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碧海仙踪 > (2) 约定

(2) 约定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见他握着青琅剑,面对着祭台,也不知要做什么,便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他一手握着剑柄,一手捏着剑锋,口中念念有词,“嗡”地一声,青琅剑忽然亮出一道强光,倏而转成青色、紫色,炫彩如霓。我大惊不已,虽然青琅剑一直在我手中,我竟也不知道这许多法门口诀。

    他嘿嘿一笑,青琅剑脱手而出,内力鼓荡,蓝色长衫不住的猎猎作响,“噗噗”迭起,青琅剑悬空飞舞,陡然自上而下,疾刺向祭台,我这才看清,在祭台的正中竟然有一条宽约三寸的裂缝,青琅剑不偏不倚正好插入其中。

    “轰”地爆响,他也不禁被震退半步,脸上煞白。他回转过头,低声道:“你快些离得远些!”

    我见那乱石阵中阴风四起,狂风呼啸,本已惊讶的后退了一步,但心中恼他,心想:“你让我走,我却偏不走。”哼了一声,重又上前了两步。

    他念力催持青琅剑,无暇他顾。过了片刻,青琅剑“嗡嗡”直震,几欲脱离而出,他牙关紧咬,暴喝一声,“嗤嗤”不绝,光芒夺目,青琅剑直贯而下,竟一下没至剑柄。与之同时,远处的七处巨石阵,“轰隆隆”的剧烈摇晃,雷声滚滚,天空中转瞬乌云密集,黑压压地罩在阵顶。

    我心中一凛,巨石阵中阴森彻骨的冷气扑面刮过,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惊疑不定:“这若真是琴忌真神坐化之所,为何会有如此阴寒邪戾之气?”不待我细想,突听雷声凛冽,空中那股黑云好似漏斗一般,狂肆的涌向巨石阵,阵中的那具枯骨“格啦啦”脆响,头颅诡异的昂了起来,同一时间,周围的七座巨石阵跌爆连声,乌烟四起,无数道黑影鬼哭狼嚎地激射乱撞,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

    他吃了一惊,似是也没想到,转头朝我厉声喝道:“快走!”

    我“啊”的如梦初醒,早已被眼前的景象吓的不知所措,哪里还逃得开。耳听得万鬼嘶嚎,瞬时倾泻过来,“嗤”地撞在身上,一道两道……,阴冷诡异的气息侵蚀全身,血液好像凝固了一般,嗓子腥甜,“噗”地喷出一口鲜血,向后飞跌。只见他惊骇地抽回青琅剑,旋空陡转,一把抱住我,疾射而去。

    “嘭!”

    地动山摇,我朦胧间只见阵中那具枯骨吸了滚滚乌云,膨胀爆炸,无数青色光线四散崩飞,撞在山石上,撞在枯木上,瞬间燃起熊熊烈火,整个峡谷好似炼狱一般,我一阵恶心,体内真气乱窜,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等我醒来时,现躺在一块山石上,也不知是在哪,他满脸狼狈虚弱,正在给我喂水,瞧见我醒来,大喜不已。我浑浑噩噩的喝了一口,气息不稳,又昏了过去。如此一连几天,我断断续续醒来几次,也不知他从哪找来的野果,嚼碎喂给我,可我只吃了一口,便觉恶心难耐,全都吐出来啦。

    他低声安慰道:“青青,你再坚持一天,明天我们就可以出去啦。”

    我听他言语关切,心里喜欢,却说不出话来,奋力抬头看他,却见他眼圈黑,想来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啦。我恨不得一下扑进他的怀中,眼泪扑簌簌的流了下来。

    他却仍在对着我笑,轻轻抹着我的脸庞,柔声道:“我这臭小子多次欺负你,你可要记住啦,等我们出去了,治好了你,你可得好好教训下。”

    我“噗哧”地笑了,都到了这时,他还不忘逗我开心,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终于又昏了过去,等再次醒来时,现已经到了寨子中了。’

    我阿爹怔怔地听青姨说完,虽然没在峡谷中,但也身临其境,惊心动魄,又听青姨柔声道:‘他说半月之后就来接我,说要带我游历天下,我自是欣然同意,只要能跟他在一起,什么圣女国母都不想做啦。’我阿爹越听越惊,抬头看她,只见她眼波柔媚,满是憧憬喜悦之色,一时间瞠目结舌,竟不知说些什么。

    我阿爹心中五味杂陈,怅然若失,也不知该为青姨高兴,还是担忧。离开青姨房间,阿爹在寨子中呆坐了很久,他自小与青姨一起长大,早已情根深种,虽然心知她将来要做圣女,也未曾想要真正和她在一起,只是现在听起她痴恋别人,只觉胸闷如堵,倒想借酒消愁,又怕喝醉之后胡言乱语,左右着恼,心乱如麻。

    如此一日一日,我阿爹每日都在远处看着青姨,看着她的一颦一笑,心如针扎。半个月转瞬即过,我阿爹虽然万般不舍,倒也从未跟别人提起过此事,可令阿爹惊讶的却是那男子始终没有再出现。

    青姨起初还在自我安慰,说他可能被别的事情缠住,没来得及。可等了一天又一天,还是不见那男子身影,青姨渐感焦急,整日忧心忡忡。司丘自然也已现异常,我阿爹却说是青姨大病初愈,情绪不稳,司丘倒也信了。

    如此等了一个多月,却终究再也没有那男子的消息。”

    赵冰珏“咦”道:“难道他遭遇到什么不测?”转念一想,又觉不是,问道:“后来呢?”

    云婼仙子叹了口气,苦笑道:“没想到的是,那男子虽然没来,却又出现一件更坏的事,那便是……青姨有了身孕!”

    赵冰珏“啊”的惊呼,张口结舌,心中隐隐觉得不安。

    云婼仙子喃喃道:“青姨本来等得焦急,度日如年,痛不欲生,脾气也越来越暴躁,可现自己有孕在身的时候,反而大哭起来,也不知是高兴,还是难过。

    司丘何等机警,终于还是没能瞒住他,他逼问我阿爹,可阿爹誓死不说,司丘大怒,竟然使出禁术读心术。我阿爹内力较之司丘差了极多,如何抵挡的住,片刻间便昏了过去。司丘将阿爹困在青姨对面的房间中,阿爹站在窗口每日望着青姨,心急如焚,苦于无法相告。

    终于有一晚,阿爹听见一阵似有似无的笛声,心里大惊,急忙坐了起来,透过窗缝,遥遥望去。果见青姨门前斜倚着一个蓝袍男子,正悠悠地吹着笛子。青姨又惊又喜,一下扑进那人怀中,哭的梨花带雨。

    那男子笑吟吟地说道:‘夫君来的晚了,让小娘子久等啦。’

    青姨见他似笑非笑的神情,心里的怒气早已烟消云散,‘嗤’地破涕为笑,却突然见他蓝色衣袍上血迹斑斑。夜色昏暗,她刚才匆匆一瞥,并未留意,此时靠的近了,那股浓浓的血腥味刺入鼻中,顿时一阵反恶。青姨花容失色,失声道:‘你……你受伤啦!’翻开他胸口衣服,登时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毫无血色,他的胸口竟然横七竖八的交错着十余道伤口,虽然被绷带简单包扎,却仍在汩汩地渗出鲜血。

    那男子盖上衣服,嘿嘿笑道:‘能与小娘子见面,这点小伤又算得了什么。’

    青姨眼圈一红,心知他说的轻描淡写,必然吃了一大番苦头,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担忧。

    忽然,四处明晃晃的火光陡起,几十道人影将院子团团围住,青姨大惊,抬头看去,为的正是司丘,而他的身后冷冷地站着六个人,竟然七大长老全都来了。

    我阿爹被人押了出来,瞧着青姨冷冷的目光,心知青姨定然误以为是他告的密,却无奈开不了口,心里苦涩难言。

    司丘冷哼一声,脸上木无表情。我阿爹心中七上八下,那男子就算有通天之能,也断不是七大长老的对手,今日只怕凶多吉少了。

    那男子靠在门边,脸上的惊讶一闪而逝,重又恢复狂放不羁的神情,哈哈笑道:‘众位长老倒是看得起云某,不知你们夜以继日的埋伏了这许久,到底是为了捉我,还是为了我怀中的《天神谱》呢?’

    众长老听到《天神谱》时,脸色明显一变,眼神灼灼地凝视着那男子。司丘却并未理睬,一直望着青姨,沉声道:‘青青,阿爹和长老们都知道你是受迫与这卑鄙的小贼,才酿下大错,只要你能亲手杀了他,再堕去腹中的孽种,族人便不再计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碧海仙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何时天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时天涯并收藏碧海仙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