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碧海仙踪 > (4) 将别

(4) 将别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轰隆隆”声响,石室一角一块巨石缓缓抬起,露出一个一人高的石门,幽幽的亮光照射进来,赵冰珏这才看清,自己不小心踏进了原先巨鼎嵌入的窟窿,竟然阴差阳错的打开了石门机关。 又惊又喜,哈哈笑道:“天无绝人之路,姐姐,咱们这就顺着石门瞧瞧。”当下将青琅剑插在腰间,摸了摸玉箫和回影珠都在,心中稍安。

    石门狭窄,仅容一人通过,穿过石门又是一条甬洞,甬洞直通向上,洞壁高低悬挂着数十个火把,此时都已熄灭。赵冰珏踮脚取下一个,用火折点燃,四处打量,并无其他机关,这才顺阶而上,云婼仙子跟在身后。

    洞内潮湿异常,不时有水珠滴落,刚走了几步,脚下一绊,踉跄摔倒在地,抬头一看,“啊”地失声惊叫,慌忙向后翻跌,一具枯骨斜卧在地,衣衫破烂,被他一绊,惨白的头颅登时咕噜噜的滚了下来。举起火把,不禁心中一凛,汗毛乍竖,狭窄的甬洞中竟然横七竖八躺着二十多具枯骨。

    赵冰珏后背凉飕飕的,看了眼云婼仙子,见她也是满脸惊诧,深吸口气,稍稍定下心神。这些白骨或趴或躺,手中的兵器也是各种各样,此时早已锈迹斑斑,洞壁上划痕累累,必是经过一场厮杀。火光明灭,想起石室内的人鼎,心中一阵悸动,这石洞处处透着诡异,当下小心翼翼地绕过骷髅,匆忙朝上走去。

    甬洞越来越窄,起初还能正常行走,到了后来只能侧身前移。又走了一炷香的功夫,只觉清风习习,吹在脸上,赵冰珏精神一振,想来出口不远,不由加快了脚步。

    过了片刻,只见前方停僮葱翠,枝叶繁密,轻轻一拨,登觉面前一空,抬头望去,星辰寥落,树影四围,心中大喜。这半日困在洞中,烦闷压抑,此时重见天日,舒畅无以,一时间恨不能纵声长呼。望向云婼仙子,见她舒了口气,相视一笑,正欲开口,忽听不远处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他奶奶的,天天啃这些干粮,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赵冰珏一凛,心道:“这深更半夜的荒山野岭竟然还有人!”慌忙吹灭火把,循声望去,果见下方不远处的一块石台上坐着两个男子,夜色昏暗看不清容貌,但见他们衣衫五颜六色,华丽异常,心中更感诧异。

    在云泽,四州服饰各有特色,颜色也早有约束。南之朱雀以赤莲城为,服饰颜色大都以红色或者紫色为主;西之白虎则以白帝城为,衣服主要为白色或者浅蓝色;北之玄武以流觞城居,服饰颜色较暗,主以黑色或灰色;而东之青龙则以方夜城为,服饰颜色也较为宽松,青色、绿色、深蓝都可。青龙州、白虎州、朱雀州、玄武州加之位于正中的钟鼓楼,视为五足,暗含金木水火土五行变化,历来被称为四灵,支撑云泽。

    不过赤望帝德高望重、无为而治,天下安定,这约定俗成的规矩也逐渐被人们所遗忘,不过具有代表性的装饰却一直存在。

    四州九郡三百七十余城,即便搭配颜色有所浮动,但终归万变不离其宗,绝无可能有人揉杂四州服饰,转念一想:“难道并非云泽,而是南荒?”转头看向云婼仙子,却见她秀眉微蹙,传音道:“傻小子,他们并不是我族人,而是魔门中人。”

    赵冰珏一愣,他流浪多年,倒也经常听人提及魔门中人,不过大都是大人吓唬孩子,若孩子不听话,便会有魔门的魔头来吃了他们。孩子被这么一吓,自然老实多了,但却从未见过。

    云婼仙子似是怕他不解,柔声道:“魔门和道门都不受四州约束,所以衣服颜色自然也是随心所欲啦。”

    赵冰珏一听,随即想起来那日在西湖边见到的叶平仙君和白子云,想来他们正是道门之人。不待细想,只听另外一人笑道:“等明日咱们将东西送到月阳城,交了差事,自然不必再提心吊胆,到时师弟做东,定要请三师哥去燕子楼好好享受享受。”

    那“三师哥”一听到“燕子楼”三字,登时两眼放光,嘿嘿笑道:“不错不错,燕子楼的烝凫鱼炙可是一绝,还有那水嫩的娘们儿……”越想越是得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赵冰珏也已一天没吃东西,听到烝凫鱼炙时不禁肚中咕咕,吞了口馋涎,瞧见云婼仙子似笑非笑的神情,顿觉尴尬。

    那“师弟”喝了口水,道:“快些吃完,咱们这就赶路吧。”

    “三师哥”似是极不情愿,嘟囔道:“咱们这么没日没夜的赶了三天,净捡这些偏僻荒凉的小路,只为了这个平淡无奇的木盒子,还要受神门各宗人的鸟气,真他奶奶窝囊透顶!”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四方四正,巴掌大小的朱红色盒子,细细把玩。

    看见这个木盒子,云婼仙子面色一变,瞥了眼赵冰珏,现他正望着那二人并未现,皱眉想了片刻,终于还是摇了摇头。

    那“师弟”忙道:“三师哥,帝尊之命,我等自然不敢违逆,快些将东西收起来,免得被别人看见,招惹麻烦。”

    “三师哥”哼道:“神门中人早已将这附近里里外外围了个水泄不通,又有何人能够混进来,有什么好担心的!”他虽这般说,但对那帝尊好似极为忌惮,终究还是乖乖的将木盒子收了起来。

    二人又吃了些东西,熄灭火堆,匆匆沿着山路向北行去。

    待那二人走远,赵冰珏这才走出山洞,抬眼四扫,远处群山绵延起伏,横峰侧岭,云雾缭绕间,龙跧虎卧,突兀森郁,奇道:“我们怎么到了太华山中了?”

    赵冰珏自小生活在此,对这一带倒颇为熟悉,远远看见直插天际的双峰,便一眼认出是太华山来。

    云婼仙子道:“月阳城离此地不远,想必湖底的暗流深渊与山间的水潭相连,这才被卷了进去。”

    赵冰珏点了点头,也只有这种可能了。抬头望去,晨星寥落。

    清风习习,赵冰珏与云婼仙子并肩站在洞口的崖石上,幽香扑鼻,心中说不出的轻松欢快。想起这几日连番经历生死患难,早已将云婼仙子当作极为亲近的人,远处群山巍然,云雾缭绕,豪气顿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转念一想,既已逃脱困境,姐姐说不定转眼就会与自己分别,天地之大,以后还能再见到她吗?越想越是难过,劫后余生的喜悦瞬间被沮丧冲散。空中朝霞旖旎,炫彩如虹,赵冰珏却不禁悲从中来,看着蓝衣飞舞的云婼仙子,想要说些什么,却喉咙如堵。果见云婼仙子笑吟吟地望着自己,幽幽道:“傻小子,姐姐要走了。”

    赵冰珏心中一沉,焦急道:“姐姐,你要去哪?”

    云婼仙子眼波似水,柔声笑道:“从哪儿来便要回哪儿去,难不成巴巴的跟着你再去朱雀州么?你们云泽的人见到我这小妖女,只怕恨不得扒了我的皮,抽了我的筋,与你同行岂不是徒增是非,连累与你,况且……”她叹了口气,况且我阿爹和众长老只怕此刻早已齐聚朱雀州,见到他们我又该如何自处?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赵冰珏望着云婼仙子近在咫尺,精致无以的侧脸,一时间五味杂陈,张口结舌,他多么想张口就说:姐姐,你随我去吧,什么别人的指责危险我都不在乎!又见云婼仙子从手指上取出一个指环,吃吃笑道:“朱雀州距此千余里,赵公子的轻功又稀松平常的紧,只怕等你到了那,黄花菜都凉啦,这个东西就算姐姐临别的礼物吧。”说着将翠玉指环递给赵冰珏道:“那鹿角兽名曰夫诸,自小便于我在一起,贴身相待,此时被封印在这个指环中,你若是要召唤它,只要抚摸着指环轻轻喊它小白便好啦。”

    月光如水,镀在赵冰珏失落黯然的脸颊上,云婼仙子心中顿时一阵窒息般的绞疼泪水几欲夺眶涌出,傻小子,你日后若是见着夫诸,还会记得我这心狠手辣的小妖女么?忍住泪,嫣然一笑道:“傻小子,你要保重啦!”

    “姐姐!”赵冰珏失声大喊,想要伸手去抓,却只见云婼仙子笑靥如花的容颜逐渐隐没在茫茫的夜色中,任谁也没有看见,她在转身后的一瞬间泪水夺眶而出,模糊了视线,狂风刮在脸上,痛如刀割,酸涩的泪水滑过脸颊,渗入嘴里,也一点点渗入寸寸痛绞的柔肠。

    “姐姐!”赵冰珏大声呼喊,泪水盈眶,下意识迈步追去,山路崎岖,脚下一绊,横身摔倒,远处林涛阵阵,唯有虫鸣吱吱,哪还有云婼仙子的身影。

    乌云翻卷,月色若隐若现,赵冰珏仰面躺在地上任由眼泪肆流,想起这几日来和她的种种,仿如做了一场大梦。

    不知过了多久,赵冰珏哭的乏累,沉沉睡去。忽听一阵急促的蹄声从远处传来,赵冰珏陡然惊醒,圆月西沉,天还没亮。

    想起云婼仙子,赵冰珏心中一阵绞痛,险些不能呼吸,呆呆的看着手中的指环,突然一拍大腿,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大笑道:“是了是了,姐姐离开云泽必然是回南荒去了,待我事了,去南荒寻她就是,我真是蠢死了!”想至此心结顿解,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碧海仙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何时天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时天涯并收藏碧海仙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