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碧海仙踪 > 第七章 情花似火 (1) 情花

第七章 情花似火 (1) 情花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司丘见青姨生死不知,暴怒着就要出手,那男子却笑道:‘且慢,青青中了七八种蛊毒,只有我知道解药,你若是现在对我动手,你女儿可就永远醒不来啦。 ’

    青青是我青姨的名字,司丘惊疑不定,伸手替青姨把脉,果然感觉有七八种霸道的气息在她体内流窜,每一种气息都极为陌生。想来在百花谷中,蛇虫毒蛊何止千百种,若没亲眼所见,又如何能判断。

    司丘压下怒火,但见青姨能够归来,心里其实已然宽慰了许多。当下便把青姨放到房中,逼问那男子解药,那男子却笑吟吟地坐在床沿,一股脑数了上百种草药。司丘冷哼一声,心知他必然不会说了,只有作罢。

    那男子每日亲自挑选草药,亲自熬制,又亲自喂着青姨服下,过了三天,青姨终于悠悠转醒,但仍十分虚弱。

    司丘见女儿醒来大喜不已,对那男子的怒气也消了七八分。

    我阿爹每日担忧青姨,又不好前去,只能远远站在屋外看她。但令我阿爹惊讶的是,自打青姨醒来,不仅不对那男子冷眼不理,反而极是亲昵。每当那男子给她喂药的时候,青姨总是满脸霞红。

    阿爹就这么呆呆的站在屋外,心里如针扎般疼痛,险些不能呼吸,他分明看见,每当青姨望着那男子背影的时候,清澈的眼眸里,温柔如水。我阿爹苦苦痴恋青姨这么久,却从未说出口,他以为只要青姨高兴就足够了,可到了这时他才知道,原来她在他心中是如此的重要。

    那男子见青姨服完药沉沉睡去,便坐到窗前,呆呆的凝视着天空,眼神凄凉痛苦,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与往日谈笑自如的神情却大相径庭。

    到了第六日,青姨已渐痊愈,那男子笑道:‘明天再服一剂,你就能康复啦。’

    司丘大喜,与乌灵互视一眼,意思便是等明日青姨服完药定要合力捉住这男子。

    以那男子的机警,又怎会不知他们的想法。到了第二日,等司丘冲进那男子房间时,那男子早已不知去向。原来昨日便是最后一剂药,他故意说成今日,其实昨晚已经偷偷逃出南漳城啦。

    自那日起,青姨整日呆在房中,足不出户,我阿爹终究放心不下,便去探望。青姨看见阿爹,极为欣喜,笑着迎阿爹进屋。

    阿爹见青姨并没有因那男子离去而失落伤心,颇感意外,倒也松了口气。那男子毕竟是外族,两族嫌隙极深,无论古今,两族男女相恋的,无不被世人鄙夷,受尽唾骂,有时更是众矢之的,两族之人共同诛之……”

    说到此处,云婼仙子心里五味杂陈,忐忑苦涩,下意识看了眼赵冰珏,却见他呆呆的望着别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深吸了口气,又道:“阿爹见青姨并无大碍,稍稍宽心,便问起那日的情况。

    原来,那日青姨被那男子抱着一路向西疾奔,万花谷中树木浓密繁茂,奇花无数,那男子一口气跑了十余里,眼见一条宽达十余丈的断谷,方才停下,司丘和乌灵紧跟而来,那男子背对断崖哈哈大笑,竟不等乌灵说话,便翻身一跃,跳了下去。耳边乌灵和司丘的惊呼转瞬被呼啸的风声掩盖,断谷极深,狂肆冰冷的劲风刮的青姨脸颊生疼,青姨素来倔强好胜,此时也不禁怛然失色,泪水险些夺眶而出。却见那男子拔出青琅剑,猛力插入崖壁,戗戗之声不绝,火花四冒,青琅剑极为锋利,但二人下坠之势太猛,那男子轰然撞在崖壁上。崖壁潮湿,滑不溜手,好在盘绕着垂下无数的藤蔓,那男子顺手抄起一根,冲势顿缓,向下滑了一阵,藤蔓禁不住二人重量,啪地断裂,那男子眼疾手快,又握住另外一根,如此几个循环,二人已下坠了三十余丈。

    越往下,峭壁越是陡峭,藤蔓已渐稀疏,青姨见那男子手臂上血痕累累,手心更是被藤蔓刺的血肉模糊,心中大惊,那男子却紧紧抱着她,青姨呆呆地望着他近在咫尺的侧脸,心中怦怦直跳,可从未有人碰过她的身体,今天却被这陌生的男子抱了这么久,脸红如烧,心中突地荡起一丝奇异酥麻的感觉。

    忽然一阵馥郁刺鼻的异香随风飘来,低头一瞟,脚下一望无际的花海,红彤彤的映入眼帘,仿若仙境。青姨目眩魂摇,不待她细想,轰然一声,二人摔落而下,滚了四五步,方才停下。青姨周身好似针刺般剧痛,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青姨只觉浑身炙热难耐,那股****奇异的感觉,一遍一遍,撩拨着她的心扉,眼前一片桃红,呼吸越来越急促。幽幽睁开眼,瞧见那男子正盘腿坐在不远处,青姨忍不住呻吟一声,媚眼如丝,喉咙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她不顾一切的将那男子扑到在地,曼妙的身体如蛇一般将他缠住,欲念如狂,周遭的一切都变得迷乱朦胧。

    那男子周身奇热,被她这么一抱,更是血脉贲张,温暖的嘴唇胡乱的吻在她的脸上,青姨脑中一片空白,全身好像被抽干了一般,没有丝毫力气。那扑鼻的花香,和这男子的气息混在一起,诡异而美妙,青姨心跳越来越快,呻吟着与那男子吻在一起。

    月色呢喃,花香醉人。也不知与那男子缠绵了多久,青姨终于力气渐竭,靠在那男子怀中沉沉睡去。

    我阿爹每听一句,心便沉了一分,转头看向青姨,却见她眼波似水,满脸娇羞潮红,吃吃道:‘那一夜,我们中了情花毒,我把一切都给了他啦。’阿爹‘啊’地惊呼,脸上一会青一会白,冷汗涔涔。情花之名,在南荒乃至云泽无人不知,吸闻到花香便可使人意乱情迷,更别说被花刺刺入血液了。

    要知道,青姨乃是南荒三大亚圣女之,本该守身如玉。所以即便乌获如此爱慕她,终究不敢雷池半步,可她却失贞于外族男子,按照族法,定要承受万火焚身之痛。

    青姨双眸温柔如水,倏而转向我阿爹,嗔道:‘雪里哥,我待你就好像亲哥哥一般,对你亲近,这才都跟你说了,你可别告诉我阿爹和族长。’

    我阿爹木讷的点了点头,心里酸楚难言。

    只听青姨又道:‘第二天,我醒来时,现身上盖着他的衣衫,而他却坐在不远处,遥遥地望着天空,我想起昨夜种种,心中慌乱、害怕,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哇哇大哭起来,他看见我哭,登时手足无措,跑过来不住的安慰我。

    我看着他内疚又不知所措的表情,不知怎地哭的更厉害啦。无论他怎么道歉、哄我我都不理,他终于脸色一变,回身抽出了青琅剑,我心中一紧,难道他要杀我灭口么?谁知他却把剑递给了我,道:“姑娘,一切都是因我而起,云某实该万死,你这便一剑杀了我,我毫无怨言。”

    我抽抽噎噎的接过剑,当时脑中一团乱麻,哭道:“反正我也不想活啦,刺死了你,我再一剑刺死我自己。”说着就提剑向他刺了过去,没想到他竟然真的不躲不闪,青琅剑一下扎进了他的胸口,鲜血顿时染红了他半边衣衫,而他却依旧笑吟吟的望着我。

    我吓的说不出话来,任由眼泪肆流。他看着我,叹了口气,然后轻轻地揽住我,拍着我的后背。靠在他的怀里,闻着他的气息,我的心里莫名的一阵狂跳,从未有过的感觉恣意席卷全身,就这么任由他抱着我。看着身后那漫山遍野,鲜红似火的情花,其实我的心里,早已不恨他啦。

    他简单的包扎了下伤口,便带着我一路北去。峡谷中枯木横生,道路错综,但他好像轻车熟路般,领着我行了一炷香的时间,前方豁然开朗,而在空旷的峡谷中竟然竖立着一根高达三丈的石碑。我心里惊讶,难道他来过幽冥涧吗?

    他看着前方矗立的石碑,仰天大笑,斥骂道:“琴忌老贼,你万没想到老子还会回来吧!”

    我大惊,琴忌乃是我族第一真神,已经羽化了三百多年,不知怎么在这儿?又与这男子有什么仇怨?

    绕过石碑,这才看清,不远处有一处祭台,祭台之后错落的堆放着七块巨石阵,而在巨石阵正中,赫然端坐着一具枯骨。

    他冷冷的斜视着那具枯骨,眼神中恨意滔天,苍白的脸颊更显狰狞,我从没有见过他这般神情,心里害怕,但听他污蔑族人,很是恼怒,便道:“琴忌真神是我族第一真神,修为臻至化境,素来爱民如子,族中人对他无不敬重,你这臭小子为何这般辱骂诋毁!”

    他狂笑道:“天下间人面兽心的衣冠禽兽又何止他一个。”

    我越听越怒,冷笑道:“老天有眼,天道昭昭,即便他真有对错,也轮不到你这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来评述。”

    他哈哈大笑,笑声说不出的凄凉,半晌才骂道:“贼老天若是真有眼,难道看不见受尽疾苦的黎民百姓,难道看不见涂炭生灵的芸芸众生?”

    我见他神情凄冷,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反驳,便哼了一声,不再理睬。

    他叹了口气,对我说道:“你若不信,我便让你瞧瞧你们族人万般景仰的真神,是如何对待他的后人的!”说完,也不顾我的反应,便径自走向祭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碧海仙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何时天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时天涯并收藏碧海仙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