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玉镜台 > 第二十八章 不要说“许久不见”

第二十八章 不要说“许久不见”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月初八的时候我就回了家。

    家里正在紧张备办喜宴的一些吃食,饺子要提前包好,汤圆要提前捏好,还有油炸果子也要先准备好熟的糯米团子。

    良媛的父母和其他几个亲人都已接到了府里,三弟从早到晚地陪着。

    虽然不能像从前那样常和良媛、三弟一起呆着,但在短暂的接触中我还是能感觉出他们两个人都成熟了不少。也许婚姻对于一个人而言真的是一次成长,他们似乎变得沉稳了许多。

    爹娘安排我还有其他几个年纪大一些的婶婶到时候陪房,我高兴地应了。记得自己当初嫁给蓝笙时,陪房的都是一些不认识的人,心里还是有一些紧张的,也不敢多说话。如今轮到我给良媛陪房了,到时可以和她好好说说话。

    到了初十这天,家里人都起得早早的,管家带着男仆将早已准备好的喜稠挂起,将大红的剪纸贴在窗上。卷棚和厅里都摆好了桌椅,男客安排在卷棚里,女客安排在厅里。

    巳时,宾客陆陆续续进府。阿爹、大哥和三弟招呼男客,我和阿娘一起招呼女客。吹奏喜乐的唢呐从宾客进府时就未停过,再加上贺喜声、说笑声,朱府的前院和中院真是喧闹至极。

    穿着大红喜服的三弟脸上露出腼腆的笑,招呼客人的动作却很从容随和。良媛还未能见到,估计得等陪房的时候才能见着吧。

    正午时分,喜宴开始,客人入座。我和阿娘在席间招呼了一会客人,便去了厢房休息。丫鬟送来饭菜,我和阿娘吃了一些。

    站了一上午,阿娘的腰背有些酸疼,用完饭后便躺下了,说要小憩一会。

    我的腿虽然有些酸疼,但精神头还好,便在一旁坐着。

    到了午后,我却犯起困来,接连打了几个哈欠。原本想着也去榻上眯一会,但又想到照顾女客的是我和阿娘,现下阿娘还在睡着,倘若我也睡了,万一有什么事丫鬟仆从们会找不着人主持打理。

    我让月映泡了一壶浓茶,喝了几杯后还是不解困。

    月映建言说:“园子里的海棠花开了,珠娘不如去园子里转转,走一走后,指不定就不困了。”

    我双手抵在桌上,掌心捧着脸,“嗯”了一声。

    园子里空气新鲜,去转转说不定能让人精神起来。喜宴还没结束,事情还很多,阿娘年纪大了,我得打起精神帮着阿娘照料好。

    招呼了其他的丫鬟,交代自己的去向后,我和月映慢悠悠地去了园子那儿。

    园子里树木繁茂,绿意葱茏,一看就让人精神不少。

    园子东北角有一座六角亭,亭子旁边植有几株海棠树。红艳的花苞紧攒着,有几朵像刚睡醒的美人似的,微微张开的花瓣似美人惺忪的睡眼。

    鲜艳的红色错落有致地点缀在碧绿的叶子中间,红的更红,绿的更绿,互相衬托辉映着。

    许是方才喝了几杯浓茶的缘故,走了一会,便觉得腹中特别饥饿,饿得让人心慌脚软。

    我只好让月映去厨房拿些点心来。

    月映想了想,微笑着道:“我再拿一壶茶水过来,只吃点心可能会口干。”

    “要淡一点的茶水。”我叮嘱道。

    “知道了。”月映笑了笑,转身走了。

    我将海棠花一一看了个遍,见花苞玲珑别致,又忍不住用手托起来仔细打量着。

    看完海棠,觉得肚子饿得实在不行,便想去旁边的六角亭里坐坐,好保存体力。

    亭子旁高大的合/欢树叶蓁蓁,一阵风过,碧浪翻滚。现在才四月,合/欢花还未到开的时候,若是花正繁,那树冠上起伏的就是红霞了。

    我抿嘴微微笑着,目光渐渐向地面滑去。

    冷不丁的,视线中忽然闯进一个人影。

    花园的东北角门里拐进一个着宝石蓝衣衫的男子,他腰上系着一块白色玉玦。

    由于发生得突然,我登时愣住了。

    目光相迎,我的讶异更甚。

    来人竟是梁公子!我从未想过会在自家的花园里遇见他。

    他的反应却像早就知道我在这儿似的,径直朝我走了过来,脸上的笑意是一如既往的和煦,这和煦的笑中又有久别重逢的味道。

    是呀,我们有大半年未见了。这的确是久别重逢。

    我绽出一个笑来,道了声:“梁公子。”

    他似乎对距离的把握很有分寸,走到离我三步远的地方站定,这距离不远也不近,然后道:“朱娘子。”

    对,不要说“许久不见”。见着了自欣喜,没有见着也不遗憾。我与他就适合这样平平淡淡的相处。

    不约而同地,我们一同走进亭子里。

    “梁公子怎么没在桌上吃喜酒呢?”我问道。

    这个时候,喜宴应该正热闹,他怎么没在酒桌上,反而一个人到花园里来了?而且,他怎么能进到花园里来?

    他抿嘴笑了笑,道:“是三公子领我来的。酒席上人多,我觉得有些闷,所以想出来转转。”

    噢,怪不得。想来他之所以来参加三弟的喜宴也是三弟邀请的吧。他可是三弟和良媛的媒人。

    想到这儿,我笑着道:“喜愿的婚事可多亏了梁公子从中指点呀!若不是你,只怕他们两人没这么快吧。”

    梁公子爽朗一笑,道:“哪里?三公子和令表妹两厢里都是有情的,若不是如此,那我再怎么指点也是徒劳,这其实是他们自己的造化。”顿了顿,又道:“见他们圆满了,我心里也感到很欣慰。”

    我笑着道:“梁公子是性情之人,日后必定也能求得圆满。”

    他闻言抬眼看了我一眼,半晌,淡淡道:“但愿……”

    他与卓纤纤是青梅竹马,这样的事怎么会是“但愿”呢?

    我有些讶异,忍不住道:“卓娘子她回潭州了?”

    他没答我的话,望了望四周,问道:“你一个人在园子里?”

    “嗯,”我愣了愣,道,“我让丫鬟去厨房拿点心了,还没来呢。”又补充道:“方才喝了浓茶水,把肚子里的油水都化没了。”

    他望着我道:“操持喜宴很辛苦。”

    我淡淡一笑,忽然觉得这样平淡的一句话很是入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玉镜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君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裁并收藏玉镜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