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碧海仙踪 > (2) 密匙

(2) 密匙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殿内灯火摇曳,映照着众人脸庞,或是惊讶,或是迟疑,或是冷笑,不一而足。

    燕十三怒道:“放你奶奶的狗臭屁,老家伙你倒会牵强附会,张冠李戴,赤望帝在赤莲城失踪就与咱们城主有关?这么说你这狗贼若是在城中被狗咬了,还要怪咱们纵狗咬狗了?”

    匡常修森然冷笑,对他话好似没听见,仍旧目光灼灼的望着函谷,幽幽道:“如今云泽人心动荡,内忧外患,还请函谷长老示出龙牙卷轴,震慑南荒,也好叫我等安心。”

    忽听一人寒声道:“龙牙卷轴乃机密要件,岂是谁想看就能看的?”

    赵冰珏循声望去,只见这人头戴纱冠,胡须垂胸,立在函谷身侧,脸上不怒自威,想来应是二长老如芒。

    果听长门真人淡淡道:“非也非也,如芒长老,这云泽是大伙的云泽,可并不是单单属于你们朱雀州,卷轴亦是如此。贫道虽然隐居终南山,但耳闻天下之事,心中也是焦急担忧,自知力薄势微,却也不敢装聋作哑,这才毅然出山,希望尽一些绵薄之力。反倒是你们处处推脱,难不成龙牙卷轴早已不在你们手上?”

    沈九峰与柳玄奕互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疑惑。如今青龙州和朱雀州大战在即,若是这些人真的受青龙州收买,在这关头与函谷交难,这倒可以理解,只是为何无故牵出南荒、牵出龙牙卷轴一事?

    赵冰珏心中却是雪亮,洛灵仙子偷走的那个黄色卷轴,想来正是这龙牙卷轴,如今卷轴被窃,函谷长老蒙在鼓中,又如何能够拿出?

    函谷哈哈笑道:“众位多虑了,当年赤望帝委以重托,老夫不胜惶恐,但好在幸不辱命,这些年一直相安无事。”

    匡常修冷笑道:“既然如此,取出让我等见上一见,又有何不可?”

    不待函谷相答,只听一阵尖细的笑声突然传来:“哈哈,函谷老贼与南荒勾结一气,早已将龙牙卷轴送给了南荒圣女云婼仙子了,你们现在向他索要,他又如何能拿得出来?”笑声飘忽不定,起初还距离颇远,但说道“拿得出来”四字时,却已近在耳边,度之快,内力之雄,令人大吃一惊。

    狂风鼓荡,殿内烛火摇曳不定,瞬间熄灭了大半,四周登时陷入漆黑之中。众人大骇,纷纷起身。赵冰珏听到云婼仙子四字之时,心中一紧,不知这些人又在玩什么把戏?

    函谷望着门外,张口大笑道:“贵客临门,何必躲躲藏藏,装神弄鬼,快快出来吧!”

    笑声如惊雷炸响,赵冰珏只觉耳中一震,登时头昏眼花,血气翻涌。嗤嗤数声,殿内火光四闪,熄灭的烛火瞬时被重新点燃。

    匡常修几人面面相觑,惊诧不已,没想到这函谷的内力竟然浑厚如斯。

    “好一招‘疾原星火’,函谷长老,多年未见,内力倒是精进不少。”话音未落,大殿门口阴风四起,一道人影似鬼魅一般突然出现。

    函谷稍一迟疑,登时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奚祖长老,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

    赵冰珏一凛,抬头看去,只见那人身材矮小,瘦骨嶙峋,伸手捋须,果有六指,正是在回影珠中曾见过一面的青龙州七大长老之六指奚祖。

    在场的赤莲城众人甫一见他,登时面色一变,纷纷将手按在兵器之上,严阵以待。

    丘衍冷笑道:“青龙州的狗贼果然都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只会血口喷人,先冤枉咱们城主,现在又要冤枉函谷长老。”

    众赤莲城中人纷纷怒目切齿,点头附合,不住的张口喝骂。

    如芒上前两步,对着众人挥了挥手,冷冷望着奚祖道:“你方才说的话到底是什麽意思?”

    奚祖瞥了一眼在场众人,淡淡一笑道:“什么意思这就要好好问问函谷长老了。”

    函谷皱眉道:“哦?与老夫有何干系?”

    奚祖冷笑一声,咬牙切齿的叱道:“你监守自盗,竟然将龙牙卷轴偷偷摸摸送与南荒圣女,不仅辜负了赤望帝一片苦心,更累的云泽大难临头,其心当诛!你说你与有何干系?”

    函谷怒极反笑:“奚长老言之凿凿,不知有什么凭据?老夫若将龙牙卷轴送给南荒,对我又有何好处?”

    奚祖哈哈笑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何好处?嘿嘿,当然有好处!因为你本就是南荒族人!”

    “什么?”

    在场众人无不大吃一惊,你瞧瞧我,我瞧瞧你,脸上惊骇失色。连沈九峰和柳玄奕也是眉头深锁,将信将疑。

    赵冰珏瞧着众人神情,心中暗呼糟糕,事情终于还是朝着心中最坏的方向展了。

    如芒叱道:“奚祖老儿,我与函长老情同兄弟,你休要含血喷人。”

    燕十三几人回过神来,纷纷开口应和,一时间群情激奋,刀光剑影,场面险些大乱。

    函谷哈哈狂笑道:“尔等倒真是用心良苦啊。”转头看了一眼如芒、燕十三和沈九峰几人,淡淡道:“不错,我曾经的确是南荒中人。”

    “啊!”

    “函谷长老……你……”

    众人瞠目结舌,燕十三几人更是满脸焦急惊讶,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

    函谷苦笑道:“不过五十多年前,族中大乱,家父惨遭诬陷,身死家中,我侥幸逃出,在朝霞山中,被青阳帝所救。青阳帝仁慈,丝毫不计较我的身份,并收我为徒,悉心指导。我那时年幼,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整日想要为父报仇。青阳帝宅心仁厚,明知如此,却不点破,只是将我带在身旁,整整三年,踏遍云泽千山万水。每到一处,他便问我看到了什么?而我总是摇头不语。那一日,来到了昆仑山下,看着皑皑白雪,万里银川,他又问我同样的问题,我不耐的答道:‘破落的雪景,有什么好看的?’

    “他却摇了摇头,笑道:‘现在呢?’说话间双袖盈风,真气四射,地上厚厚的积雪被狂风卷起,露出黑色的土地,而在地上却密密麻麻的长满了翠绿色的嫩芽。我后来才知道,这嫩芽名曰迎春草,生在寒冷之地,每到初春时期便会舒芽生长,待到积雪化尽,便是它们迎春之时。我当时大吃一惊,从未见过这个场面,又惊又骇。

    “青阳帝笑着跟我说:‘世间美好的事物何其之多,人心向善,放下负担,方能看到美景。’

    “后来又带着我游历了一年,他见我逐渐解开心结,放下了仇恨,这才让我来到了赤莲城,辅佐当时的月鹿君沈元洲,正是九峰的父亲。

    “我对青阳帝打心底感激,自那时起,我便忘记了我的身份,并自诩云泽之人,从未有过二心。十五年前,赤望帝与南荒族长乌灵签订了这个封印咒符,赤望帝对我极是信任,明知我是南荒中人,却仍然将它交由我镇守。我既是兴奋,又是感激,整日恪守己规,殚精竭力。

    “老夫之心,天地可鉴,岂容你污蔑?”他越说声音越是宏亮,真气喷薄,睥睨之间,凛凛生威。

    众人只觉耳中轰鸣,纷纷凝心静气,这才好转,心想原来还有这层原因,难怪难怪。沈九峰更是豁然开朗,以前的种种疑惑登时解开。

    赵冰珏见他言语豪迈坦荡,敬意更盛,但心中的担忧却丝毫未减,反而更增。

    奚祖嘿然道:“函谷老贼,任你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你身为南荒中人,这是事实,你若真想洗刷清白,便将龙牙卷轴交出来,否则说的再多,也是狡辩。”

    匡常修几人笑道:“正是!”

    如芒怒道:“大哥,既然如此,咱们就将卷轴取出来让他们瞧上一瞧,也好堵住他们的口。”

    函谷叹了口气,点头道:“如此也好。”转身道:“纵儿,你去将钥匙取来。”

    “是,义父!”

    赵冰珏这才看清,站在里侧称作纵儿的这个男子,面色苍白,脸上有几分怯懦,若不是方才函谷叫他,只怕殿内几乎没人会留意。

    那男子去了片刻,抱着一个碧蓝色的匣子匆匆赶回。

    赵冰珏一见这个匣子,登时认出便是当时洛灵仙子在暗格之中找到的那个。

    函谷接过匣子,缓缓打开,见那把金色钥匙还在,心中稍安。轻轻取出钥匙,笑道:“龙牙卷轴被老夫藏在密室之内,而密室的三道石门俱由北海寒铁所铸,厚达三尺,若没有钥匙,即便有通天之能也打不开。而普天之下只有这一把钥匙,况且这钥匙共有三角,每个角对应一道石门,即使有人偷了钥匙,如不能准确无误的找准钥匙角,胡乱插入,石门便会立即锁住,七天之后方能再次打开。”

    赵冰珏心想原来是这样,可当时洛灵仙子怎能准确无误的打开石门呢?难不成是运气?顿时摇了摇头,以她的性子,若是没有绝对的把握,断不可能那般从容,忽然念头一转,登觉后背凉。

    奚祖不耐道:“多说无益,咱们这就去亲眼看看。”

    长门道人终于睁开双眼,缓缓站起,淡淡道:“既然如此,那咱们还愣着干什么?”

    函谷笑道:“众位请随我来。”说话间大步迈出大殿,朝外面走去。

    沈九峰与柳玄奕相视一眼,眼中虽然满是疑惑,却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摇了摇头,紧步跟上。

    赵冰珏心急如焚,拳头握的咯咯作响,映照起洛灵仙子的话,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已然猜到了大概,只是眼下被困袋中,无法相告,若是函谷真的带人进入密室,那不是正中了敌人的奸计?忽地心中一沉,还有那密室中的少女又是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碧海仙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何时天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时天涯并收藏碧海仙踪最新章节