说着,头又在地上磕了磕,语无伦次道:“莺巧该死。这东西也许只是少夫人用来药老鼠的,莺巧不该……不该,可莺巧绝不敢欺瞒老夫人,所以才将它呈了出来。”

    我忽然觉得后背一阵凉飕飕的,那包老鼠药是月映昨儿下午买的。我那时心想着,无论房里有没有老鼠,但这药不能浪费,所以就让月映拌了瓜子搁在橱柜地下。它就是用来药老鼠,不是什么“也许是用来药老鼠的”。

    婆婆突然挣扎着探起身,抓起矮桌上的一只茶盏正欲向我砸过来,不料手一颤,茶盏偏离了方位,径直向月映飞过去。

    我瞪大了眼,却来不及多想,忙扑到月映跟前。

    后背吃痛,茶盏从肩背上急坠落下去,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月映惊叫一声,握着我的双臂,焦急道:“珠娘,珠娘?”

    我轻舒了一口气,安慰她道:“没事,我骨头比较硬,”见她眼眸雾气蒙蒙,我又说道:“真的不是很疼,砸在背上总比砸在脸上好吧。”

    她捧住我的手,绝望道:“珠娘,老鼠药是月映买回来的,是月映闯的祸。”

    “是我让你买的,月映。”我定定看着她道。

    我不能让她担这莫须有的罪责。

    婆婆冷冷道:“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可说?”

    “有,当然有。”我昂对着她的目光坚定道。

    她神色有些讶异。很显然,她刚刚不是在问话,她并未想到我会做出这样的反应。

    我理了一下思绪,平静道:“老夫人,想要谋害您的不会在您的汤羹里放老鼠药,而是放砒霜。”

    她一听这话,手气得直哆嗦,指着我,看向众人道:“你们听听,这话是一个小辈当对长辈说的吗?她是在遗恨自己没有在我的碗里加砒霜,而只是放了老鼠药呢。”

    青姨娘在一旁劝道:“娘,姐姐的意思是,她没想要谋害您。您不要冤了姐姐。”

    “我几时冤她了?”婆婆瞪眼道,“她是想害得我半死不活,再无气力管她才好。”接着,她又指着我气愤道:“她,她就是要折磨我。”

    她对我嫌恶已久,在她心里,这件事就是我做的,并且,她就是要借这件事出心头由来已久的恶气。

    我心如寒冰,已不想为辩解。

    她又指挥王管家道:“把她捆起来,带到官衙定罪。”

    月映哀求道:“老夫人,要捆就捆我吧,珠娘她没有罪……”

    管家手足无措,半晌,道:“还是,还是等三郎子回来吧。”

    这时,门外忽然现出一个着蓝色素纱的男子身形。我讶然望去,蓝笙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眸色里尽是疲惫。

    ----------晚上好~o(n_n)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玉镜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裁并收藏玉镜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